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读库》 》读库 0804
简介 ---《读库》编辑部(E_mail: duku01@vip.sina.com)
 
《八月的乡村》是《体育画报·中文版》在北京奥运会之后做的一个专题,由于他们的版面所限,许多图片未能刊发,所以便在本辑《读库》上做了原文和原片照登,为此,本辑的彩印篇幅达到了全书的四分之一,不过与《体育画报·中文版》空前的投入来比,依然是值得的。
《八月的乡村》记录的是奥运会参赛选手身后的家庭,他们的荣耀和失败背后的开销、负债、生计、贫穷。由此我们也许便能理解对于一位中国运动员来说,那块能改变其家族命运的金牌的重量。
 
萨苏老师终于在《读库》出现了。他的《科人往事》记述的是一群与其渊源颇深的科学家,“未必是多大的事儿,都是些名人轶事,甚至有些带点儿八卦”。说服萨老把这组文章发在《读库》并非易事,因为他的父亲并不赞成儿子将昔日同仁写入文中,这组文章在网上流传时,也有部分被隐去,如今得以全豹现身。
 
一个结业书店的老板,后来已经走到了连流动电话费都付不起的地步,大年二十八独自在拥挤狭小的货仓清理藏货,被意外坠下的书籍层层迭迭地压住,死去。几天之后,开始有臭味传出,但左右邻户尚不能确定它的来源。再过十天,气味渐浓,才有人破门而入,发现他的遗体埋在书堆之下。
梁文道先生曾经撰文悼念这个小书店的小老板罗志华:“我们很容易就会感到罗志华的死其实是一个象征;象征我们的过去;如果不幸的话,甚至象征我们的未来。”
《“二楼书店”辗转二十年》没有抒发太多的感情,只是尽力挖掘了一些故事,勾勒出“二楼书店”在如花似锦的商业繁华之下,一个渐行渐远的身影。
 
1933年,廖东生给一家报纸写了一篇文章,不假思索地用与他相依为命的妹妹廖冰的名字作为笔名,写毕又觉欠妥,突然灵机一动:“我不就是廖冰之兄吗?”于是署名“廖冰兄”。
晚年的他说“中国漫画死了”,他的朋友丁聪也说:“我不适应于今天的时代,今天应该是说‘好’的时代,是耳朵听不惯说‘不好’意见的时代。”我们还记得他的那幅《自嘲》吗?他自序:“我以此来向有幸获得第二次解放的人民提问:是什么邪术使好端端的人囚入埕中变成畸形?为什么埕破之后依然蜷曲不动,呆若木鸡?”与他同龄的翻译家杨宪益题《自嘲》诗曰:
一朝解放反生愁,
久惯牢房怕自由。
顾虑重重难提笔,
大家求放我求收。
 
《电影编剧的秘密》是编剧芦苇和艺术评论家王天兵在一个电影编剧高研班上,做的两次讲座的对话内容整理。《霸王别姬》、《活着》、《图雅的婚事》等电影都出自芦苇之手。可是,这位艺术片的高手,恰恰是写类型片出道的。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和周晓文合作的《疯狂的代价》和《最后的疯狂》,在当时的电影市场轰动一时。
在这两次讲座中。芦苇回顾了自己二十多年的电影编剧经历,以和导演周晓文、何平、陈凯歌、张艺谋、王全安等人的合作为例,细致入微地阐发编剧的基本原则,夹叙夹议,举例丰富,使职业编剧受益匪浅,对普通电影发烧友或爱看电影的普通观众也有启发性。
 
《希腊城邦之光》一文长达三万字,却只是一则读书笔记的节选。
该文将一些论及希腊文明的书籍中的史料与文学片断融会贯通,成为这些或伟大或优秀的书的一个材料与观点,思想与史实的组合。作者把这些文字进行选择和截取,并组合成了一篇结构完整的文章,其心血和智识,相信读者会做出判断。
本文作者梁卫星先生,是湖北的一名中学教师。
 
本辑藏书票由沐斋先生绘制,题签曰:“山村美男,家有良田,酒足饭饱,气定神闲。”
 
---《读库》编辑部(E_mail: duku01@vip.sina.com 

本期《读库》全刊目录:

李伟 李冰 胡可 摄/李志刚 李剑敏 侯飞 文:八月的乡村,萨苏:科人往事,唐峥:“二楼书店”辗转二十年,李怀宇:侠骨童心,芦苇 王天兵:电影编剧的秘密,梁卫星:希腊城邦之光,张铁志:贾格尔、列侬与1968,小白:老电影笔记,陈腊:那个硕大的飞碟,花之静: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吴苏媚:旧时女子

本期网站选刊文章: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