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老照片》 》第43辑 2005年10月出版
分类:

陈书斌:曾是文学青年的颜黎民

6.JPG

 

这幅照片约于1932年摄于北平,照片上的人都是四川来北平读书的学生。后排右为颜黎民,前排右为颜伏(系颜黎民叔父,后曾任济南军区炮兵司令员),前排中为王逐萍(后曾任重庆师范学院党委书记),后排左为刘大震

曾是文学青年的颜黎民

--作者:陈书斌

1947年7月的南麻战役,是国共内战期间的一次惨烈战事,双方伤亡惨重。在解放军的阵亡人员中,有一位叫颜黎民(颜邦定)的,生前是华东野战军二纵队的营教导员,那年他只有35岁。

此前,颜黎民有着一段不寻常的经历。一度是文学青年的他,在北平求学时,曾经两度给鲁迅先生写信,鲁迅则分别于1936年4月2日和4月15日两次给他回信。其中4月15日那封著名的《致颜黎民》,后来还被选入小学五年级课本。使这封信连同颜黎民的名字家喻户晓。

由于年代的久远,当事人也已不在世,今天我们已无法知晓颜黎民曾写过怎样的两封致鲁迅先生的信,他是出于什么动机给先生写信的,以及信的全部内容是什么。从仅存的有限的资料中得知,颜黎民当时的名字叫颜邦定。1935年颜黎民因“共党嫌疑”在北平被捕入狱,第二年出狱后,他于3月27日化名“颜黎民”,以一个孩子的口吻给鲁迅先生写了第一封信。这时,距鲁迅先生逝世只有半年时间,先生的身体已非常虚弱。但接到颜黎民的信后,他还是及时回了信。

颜黎民的信是1936年3月27日发出的,鲁迅先生回信的时间是4月2日,时间相隔只有5天。落款时间是4月2日夜,可以推想,大约鲁迅先生是在接到信的当天夜里就很认真地写了回信。鲁迅的回信,语言真诚而平易。对于一个素昧平生的青年,先生亲切而自然,无所不谈,像是面对一位老朋友。从鲁迅先生回信的内容看,可以猜想,颜黎民给鲁迅的信中大致写了这样一些内容:父亲较严厉,曾把他关在黑屋子里;他的六叔拿鲁迅的书给年龄不到20岁的青年人看;他向鲁迅先生索要两本书和照片,问先生他该看什么书。现将鲁迅先生的信全文抄录如下,可使读者从中得到教益。

颜黎民君:

三月廿七日的信,我收到了,虽然也转了几转,但总算很快。

我看你的爹爹,人是好的,不过记性差一点。他自己小的时候,一定也是不喜欢关在黑屋子里的,不过后来忘记那时的苦痛了,却来关自己的孩子。但以后该不再关你了罢;随他去罢。我希望你们有记性,将来上了年纪,不要再随便打孩子。不过孩子也会有错处的,要好好的对他说。

你的六叔更其好,一年没有信息,使我心里有些不安。但是他太性急了一些,拿我的那些书给不到二十岁的青年看,是不相宜的,要上三十岁,才很容易看懂。不过既然看了,我也不必再说什么。你们所要的两本书,我已找出,明天当托书店挂号寄上,并一本《表》,一本杂志。杂志的内容,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可怕,但官的胆子总是小,做事总是凶的,所以就出不下去了。

还有一本《引玉集》,是木刻画,只因为是我印的,所以顺便寄上,可以大家看看玩玩。如果给我信,由这书末页上所写的书店转,较为妥当。

一张照相,就夹在《引玉集》的纸套里。这大约还是四五年前照着的,新的没有,因为我不大爱看自己的脸,所以不常照。现在你看,不是也好像要虐待孩子似的相貌吗?还是不要挂,收在抽屉里罢。
问我看什么书好,可使我有点为难。现在印给孩子们看的书很多,但因为我不研究儿童文学,所以没有留心;据看见过的说起来,看了无害的就算好,有些却简直是讲昏话。以后我想留心一点,如果看见好的,当再通知。但我的意思,是以为你们不要专门看文学,关于科学的书(自然是写得有趣而容易懂的)以及游记之类,也应该看看的。

新近有《译文》已经复刊,其中虽不是儿童篇篇可看,但第一本里的特载《远方》,是很好的。价钱也不贵,半年六本,一元二角,这在北平该容易买到。

还有一件小事情我告诉你:《鱼的悲哀》不是我做的,也许是我译的罢,你的先生没有分清楚。但这不关紧要,也随他去。

我很赞成你们再在北平聚两年;我也住过十七年,很喜欢北平。现在是走开了十年了,也想去看看,不过办不到,原因,我想,你们是明白的。

好了,再谈,祝

你们进步。

                                 鲁迅 四月二夜。

信中,鲁迅先生对颜黎民所提的问题一一作了答复和解释,亲切而自然,一点不像是素不相识的人,也没有长者对晚辈那种教训的口吻。我们还能感觉到先生那特有的诙谐与幽默,他送给颜黎民一张照片,说:“因为我不大爱看自己的脸,所以不常照。现在你看,不是也好像要虐待孩子似的相貌吗?”他戏谑自己长了一副好像要虐待孩子的相貌。这幅有鲁迅亲笔签名的照片,后来到了颜黎民的叔父颜伏手中,估计是南麻战役结束后,清理移交阵亡人员遗物时有关方面转交给颜伏的。

另外,这封信是写给颜黎民的,但鲁迅却在多处用了“你们”;可以看出,这实际上也是他写给一代文学青年的。

1936年4月14日,鲁迅又收到了颜黎民的信。从鲁迅回信中可以揣测出颜信中的大致内容:先生寄的书和信收到,他专爱看鲁迅先生的书,还专爱看文学书,他想把先生致他的信公开发表并征求先生的意见。

