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同舟共进》 》2008年第十二期
分类:

舒云:左权将军牺牲之后

左权将军牺牲之后

--作者:舒云

1942年5月25日,数万日军将八路军总部包围在山西辽县麻田以东南艾铺一带。因为还有后方机关、北方局、党校、新华日报社等数千人,副总司令彭德怀和参谋长左权决定分路突围。左权在掩护突围时不幸中弹,牺牲在辽县十字岭,年仅37岁。

左权牺牲震惊八路军

左权是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八路军最高将领。毛泽东在延安公祭时挥笔题词“为左权同志报仇,为千千万万在抗日战场上牺牲的烈士报仇”。周恩来在电报中说:“全国军界人士莫不一致认为他的死,对抗日战争是不可弥补的损失。”

1905年3月15日,左权出生在湖南醴陵的普通农家。他先在广州陆军讲武堂学习,1924年转入黄埔军校一期,1925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2月左权被保送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与邓小平同学。1927年左权被保送到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三年,与刘伯承同学。1930年回到江西中央苏区,任红五军团15军军长兼政委。左权把这支起义部队改造成人民军队,攻进漳州后,没拿群众一针一线,受到毛泽东表扬。左权虽然吃过洋面包,却非常理解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的思想,写了大量符合中国革命实际的军事论著,被中央评价为“中国著名的游击战术创造人之一”。毛泽东称左权是“我的湖南小老乡”,对这位爱将非常信任和重用。

1932年6月,王明撤了左权的职务,调他到红军学校任军事教官。1933年10月,在第五次反“围剿”最紧张时,毛泽东建议中央军委起用左权,任命他为红一军团参谋长。虽然左权比林彪大两岁,资历也比林彪老,又有洋文凭,但他非常尊重军团长林彪。他工作踏实,又善于协调,共事近5年,是林彪最得力的军事助手。长征中红一军团一直是中央红军的开路先锋,突破敌人的围追堵截,抢渡乌江、飞夺泸定桥、跨越大渡河、突破腊子口……左权一直在前线部队指挥。

1936年8月,毛泽东任命左权代理红一军团军团长。西安事变后,中共代表团赴西安谈判。杨虎城要求派一位军事专家共商保卫,毛泽东选择了左权。红军改编八路军,讨论副参谋长人选时,毛泽东力排众议,让32岁的左权任此职。以后左权又担任了八路军前方总部参谋长兼八路军第2纵队司令员,协-助朱德、彭德怀指挥八路军。

延安高层纷纷为左权题诗撰文

毛泽东称左权是中国共产党抗日的楷模,并号召大家撰文纪念。

1942年6月15日,朱德总司令作诗《吊左权同志在太行山与日寇作战,战死于清漳河畔》:

名将以身殉国家,
愿拼热血卫吾华。
太行浩气传千古,
留得清漳吐血花。

朱德特意写上左权夫人“志兰同志留念”,还写了数千字的悼念文章,刊登在延安《解放日报》上。

1942年6月21日,周恩来在《新华日报》上发表文章:左权同志不仅是革命军人,而且是革命党员。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黄埔时代,这成为他以后20年政治生活中的准绳。他之牺牲,证明他无愧于他所信仰者,而且足以为党之模范。

从苏联治病归来不久的林彪得知左权牺牲,悲痛异常,连夜写下《悼左权同志》的长诗,以“凌霄”的笔名发表在1942年6月19日的延安《解放日报》上,这是迄今为止见到的林彪的唯一长诗。林彪曾当面念给左权的夫人刘志兰听。2007年12月9日,一百多位将帅后人在北京阜成门的一家宾馆聚餐,纪念林彪诞辰100周年,林豆豆当众念了父亲这首泣血的悼诗:

左权!亲爱的同志,
亲爱的战友,
你!
你躺下了!
在你鲜红的血泊中躺下了,
静静的无言的永别了。
我惭愧,我们本来是在一起的,
一起生活,
一起工作,
一起战斗。
然而当着你战死沙场的时候,
我却没有亲自在你旁边,
看着你、救护你、抚着你行将停止的
脉搏跳动的手,
握着你脉搏跳动停止了的手,
马革裹尸还葬你的遗体。

当着噩耗传来的时候,
我从谈笑中立刻转入了沉默,
堕入了沉思:
“这是巨大的损失!可惜一个忠勤笃实的革命者啊!”

