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随笔》 》总第208期 2013年第5期
分类:

毕星星:马铃薯和西红柿:半个世纪的旷世姻缘

马铃薯和西红柿:半个世纪的旷世姻缘
   
--作者:毕星星
   
马铃薯和西红柿,都是我们常见的植物。我们都是因为整天吃菜,作为蔬菜才认识它们的果实。--确切地说,马铃薯连果实也不是,我们吃的是它的块茎,老百姓家常都叫山药蛋。关于他们的秧子禾苗呢,知道就更少了。
   
我是在1958年大跃进,才反复听到人们传说栽种马铃薯西红柿。山西最著名的科技卫星,是我们邻县一个小学生嫁接西红柿马铃薯成功。大田里地上结西红柿,地下长山药蛋。
   
小学生叫尚马朝,是山西永济县卿头小学六年级学生。卿头是永济的一个镇,靠着涑水河,地势平坦,盛产粮棉,历代教育都办得好。辛亥革命前后,卿头镇已经有3座小学,其中一座女小。1937年抗战前夕,三校合一,合称卿头初级小学。中共建国以后五十年代,号召学习工农,教学和生产劳动相结合,学校课外劳动课格外多。五十年代农工神圣,爱科学、爱劳动是小学教育的响亮口号。农村小学大田就在周边,摆弄农作物很容易。那时农村土地宽裕,1957年镇里给卿头小学划拨了一块地,用作试验田。卿头小学学生课外成立了一个学习农业科技小组,叫“米丘林小组”,老师带领小同学,常常就在大田里,边教边学,动手动脑。当年10月,学校进一步扩大课外活动规模,办起了工厂、农场、饲养场,“米丘林小组”改成“红色少年科学院”,各种栽培养殖活动非常活跃。
   
尚马朝的父亲就是个乡村能人,栽培果树,整枝嫁接,算个土专家。受家里影响,尚马朝从小喜欢在庄稼地里鼓捣些小名堂。那时人们看到的小学生尚马朝,屁股后面经常别着小铲嫁接刀,在试验田上劳动课,跟着辅导老师练习嫁接。
   
大跃进中号召老师学生敢想敢干大搞科学实验,1958年夏天,小学生突发奇想,尚马朝和同学张成全一起练习嫁接马铃薯和西红柿。取西红柿幼苗的枝干,去根做接穗,取马铃薯幼苗的根茎做砧木,嫁接成功。这个农田里的奇特景观,当地学校农村都叫它“两层楼”,地上长西红柿,地下结马铃薯。当年10月,这棵远近闻名的“两层楼”成熟,收西红柿36个,重8斤7两,地下结马铃薯11颗,重1斤2两。上级教育部门大力表彰“两层楼”创造奇迹,10月8日,当地将“两层楼”送往北京,参加全国文教展览会展出。小学生尚马朝在现场作报告,介绍培育新品种的经验体会。
   
五十年代,整个社会的农业科技认知水平很低。尚马朝的“两层楼”,大家都觉得很神奇。上级领导认为放了一颗科技卫星,大树特树小科学家的形象,尚马朝迅速一鸣惊人,成为远近闻名的少年科研模范典型。1959年4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通讯,报道卿头小学的教学劳动科技相结合的路子,题目是《乡村小学一枝花》。4月16日,中央新闻纪录制片厂来学校拍摄了新闻纪录片。当年国庆节,国家领导人邀请尚马朝赴京观礼,邀请函以毛泽东主席、刘少奇主席还有朱德、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的名义发出,尚马朝登上了国庆观礼台。11月,尚马朝参加了全国第二次青年建设社会主义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入选大会主席团,受到朱德、周恩来等领导人接见。
   
跨过年头,国家已经进入经济困难时期,学习宣传尚马朝的热浪依然高温不退。1960年5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谢觉哉视察卿头小学的科研活动,挥毫题词:“一群红领巾闯进了科学之宫,好比孙悟空进了天宫,打烂了天宫旧秩序,结果还是红领巾们做了齐天大圣。”这期间,还有文化部副部长钱俊瑞、张际春,外交部副部长伍修权,全国政协文教参观团团长胡愈之到学校视察访问。钱俊瑞副部长给卿头小学小农场题词:“大胆发明创造,学米丘林,超米丘林!”1960年5月13日,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胡耀邦也到卿头小学视察工作,留下了很有特色的五言诗体题词:
   
 卿头小学好,年小志气高,你学鲁班师,心灵手更巧,他比米丘林,苹果嫁仙桃,我超李时珍,健壮永不老,他超李太白,个个是文豪。敢想敢干,天天向上,共产主义早——早——早!
   
