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老照片》 》第84期 2012年8月出版
分类:

张冉:孔德成与日军占领曲阜

k3.jpg

图:孔庙庄严宏伟的大成殿。

孔德成与日军占领曲阜

--作者:张冉
 
1937 年“七七事变”后,日军集中庞大军力,由南北两线向中国展开全面攻击,尽管中国军民奋勇抵抗,但火力强大的日军在北线占领天津、北平后,继续向西南方向挺进,占领山西首府太原。南线日军与中国军队主力爆发激烈的“淞沪会战”后,继续进占国民政府首都南京。南线战事,中日双方均动用精锐部队,彼此伤亡惨重,中国百姓遭到屠杀,流离失所,震撼了国际社会。

西方画刊报道日军占领曲阜

这一年底,北线日军趁势南下鲁省,并于次年开春占领全省,中国抗战史提到此事时,均强调山东省主席兼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韩复榘不战而退,导致日军不发一枪一炮即进入济南,韩氏随后遭蒋介石枪决一事,成为抗战的重要插曲。占领济南的日军,与南京日军遥望,中间隔着由李宗仁、白崇禧率领的五十万华东部队,这是“徐州会战”爆发的背景。此时,日军也同时占领了孔子的家乡曲阜,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情势中,中国人的目光均放在民族存亡的大事上,对于曲阜的陷落,并不特别关注,日后抗战史的研究者亦鲜所着墨。不过,英美两份主流刊物,美国《生活》杂志和英国《伦敦新闻画刊》,1938年1月却从曲阜发出了战地现场报道,图文并茂,分析了日军占领曲阜,以及孔子七十七代嫡孙孔德成的动态。

美国《生活》杂志摄影记者沃尔特.博萨德开着他的小汽车,驶进曲阜坑坑洼洼的乡间小路,车陷泥中,只能以驴代力,慢慢把车从坑里拉出来。这位美国记者将摄影镜头对准了孔庙的各个角落。孔庙是古代封建王朝祭祀孔子最大的场所,与北京故宫、河北承德避暑山庄并称为中国三大古建筑群。故宫与避暑山庄是属于帝王的,而孔庙是属于孔子的,生前未有帝王之实的孔子在这里,处处显示出帝王的尊贵和威严。孔庙用的是帝王专享的红墙黄瓦,“德冠古今”、“道侔天地”的赞誉性牌匾举目皆是。大成殿是孔庙的正殿与核心,正中供祀孔子像,两侧配祀颜回、曾参、孟轲等十二哲像。殿后为寝殿,供奉孔子夫人,两侧庑殿则祀奉孔门弟子及历代先贤名儒的牌位。它与北京故宫的太和殿,泰山岱庙的天贶殿,并称中国古代三大宫殿式建筑。

k1.jpg

上图:1938年1月,美国《生活》杂志记者沃尔特.博萨德由山东曲阜发出报道,将自己的小汽车陷入泥中的照片刊登在杂志上。

k2.jpg

上图:1938年1月,美国《生活》杂志记者沃尔特.博萨德由山东曲阜发出的报道。图为孔林的土坟。

k3.jpg

上图:1938年1月,美国《生活》杂志记者沃尔特.博萨德由山东曲阜发出的报道。图为孔庙庄严宏伟的大成殿。

孔子高度的文化象征地位

大成殿前青石台阶,中间双龙祥云浮雕,富丽堂皇,汉白玉栏杆,雕龙画凤,而支撑殿堂的十根浮雕式九龙柱更是古代建筑艺术的精髓,九龙盘旋,瑞云缠绕,每柱下衬各具不同图案的莲花底座。殿内的孔子塑像,全然一副帝王打扮:头戴十二旒冕,身穿十二章王服,手捧镇圭,全身涂金。尽管孔子在世时,周游列国,推广他的治国方案,但对于急于富国强兵的列国诸王而言,孔夫子礼教之说,形式上欢迎即可,付诸实现,恐陈义过高。尽管如此,汉武帝将儒家思想提到新的高度,汉朝以降,孔子先后被追封为“宣尼公”、“先圣”、“宣父”、“先师”、“文宣王”、“至圣文宣王”、“至圣先师”等等,地位极其崇高。在世时四处碰钉子的孔子,此后两千年成了无可超越的至圣角色,不断接受历朝历代帝王将相的顶礼膜拜,以至于孔庙里的孔子雕像,已非当年朝中的礼官,而更接近九五之尊。
  
