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老照片》 》第84期 2012年8月出版

杨潜:吴佩孚的丧事

w1.jpg

 

图:《时代周刊》封面上的吴佩孚

 

 

吴佩孚的丧事

--作者:杨潜

1939年12月4日,寓居北平近八年之久的吴佩孚,逝世于什锦花园胡同11号公馆,享年六十六岁。

吴佩孚早已远离了波诡云谲的政治舞台,却在日本驻华军人策动卢沟桥事变侵占华北后,成了各方政治力量竞相争取与联合的对象。日本人打的算盘是:让社会声望极高,且一贯敌视日本的北洋旧人吴佩孚“出山”,是推行所谓中日“和平运动”最有说服力的招牌。然而,无论日本人如何利诱,使出软的或硬的种种招数,这位生性狷介忠直,以关岳自况的吴大帅,虽身处虎狼之地,在大小汉奸纷纷落水之际,以“志士不忘在沟壑”明志,拒绝日伪诱迫,岿然不为所动。以致吴佩孚的噩耗传出,举国震惊,各方哀悼,唁电如雪片一般发至什锦花园胡同。在其后的一个月中,除北平为其操办了大规模治丧活动外, 全国抗战中枢的重庆国民政府也举办了隆重的纪念活动,国内外新闻机构曾进行了密集报道。吴佩孚的身后事可谓哀荣备至,有报刊称:吴氏治丧,为民国以来北平所罕见。w4.jpg

右图:吴佩孚晚年(逝世前一年寿辰时所摄)

吴佩孚去世的次日,故都北平便正式组成“吴上将军治丧处”,成员有一百八十余人,多为社会名流与吴氏生前友好。治丧处由齐燮元任总理,蒋雁行等任协理,并设总务处、文书处、会计处、交际处、庶务处、警防处、宣传处。称奇的是:在直接参与治丧的人士中,有的一生互为政敌,老死不相往来,却在为吴氏治丧的名义下同相与谋了。

吴氏一生,充满传奇。他以秀才之身,于国家多难之际,投入沙场军界,渐由士卒跻身将帅,成为影响中国近现代历史进程的著名人物。1920年,吴佩孚自湖南衡阳撤防北归,罢战主和,责师抗上,吊民伐罪,从而获得国人赞誉。作为民国时期的著名将领,执掌兵符近三十年,军事才能在当世中国武人中堪称首屈一指。在其军事生涯前期,曾一战安湘、再战败皖、三战定鄂、四战克奉,有常胜将军之名。1924年败于第二次直奉战争,时人也多谓非战之罪;再败于南方革命军之北伐,遂息影下野。晚年又潜心于阐释儒家学说,有《循分新书》、《正一道诠》、《明德讲义》、《春秋正义证释》等著作传世。他注重修身,廉洁自守,忠诚无畏,算得上是民国政坛军界中的佼佼者。对他一生的事功、品格与为人处事,民国名记者陶菊隐誉其为“中国旧军人的最后一个典型”。

w3.jpg

上图:日本发行的“战报”宣传单上的吴佩孚与家人的合影。(秦风老照片馆供图)

吴佩孚的死因,时人有多种说法,至今谜团未解,未能定论。可以肯定的是:无论他是死于日伪的阴谋,还是误于庸医之手,都无碍他的晚节。对吴的辞世,伪华北政权所控制的《新民报》于1939 年12月5日,以“吴佩孚将军昨晚在寓逝世东方文化上一大损失”为题发布了吴佩孚死讯,报道称:“吴佩孚将军,以六秩晋六之翁,身体素健,步履如恒,讵于前四五日突罹牙疾,当延伊东日本大夫及中医郭眉臣,西医方石珊,德医史替芬等医治,以期万全。惟牙肿迄未见痊可,竟于四日下午六时病逝,享年六十六岁。将军之生前友好齐燮元、江朝宗、蒋雁行、孙丹林、陈廷杰、陈中孚诸氏主持治丧处云。”而抗战后方重庆的《中央日报》也于12月6日刊登消息说:“敌因汪逆精卫之伪中央政权不为各方面所承认,乃急图强迫吴佩孚出任某重要军职,加强傀儡组织之声誉。自上月二十五日起,敌即派大批特务人员包围吴氏住宅,敌酋坂西并亲晤吴氏,迫其与汪逆合作,或在华北自树一帜,虽为吴氏所拒绝,而敌酋仍日往逼诱。二十九日起,吴氏突患牙痛,敌嘱日医为之诊治,同时吴宅即为宪兵所监视,进出均受检查。本月三日,吴氏牙痛更剧,日医商得坂西同意后,施行拔牙手术,此后吴氏即转入昏迷状态。四日午后稍清醒,欲邀亲友及旧时僚属谈话,然终不可得,最后乃语其夫人曰:‘死得好!’日医此时复为之注射,吴氏复入睡眠状态,延至下午六时五十分乃与世长辞。”又讯称:“吴佩孚病逝之消息传出后,各界人士一致表示哀悼,咸认吴为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之爱国男儿。自‘临时政府’成立以来,王克敏及日方曾屡次请吴氏出任伪职,汪精卫曾以此为请,但均为吴严词拒绝。今日日方所办之英文报,称吴氏将出任汪氏政权之军政部长之说,亦并不可靠,盖吴氏已屡行表示不就任何伪职也,吴死后日方之组府工作,势必更趋困难云。”w2.jpg