山西省的省长副省长各级领导,也纷纷来到卿头小学视察,表彰先进。
   
尚马朝和他的伙伴搞出了小发明,这对于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当然难能可贵。回想起来,这和当时的小学开放教学,重视实用技术传授有关。少年时代科学启蒙,一旦开悟,终身受益。旧式教育往往只重视人文知识不重视科技知识传授,大跃进中间的小学,劳动课干扰了正常的教学秩序,学生却也得到动手锻炼,也算歪打正着。卿头小学走出课堂引起高层关注,很博眼球。一直到1980年代,卿头小学依然坚持了这个传统。1980年代初学校恢复了农场,重建了少年宫,规划了小麦棉花试验田。少先队辅导员吕自诚老师带领学生观察农作物生长规律,开展生物防治病虫害研究活动,瓢虫治蚜虫,赤眼蜂治蚜虫活动都有声有色。他们制作的昆虫植物标本,参加全省少年科技成果展览获了奖。吕自诚老师代表卿头小学出席了全国少先队工作表彰大会。
   
事情当然也有另一面。大跃进创奇迹放卫星的炽热政治气氛中,山西到全国,无疑夸大了少年尚马朝的试验价值。50年代新政初建,从上到下,科学技术知识普及程度很低。人们乍一听到地上西红柿,地下山药蛋,首先感觉无比神秘无比好奇。将马铃薯西红柿嫁接视为奇迹,和当时的社会整体认知水平有关。要放到现在,人们就不会神秘好奇了。稍微有点专门知识都知道,生物分纲目科属种,同一个科属的植物都能够嫁接,西红柿马铃薯同属茄科,两种同株,这就是一项普通的嫁接技术。尚马朝得益于家庭影响,很早掌握了嫁接技术而已。尚马朝升入初中以后,吕自诚老师带领他们,在“两层楼”的基础上再嫁接,西红柿枝干上嫁接茄子,形成了“三层楼”。这些都说明,同一科属植物嫁接再嫁接没什么好奇的。嫁接并不涉及基因改变,“两层楼”的科研价值和技术含量非常有限。即使从实用的角度考量,西红柿和马铃薯的嫁接成果也很难大面积推广,一棵一棵嫁接,大田生产几乎不可能。茄科是草本,一岁一枯荣,第二年又要重新嫁接。耗费那么多人工,不划算。近年来有人肯定它的观赏价值,对于旅游观光农业,当然可行。但是在大饥荒的1960年,搞什么西红柿马铃薯嫁接观光,那简直是找着挨骂。
   
大跃进中粮棉高产指标已经吹得离谱,同样的道理,科学技术创造发明,人们首先想到的也是放卫星创奇迹,是否属实能否应用倒没有人较真。大家都在比赛谁的调子高,这是那个年代的狂热病。上上下下头脑发热,全国各地都在创纪录出新花样,一个少年儿童的发明创造,当然更加振奋人心。对“两层楼”的鼓吹,更多的是从它的政治层面着眼。中国人民有志气,任何人间奇迹都能创造出来。相信不相信,宣传不宣传,已经不是科学技术发明创造的问题,而是敢不敢大跃进愿不愿大跃进的政治思想问题。这就是“两层楼”的价值一再高估放大的深层原因。“小科学家”“小发明家”,放在一个仅仅学会嫁接的少年儿童身上,明显有些夸大虚饰。至于“小米丘林”,甚至还可以嗅出一股强烈的倒向苏联“无产阶级遗传学”的刺鼻气味。
   