出孔庙的大东门,就到达孔府。孔府是孔子嫡裔子孙居住的地方,旧称衍圣公府,府内珍藏的孔府档案是世界上持续年代最久、范围最广、保存最完整的私家档案。整个孔府前堂后宅,三路布局,共九进院落。1920年2月23日,孔子第77代嫡孙孔德成出生于此。孔德成之父是第七十六代衍圣公孔令贻,那时候,孔令贻最为“子嗣”问题忧心不已,孔令贻外孙女柯兰女士《千年孔府的最后一代》一书记述,孔令贻四十三岁而仍无“为后之子”,将陶夫人的贴身丫环王宝翠收为侧室。王氏先是生了两个女儿,第三次怀有身孕时,孔令贻忽然病危,口述致书给当时的大总统徐世昌:“令贻年近五旬,尚无子嗣,幸今年侧室王氏怀孕,现已五月有余,倘可生男,自当嗣为衍圣公,以符定例。”1920年6月6日,孔德成满百岁生日,当时的大总统徐世昌颁布封爵,孔德成承袭成为年纪最小的衍圣公,当时曲阜全城都鸣炮庆祝,北洋政府也鸣放了礼炮十三响。孔林则位于曲阜城北泗水之上,是孔子及其后裔的家族墓地。鲁哀公十六年(前479年)孔子逝世后,其弟子将孔子葬于此,随着其后裔附葬者不断增加,林园逐渐扩大成世界上延时最长、规模最大的家族墓地。

k4.jpg

上图:1938年1月,英国《伦敦新闻画报》刊出由曲阜发出的现场报道,标题为:中国最神圣的寺庙落入日本人之手:孔子的坟墓。

k5.jpg

上图:1938年1月,英国《伦敦新闻画报》刊出由曲阜发出的现场报道,对孔子第77代嫡孙孔德成作了详细的介绍。图为年仅十八岁的孔德成。

日军宣布保护孔门圣地的矛盾

西方学者将孔子与耶稣、释迦牟尼齐称为“世界三圣”,以赞扬孔子集古圣先贤之大成,因而孔子故乡曲阜便被誉为“东方圣地”。日本深受中国文化影响,深知儒家思想的精髓,东京大学教授高田真治曾经上书日本军部:“山东作战,如破坏曲阜古迹,日本将负破坏世界文化遗迹的责任。”日军侵略中国时,曾出现一种表面矛盾的现象,日军视中国人人命如蝼蚁,却又强调保护中国重要的名胜古迹。日军占领各大城市时,经常贴出保护古迹的告示。后代史家对这种现象有不同的解释,其中较常见的是,日军屠杀中国百姓是为了震慑反抗力量,保护中国古迹,一是基于对中国古代文化的敬畏,二是为了据之己有。日军在完全占领山东之前,提前派先遣部队进驻“三孔”。1938年1月,曲阜沦陷。日军进入曲阜后,派兵把守孔庙,组织军官和士兵进行参拜。直到1945年8月日军投降为止,曲阜“三孔”在日军占领时期没有受到任何破坏。日军曾表示,这是由于“日本人对孔子抱有尊敬之情”。对于孟子庙,日军也采取了保护措施,日军贴在孟子庙前的告示是这样写的:“日本军人参拜孟子庙注意事项:一、孟子和孔子一样,都是支那人最尊崇的伟人,也是我们日本人精神文化领域的大恩人;二、日本军人参拜孟子庙时,也要像参拜日本的神社、佛寺一样,遵守注意事项谨慎行动;三、模范的行为能使支那民众更加亲近日本军队,这一点千万不能忘记。”尽管如此,日军并不是对中国大地上的所有孔庙都异常尊敬。除曲阜孔庙之外,中国其他地区的孔庙几乎都遭到了侵华日军的掠夺和损坏。譬如,战争后期,日军把腾冲文庙中位于大成殿后面的启圣宫,也就是供奉孔子父母的地方,改造成专供军官淫乐的“慰安所”,战争即将结束时,这些慰安妇大多被日军枪杀在腾冲的文庙后面的竹林中,腾冲文庙也毁于战火。

