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老照片》 》第86期 2012年12月出版
分类:

马向红:帕顿少校的婚礼

2R34P5aJ.jpg

上图:婚礼主要成员合影,左为新娘父母,右为新娘妹妹贝蒂。

帕顿少校的婚礼

——作者:马向红

情遗刘公岛

帕顿少校的全名叫迈克尔•帕顿,是上世纪30年代后期,英国海军中国舰队的少校军官。当时,中国政府已经收回了被英国人租占三十二年的威海卫。但收回协定中留了个尾巴,允许英国兵舰继续占用刘公岛的海军基地,以十年为期。帕顿就是这时候来到刘公岛的。

1938年4月18日,星期一,复活节次日,这是欧洲人期盼新生与希望的节日,帕顿少校和他的新娘,侨居上海的英国小姐马乔里,在刘公岛上举行了婚礼。婚礼既有西方人的教堂仪式,也有中国式的花轿婚车,别开生面,新奇热闹,在岛上轰动一时。

七十二年后,2010年的4月17日,刘公岛上来了一男一女两个英国人。年纪大的女士是安妮特•瓦克夫人,六十多岁;另一位是她的儿子萨姆,不到四十岁。这位女士,就是那场婚礼的新郎新娘的女儿。如今,当年的新郎新娘已经作古,他们的女儿领着自己的儿子,拿着当年的老照片,按图索骥,试图找到当年那场婚礼的印迹。

可惜人生地不熟,探寻不顺利,他们不时地向周围的中国游客打听。热心的刘公岛工作人员,当即将这一信息告知了档案部门,市档案局的老局长张建国和副局长杜常君随即进岛探访。我在市档案局做翻译工作,被召唤同去。

瓦克夫人告诉我们,第二天的4月18日,就是她父母的结婚纪念日。她带着儿子不远万里,寻访故地,希望在整整七十二年后,能沿着父母昔日在刘公岛上举行婚礼的足迹,走一走,看一看,感受一下他们当年的心境。

通过老照片可以辨认出,婚礼是在一座教堂中举行的,婚宴设在英军的“陆海军俱乐部”,有中式花轿,还有黄包车作为婚车。可惜,那座教堂早已拆除,当时的陆海军俱乐部设在原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寓所内,如今是丁汝昌纪念馆一部分,面貌已变,难怪他们找不到地方。

尽管如此,瓦克夫人还是对刘公岛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对我们的帮助表示了谢意,还给我们讲述了不少帕顿夫妇的往事,回国后,他们寄来不少历史资料和照片,使我们对这场婚礼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了解。

新奇的婚仪

1905年,帕顿出生在伦敦。此时,他在“萨福克”号战列舰上任领航员。马乔里小姐婚前的全名是马乔里•艾维•帕森斯,1907年出生于上海。她的父亲叫爱德华•帕森斯,在上海英租界的一个英国保险公司里工作。爱德华有四个女儿,长女就是马乔里。次女叫莫利,是个游泳好手,不到一个半小时,就能从刘公岛游到威海卫的东崖海滩,英国报纸还为此发过消息。两个小女儿贝蒂和布伦登是一对双胞胎。马乔里在英格兰的寄宿学校毕业后回到上海,当过老师,擅长素描绘画,她们姐妹都曾到威海卫度过假。

帕顿随他所服役的军舰到过上海,与马乔里相识相恋,最终谈婚论嫁。1938年4月,帕顿所在的“萨福克”号停泊在威海卫,他们申请在刘公岛上的圣•詹姆斯教堂举行婚礼。

两人的家境都不错,婚礼可以说是“大操大办”。马乔里的父母和妹妹都从上海赶到刘公岛,住在岛上最好的宾馆康来饭店。经过精心筹备,帕顿少校的这场婚礼在英国人中引起不小的轰动,英国的多家报纸作了报道。

这是圣•詹姆斯教堂二十六年来举行的首次婚礼。教堂被装扮一新,放满了早晨从树林里采来的新鲜山花,“几乎遮住了教堂里的简单装饰”。一百来个席位,转眼间被新郎新娘的朋友、英侨和“萨福克”号上的水兵抢占一空。

