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书城》 》第二十四期 2008年5月号
分类:

李 辉:黄苗子:题跋如珠,人似水

1.JPG

 

图:2007年1月,黄苗子在镜子面前微笑留影

 

黄苗子:题跋如珠,人似水

--作者:李 辉

一、人在漩涡中

        春节一过,进入戊子年,黄苗子先生就该九十五岁高龄了。我所熟悉的老人中,年过九十的不算少,但像他这样身体硬朗,神清气爽且笔耕不辍者,实为凤毛麟角。

        开始熟悉他,是在一九八八年。那一年冬天,我所供职的《人民日报》“大地”副刊领导蓝翎、舒展先生,计划在一九八九年创办一个多人专栏,约请七位名家联袂出场,名称定为“七味书谭”。七位先生分别是:杨绛、冯亦代、金克木、杨宪益、黄苗子、董乐山、宗璞。曾请七位先生聚会过一次,确定题目。不过,专栏开张不久,就遇上历史大动荡,七位先生有的漂洋过海,有的搁笔,所谓“七味”还不等读者品出味道就烟消云散了,不然,该有多少篇精粹小品文问世?如今,冯、金、董三位老人已仙逝,健在者中最年轻的宗璞女士也已八十初度,每每思之,惆怅不已。

        七人中漂洋过海者即苗子先生。一九八九年六月,他和夫人郁风一起去了澳大利亚,与移民澳洲的儿子一同生活。这一去,就是好几年。一九九五年,他们第一次归国举办大型画展,我们又见面了。正是这一次的阔别重逢,我开始萌生为他们夫妇撰写传记的念头。

        他们是富有人生传奇的一对夫妇。从三十年代初投身于艺术创作,一直到九十年代,哪怕经历战争,哪怕身处历史漩涡,甚至蒙受过多年牢狱之灾,他们却一直未曾泯灭过艺术信念。艺术让他们走过一次次磨难,艺术让他们活得踏实,活得有滋有味。最令人们叹服的是,“文革”后期当他们双双走出被关押七年的秦城监狱时,他们的性情居然依旧未改,还是如过去一样爽朗、乐观。人们很少听到他们叹息、哀怨。

        历时三年,我完成了《人在漩涡——黄苗子与郁风》。我拿出一本,请他们两位在扉页上题词。苗子先生写道:“如果没有漩涡,一潭死水,那么,生命、诗、文艺,一切都完蛋了。感谢李辉把我们投入漩涡。苗子,1998年11月3日”郁风先生写道:“八十多年的历史,怎么说得清楚?两年多的交往,这本书的写作过程,使我们重新认识在漩涡中的自己。郁风。”

        这是苗子先生第一次为我题词。

        二○○三年,苗子先生走进九十。这一年,他又经受了一生中的另一次考验。春夏之交,SARS(非典)肆虐北京,“五一”期间,我从家里的窗户往外看去,到处空空荡荡,整座城市在大白天也如同过去午夜一般冷寂。大家自觉地不再串门,不再聚餐。即便自己并不在乎,但也不方便去打搅别人,谁知对方是否敢接触你?我打电话问候,他大呼一声:“你是汉子,你就来!”我这才如同往常一样坦然地走进他们的家门。

        他们依然如平时一样平静,一样微笑,仿佛弥漫全城的恐惧与他们毫无关联。八十七岁的郁风说得更是爽快:“怕什么?只要小心,没事儿。这跟买彩票一样,哪儿那么容易中彩?”说完,大笑起来,似是为找到一个有意思的比喻而高兴。永远乐观的人。他们爽朗的笑声,他们沉着、乐观、毫不在乎的样子,就像阴霾天空下的一束灿烂的阳光。

        对于我来说,有这样的老人在身边,时时感受他们的乐观,实在是令人欣慰的事。

        就在这一年,我为他编选的《黄苗子自述》出版。他兴致颇高,在扉页上题写打油诗相赠:“我不述自述,李辉代我述。果然陈芝麻,茴香有妙术。今是而昨非,两间余一卒。二○○三年五月此书问世,纯出于李辉炒作之功,为了压韵,末句偷自鲁迅,不敢大言不惭。李辉以为如何?苗子个人力抗非典,幸乃无恙。时年九十。”