左图: 吴佩孚与孙吴运坤

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媒体《大公报》,也于12月6日发表社评《悼吴佩孚将军》,其中说:“吴佩孚将军以败血症于前夕逝世于北平,此一代人杰,乃于今日保持完节溘然长逝于异族大敌统治下之故都,全国同胞闻此噩耗,均不胜其感念悲悼之情矣!综计吴氏一生,实功多于过,而其气节之高,操守之坚,尤可谓中国旧军人之最后一个典型。吴氏治军严肃,持己俭约,尤崇慕关岳之为人。关寿亭深陷贼营,心不忘汉,此与吴氏之晚节极相符合;岳武穆抗敌复国,志决身歼,吴氏虽未尝得此机遇,然其拒敌不屈,亦可无愧矣。惟其志节坚贞,故能出污泥而不染,嬉笑怒骂于暴敌群奸之重围中,而始终不屈。呜呼!将军死矣,其正气高节则凛然长存于天壤之间,绌暴敌,愧群奸,永为中华民族之好男儿,将军有之矣!”

在北伐战争中曾视吴佩孚为最大敌人的蒋介石,闻吴去世,亲致唁电:“顷闻子玉先生因患牙疾,竟致不起,噩耗传来,殊深怆悼。溯自寇患凭陵,于兹八载。先生托志春秋,精忠许国,比岁以还,处境弥艰,劲节弥厉,虽暴敌肆其诱胁,群奸竭其簧鼓,迄后屹立如山,不移不屈,大义炳耀,海宇崇钦。先生之身虽逝,而其坚贞之气,实足以作励兆民,流芳万古。除请政府优颁饬终令典,以彰明德外,务希善体遗志,节哀顺变,藉襄大事。是所企盼。中正鱼。”随后国民政府与最高国防委员会决议:追赠吴佩孚为陆军一级上将。耐人寻味的是,汪精卫虽拉拢吴佩孚碰了钉子,心存怨恨,但还是代表伪南京政府发去了唁电:“微电惊悉,吴上将军和平救国夙愿未偿,遽尔长逝,哀悼良深,谨此致唁。”

w5.jpg

上图:吴佩孚灵堂

大殓日期定于12月5日下午举行,由儿子吴道时等亲属四人将遗体移入棺内。盛殓吴氏遗体的是一具老金丝楠木棺,为万益祥木厂所制作的一流大棺,标价11000元,该号老板久慕吴氏为人,只收取7500 元成本费。殉殓之物因吴佩孚留有遗嘱,仅为一些勋章、纪念章及包金制钱数枚等物,无任何值钱的珍宝古玩。12月6日为吴氏“接三”之日,接三为人死之初祭、殓后之大典,伪南京政府通令各省下半旗致哀,并派议政委员会委员长汤尔和亲至吴宅致祭。当日,什锦花园胡同一带,车水马龙,政界新贵、各方名流接踵而至,赴吴宅吊祭,加上吴佩孚的亲朋故旧、昔日袍泽,约千人之众。“名流”之中有董康、马良、余晋龢、鲍观澄、周肇祥、宋介、冷家骥、何丰林、殷汝耕等。这天下午,日本华北派遣军最高指挥官多田中将竟然也来到吴宅致祭。同时举办的度亡道场,可谓规模盛大,所用僧道之多,为民国以来的大人物丧事中所罕见。灵棚内高悬红、黄、蓝、紫、青各色经幡四十幢,共十棚经,僧道人数达百余众。乐队亦有数班,竟日参与演奏。下午6 时“接三”,先举行家祭,其子吴道时主持行礼。祭礼毕,来宾齐向灵位三鞠躬,即行“送三”。送三的行列延绵数里,东四一带,万人空巷,交通为之阻隔。送三行列出什锦花园东口向南,经东四北大街折向西行,至隆福寺神路街焚化车轿等冥器,香火缭绕,哭声震天。为吴氏办的“迎三送路”,场面之大,景况之盛,可谓近世无匹。在治丧期间,北平各大寺院的法师、高僧,轮流诵经,时称“送经忏”,逢“七”在夜间加放“焰口”。1940年 1月16日举行的“点主”大典,竟请来了前清翰林傅增湘为点主官,前清翰林潘龄皋、符定一为陪主,陈幼孳、劳之常、孙汉尘、高松筌为襄主,张馥卿、孙子涵等为司仪,“点主”仪式上亦是嘉宾如云。

