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同舟共进》 》2008年第十一期
分类:

沈宝祥:魏巍与胡耀邦

魏巍与胡耀邦

--作者:沈宝祥

著名作家魏巍逝世,令人十分痛惜。

我在收集胡耀邦诗词的过程中得知,胡耀邦曾写给魏巍一首诗。我很想看到这首诗的原件,就冒昧给他写信,希望访问他。出乎意料,我很快就接到了他表示欢迎的电话。

2005年5月13日下午,天气晴朗,我到了北京军区大院,跟随着警卫员到了魏巍住的简朴小院,他已站在院里迎候。想到他已是85岁高龄的人,我很感动。我看他身板硬朗,精神很好,心中感到宽慰。他早就作好准备,将珍藏的胡耀邦写给他的信展示给我看,同时讲了他同耀邦的关系。

解放战争年代,胡耀邦是晋察冀野战军第三纵队的政委,魏巍也在那里(后来知道是政治部教育科科长),耀邦是他的领导。魏巍也向我询问了有关耀邦的一些情况,讲了他对某些问题的看法。我们虽是初次见面,但谈得很坦诚。我感到,他对耀邦同志很敬重,很有感情。

魏巍经过几年努力,两次到长征路探访,完成了《地球的红飘带》一书,这是描写二万五千里长征的长篇力作,共47万字,于1988年5月出版。聂荣臻元帅赞扬这本书是“用文学语言叙述长征的第一部长篇巨著”。这年8月1日,魏巍将《地球的红飘带》赠送耀邦同志。耀邦于8月10日给魏巍写信,信中说:“你‘八一’建军节送给我的新著,我第二天就收到了。今天——还不到十天,我已拜读了一遍。心里真是说不出的高兴,提笔写了一首打油诗,一并附上,算作我的读后感和对你的敬意吧。”

胡耀邦的这首诗如下:

读魏巍“地球的红飘带”后题

禹域乾坤变,
人间爪鸿新。
樑音千百啭,
此曲最牵情!

八月十日

这首诗热情赞扬了魏巍这本书,更生动地反映了一位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对这一历史壮举的深切感受。

耀邦的信最后说:“我现在在烟台治疗,情况甚好。何时回京还未定。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我希望半年之内能再次见到你。”

信是用毛笔写的,比较长,有7页。信中用很大篇幅讲述书中涉及的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的人数问题。看来,耀邦用了很大功夫考证这一史实。这已经是学术探讨了。

那次访问以后,魏巍将《地球的红飘带》签名送我,以后还给我寄亲笔签写的贺年卡,我也将有关材料寄给他。他几次给我打电话,谈有关问题。我记得很清楚的一次是,2005年10月他来电询问胡耀邦诞辰90周年的纪念活动。他很关心这件事。我告诉他,中央决定开纪念座谈会,并将自己知道的情况给他讲,他很欣慰。

我同魏巍接触不多,也不深,但他平易近人、朴实坦诚的作风,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从我同魏巍的接触中,我感到他和耀邦的关系很好。魏巍对胡耀邦很敬重,感情很深。耀邦认真阅读魏巍的著作,同他平等地沟通探讨,对他也很敬重,很爱护。他们之间有真正的友谊。

这使我想到,在我们党内,领导与知识分子的关系有两种传统,一种是对知识分子不尊重,粗暴对待知识分子;另一种是尊重知识,尊重和爱护知识分子,同知识分子交朋友。胡耀邦与魏巍的关系,是后一种传统的楷模。这是优良传统,应该大力发扬。

(作者系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学习时报》顾问、本刊编委)

文章版权归《同舟共进》所有,转载请与《同舟共进》编辑部联系
(Email: 编辑部邮箱:guofuxiu80@yahoo.com.cn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