        同年深秋,我编写的画传《黄苗子与郁风:微笑着面对》出版,他再写打油诗相赠:“往事不堪回首哎,下辈子重头奋威。这本书出乖露丑,微笑着面对李辉。李辉兄编此出书,要写几句话,不好表扬,也不好骂,只好打几句油。二○○三年十月廿四  苗子”
有这些题跋,我所收藏的与他们夫妇有关的书,在我眼里就多了另外一层亲切与灵动。

二、《小说》上的作家与美女

        我非藏书家,所爱好搜集的对象,主要是我所写过的传记主人公的相关著作和史料。搜集它们,在很大程度上更是与情感有关。尤其是那些时间久远的书刊信札,一旦能寻觅到手,轻轻抚摩,细细翻阅,其感觉之美妙惟有自己知道。3.jpg

        这几年,我很少再逛北京著名的旧书市场潘家园,孔夫子旧书网就成为我时常徜徉的“淘宝”世界。它更便利,更能让人有目的地寻找,运气不错的话,偶尔也会有意外收获。二○○六年,淘到四本苗子先生一九三四年编辑的《小说》半月刊,即令我颇感满足。尽管从版本价值上说,它们也许难入藏书家的法眼,但是对于我,因为与苗子先生的多年往来,且撰写过他的传记,寻觅到手,其意义就不同了。

        《小说》半月刊出版于一九三四至一九三五年之间,八开特大本,扉页上标明:主编梁得所,编辑丽尼、黄苗子,大众出版社,发行人黄式匡。我所买到的是第四、第八、第九、第十七期。拿到刊物,我当即送去请苗子先生一阅。见到六十年多前自己编辑的刊物,他喜出望外,随即在《小说》第八期(中华民国二十三年九月十五日出版)的扉页上写下一段话相赠:

        时间爱跟人开玩笑,李辉居然找到了六十一年前我在上海和丽尼(郭安仁,一位杰出的作家和翻译家)合编的这本杂志。这原是以主编《良友》杂志著名当代的梁得所的计划,是他主持的大众出版社的期刊之一。我当年糊里糊涂混入上海文艺界,啥事也不懂,居然混出这本出了二十四期(恰好一年的)刊物出来。现在想来实在荒唐。这本刊物丽尼除了选译几篇他喜欢的国外小说外,所有装帧选图,和个别文章都交我(其后还有一位包天笑的儿子包可华)来负责,编辑思想混乱,所以成为一本“四不像”的东西。老板是日本回国的商人,还一再叮嘱梁得所要“通俗”,要“追求销路”。怪胎也就因此产生。李辉兄留下来,也是一份因缘,也保留了三十年代文艺界的一种面目。李辉所得共四期,或许将来能得到全份,那就更好了。二○○七年七月七日,苗子九十四。4.jpg

        苗子先生的题词颇为自谦,其实,从作家队伍看,《小说》虽非名家云集,文学倾向也不太明确,但也陆续发表了一些有分量的作者的作品。从我手中的四本看,作者即有奚如、靳以、李辉英、穆时英、祝秀侠、罗洪、马国亮、鲁少飞等。为走流行之路,每期都安排有两三篇根据好莱坞电影编写的故事,并配有电影剧照,在同时期的小说刊物中恐怕是别出心裁之处。

        因苗子先生之故,我首先感兴趣的是《小说》的美术编排。

        早在香港念中学时,少年苗子就非常喜欢由叶浅予主编的《上海漫画》,熟悉了当时漫画界的几位中坚人物张光宇、张正宇、鲁少飞等人的作品。一九二九年,十六岁那年,苗子参加中学的绘画比赛,创作一幅漫画《魔》,受到好评,被列入香港学生展览之中展出。第六十七期《上海漫画》(一九二九年八月三日)发表了他的《魔》。这是他与上海文艺界最早的亲密接触,从此他与叶浅予建立了联系。对上海文艺界的向往,导致他在一九三二年十九岁时瞒着父母离家出走,独自一人离开香港到上海闯荡天下。接手编辑《小说》时,苗子只有二十一岁,但在叶浅予等人的引荐与帮助下,他与文艺界已有了不错的人脉,这大概也是梁得所选中他的一个原因。