风云尚马朝,他的事迹旋风一般席卷山西,搅动了全国视听。山西各地都在学习尚马朝,培养小科学家。乘大跃进的东风,呼唤一系列的创造发明。各地中小学你追我赶,看谁的奇迹更加神奇,看谁的创造更加惊人。山西各地都在搞嫁接实验,嫁接这个纯粹的农业技术活动,一时间成了小学教育的关键词。
   
小学生列队,大家唱着一支歌唱尚马朝的歌,那是从《歌唱农业纲要四十条》的曲子套过来的。原词是:合作化的农村,一片新面貌吆嗨,社会主义的根子,扎得牢又牢。农业纲要四十条,四面八方传开了,哎嗨嗨哎嗨哎嗨咿呀哎嗨哟,千村万社掀起了生产热潮。现在我们唱的是:卿头镇小学尚马朝,人小志气高吆嗨,研究农业放卫星,真呀么真奇妙。村里也给我们小学划了一块地,10来亩。我们有时也下田,跟着老师干农活。忽然有一天,老师紧张起来,说是上级要来检查学习尚马朝科研放卫星的成果。全校紧急动员,要在两天内搞出五亩试验田,迎接上级大检查。任课老师带着我们,在五亩地里连天突击。挖一个坑,不知埋进去什么东东,堆一个小土包,插一块牌子,上写“苜蓿麦”,介绍说,苜蓿和小麦嫁接,小麦能像苜蓿一样,一年收割三茬,隔年不用再下种。再一个小土堆,插一块牌子,上写“谷麦杂交”,牌子介绍说,麦穗能长出谷穗那样长那样大。再一个小土堆,插一块牌子,上写“冬黄瓜”,那意思是冬瓜黄瓜嫁接,黄瓜会长得冬瓜那么大个头,冬瓜会像黄瓜那么好吃。五亩地都插完,已经是深夜,全校集合,老师一再警告:明天检查团来了,都说早就嫁接了,谁也不准说是昨天连夜突击的!
   
1958年的山西各地小学,师生见面就说嫁接。放卫星就是敢嫁接,农业技术就是嫁接技术。谁要是不知道嫁接,大有纵读诗书也枉然的意味。
   
我们的音乐老师教唱歌,也教自然课。那一阵看见她,整天琢磨一块焦炭。那一块焦炭有猪头那么大,她搬放在脸盆里,加上浅水,淹住盆底,炭块缠了几道铜丝,她在研究焦炭发电。要在今天,煤炭发电大家都知道,属于火力发电。燃烧释放能量,转化成电能。这当然不符合大跃进思维。我们的老师拿铜丝捆住焦炭块,一头插在炭块里,一头接个手电筒前头的小灯泡,要的是直接吸附能量,灯泡照明。她鼓捣了好几天,一天突然大喊一声“成了”,那小灯泡果然亮起来,焦炭发电试验成功。这是我们高头小学的重大发明,学习尚马朝的重要成果。不久到联校会展,各小学都带来了自己的科研成果去。我们这位老师指导排练了小歌舞,歌唱本校的诸种发明。歌词是:敢想敢干创奇迹,焦炭发电已经成功,谷麦杂交也要成功。
   
演出完毕,列队参观,这回轮着我这个小学生吃惊了,在那个“焦炭发电”的展品介绍,我清楚地看到:发明人:高头小学四年级毕星星,当然,这说的就是我。只是我那时连发电都不知道是啥,更不用说焦炭发电。
   
50多年过去,我当然明白了那个发明人为什么要写成我。只有小学生的发明,才算放卫星么。只是我至今不明白,那个铜丝缠了焦炭块子,小灯泡为啥能亮。就是今天,煤块缠一根铜丝,再逞能的技师也不能这样发了电。只有一种可能,炭块里夹了蓄电池什么的。
   
