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随笔》 》总第168期 2007年第1期

序《〈随笔〉双年选》    ---《随笔》编辑部(E_mail: suibi2005@163.com)

--主编 秦颖

从今年开始,我们决定每两年对《随笔》杂志做一次回顾,出一个选本。放在我们面前的这个本子选自2005年至2006年度的十二期杂志。

《随笔》自创刊以来,逐渐形成了以文史为特色,推崇独立思考,力主讲真话的风格。2005年初,我们做了一个问卷调查,让我们兴奋的是,在我们对读者的职业构成进行统计分析时,发现杂志的读者构成比想象中的目标读者群要广泛得多,人文社科研究人员、律师、公务员、编辑记者等一类的读者占百分之四十九点二,大中学老师占百分之十七点二,让我们吃惊的是自然科学、工农兵商金融等界人士占百分之三十二点二,近三分之一,大中学生占百分之一点四。可见她不是一份学院式的或书斋里的文人的杂志,而是宽泛意义上的知识分子的杂志。

有专家说,一台好的音响是你在听音乐时,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作为音乐爱好者,我凭直觉,得出的认识也差不多,因为,重要的是音乐,而不是器材。一份杂志大概也应该是这样吧,重要的是里面的文章,而不是杂志本身。杂志只是作者和读者见面的平台。《随笔》自创刊以来,努力搭建的就是这么一个平台,为了能保持这个平台的风格和影响,与时俱进,下面谈几点想法。

办刊启蒙。前主编杜渐坤先生在谈到《随笔》二十多年的发展时,认为经历了三个阶段:创刊初期以传播中国文化文史知识为主,从一个侧面打破了“四人帮”的思想禁锢,活跃了思想文化界;1982年开始,思想锋芒慢慢显示出来,她反映知识分子的心声,力主讲真话;第三个阶段是1993年开始,继续提倡作者说真话,思考的问题更广阔更透彻,思想解放程度也更大。可见《随笔》一直坚持、继承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思想解放”运动的传统,并将之发扬光大。进入二十一世纪后,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上个世纪头二十年开了头而未及完成的事,我们现在仍然在做:市场经济、宪政、培育公民社会、扩大自由空间……留心观察,还会发现,“五四”以来启蒙的基本命题———自由、法治、理性、科学、民主等,和基本任务———灌输现代公民和现代国家的基本观念,仍有待普及和深入。因此,《随笔》在高举思想解放大旗的同时,一方面要关注社会民生,思考历史和未来,另一方面也要加大介绍世界先进文化的力度,将中国放在世界范围来考量。在今后较长的一段时间里,启蒙将是《随笔》努力的方向。

办刊包容。包容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境界,是我们今天办刊要强调的立场。因为有包容才有丰富。只要谈的人和事平实客观,发的议论理性而富于启发,行文清畅可读,表达的情感质朴感人……一句话,只要是言之有文,言之有情,提供知识,启发思想的好文章,就应该让她在这个平台上说话。当然,在当下思想文化多元共生的语境下,作为一份刊物,她仍会有自己的选择和坚守。

理性、建设性。《随笔》看重思想性,看重独立的、深入的思考。但她不标榜思想。见解新奇、思想锋利固然是好文章的一大要素,但这一切以偶然得之为妙。另一方面,锋利的思想,并不是为批评而批评,为反对而反对,而是要有益于世道人心,有益于现实的改良和改造,有益于和谐社会的建立。《随笔》希望谈论的话题、思想和观点有咀嚼度,能沉淀下来,努力避免一时的新鲜、机巧和痛快。因此理性、建设性显得尤其重要,这也应该是《随笔》的基调。

性情的文字。作为一份关注思想文化的文学期刊,她十分看重文学性,“随笔”这种文体灵活多样,既可撰物品,抒性灵,又是思想最灵活方便的表达形式。它不力图展示社会生活的宏阔图景和历史全貌,而是追求书写者的个人经验、感受和思考,表现的是片段的人生、社会、思想等等,故常常是以小见大,婉而多趣。所谓性情的文字,是有情趣有个性的文字,情出于衷而辞丽于外,读来如闻其声,如见其人。叶圣陶有一段话很形象生动地表达了这个意思:“不仅仅是一种意见一个主张要是你们自己的,便是细到像游丝的一缕情怀,低到像落叶的一声叹息,也要让我认得出是你们自己的而不是旁人的。”性情的文字的另一个特点就是“诚实不欺”。率真、率性、诚实是好文章的重要品格。有一位文章大家说,“我们平常看书看杂志报章,第一感到不舒服的是那伟大的说诳,上自国家大事,下至社会琐闻,不是恬然地颠倒黑白,便是无诚意地弄笔头,其实大家也各自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自己未必相信,也未必望别人相信,只觉得非这样地说不可……在这时候有一两个人能够诚实不欺地在言行上表现出来,无论这是哪一种主张,总是很值得我们尊重的了。”今天,除了那些伟大的说诳,还有大量的正确的废话,无用的信息。性情的文字是我们对文学性的追求。