        四期《小说》的封面,均是苗子创作的大幅彩色绘图。这些封面的构图、色彩都很大胆别致,看得出是根据办刊宗旨欲走时尚之路,故特别侧重于仕女肖像,试图在结合传统美女形象与现代气息的风格上摸索一条新路。今天来看,这种尝试还是很有特色的,既有视觉冲击力,也有韵味,哪怕放在当今林林总总的杂志中仍未过时。巧的是,读美国新近出版的《纽约客》,发现其中一期的封面也是突出美女画像,在视觉效果与风格上与《小说》有相通之妙。6.JPG

        图:文中所提《纽约客》封面

        除绘制封面外,苗子还发表有作家肖像漫画分别为丰子恺、孙福熙、冰心、丁玲、庐隐。每幅肖像,均配以苗子自己所写点评文字,活泼有趣地概括一个作家的特点。

        如写丰子恺:“人很淡远,读他的小品文,仿佛读陶渊明的诗。喜欢佛理,但不劝人拜佛,和发起念经救国之类。爱孩子。爱在乡下地方居住;生活像一个隐士,但常常有一种悲天悯人的观念流露在文字中。文章做得好之外,音乐、美术都有很深的研究,子恺漫画在五六年前尤足以风动一时。关于西洋美术和音乐的介绍很有功绩,是中学生们一个蔼然可亲的师长。有人说他的一生,受其师李叔同的影响不少。”

        如写丁玲:“丁玲是近年女作家的一个星,这颗星的照耀,其光芒之四射,不亚于她的‘姐姐’们。永远是‘在黑暗中’的挣扎。所以不全是母亲,家庭的温情;不全是爱情的追逐。一生的遭遇,倒真是尝够了味儿,惊人的消息传来,说是她的失踪,一会儿死,一会儿又是生,这作家的运命,就像是谜样的谣。但不论她是死,或是生,所可惜的,是今后我们也许不会再见到她的作品。”

        说是《小说》,其实更像一个综合性的文学刊物。譬如,第四期(七月十五日出版),适值夏日,编辑特地开辟“消暑谈座”,约请老舍、叶灵凤、孙福熙、崔万秋等人写来随笔,并配发黄苗子漫画一组。

        《小说》的扉页可算刊物的另一精彩之处,几乎每期发表一位名家的手迹。苗子先生告诉我,这些手迹主要是由梁得所分别写信约稿。有的直接寄来,有的则是苗子亲自登门领取。如鲁迅等人的手稿,就是他去鲁迅家中取来,这也是他唯一一次走进鲁迅的家。可惜鲁迅的题词手迹,不在我获得的四期之中。
 
        第四期为老舍手迹,是他的一封信,苗子回忆,应该是摘自老舍写给梁得所的回信:“您要我写字,又是打鸭上树,但鸭子仍须努力,那么,就写了几个,您爱要不要。我的字,如我的‘人’,没劲!”

        第八期为邵询美手迹:“有了充分的经验,一粒谷里可以窥见宇宙;热闹里有人生,静寂里也有人生;石头会说话,草会有感觉。录自《一个人的谈话》”。

        第九期,为顾颉刚书写的一首诗。第十七期,无。

        我珍爱这几本老期刊。要是在撰写《人在漩涡》时就得到它们,那该多好!

三、《美术欣赏》在人生转折点

        苗子先生第一本结集出版的书是《美术欣赏》,初版于一九五五年,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我搜集到的则是《美术欣赏》修订本,由北京朝花美术出版社一九五七年七月出版。对于他来说,这个修订本有着更重要的意义。因为,几乎就在修订本问世的同时,来势凶猛的“反右斗争”将他抛进了政治漩涡,早在一九五五年肃反运动中就受到隔离审查的他,这一次终于难逃厄运。

        《美术欣赏》修订本成了他陷入逆境前的绝唱。

        在这本书的扉页上,他为我这样题写道:

        这本书是我的第一本结集。第一版记得是上海文艺出版社于一九五五年出的。五六年底,人民美术出版社开会讨论五七年出版计划,会后力群对我说:他在会上推荐了此书,于是邵宇决定出版。我正在沾沾自喜的时候,来了个反右,此书虽则畅销,可是社里决定不再发行,已发的不再退回。于是,我垂头丧气了。李辉兄居然在四十七年后,在电脑拍卖中拍得此书。区区一本小书,居然也经历了沧海桑田,对此不禁一笑。二○○四年六月二十九日,苗子记于北京兴华公寓