我们小学只是一个点。一斑一斓,可以看出尚马朝旋风里的万千气象。大跃进岁月里吹嘘的科技成果,大多站不住脚。学习尚马朝,基本上是一场形式主义造假比赛。
   
地上结西红柿,地下长马铃薯,这个美好的幻想诱惑了多少人?多少科学家为之付出心血和汗水,孜孜不倦地撮合它们的姻缘。大约和尚马朝同时,袁隆平早年也做过一系列的嫁接实验,包括西红柿和马铃薯。他是遗传学专家,又幸运地遇到了野生水稻,终而成为杂交水稻之父。但是他创造新的农作物物种,也是从成功嫁接西红柿马铃薯开始。
   
何止中国大陆,关注西红柿和马铃薯的结缘,简直是一个全球性的遗传科技现象。
   
就在地球的另一端,欧美的科学家们也在做类似的实验,撮合马铃薯和西红柿结亲产子。1978年德国和美国的科学家先后将马铃薯和西红柿的体细胞融合在一起,并获得了杂种植株,人们称之为“番茄薯”或“薯番茄”。很明显,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嫁接,这是运用细胞杂交技术获得的新物种。2004年,俄罗斯、德国、芬兰的科学家进一步改善了这个物种,增强了耐盐碱抗病虫害能力。它当之无愧地属于世界上第一批超级杂种植物。
   
这个新植株兼有马铃薯和西红柿的形态特征。但是依然做不到撒播种子,长出禾苗,地上结西红柿,地下结山药蛋。原因呢,如同我们早已听过的一则传奇:萧伯纳巧遇一贵妇,贵妇说,我们结婚,生个孩子,肯定像你一样聪明,像我一样漂亮。萧伯纳回答说,不一定。要是像我一样丑陋,像你一样愚蠢怎么办呢?萧伯纳当然是机智幽默,笑里藏刀。但这里确有一个遗传学问题,他的诘问很有道理。两个生物体即使可以交合,细胞融合成功,目下也是难以完全控制遗传的方向选择。正像这个番茄薯,弄不好,完全可能地上长马铃薯的禾苗,地下长西红柿的根系,地上不结西红柿,地下不长山药蛋,集中了双方的缺点,落得A加B甚至不如单独的A或B。这也说明,真正培育出西红柿马铃薯“两层楼”新物种,还有很长的路程。人类目下还谈不到控制遗传基因功能定向表达,轻易地宣布创造奇迹是很不理智的。
   
美丽的幻想总是那么诱人,以至于西方科学家有时也像我们一样幻想失控,闹出笑话。1983年5月以后的一段时间,我国新闻传媒广泛转载了一则“科学珍闻”,报道德国的两位科学家通过体细胞融合,创造了一种新生命体“牛肉西红柿”,果皮有牛肉的质感,果肉兼有西红柿和牛肉的营养成分。报纸宣传沸沸扬扬,一时弄得大家疑信参半。后来证实,这个消息只不过是为“愚人节”杜撰的一则笑话。以目前的科学技术水平,亲缘关系较远的植物,我们尚且不可能通过细胞融合创造出新物种,动植物之间要通过生物工程培育出新一代产儿,简直是异想天开。不过可以看出,人们对于生物遗传工程改变我们的生活怀抱多么五彩炫目的希望。米丘林不过就是个农艺师,小学生尚马朝不过复制了米丘林的技术。嫁接只不过器官移植,基因遗传才是结婚生子。全球的科学家遗传工程大开工,简单的嫁接技术就是小儿科了。“牛肉西红柿”眼前纯粹搞笑,将来呢?想象完全可能变成现实。
   
马铃薯西红柿大概特别般配。要不为什么一说农作物结合试验,人们就谈西红柿马铃薯的嫁接杂交,无论国内外,它俩的亲缘,一直是人们的特别关注。改革开放新时期以来,中国大陆依然会不时传出它们的最新婚恋消息。最近几年,马铃薯西红柿的结亲,竟然接连成为各地的种植创新热门试验,由此也成为各地报刊报道的热门话题。
   
1984年,新疆农垦62团边城传出新闻,他们成功嫁接了马铃薯西红柿。1994年5月,内蒙达拉特旗职业中学宣称嫁接成功。1997年,辽宁葫芦岛农民杨红军在自家承包地嫁接100株,成活74株,西红柿土豆都有出产。2009年以来,马铃薯西红柿结亲的消息,更是喜讯频传,东西南北点点开花,神州大地,到处都有它们结缘的动人报道。
   