回忆,
何忍回忆!
何从回忆!
但又何能抑制这自然的回忆?
大概是1931年吧!
我们第一次认识是在一个办公室内,
你坐在办公桌旁正在孜孜地书写。
你是那么谦虚,毫无一点骄气,
你完全大别于当时某些留洋回来的人们,
神气十足,鄙视别人是狭隘经-验论者的习气。
然而你在国外学习的成绩却是很好的,
你在黄埔一期也是一个卓越的。

1932年我们东征打下了漳州,
这是我们共事的开始。
在工作中你显出了良好的品质,
你不说空话,
你忠心干实事。
后来回师江西的时候,
忽然一个政治谣言竟然撤去了你的军职。
你从容地、泰然自若地回到后方,
那时我们就此分别了。
然而一个忠勤笃实的印象深留在我的脑子里。
在前方常看到你的一些有益的译述,
我们非常地欢喜。
在五次“围剿”时你被调到同我们一起工作,
这时恰是红军最艰苦时期的开始。
从此无限繁难的工作昼夜围在你的周边,
敌人逼得我们是那么的紧,
只要我们一丝疏忽,就要无益地丧失成千成万同志的生命,
就会放过了毁灭成千成万敌人的良机。
你所处理的事情是最繁的事情,
你真正尽了组织战斗的重任,
白天行军作战,
夜间又要计划周详,指挥有方,
电话机子成了你枕旁经常的陈设,
电话的铃声一夜不知多少次地催你醒来。
你倦极了,
清醒的神志到底抵不过过度的疲劳,
电话,一次再次的电话!
过度的繁劳使你好说梦话,
你的梦话我常听到,
你所说的句句都是战斗的安排。
见你过度的疲劳,我心中常在不忍,
然而你的战友也是困倦不堪的,
又何能替你分劳!

记得吧?
亲爱的同志!
多少次的险恶的战斗,
只差一点我们就要同归于尽,
好多次我们的司令部投入混战的漩涡,
不但在我们的前方是敌人,
在我们的左右后方也发现了敌人,
我们曾各自拔出手枪向敌人连放,
拦阻溃烂的队伍和敌人反扑,
子弹炮弹炸弹,
在我们的前后左右纵横乱落,
杀声震荡着山谷和原野,
炮弹炸弹的尘土时常扑在你我的身上,
我们屡次从尘土中浓烟里滚了出来,
我们是越打越起劲的,
当着人们面色苍白失去智慧的时候,
我们却更加奋发聪明起来,
也更加有点野蛮起来了。
在这样的时候我们忘记其他一切,
你在这时常警告着别人隐蔽身体,
一颗耿耿的忠心,
至今想来犹使人忍不住感激的泪。

无泪的,
左权同志!
你虽然死了!
但你的灵魂仍然活着,
活在我们的心间,
活在千千万万革命战士的心间,
无疑的!
我们,
千千万万的革命战士,
坚持着,
继续前进,
我们一向所欲解决的问题,
是一定要解决的,
一定会解决的,
你瞑目吧!
我们会做好的!

一直有人给左权母亲寄钱

左权牺牲后,警卫连战士将他抬到十字岭的荆棘丛中,盖上一床军被,并遮盖了一些树枝。敌人退走后,战士们从老乡家买来棺木将左权就地葬埋。没想到敌人截获了“左权失踪”的电报,又返回十字岭,挖出左权的棺木,将遗体照片刊登在敌伪报纸上。此举极大地激愤了抗日根据地的军民。

毛泽东批准厚葬左权,八路军总部在河北涉县莲花山下为左权修墓,彭德怀撰写墓志铭。1942年10月10日,5000军民为左权下葬。野战政治部主任罗瑞卿在墓前斩钉截铁地说:给烈士行礼并没有完事,今后还要做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是报仇!第二件是报仇!第三件还是报仇!当场有500多热血青年报名参军。

左权的牺牲地辽县被命名为左权县。1946年,河北邯郸一解放,毛泽东就批准建立以左权墓和左权纪念馆为中心的晋冀鲁豫烈士陵园。1951年11月1日,毛泽东在返回北京的途中,特意在邯郸下车,到晋冀鲁豫烈士陵园左权墓前脱帽志哀。

左权参加革命17年没有回家,他的老母亲并不知道他牺牲了,因为一直有人以左权的名义寄钱。1949年解放军南下,朱德要求凡是到湖南的将军都要绕道醴陵,去看望左权的母亲。四野40军军长罗舜初,二野13军军长等都去了。从他们嘴里,左权母亲才知道儿子已牺牲7年了。那是谁寄的钱呢?原来是周恩来专门指示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的钱之光、刘一清以左权的名义按时给左权的母亲汇款,叶剑英还设法从香港转道寄给左权母亲金戒指和黄金。有了这些雪中之“炭”,左权的母亲度过了解放前最艰难的日子。