       《美术欣赏》(修订本)封面,选用五代顾闳中(传)所作《韩熙载夜宴图》的局部为装饰。收入苗子先生多年来所写关于吴道子、齐白石等人的鉴赏和研究文章,这是他出版系列美术论著的开始,也奠定其美术史论专家的地位。近年来他在大陆和台湾相继出版《画坛师友录》和《艺林一枝——古美术文编》,广获嘉评,即是当年工作的延续与丰富。9.jpg

图:黄苗子五十年代拜访齐白石

        我寻觅到的这本《美术欣赏》。在封二上,有这样几行字:

        南京军区空军第三届文艺作品评奖,美术作品奖,奖给旅迈同志。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一九五八年五月。

        原来,这本书当年是作为奖品颁发的。不过,颁奖者和获奖者都无从得知,当他们拿起这本书的时候,该书的作者已经从北京被发配到北大荒,开始了在深山老林的伐木生活。美术欣赏与研究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梦,残留在他的记忆与憧憬中。

四、夭折的“中国美术论著丛刊”

        六十年代初,身在北大荒的苗子先生,因饥饿浮肿而回到了北京,与家人团聚。这也算不幸中之万幸。

        他被安排在人民美术出版社的资料室工作,其任务是参与筹备“中国美术论著丛刊”的出版工作。这正是黄苗子多年的愿望。早在五十年代初,他就在阿英的建议下,开始搜集大量古代美术论著,撰写一系列美术史论文,如今,在经历一段梦魇似的日子之后,能够重操旧业,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最为满足的事。

        这套丛书有一个宏大计划,准备出书近千种,几乎囊括所有中国古典美术论著。由于黄苗子尚属“摘帽右派”,不可能被公开委以重任。因此,尽管他担当了全套丛书的重要编选工作,起初还一度被指定为执行主编,但后来又取消。于是,在有关图书的版权页上,可以看到他的名字列为编辑出现。足矣!毕竟又回到了适合于发挥自己才能的领域,而且还可以堂而皇之地署上名字,与另外一些同时蒙冤的朋友不得不用笔名相比,他显然更为幸运。

        也是在孔夫子网上,我买到了 “中国美术论著丛刊”中的一种——《画继?画继补遗》(《画继》为宋代邓椿著,《画继补遗》为元代庄肃著)。版权页印着:点校者黄苗子,责任编辑郑询、黄苗子。人民美术出版社,一九六三年八月第一版。

        为这套书,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室有一出版说明,其中写道:“我社为较广泛地提供研究参考资料,以适应我国今天的美术创作和理论研究方面的需要起见,特选辑《中国美术论著丛刊》,和一九五六年起陆续出版的标点注释本《中国画论丛书》相辅并行。……本丛刊采辑历代美术论著,内容包括绘画、书法、工艺等方面的理论述评、技法研究、源流探讨及美术史料、传记、掌故等。对这些著作,每种均附以简介或提要。并尽可能根据善本进行校勘,加以断句。”由此可见,如果全套丛书能够出齐,一定颇为壮观,功德无量。

        苗子先生在我买到的这本《画继补遗》上题词:“李辉兄于网上购此书,为余四十年前辑校之作。丛刊原拟出版六七百种,惜仅出七种后,工作停止,思之惘然。二○○六一月三日,九十三老人苗子记之”。

        可以理解他的惘然。他说,为编选这套丛书,他曾根据阿英的建议,到琉璃厂搜集到一千多种与美术史有关的专著、笔记、野史等,其中大多为明清刻本,有些还是国家图书馆都难以找到的孤本、抄本。未曾想到,刚出几种,“文革”爆发,丛书计划化为泡影。一九六六年“破四旧”高潮来临时,他们家正与王世襄先生一家住在一起。王先生害怕自己的藏品被红卫兵砸坏,便主动用车运走,上缴单位。这启发了苗子先生。他也雇来七辆三轮车,将所有藏书连同书橱一起送到单位,其中包括自己多年来摘录的美术史读书卡片两万多张。

        面对这样的现实,黄苗子的心情极为复杂。在一封信中他对我说:

        眼看大批的线装书和自己告别,眼看五十年代初,由郭沫若指示我到旧书摊以贱价买得的二十四史,在出版社的屋中被串连来住的红卫兵逐本拉出来焚烧取暖,我的心是酸的。过不久,眼看毛泽东在接见外宾的照片中,背景是满架书香的线装书,我的心是迷惘的!(一九九八年二月十六日致李辉)

        后来证明,他主动上缴藏品的决定是明智的。一九七五年,黄苗子出狱后去领回这些藏书时,书已捆成若干捆,上面都写着“黄苗子逆产,某某机关查封”的字样。他询问单位人士,答复说:这些书是决定分给有关单位的。只是后来上头有话,指示暂时不动,才保存下来的。尽管他送去的藏品没有悉数回到手里,但在“文革”后,毕竟拉回来成千册书,美术史读书卡片也收回近万张。

        夭折的“中国美术论著丛刊”已不可能重起炉灶了。看到近千种明清刻本劫后又回到身边,难说是喜还是悲。前几年,苗子先生把这些书悉数捐给了香港中文大学。二○○七年年初,我陪他去香港拍摄《回家》专题片。在香港中文大学的图书馆里,管理人员取出他捐赠的图书。坐在桌前,低下头,慢慢抚摩自己收藏过的那些插图精美的刻本,抚摩他在上面用朱笔书写的题跋。

        他也在抚摩一个时代文人的心痛。缓缓抬起头,面对摄像机,久久无语。

五、沈从文的书法

        沈从文先生的最后一次故乡凤凰行,是在一九八二年。这一年,他八十岁,在黄永玉先生的催促和安排下才得以成行。除黄永玉外,另一位陪同前往的是黄苗子。12.jpg

        图:黄苗子、郁风先生新婚时节

        因为二叔郁达夫之故,郁风、苗子夫妇自五十年代起与沈从文就一直有着密切往来。沈从文不止一次向他们讲述当年郁达夫对他的帮助。

        一九二三年,独自漂泊北京开始闯荡文坛的沈从文,在生存艰难之际给郁达夫写信吁请关注和帮助。此时,来到北京的郁达夫就住在哥哥郁华——即郁风父亲——的家中。沈从文没有想到,郁达夫收到信之后,居然很快就来到他所寄寓湖南会馆看望他。见他又饿又冻,  郁达夫马上把自己围着的毛围巾取下,披在沈从文的身上。接着,又请他去吃饭。事情没有结束。郁达夫回到郁华家中,脑子里一直无法抹去所看到的沈从文的景况。他当即写下了著名的文章《给一位文学青年的公开状》予以发表。沈从文的命运也由此开始改变。

        沈从文说那情景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后来他拿出五块钱,同我出去吃了饭,找回的钱都送给我了。那时候的五块钱啊!”八十岁那年,他又一次这样告诉郁风。说着,说着,沈从文的眼睛湿润了,接着又笑了,笑得十分天真。

        有这种情感的渊源,加上沈从文研究服饰史,对工艺美术和绘画颇有见地,他与苗子之间也就有了不少共同的兴趣爱好。这些都成了他们彼此的文字往来和交谈的内容,而苗子也就成了他家的常客。一九六六年七月,“文革”初起时,沈从文在一张大字报中,曾针对范曾的揭发为自己辩护,其中即涉及到了黄苗子:“我只举一个例就够了,即范曾揭发我对群众最有煽动性的一事,说是丁玲、萧乾、黄苗子等,是我家中经常座上客,来即奏爵士音乐,俨然是一个小型裴多芬俱乐部。这未免太抬举了我。”(《表态之一》,载《沈从文全集》第二十七卷)

        有意思的是,身为苗族的沈从文,对“苗子”这个名字颇有异议。他说,在湘西,“苗子”是过去汉人对苗族的贬称。于是,在写信或题跋时,他把“苗子”均写为“苗滋”。

        一九八二年最后一次故乡行,沈从文再次提醒一同前往的苗子先生:“这是苗区,你不能用‘苗子’这个名字。不然,苗族人会觉得不舒服。”于是,如今在沈从文母校文星阁小学那个著名泉水旁,有苗子当年题写的“一瓢饮”石碑,落款就写为“苗滋”。
 