2009年12月,西安日报报道,青年袁隆平的梦想,在杨凌农科城变成现实,他们成功嫁接西红柿马铃薯。
   
2011年5月,宁夏方面报道宁夏原种场的研究成果,“一棵藤,地下长着马铃薯,地上结着西红柿”,植株在现代农业展示馆展出。
   
2012年6月,云南报道,丘北县嫁接马铃薯西红柿成功。
   
2012年12月,南京江宁区农业试验基地高调宣示,他们嫁接马铃薯西红柿试验成功,成果就在他们的温室大棚。他们骄傲地宣布,袁隆平的梦想变成现实,“根下结土豆,根上结番茄,不再是空想”。
   
2013年1月,青海乐都县农业示范区智能温室嫁接马铃薯西红柿试验成功。青海方面报道这一消息时,阐述了事件的意义,提高单位面积产量,提高土地利用率等等。
   
听到四面八方都在骄傲地宣布新成果,作家二月河不干了,他写文章回忆,几十年前,自己的父亲就曾经做过类似的嫁接,早已成功,目下这些算什么创造?
   
不只二月河,袁隆平、尚马朝如果知道各地有这么多人在重复他们当年的实验,而且还在高调宣布自己的首创权发明权,他们肯定也会嗤笑,这些都是我们50多年前早已 过的水,怎么现在又成了新纪录?
   
50年的轮回,转了一个圈。时光白白流转50年,我们分明又回到了原地。回首五十年,简直没有进步。
   
这能怪谁呢?首先要责怪我们的科学普及工作太差了。关于西红柿马铃薯,我们只是作为食品在餐桌上才注意到它们。植物的嫁接杂交,常人的常识极其有限。网上有公开的生物课,老师讲到西红柿马铃薯杂交,立刻有学生提问:那么将来我们再吃薯条,就不用蘸西红柿酱了吧?众人哄堂大笑。大概是笑这个“吃货”还兼痴呆异想天开。其实并不可笑,西红柿马铃薯杂交,完全有可能生长出带有西红柿味道的山药蛋块根。国外的科学家正在深入研究推进,改进“番茄薯”的性能。某地市民一大清早起来,发现自家的土豆蔓上长了几个西红柿一样的小果实,立刻惊讶地将疑问传到了网上。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马铃薯的果实和西红柿是有些像,只不过我们平时食用的是马铃薯的块根山药蛋,不注意它的果实罢了。关于眼前的山药蛋马铃薯番茄西红柿,我们所知都这样贫乏,关于它的历史,我们知道更少,那是情理之中的事。
   
这分明也和国人的历史偏食有关系。诸种历史常识,如果说通史政治史我们还知道一些ABC,科技史大约人们关注更少。我们的史书历来只重视政治史,历史就是一部历朝历代的变迁更迭史。有一阵子强调农民革命农民战争是社会发展的动力,农民起义成为历史书写的重点,历代的农民起义甚至变乱又开始大书特书,其实还是不脱朝代变迁的思路。生产发展,科技进步,史书一直很少记录,很少传播。近年来有学者研究指出,清代的繁荣发展,和引进玉米番薯大有关系。否则以当时的土地承载,中国将养育不了那么多人口,何谈发展进步?一个承平盛世的出现,过去我们总习惯地归结于帝王治理。这里归结于种植技术,显然是目光别具。科技是生产力,理应在史书占据重要的书写地位。但是很遗憾,书写传播都不够。一直到近代,人文学科占据统治地位,自然科学视之为奇技淫巧,依然是传统的畸轻畸重格局。所谓李约瑟难题,说来说去,根本的还是士农工商的格局里,根本没有自然科学家的历史地位而致。马铃薯和西红柿的嫁接,早已是一种烂熟的技术。我们不记载不传播,以至于50多年以后,人们还把它当作科技创新来崇仰。
   