新娘的妹妹贝蒂担任伴娘,在妹妹的陪伴下,新娘从康来饭店前往教堂。教堂里奏响了《婚礼进行曲》和圣歌《神之爱无与伦比》、《仁慈之圣灵》。岛上的牧师和“萨福克”号上的随舰牧师共同主持婚礼。英军刘公岛基地常驻医官长的两个小女儿担当花童。新娘身穿由上海中国裁缝缝制的白色软缎婚纱,脸上遮着蕾丝面纱,手捧白色山茶花束,缓缓走上婚坛。父亲把她亲手交给了新郎。祝福声中,新人宣誓行仪,结为夫妇。

仪式结束后,“光彩夺目的一对在早春阳光的普照下走出教堂门廊”,花童们向他俩抛撒花瓣。英国海军军官举着军刀,搭成拱廊,新人从拱廊下穿过。“军官们穿着镶有金边的裤子……伴随着拔剑动作,现场气氛达到高潮,很少有几位中国人曾见过这种场面”。

簇拥着婚车的人群,随着海军陆战队乐手的伴奏,自教堂出发,到陆海军联合俱乐部参加婚宴。舰艇上的同事在那里迎候他们,舰艇发言人戴伦发表祝辞,新娘用新郎的军刀切开婚礼蛋糕,众人举杯祝贺。几番祝酒后,伴随着三声欢呼,响起了《他是一个快乐家伙》的歌曲:“歌声是如此热情、高亢,以至于漂亮的俱乐部屋顶似乎都要被掀翻。”

婚礼仪式进程中,教堂外也热闹起来。宁静的刘公岛变得喧闹一时,“这个没有车辆喧嚣的寂静的岛屿,此时弥漫着兴奋激动的情绪。亲切而又精力充沛的中国北方人,身穿长长的已经洗成蓝白色的冬服,停下他们手中的活计,从家里、田间向教堂聚拢。孩子们那明亮的眼睛在浓黑的刘海下兴奋地眨动着,脸颊红扑扑的。有生以来,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一名军官头戴三角帽,佩带肩章和军刀。兴奋的交谈声、嘈杂声不绝于耳,老的少的都朝这边赶来,生怕错过一切。”教堂的窗户周围趴满了人,“他们的交谈声几乎淹没了宣誓声,但在圣歌响起时,他们却异常安静”。

新奇的西式婚仪,让看惯了中式婚礼长袍马褂、大红绣袄的中国人,大开了眼界。

2R34632QM.jpg

上图:新郎新娘通过剑门。

2R34A95519.jpg

上图:新郎新娘离开婚宴现场前往“新房”。

2R34H09212.jpg
 
上图:安妮特在刘公岛寻找父母踪迹。

花轿和婚车

这场婚礼的新奇,不只是教堂和白纱,还有金发高鼻的洋人,以及乘坐中式的花轿和婚车。

坐花轿,是古老的中国传统。帕顿想给他的新娘来点“入乡随俗”的新鲜感。新娘自康来饭店出门,乘坐的是一顶传统的中式花轿:“花轿很沉,装有顶篷和门帘,饰以喜庆的红色,并且还挂有中国避邪物。”

从老照片中可以看到,宝顶攒珠的花轿,披挂着红花和彩绸。按中国习俗应该被落下的轿帘,此时却敞开着,里面的新娘和她的婚纱隐约可见,引来路边的观众探身张望。更有大胆的顽童,直接跑到轿子前面,伸着脖子,把新娘看个够。四个长袍礼帽的轿夫,有的开颜嬉笑,有的被压得呲牙咧嘴,大概是深切地感受到了轿载的沉重。

婚仪结束,新人从教堂出来,等候着他们的,是两辆由黄包车改制的婚车,两辆车的辕杆被绑结在一起,前面连着一条横杆,漆成中国人象征喜庆的大红色。夫妇俩并肩坐在车上,五名英国海军候补少尉充任车夫,驾辕前行。因道路陡峭,婚车后面还有五个候补少尉和水兵拽着绳子,控制车速,以防不测。

婚宴之后,新人乘婚车离去,“按照中国人的传统,长长的竹竿上挑起一串串鞭炮,欢快的鞭炮声震耳欲聋。……沿着狭窄的道路飞也似的前进,在后面留下一串串鞭炮声和欢快的喧闹声”。