        沈从文与黄苗子时有书信往来。一九七六年一月,在周恩来去世的第二天一大早,他发现门外塞进一个信封,打开一看,是沈从文写的一封长信,有十多页。谈古代服饰史研究,谈局势,谈对未来的担忧,言辞坦率而激烈。信后特地注上一句“阅后一定烧去”。此时,苗子与郁风从秦城监狱回家还不到一年,自然不敢留下,阅后当即将信烧掉。

        “真是太遗憾了。要是不烧,留下来该多好。多有价值的一封信呀!”每次提到此事,苗子都要连声叹息。

        好在他还留下了一些沈从文的来信和书法。几年前,他将其中一幅草书赠送给我和应红作为新年礼物。沈从文当时喜欢书写古诗十九首,苗子所赠即为草书《青青河畔草》:“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昔为倡家女,今为荡子妇。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

        诗后,沈从文另写两行题跋,简述自己练习书法的体会:“有意使笔放纵,仍处处见拘持。可见性格之迂腐,实近乎不可救药,终难摆脱。‘习书生’庸俗书体,真正行家必一望而知其做作处也。再书奉苗滋郁风两位一笑。弟从文乙卯国庆节后之五日,时同住北京大城中。”尚未在别处见到过沈从文谈论自己的书法,故此题跋有特殊的意义。

        苗子在转赠这一珍品时,特地另写一题跋,简述沈从文的书法艺术如下:

        七八十年代,沈从文先生经常写古诗十九首以赠亲友,其书法功力至深,予曾获观其早年在行伍时为所书其军校碑,豪健潇洒,近李北海。晚年恭以章草,自成一家,而益纵肆,其书顺笔所之,有时且加以涂抹勾改,如颜真祭侄稿,一扫常规而纯任天然,为历代书法所未见。此幅乃一九七五年十月六日赠予及郁风者,其跋云有意使笔放纵,仍处处见拘持等语,盖谦辞也。予以所藏先生墨迹数幅之多,因以此赠李辉应红并记数言。苗子羊年元旦。

        此题跋书写俊秀雅致,与沈从文的龙飞凤舞相互辉映。苗子既是书法家又是美术史论专家,他的评点可以帮助我们认识与欣赏沈从文的书法。我曾先后写过沈、黄两位先生的传记,如今,有他们的联袂之作悬挂于我的“看云斋”中,每日与之相对,实在是一大快事。        有论者曾以水作为沈从文的性格象征。其实,黄苗子先生以及更多的走过沧桑的那一代文化老人,无不是水中一分子。水可圆可方,或柔或刚,似软却硬,跌宕起伏,姿态万千。无论遭遇何种阻隔,水总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执著地向前流淌,直至渐成大观。在二十世纪动荡不已的时代,此乃文人个人之幸,更是中国文化之幸。

        题跋如珠,人似水。

        完稿于二○○八年二月一日,时值戊子新春来临之际

文章版权归《书城》所有,转载请与《书城》编辑部联系
(Email:
shucheng@99read.com )

思想.文化.书评月刊 定价:人民币12元
目录
第四十一期 2009年10月号
第四十期 2009年9月号
第三十七期 2009年6月号
第三十六期 2009年5月号
第三十五期 2009年4月号
第三十三期 2009年2月号
第三十二期 2009年1月号
第三十一期 2008年12月号
第三十期 2008年11月号
第二十九期 2008年10月号
第二十八期 2008年9月号
第二十七期 2008年8月号
第二十六期 2008年7月号
第二十五期 2008年6月号
第二十四期 2008年5月号
第二十三期 2008年4月号
第二十二期 2008年3月号
第二十一期 2008年2月号
第二十期 2008年1月号
第十九期 2007年12月号
第十八期 2007年11月号
第十七期 2007年10月号
第十六期 2007年9月号
第十五期 2007年8月号
第十四期 2007年7月号
第十三期 2007年6月号
第十二期 2007年5月号
第十一期 2007年4月号
第十期 2007年3月号
第九期 2007年2月号
第八期 2007年1月号
第七期 2006年12月号
第六期 2006年11月号
第五期 2006年10月号
第四期 2006年9月号
第三期 2006年8月号
第二期 2006年7月号
第一期 2006年6月号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