那么1958年的科技史呢?应该怎样评述呢?一个小学生的科技发明,当局确实是青眼有加,尚马朝堂而皇之获得空前的传播表彰,盛名传遍天下,这和你说的轻视科技成果,岂不是前后矛盾?不是的。尚马朝的科技创造发明,在那时已经不是一个科技领域的问题。马铃薯嫁接西红柿,已经转化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小发明成了政治事件,时势使然。大跃进全面推进,小麦水稻动辄亩产几万斤,科技放卫星也势在必然。新华社通告,北京大学自称在半个月内完成680项科研项目,超过了过去三年科研项目的总和,其中100多项是尖端技术科学,有50多项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南开大学党委领导4000多名师生,掀起群众性的大搞科学研究、大办工厂的高潮。第一夜就提出2000多个科研项目,其中大部分是属于尖端科学的,不少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南开大学“与火箭争速度,和日月比高低”的口号响彻云霄,半个月完成研究工作165项。中科院中国农科院和全国的种田能手展开擂台赛,生物学部提出了小麦亩产6万斤,水稻6.5万斤,甘薯50万斤,籽棉2万斤的高指标。无论如何,这些大学和科研机构空口放卫星,还属于“设想”。尚马朝的实验,那可是实实在在的长在庄稼地里。一个小学生的创造发明,无疑比那些科学家的规划幻想更有说服力。尚马朝就这样走进了高层视野,成为1958年跃进梦想的一个确凿的实证。他如此昂首挺胸走进强势宣传,青年袁隆平尚不能遮盖他的声音,二月河父亲这样的一方乡土能手,当然更加淹没在小英雄的万丈光芒里黯然失色杳然无迹了。
   
历史吊诡的是,1958年的科技大跃进的种种喧嚣,后来都证明是自吹自擂,夸口离谱,很快贻笑天下。辉煌纪录转眼成了笑柄,有关当局对大跃进的历史记载就开始降温处理。党内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明确了大跃进的历史错误以后,1958年的科技大跃进已经确定成为令人蒙羞的耻辱记录。当局开始考量如何严肃对待大跃进有关的种种丑陋。上世纪80年代,国家曾经有一种反思历史的风气,我们并不忌讳揭开往日的伤口,历史创伤诉说一个时期成为话语主流。那个时候,记录灾难记录错误没有障碍。以后逐渐变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背负自己的灾难记忆上路,是需要勇气和毅力的。我们没有做到。一个时代的灾难记忆首先让很多当权者不安,他们担心对历史错误的拷问质疑执政合法性。检视创伤也会触犯一些人的利益,通过公共传媒讨论这个话题,令他们不安。20多年以来,我们对待大跃进的荒唐历史,更多的是遮蔽和隐瞒。公共话语空间越来越紧缩,媒体发出灾难记忆的声音越来越困难。大跃进的历史被遮蔽到这个程度,当年家喻户晓的小英雄已经无人知晓。马铃薯嫁接西红柿这个当年最得意的话题,已经深深埋压不得谈起。记忆的修改删除效果明显,近几年来大量的马铃薯嫁接西红柿实验,不过是50年前的旧梦重温,国人依然当成首创高调炫示,就是生动的说明。
   
当作政治成果,大书特书,变成政治羞耻,万般遮掩。这就是科技大跃进现象的历史命运。
   
马铃薯和西红柿的姻缘,在国人的记忆里已经形成一个断层,60岁以上的老人,还有人清晰地记得当年的发明创造和高调宣传,50岁以下,就几乎没有人知道当年的轰动效应和显赫张扬。不允许他们知道,他们也就只好淡忘了。
   
遗忘征服的人们,欢天喜地地看着各地纷至沓来的试验成功喜讯。他们豪情满怀,他们手舞足蹈。他们不知道这是很久以前的故事。
   
五十年代的中国城乡,马铃薯和西红柿,这一对情侣轰轰烈烈的婚宴传遍万里河山。半个世纪以后,竟然无人知晓。东西南北重新为他们举办婚礼,像极了饱经风霜皱纹纵横的老人补拍一番婚纱摄影。再铺张,再张扬,再兴奋,再那么人生仿佛惊初见,查一查根底也会真相大白,那么欢天喜地干什么,你不是初婚了呀。
   