帕顿一家

婚礼后,帕顿夫妇在刘公岛东面松林里的一栋避暑房里度过了蜜月。

这时候,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已如火如荼,刘公岛上的英国人则处于惶恐不安之中。因为一个多月前,日本军队于3月7日侵占了威海卫,海面上已停泊着日本军舰,英国海军已开始逐渐撤离。

蜜月之后,帕顿回到“萨福克”号舰上。马乔里回到上海娘家,第二年经西伯利亚铁路,赶在二战前回到了英国老家。

二战爆发后,马乔里的父亲于1941年去世。第二年,马乔里的母亲和两个孪生妹妹,包括给她做过伴娘的贝蒂,被占领上海的日本人关进了设在龙华的外侨集中营,一关就是四年,直到1945年。她们在上海的财产全部遗失。二战结束后,她们回到英国,和马乔里一家一起生活。

战争期间,帕顿继续在海军服役,参加了抗击德意法西斯的多次战斗。最著名的是马塔潘角海战,这是一次海上遭遇战,最早装备舰载雷达的英舰占据先机,击沉五艘意大利军舰。帕顿还参加过为苏联运送战争物资的北海护航行动。战后,他获得杰出贡献十字勋章,于1950年代退役,后在勘测船和其他轮船上担任领航员,去过南极。从二战结束起,帕顿家一直住在英格兰南部的朴次茅斯。1988年,八十三岁的帕顿去世。2003年,九十六岁高龄的马乔里去世。

帕顿夫妇有两个孩子。哥哥叫戴维,1939年11月出生,牛津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家大型国际建筑公司的高级行政管理人员。妹妹安妮特,1944年2月出生。成年后的安妮特是一名法务秘书,嫁给了理查德•瓦克,随夫姓,被称为瓦克夫人,也就是前文说的那位来刘公岛的女士。瓦克夫妇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乔治,是助理电影编导。小儿子就是随安妮特来刘公岛的萨姆。萨姆深受外婆马乔里的影响,大学毕业后来到中国,在昆明的一所大学教授英语。

七十多年前的那场婚礼,使刘公岛和威海在安妮特家族中永远占据着一个特殊的位置。马乔里那件由中国裁缝制作的婚纱,至今还保留在他们家中。双胞胎姐妹中的布伦登和她的两个女儿,还有安妮特,结婚时穿的都是这件婚纱。

2R34IU154.jpg

上图:五名少尉驾“婚车”去婚宴现场。

2R34K04612.jpg

上图: 新郎新娘离开教堂。


文章版权归《老照片》所有,转载请与《老照片》编辑部联系
(Email:
laozhaopian1996@163.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 2012年12月出版 15元
目录
第93期 2014年2月出版
第92期 2013年12月出版
第91期 2013年10月出版
第90期 2013年8月出版
第89期 2013年6月出版
第88期 2013年4月出版
第87期 2013年2月出版
第86期 2012年12月出版
第85期 2012年10月出版
第84期 2012年8月出版
第83期 2012年6月出版
第82期 2012年4月出版
第81期 2012年2月出版
第80期 2011年12月出版
第79辑 2011年10月出版
第78辑 2011年8月出版
第77辑 2011年6月出版
第76辑 2011年4月出版
第75辑 2011年2月出版
第74辑 2010年12月出版
第73辑 2010年10月出版
第72辑 2010年8月出版
第71辑 2010年6月出版
第70辑 2010年4月出版
第69辑 2010年2月出版
第68辑 2009年12月出版
第67辑 2009年10月出版
第66辑 2009年8月出版
第65辑 2009年6月出版
第64辑 2009年4月出版
第63辑 2009年2月出版
第62辑 2008年12月出版
第61辑 2008年10月出版
第60辑 2008年8月出版
第59辑 2008年6月出版
第58辑 2008年4月出版
第57辑 2008年2月出版
第56辑 2007年12月出版
第55辑 2007年10月出版
第54辑 2007年8月出版
第53辑 2007年6月出版
第52辑 2007年4月出版
第51辑 2007年2月出版
第50辑 2006年12月出版
第49辑 2006年10月出版
第48辑 2006年8月出版
第47辑 2006年6月出版
第46辑 2006年4月出版
第45辑 2006年2月出版
第43辑 2005年10月出版
第44辑 2005年12月出版
第42辑 2005年8月出版
第41辑 2005年6月出版
第40辑 2005年4月出版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