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悦读MOOK》 》第六卷
《悦读MOOK》是我国第一本有关书的“杂志书”,力求做到雅俗共赏、曲高和众。本书既刊有名家原创的佳作,也刊有新锐且有思想火花的新论,并及时介绍近期阅读的热点,涉及政治、社科,兼论文学艺术,为读者提供了无限的阅读空间。

主编:褚钰泉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子安路75号  邮编:330009  电话:0791-6512056
Email:yuedumook@126.com      Blog:http://blog.sina.com.cn/yuedumook

卷首语

一位大学生偶尔从友人处看到《悦读MOOK》,读得兴趣盎然,给编辑部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他说,刚拿到书,觉得书中不少内容离自己很远,可是,读着读着,就被吸引了。书中介绍的古今中外那许多人与事,恍若隔世,但了解后,眼前有豁然开朗之感。他表示要与《悦读MOOK》终身为友!
   
这位大学生的感受,给编者以很大鼓舞。
   
如今有个现象值得注意,近二三十年、四五十年发生的事,在不少青年人的脑海中几乎一片空白,什么“文化大革命”啦,“反右运动”啦,“大跃进”啦……一问三不知。前不久与上海一家重点大学的几位老师聊天,据说该校一位文科博士生最近问导师:林彪是何许人?一些青年人,说起LV、iPod,说起“超女”、“快男”,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也许有感于年轻人历史知识的贫乏,近年来有学者不遗余力地提倡“国学”,把孔老夫子搬了出来,甚至要青年人穿“汉服”顶礼膜拜。孔老夫子不是不可学,可是,对近几十年、近百年的历史一无所知,即便把《论语》背得滚瓜烂熟,又有何补益?
   
中年以上的人可能会记得,在革文化命的那个年代,有一句电影台词为人们所熟知:“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革命!”如今不大听人说这话了,是否因为现在“革命”二字不多讲了,就不必记住“过去”了呢?其实,“过去”还是应该了解、应该记住的。《贞观政要》中有这样一句话:“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不了解自己的先辈,特别是自己的父辈是如何走过来的,其中有哪些经验教训可以吸取,也许就不可能坚实地走下去!
   
《悦读MOOK》力图在这方面能为读者提供些服务。

本期《悦读MOOK》部分目录:

悦读感言:张秋林:出版是什么?
特稿:蒋锡武:王元化与京戏,黄裳:俞平老杂忆,朱维铮:关于马一浮的“国学”--答王韧先生,傅国涌:火一样燃尽自己的师复
议论风生
续貂录:
虞非子:就是好来就是好
郭启宏:话剧《李白》琐记,伍立杨:突兀歧出的史论,黄友斌:由商到文 且商且文
文坛纵横谈:林东海:转型期的文化心态--从“于丹现象”说起
说古道今:林冠夫:历史上的三位后主,伊人:孔子痛感于“好色者” ,萧文泉:通向民主的论辩之道
书界人物:述弢:桃李春风忆故人--记刘媛娜先生,司徒伟智:我见过的金性尧先生,绡红:邵洵美即兴写就《游击歌》,吴永平:楼适夷在“反胡风运动”中
悦读一得
悦读说书:
知北游:左眼和右眼之间,张宗子:嫉妒是真正的坚持?--读《追忆似水年华》随笔之二
读红手记:徐缉熙:秦可卿其人
李春阳:哪有你这样你--木心诗歌评议之一
海外书情:与众同乐的高雅音乐会--帕斯捷尔纳克的诗神,被忘怀的空中勇士--莎士比亚戏剧的演出本,国会里的废奴运动--回归非洲,为自由呼叫--动画王国的创始人
先睹为快:胡平:处处有“阿菊”,陆寿钧:百梦谁醒
热点档案:左凌仁:中国老虎现况报告
书海巡游:有此一说:国际透明指数排行榜
值得一读:吴敬琏:当前需要研究的若干重大问题
人物志:周南口述:许家屯叛逃,陈立夫,一个不可忽略的人物,新凤霞:末代皇帝轶事两则
四面八方:高金虎等:克格勃的过去和现在,帕瓦罗蒂“高音C之王”桂冠的由来

本期网站选刊文章:

书海茫茫 悦读导航 定价:人民币15元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