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分类:

周国勋:书写无知

2004-02-26 014.jpg

书写无知

--作者:(安徽)周国勋  
    
  上世纪60年代我上小学,从三年级开始,每天的午自习是写大字。

  周正老师虽在村小教书,在全县可是大名鼎鼎的。一是他的语文教得好,六年级毕业和升学考试总是在全县名列前茅;二是他的字写得好,特别是毛笔字很有名气。周正老师和我同宗,论辈分我喊他伯父,他和我父亲非常要好。

  一天中午,周正老师把我叫到他的房间,他说看了我的字,发现是棵苗子,他要亲自教我写毛笔字。以后,除了星期日,每个中午我都到周正老师房间里练字。每天,周正老师都准备好笔墨纸砚,提前写好了楷体样字,让我练字。后来我才知道,老师的行书造诣最高,苦临柳(公权)王(羲之),先楷后行,糅合两家,自成一体。可惜,我那时没有欣赏水平。一个学期很快就过去了,我的楷书有点像模像样了。周正老师告诉我,暑假再回去练练,下学期开始练行书。

  然而,世事难料。1966年的暑假,史无前例的“文革”开始了,周正老师首当其冲,被定为“反动权威”。

  学校停课了,学生终日搞大批判。高年级的学生,有了写毛笔字的基础,大字报铺天盖地。为了表示积极,幼稚的我也写了周正老师的大字报。由于我经过周正老师的半年调教,毛笔字相当出色,马上引起了别人的关注--这也成了他的一条反动学术罪证。因此,周正老师又遭到了一次严厉的批判,再次被剥夺了教书的权力,遣送到别的学校劳动改造。

  大概两年后,周正老师又调回来了,还教了我半年的语文。周正老师心有余悸,上课谨小慎微,生怕出什么差错。半年后,周正老师调回邻县的老家任教,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我至今为我在那个年代表现的狂热而内疚,我不能以年小幼稚来为自己开脱。我用周正老师赠给我的毛笔,用周正老师教给我的正楷,书写无知,成为闹剧的主角,充当邪恶的帮凶,攻击对我谆谆教诲倍加呵护的周正老师,对他造成了精神和肉体的严重伤害。“文革”结束后,我曾想当面向老师道歉,由于我的拖拉,一直没有如愿。借贵报的一角,我在这里向周正老师深深道歉。

《民间历史》编辑注:1966年周正老师是在安徽省怀宁县久远村久远小学教六年级。 

文章版权归《南方周末》所有,转载请与写作版编辑联系
(Email:
ml1982@vip.sina.com)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