1940年1月21日,重庆国民政府先于吴佩孚移灵之日,举办了吴佩孚将军追悼大会,蒋介石亲临致祭并送挽联一副:“落日睹孤城,百折不回完壮志;大风思猛士,万方多难惜斯人。”丁惟汾、于右任、孔祥熙、叶楚伧、朱家骅、何应钦、陈立夫等军政要人,以及各机关团体代表二百多人出席,由行政院副院长孔祥熙致悼辞。国民党元老吴稚晖在追悼会上诙谐地说:“自从我们吴姓出了一个大汉奸吴三桂,近三百年来,姓吴的人都没脸见人。如今好了,吴姓出了一位大忠烈吴佩孚,我们的脸上可大有光彩了!”

w6.jpg

上图:吴佩孚殡仪。正中为其子吴道时,两侧儿童为孙儿吴运乾、吴运坤。

w7.jpg

上图:吴佩孚殡仪

1940年1月24日,吴氏灵柩举殡,为民国以来北平最大规模的出殡。由六十四名杠夫肩抬盛殓吴氏遗体的金丝楠灵柩,灵柩两侧各系三百尺长的白练,由送殡人牵引,缓缓行进。移灵所经线路由社会各界设立祭棚十一座,路祭桌、茶桌鳞次栉比,难以数计。灵柩上午出什锦花园胡同东口,殡列经由东四、灯市口、王府井、东长安街、天安门、西长安街、西单北大街、缸瓦市、西四南大街,向东经西安门外大街、西安门内大街、文津街,跨北海御河桥,经北海前门,进景山西街,经地安门内大街、地安门外大街、鼓楼西大街、旧鼓楼大街,进大石桥胡同拈花寺时,已是夕阳西下时分。吴佩孚生前客居北平,未置茔地。身后之事,是日后归葬蓬莱祖茔,还是在北平择地安葬,尚未定论。吴遽然去世,暂在拈花寺东跨院(原为寺内菜园),借地建造三间大顶殿式房屋,命名“武圣祠”,以停放吴氏灵柩。未曾料想,因抗日战争之故,吴佩孚的灵柩在拈花寺停厝近七年之久。

直到抗战胜利,国民政府认为“故吴上将军佩孚,于沦陷期间,忠贞不屈,大节凛然,为国殒殁。为表彰忠烈,追赠陆军一级上将衔”。拨发治丧费一万元,并以“故旧袍泽”及“平市各界”名义发起公葬,旋即组成以孔祥熙、李宗仁为主任委员的“蓬莱吴上将军营葬委员会”,1946年12月16日举行盛大的安葬仪式,将这位民国风云人物,安葬于玉泉山西麓私家墓地。国土重光,吴佩孚也终于入土为安了。

当时,吴佩孚公葬的事宜,北平的各大报馆均发布了启事,一时成为市民热议的话题。有的市民很是羡慕吴氏的身后哀荣,说:“日本人占北平时,吴大帅就大办了丧事,现在中央(国民政府),又要给他办一次,大帅这辈子真倒是干着啦!”


文章版权归《老照片》所有,转载请与《老照片》编辑部联系
(Email:
laozhaopian1996@163.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 2012年8月出版 15元
目录
第93期 2014年2月出版
第92期 2013年12月出版
第91期 2013年10月出版
第90期 2013年8月出版
第89期 2013年6月出版
第88期 2013年4月出版
第87期 2013年2月出版
第86期 2012年12月出版
第85期 2012年10月出版
第84期 2012年8月出版
第83期 2012年6月出版
第82期 2012年4月出版
第81期 2012年2月出版
第80期 2011年12月出版
第79辑 2011年10月出版
第78辑 2011年8月出版
第77辑 2011年6月出版
第76辑 2011年4月出版
第75辑 2011年2月出版
第74辑 2010年12月出版
第73辑 2010年10月出版
第72辑 2010年8月出版
第71辑 2010年6月出版
第70辑 2010年4月出版
第69辑 2010年2月出版
第68辑 2009年12月出版
第67辑 2009年10月出版
第66辑 2009年8月出版
第65辑 2009年6月出版
第64辑 2009年4月出版
第63辑 2009年2月出版
第62辑 2008年12月出版
第61辑 2008年10月出版
第60辑 2008年8月出版
第59辑 2008年6月出版
第58辑 2008年4月出版
第57辑 2008年2月出版
第56辑 2007年12月出版
第55辑 2007年10月出版
第54辑 2007年8月出版
第53辑 2007年6月出版
第52辑 2007年4月出版
第51辑 2007年2月出版
第50辑 2006年12月出版
第49辑 2006年10月出版
第48辑 2006年8月出版
第47辑 2006年6月出版
第46辑 2006年4月出版
第45辑 2006年2月出版
第43辑 2005年10月出版
第44辑 2005年12月出版
第42辑 2005年8月出版
第41辑 2005年6月出版
第40辑 2005年4月出版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