永济卿头,一个奇迹的诞生地。50多年过去了,它依然牵引着我们的目光心旌。在卿头小镇行走,还能时时听到尚马朝的消息,还能找到似隐似现的当年踪迹。
   
尚马朝命运不错。当年小米丘林暴得大名,中学毕业以后,教育部门出面保送他进了山西农业大学,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运城地区科委。前几年在科委副主任的位置退休。
   
尚马朝1943年生,今年70岁。前几年得了脑血栓,行走不便,说话也不那么顺当。他封闭在家,很少见外人。
   
当年卿头小学辅导尚马朝嫁接“三层楼”的吕自诚老师也80 多岁了,他说:“尚马朝就是个是中才。”这个评价比较冷静客观。自从少年时期一举成名,他再也没有什么引人注意的科研成果。
   
当年人见人说的“两层楼”,也渐渐被人们淡忘。卿头小学早已不是当年的气象。涑水河前20年就没水了,成了一道干沟。人口翻番,人均耕地太少,谁还舍得给小学划地。时下的中小学教育,应试为中心,离开课本学习,啥事情都没人理睬,学校搞什么试验田,听起来更像隔海奇谈。只有当地一些老人,还能够回忆起这一段历史,想起当年的照亮全国的那一页辉煌。
   
尚马朝的“两层楼”,应该记住?应该忘记?应该作为成功刻录?应该作为创痛书写?旧人旧事,凝结着五味杂陈的复杂记忆。一时间,当地人也已经思绪茫然,欲说还休。
   
“文革”以后拨乱反正的1984年,胡耀邦总书记曾经有重访卿头小学的动念,运城方面接到通知,也做好了准备,最终总书记没有来。如果他来,肯定要讲些什么,做些什么。可惜他没有来成。他要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当然也成了一个谜。
   
无论如何,依照科研成果惯例,尚马朝是马铃薯嫁接西红柿成功的第一人。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没有能够后浪推前浪登上峰巅,但这个原创之功,还是要记给他。
   
由嫁接到转基因,这是物种飞跃,这是生物革命。欧美科学家近几十年的研究成果来看,理想品质的“番茄薯”或者“薯番茄”的诞生,或许就是不久将来的事。可惜我们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这一成果没有落在起步较早的中国人头上。
   
马铃薯和西红柿的姻缘,还要演绎多少传奇?


文章版权归《随笔》所有,转载请与《随笔》编辑部联系
(Email:
suibi2005@163.com

文史 独立思考讲真话 定价:人民币8元
目录
总第221期 2015年第6期
总第220期 2015年第5期
总第219期 2015年第4期
总第218期 2015年第3期
总第217期 2015年第2期
总第216期 2015年第1期
总第212期 2014年第3期
总第211期 2014年第2期
总第210期 2014年第1期
总第209期 2013年第6期
总第208期 2013年第5期
总第207期 2013年第4期
总第206期 2013年第3期
总第205期 2013年第2期
总第204期 2013年第1期
总第203期 2012年第6期
总第202期 2012年第5期
总第201期 2012年第4期
总第200期 2012年第3期
总第199期 2012年第2期
总第198期 2012年第1期
总第197期 2011年第6期
总第196期 2011年第5期
总第195期 2011年第4期
总第194期 2011年第3期
总第193期 2011年第2期
总第192期 2011年第1期
总第191期 2010年第6期
总第190期 2010年第5期
总第189期 2010年第4期
总第188期 2010年第3期
总第187期 2010年第2期
总第186期 2010年第1期
总第185期 2009年第6期
总第183期 2009年第4期
总第182期 2009年第3期
总第181期 2009年第2期
总第180期 2009年第1期
总第179期 2008年第6期
总第178期 2008年第5期
总第177期 2008年第4期
总第176期 2008年第3期
总第175期 2008年第2期
总第174期 2008年第1期
总第173期 2007年第6期
总第172期 2007年第5期
总第171期 2007年第4期
总第170期 2007年第3期
总第169期 2007年第2期
总第168期 2007年第1期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