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同舟共进》 》2008年第十一期
分类:

张扬:与魏巍相关的一点往事

与魏巍相关的一点往事
 
--作者:张扬

著名作家魏巍逝世后,各大媒体都作了报道。我本人还是小孩时便熟读《谁是最可爱的人》,进中学后又从语文课本上读到这篇文章。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对其中一些文字和描写犹有印象。

1961年10月我在《长沙晚报》发表处女作后,报社副刊部可能认为我还有点潜力吧,将我列为“作者”,不时有点联系。大概是这年年底或1962年初,给我来了一封便函,大意谓著名作家魏巍到长沙,应邀给作者们讲话,请我也去听讲。可惜我当时有别的事,失之交臂。事隔47年我仍记得,可见惋惜之深。

进入新时期后,我也忝列作家行列,在北京住了20年,结识或见识过不少名人,跟魏巍却从来无缘谋面。但没见过面不等于没发生过任何关系。我也写点小事,算是纪念和提供史料吧。

我没见过魏巍,却见过丁玲,与她通过信,在会上握过手,谈过话,上世纪80年代还在陈漱渝陪同下到过她家,也算是认识吧。1980年代初,冯牧创刊《中国作家》,丁玲则创办了《中国》。丁曾向我约稿,当时我正在创作长篇小说《金箔》,作品正面描写了一位著名音乐家“许君箴”,作品的《天问》部分又正面描写了他在“文革”中的“叛国投敌”。我将厚厚一摞《天问》手稿给了《中国》,却石沉大海。几个月后,编辑部将手稿退给了我,没说退稿原因,我也不问。

丁玲于1986年3月4日逝世。不久,陈漱渝对我说,丁玲病重时,他去探望,丁玲郑重托他告诉我:“《天问》没能在《中国》发表,是因为编委魏巍反对……”

听了陈漱渝的话,我不说话,只是对丁玲的记忆力感到惊讶。

《金箔》中的那位“著名音乐家”的生活原型,就是优秀的作曲家和小提琴演奏家马思聪。建国后,他任中央音乐学院院长,是音乐界唯一的“一级教授”。我们戴红领巾时的《少先队队歌》,就是马思聪作曲。截至“文革”,他的《思乡曲》一直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用作对外广播的序曲。

1967年,在“文革”中饱受蹂躏的马思聪全家悄然离京,从广东偷渡香港,转赴美国。他的“叛逃”,特别是他在大洋彼岸发表的文章《我是怎样逃出中国的》影响很大,因而被公安部定性为“反革命……

魏巍是作家,懂创作规律。因此,他不会反对小说创作以马思聪为生活原型,也不会反对以马思聪当年的“叛国投敌”为创作素材。他反对的是“正面描写”。这是他反对《中国》发表《天问》的原因。好在毕竟时代不同了,《天问》只是《中国》按魏巍的意见退稿,不是所有出版单位都退稿,也没其他麻烦。

《金箔》1984年9月脱稿后交广东花城出版社。马思聪是广东人,他当年的“叛逃”就发生在广东,编辑当然马上就看出来了,但没有提出任何异议;相反,他们对“许君箴”给予很高评价。我随即赴广州改稿,《金箔》全稿的修改于1985年2月17日凌晨完成,连春节也是在羊城过的——很凑巧,2月17日这天,《羊城晚报》头版正中位置一条消息的大字标题就是“著名音乐家马思聪先生彻底平反”。我久久凝视着这个标题。当年是公安部给马思聪“定性”的,今天也是以公安部名义给他彻底平反。我深深舒了一口气。

从时间上说,丁玲生前肯定已得知马思聪彻底平反的消息,她是否因此才在生命中的最后时刻让陈漱渝捎话给我?不得而知。

前文说过,我与魏巍从来无缘谋面。但我想,即使有缘谋面,甚至经常见面,我们都不会提起那件往事。历史已作出结论。

(作者系湖南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文章版权归《同舟共进》所有,转载请与《同舟共进》编辑部联系
(Email: 编辑部邮箱:guofuxiu80@yahoo.com.cn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