刘志兰坚持为左权案申诉

左权夫人刘志兰从林彪夫人叶群那里得知左权牺牲的消息,25岁的她差点晕倒。他们结婚才一年多,相聚的日子屈指可数。刘志兰不相信,马上去问朱老总。在朱德办公室里,她看到彭德怀的电报“十字岭激战,总部被围,左权失踪”,又马上去问林彪“失踪”是什么意思。悲痛至极的林彪极力绕着圈解释,刘志兰还是听明白了,晚上她一个人趴在窑洞外放声痛哭,眼睛都哭坏了。在朱德一再安慰下,刘志兰强忍悲痛,为延安《解放日报》撰文:为了革命我贡献了一切,包括我的丈夫。你所留给我的最深切的是你对革命的无限忠诚,崇高的牺牲精神,和你全部的不可泯灭的深爱。我将学习你,继续你的遗志奋斗……

左权在苏联留学时,有位姓林的知识分子出身的恋人,因左权的“托派”问题,不得已分手。回国10年,左权一直没有恋爱。朱德和夫人康克清多次张罗给左权介绍对象,但左权的眼光太高,老是看不上。刘志兰生于1917年,比左权小12岁,她与彭德怀夫人浦安修是北师大女附中的同学和好友,在延安她和浦安修、叶群被称为延安“三美”。“一二.九”运动时,刘志兰是北师大女附中的“民先”队长。她读书很多,能说能写,虽然是个活跃分子,但在认识左权前没有谈过恋爱。1939年2月,刘志兰随中央巡视团到太行山,她代表中央妇委讲话,引起朱德的注意。

经朱德夫妇作媒,1939年4月16日,左权和刘志兰在八路军总部潞城北村结婚。婚后一年,刘志兰生下女儿左太北。只要左权在家,夜里常为女儿换尿布。1940年8月,因筹划“百团大战”,左权让刘志兰带女儿回延安。刘志兰一直盼着与左权重逢,没想到却盼来了噩耗。

左权牺牲6年后,刘志兰再婚,但她仍几十年如一日地为左权“摘帽”奔走。1941年11月,左权曾请彭德怀拍电报给延安的中央书记处,申诉被托派诬陷一事。左权痛感这是生活中的最大耻辱,实不甘心,表示:……虽曾一再向党声明,也无法为党相信,故不能不忍受党对我的处罚决定,在工作斗争中去表白自己。迄今已将十年了,不白之冤仍未洗去,我实无时不处于极端的痛苦过程之中……我可以以我的全部政治生命向党担保,我是一个好的中国共产党党员……这样的申诉左权多次上送。

1942年6月初的一个傍晚,毛泽东含泪对散步的苏进(宁都起义军事干部、解放后任炮兵副司令员)说:前两天接到从前线拍来的申诉电报,正准备解决左权的问题,谁知他竟……毛泽东说不下去了。

左权生前一直要求平反。林彪曾对左权夫人刘志兰说:左权从黄埔毕业后要是不去苏联就好了。意思是不去苏联也就不会戴上“托派”的帽子。1979年8月30日,刘志兰给中央组织部写信,要求对左权被王明路线打击一案予以平反。12月2日,解放军总政治部干部复信:左权同志在历史上曾受王明路线的打击迫害,但以后纠正了路线错误。当时虽然没有作书面结论,但并未影响党对他的信任和使用。左权同志牺牲后,中央对他有很高的评价,实际上是为他平反昭雪了。1982年,刘志兰给时任总书记胡耀邦写信,要求中央为左权书面平反,取消对他的“留党察看”处分。这一次,中央有关部门终于出具文件,撤销左权的“留党察看”处分,对左权受王明路线打击迫害一事予以平反,并将平反文件放入左权的档案,但没有公布。

1985年,人民出版社出版《左权传》,陆定一作序。应刘志兰请求,陆定一在序中写明左权被诬为“托派”一事的始末。在左权牺牲43年后,他的“托派”帽子终于摘掉了。

文章版权归《同舟共进》所有,转载请与《同舟共进》编辑部联系
(Email: 编辑部邮箱:guofuxiu80@yahoo.com.cn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