后面选出的文章,大致遵循了这些想法。编排分四题:域外、文史、人物、杂感。各专题内的文章按发表时间的先后顺序排列。在回头看这两年的杂志时,心中充满欣喜。作者方阵在壮大,新加入的作家有文化界学术界卓然有成的大家,像何兆武、葛剑雄、林达等等,还有不为《随笔》读者熟悉却颇具实力的作者,如缪哲、秋风、胡文辉等等,另外《随笔》多年的忠实读者也有表现。话题和内容上有了新开拓:不再宥于文史,已开始关注并参与当代文化现象、思想流向、重大话题的讨论,如汪永晨的《四问怒江》涉及了环境保护问题,张柠的《表态运动和自由的累赘》对李敖的大陆文化之旅作了探讨;国外的人文话题明显增多,如林达的《亚马逊热带雨林里的信仰之路》,薛忆沩的《“域外读书”三则》,打开了一扇新的窗口。文体上,我们主张多种表现方式并存,叙事、感怀、说明、议论等等,有些文章如《雨西湖》,闲适自在,充满人文情趣。选本中还选了一些颇有争议的文章,其观点或略显偏颇、视角或有局限、表达亦嫌极端,但这些都遮掩不了其率情率性的文学魅力,独立的思考维度。也许正因为这种包容的态度,会使这个选本体现出丰富的一面。另外,因字数所限,难免有遗珠之憾。好在书后附有这两年的总目,能多少弥补一些遗憾。

“少说多做”向来是图书出版业的行规,杂志应该也不例外吧。多说无益,还是请大家忘了前面说的,看后面的文章吧。

2007年春节(刊于2007年《随笔》第三期)

本期《随笔》全刊目录:

林达:早期学西方的一点教训,摩罗:主流的力量有多大,雷颐:测谎器的哲学原理

宗璞:感谢高鹗,张抗抗:长城·公社·凯宾斯基,鄢烈山:“贪生怕死”的权利

王彬彬:谁是“反动教授”,邵建:《晨报》纵火案,傅国涌:一代“棉纱大王”穆藕初

丁帆:群舞时代的假面人,冯锡刚:愤怒出诗人——毛泽东1965年诗词纪事,何怀宏:折断的翅膀
         ——阅读路翎笔记之一

王思睿:了解真相的难与易,章立凡:陈铭枢上书,薛忆沩:“疯狂”的词语(外一篇),葛剑雄:忆旧之难——并谈一件往事

汪永晨:江河的故事

张鸣:土匪绑票的特别赎金,顾农:郑板桥《喝道》诗,黄东成:历史不是一团泥巴,李乔:写入青史总断肠

本期网站选刊文章:

文史 独立思考讲真话 定价:人民币8元
目录
总第221期 2015年第6期
总第220期 2015年第5期
总第219期 2015年第4期
总第218期 2015年第3期
总第217期 2015年第2期
总第216期 2015年第1期
总第212期 2014年第3期
总第211期 2014年第2期
总第210期 2014年第1期
总第209期 2013年第6期
总第208期 2013年第5期
总第207期 2013年第4期
总第206期 2013年第3期
总第205期 2013年第2期
总第204期 2013年第1期
总第203期 2012年第6期
总第202期 2012年第5期
总第201期 2012年第4期
总第200期 2012年第3期
总第199期 2012年第2期
总第198期 2012年第1期
总第197期 2011年第6期
总第196期 2011年第5期
总第195期 2011年第4期
总第194期 2011年第3期
总第193期 2011年第2期
总第192期 2011年第1期
总第191期 2010年第6期
总第190期 2010年第5期
总第189期 2010年第4期
总第188期 2010年第3期
总第187期 2010年第2期
总第186期 2010年第1期
总第185期 2009年第6期
总第183期 2009年第4期
总第182期 2009年第3期
总第181期 2009年第2期
总第180期 2009年第1期
总第179期 2008年第6期
总第178期 2008年第5期
总第177期 2008年第4期
总第176期 2008年第3期
总第175期 2008年第2期
总第174期 2008年第1期
总第173期 2007年第6期
总第172期 2007年第5期
总第171期 2007年第4期
总第170期 2007年第3期
总第169期 2007年第2期
总第168期 2007年第1期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