信的末尾名字被涂改过,估计是在落款时先写下了“颜邦定”三个字,这是他的真实姓名。又想到上次给先生写信用的是颜黎民的名字,便把“颜邦定”三个字改成“颜黎民”。这一点鲁迅也看出来了,知道了“颜黎民”是化名。

鲁迅在接到颜黎民信的第二天夜里便给他写了回信,即1936年4月15日。这封著名的回信,后来被选入小学课本,使几代人受益匪浅。

颜黎民君:

昨天收到十日来信,知道那些书已经收到,我也放了心。你说专爱看我的书,那也许是我常论时事的缘故。不过只看一个人的著作,结果是不大好的:你就得不到多方面的优点。必须如蜜蜂一样,采过许多花,这才能酿出蜜来,倘若叮在一处,所得就非常有限,枯燥了。

专看文学书,也不好的。先前的文学青年,往往厌恶数学,理化,史地,生物学,以为这些都无足重轻,后来变成连常识也没有,研究文学固然不明白,自己做起文章来也糊涂,所以我希望你们不要放开科学,一味钻在文学里。譬如说罢,古人看见月缺花残,黯然泪下,是可恕的,他那时自然科学还不发达,当然不明白这是自然现象。但如果现在的人还要下泪,那他就是糊涂虫。不过我向来没有留心儿童读物,所以现在说不出那些书合适,开明书店出版的通俗科学书里,也许有几种,让调查一下再说罢。

其次是可以看看世界旅行记,藉此就知道各处的人情风俗和物产。我不知道你们看不看电影;我是看的,但不看什么“获美”“得宝”之类,是看关于菲洲和南北极之类的片子,因为我想自己将来未必到菲洲或南北极去,只好在影片上得到一点见识了。

说起桃花来,我在上海也看见了。我不知道你到过上海没有?北京的房屋是平铺的,院子大,上海的房屋却是直叠的,连泥土也不容易看见。我的门外却有四尺见方的一块泥土,去年种了一株桃花,不料今年竟也开起来,虽然少得很,但总算已经看过了罢。至于看桃花的名所,是龙华,也有屠场,我有好几个青年朋友就死在那里面,所以我是不去的。

我的信如果要发表,且有发表的地方,我可以同意。我们不是没有说什么不能告人的话么?如果有,既然说了,就不怕发表。

临了,我要通知你一件你疏忽了的地方。你把自己的名字涂改了,会写错自己名字的人,是很少的,所以这是告诉了我所署的是假名。还有,我看你是看了《妇女生活》里的一篇《关于小孩子》的,是不是?

就这样的结束罢。祝

你们好。

                                鲁迅 四月十五夜

鲁迅先生对文学青年总是关怀备至,有一种舐犊之情。他致颜黎民的信就是很好的例证。

颜黎民,真名颜邦定,1912年1月出生,是四川梁平县城南乡颜家沟村人。他1930年到北平,后在天津南开中学读初中,毕业后入北平宏达中学念高中。受新文化思想的影响,高中时他便与同学创办进步刊物。他热爱文学,景仰鲁迅先生,1935年以“共党嫌疑”被捕入狱。1936年出狱后不久,即化名以孩子的口吻给鲁迅先生写信。没有想到,他的两封信很快便得到了先生的回复。

1938年,颜黎民经叔父颜伏(当时在新四军工作,后曾任济南军区炮兵司令员)和新四军政治部介绍,到延安抗大学习。

1939年从抗大毕业后,颜黎民被分配到安徽做民运工作,后到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任教导员。1947年任华东野战军二纵队营教导员。当年7月,率部参加南麻战役。
颜黎民终身未婚。

        (本文所引材料和照片由颜黎民的堂妹颜凯欢女士提供)

文章版权归《老照片》所有,转载请与《老照片》编辑部联系
(Email:
laozhaopian1996@163.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 2005年10月出版 8.50元
目录
第93期 2014年2月出版
第92期 2013年12月出版
第91期 2013年10月出版
第90期 2013年8月出版
第89期 2013年6月出版
第88期 2013年4月出版
第87期 2013年2月出版
第86期 2012年12月出版
第85期 2012年10月出版
第84期 2012年8月出版
第83期 2012年6月出版
第82期 2012年4月出版
第81期 2012年2月出版
第80期 2011年12月出版
第79辑 2011年10月出版
第78辑 2011年8月出版
第77辑 2011年6月出版
第76辑 2011年4月出版
第75辑 2011年2月出版
第74辑 2010年12月出版
第73辑 2010年10月出版
第72辑 2010年8月出版
第71辑 2010年6月出版
第70辑 2010年4月出版
第69辑 2010年2月出版
第68辑 2009年12月出版
第67辑 2009年10月出版
第66辑 2009年8月出版
第65辑 2009年6月出版
第64辑 2009年4月出版
第63辑 2009年2月出版
第62辑 2008年12月出版
第61辑 2008年10月出版
第60辑 2008年8月出版
第59辑 2008年6月出版
第58辑 2008年4月出版
第57辑 2008年2月出版
第56辑 2007年12月出版
第55辑 2007年10月出版
第54辑 2007年8月出版
第53辑 2007年6月出版
第52辑 2007年4月出版
第51辑 2007年2月出版
第50辑 2006年12月出版
第49辑 2006年10月出版
第48辑 2006年8月出版
第47辑 2006年6月出版
第46辑 2006年4月出版
第45辑 2006年2月出版
第43辑 2005年10月出版
第44辑 2005年12月出版
第42辑 2005年8月出版
第41辑 2005年6月出版
第40辑 2005年4月出版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