孔德成的民族大义

对于象征孔家文化的衍圣公孔德成,日本人也积极拉拢,而孔德成始终不为所动。早在1935年,日本政府即曾邀请孔德成去日本参加“斯文会”(即孔庙)的落成典礼,鉴于当时形势,孔德成借口推辞未去,后来日本方面又在曲阜设宴邀请,孔德成也推脱有病拒绝赴宴。1938年1月3日晚,就在曲阜陷落的前一日,蒋介石命令国民党第二十师师长孙桐萱,率部护送孔德成夫妇离开孔府,前往武汉。在武汉,孔德成发表了抗日宣言。后武汉陷落,又转往重庆,蒋介石特在歌乐山为其修建了奉祀官府,并且邀他参加国民参政会。
  
有关中国各党派对儒家思想的态度,晚清时期开始陷入激烈的纷争。由于中国国势衰弱,几乎遭列强瓜分,中国人现代兴革的努力中,包含了对传统的批判,主宰中国读书人心灵近二千年的儒家思想,成为众所之矢,反儒家思想一时成了文化界的主流。今天,儒家思想似乎又成了民族复兴的文化象征。1949年,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全面崩溃,蒋介石除了将大批的黄金运到台湾之外,也将故宫的中华瑰宝以及象征中华道统的孔家后代带到宝岛,作为将台湾建为“中华文化复兴基地”的基本阵容。

两岸民族文化殊途同归

在这种背景下,孔德成在台湾成了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既延续了孔家的香火,也肩负了在台湾和海外传播儒家文化的重责大任。所有的祭孔典礼,孔德成是理所当然的奉祀官。1960年代中期以后,中国大陆进入“文革”的动荡,“三孔”遭到严重的破坏。同一时期,台湾每年举行祭孔仪式,越来越讲究,颇有春秋古风,两岸形成强烈的对照。2008年,孔德成病逝于台湾,享年八十九岁。此时的中国大陆,早已进入改革开放的时代,孔子又成了民族复兴的象征,“孔子学院”成了中国文化扩展海外的开路先锋。历史绕了一大圈,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秦风老照片馆提供图片)


文章版权归《老照片》所有,转载请与《老照片》编辑部联系
(Email:
laozhaopian1996@163.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 2012年8月出版 15元
目录
第93期 2014年2月出版
第92期 2013年12月出版
第91期 2013年10月出版
第90期 2013年8月出版
第89期 2013年6月出版
第88期 2013年4月出版
第87期 2013年2月出版
第86期 2012年12月出版
第85期 2012年10月出版
第84期 2012年8月出版
第83期 2012年6月出版
第82期 2012年4月出版
第81期 2012年2月出版
第80期 2011年12月出版
第79辑 2011年10月出版
第78辑 2011年8月出版
第77辑 2011年6月出版
第76辑 2011年4月出版
第75辑 2011年2月出版
第74辑 2010年12月出版
第73辑 2010年10月出版
第72辑 2010年8月出版
第71辑 2010年6月出版
第70辑 2010年4月出版
第69辑 2010年2月出版
第68辑 2009年12月出版
第67辑 2009年10月出版
第66辑 2009年8月出版
第65辑 2009年6月出版
第64辑 2009年4月出版
第63辑 2009年2月出版
第62辑 2008年12月出版
第61辑 2008年10月出版
第60辑 2008年8月出版
第59辑 2008年6月出版
第58辑 2008年4月出版
第57辑 2008年2月出版
第56辑 2007年12月出版
第55辑 2007年10月出版
第54辑 2007年8月出版
第53辑 2007年6月出版
第52辑 2007年4月出版
第51辑 2007年2月出版
第50辑 2006年12月出版
第49辑 2006年10月出版
第48辑 2006年8月出版
第47辑 2006年6月出版
第46辑 2006年4月出版
第45辑 2006年2月出版
第43辑 2005年10月出版
第44辑 2005年12月出版
第42辑 2005年8月出版
第41辑 2005年6月出版
第40辑 2005年4月出版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