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南方周末》阅读往事版 》2006年6月
分类:

陈其津:陈序经与张伯苓

陈序经与张伯苓

--作者:陈其津
  
  抗战胜利后,南开大学复校,张伯苓校长任命陈序经为南开教务长、经济研究所所长和政治经济学院院长。政治经济学院学生人数占全校一半左右,下属的经济学系和南开经济研究所是南开办得最好的两个单位。张伯苓校长让陈序经主持上述三个重要部门,可见张伯苓是很器重陈序经的。

  端木正先生曾说:“我请教过他(陈序经),他是一个青年的广东教授,怎么到天津南开大学会受到张伯苓的重用?陈先生说,张校长有一次说南开经费困难,需要赶紧借一笔钱,很费张罗。陈先生就向天津几家银行的朋友通电话,钱就借来了。张校长问,你用什么担保?陈先生答,没有担保,靠朋友交情。张校长又惊又喜,就说办私立大学要靠两桩本事,一要能找钱,二要能找人,现在你都能做到了。”

  1948年春,陈序经在新加坡时,听说岭南大学要他去当校长。但他只当为“路边新闻”而已。可是在5月初,当他乘机到香港时,发现岭南大学董事会与同学会的好多人到机场迎接他。岭南董事会与同学会的负责人力劝陈序经出任岭大校长。陈序经说,在我思想上,不只没有半点准备,根本就不考虑这个问题。回广州后,为避免麻烦,并表示不愿做这个校长,乃与夫人女儿们乘飞机回天津。

  在1948年5月中旬,陈序经回天津的当天,就到张伯苓先生家里,谈他南行及学校事务,请张伯苓先生代他打一电报给岭南大学董事会,为他婉拒岭大方面。张伯苓先生没有作声,恰好家中开饭,坐上饭桌后,他说今天不谈你刚才所谈的事,我们多吃点罢。

  过了两天,张伯苓先生到陈序经家,劝陈序经说考虑一下岭南的邀请,不必坚辞。陈序经笑着对他说:“你是不是要赶我走?”张伯苓哈哈大笑:“你这样说也可以。”他们谈了约一个钟头。张伯苓先生临走前紧紧地握着陈序经的手,很诚恳地说:“你虽然去岭南,但也绝不是离开南开,打定主意做好准备,暑假就到南方罢。”

  1948年7月底,陈序经起程回粤。他回忆说:“我只一个人去,家仍在南开。我是8月1日抵广州的。有一天岭南大学董事会的秘书把张伯苓先生的一封电报给我看。他在电报中说:可以答应陈序经到岭南,但每年陈序经需回到南开三个月至四个月。他又说,他的往来旅费由南开出,他的薪水也可以考虑由南开给。我看了这电报之后才知道伯苓先生在我家临走前说,我虽去岭南但也绝不是离开南开的意思。但他为什么这样做我还是不太清楚。”

  张伯苓先生其实提出陈序经去岭大只能作为借用两年。岭大董事会同意这个条件,张校长才答应岭大董事会的邀请。笔者推测,张伯苓先生此举可能是让陈序经去岭南任校长两年,取得一些经验,以便将来接替他出任南开大学校长。从后面事态的发展也可说明这一点。

  陈序经到岭南不到两个星期,张伯苓从南京打电报给他,要他即到南京,有事相商。当时张伯苓已做考试院院长。陈序经接电报即赴南京,考试院的秘书长雷法章是南开老同学,去车站接车时就告诉陈序经,伯苓先生颇懊悔劝你到岭南,现又想你回南开。等到陈序经见到张伯苓时,他才告诉陈序经,他原来也不想做考试院院长,但他们迫得太甚,不好意思推辞。未就考试院职之前,他曾对南京政府说,他还要做南开校长数年,南京政府答应他兼南开校长。可是他到南京之后,教育部把宪法给他看,做考试院长不能兼大学校长。这是当时教育部长朱家骅提出来的,朱家骅对伯苓先生说,你虽不能兼校长,但关于南开的继位人,可由你指定,教育部没有意见。伯苓先生希望陈序经打电报或回广州与岭南董事会商量,重回南开。

  陈序经先向张伯苓荐张彭春(张伯苓之弟)以自代,被张伯苓先生当场否决,说“这绝不能提”!陈序经又提出何廉,伯苓先生沉默很久之后才说,何廉有他的好多优点,可是他虽在学校有10多年之久,但这七八年中,他爱做官,又爱做生意,他是否安心办学,我很怀疑,所以我不能把这个学校交给他。

  此后的三天里,陈序经再三为何廉解释。在陈这方面,已答应了岭南,又已到职10余天,忽然到了第3天中午吃饭之前,张伯苓觉得无可奈何,才同意打电报叫何廉回来,但一再声明说是叫他回来当代理校长。

  何廉接伯苓先生电报后,迟迟未复,伯苓先生焦急不得了,要陈序经重新考虑,他还说,他答应岭南董事会时是有条件的,陈序经可以在短时期中两处兼职,因为南开虽为国立,岭南却是私立,他可以与教育部说清楚。陈序经觉得这就滑稽了。事实上,两校相距很远,而岭南大学极力要他去,也是因为有困难,他要搞好岭大,就很难兼顾南开的事情,所以他仍劝说伯苓先生希望何廉能回来。

  到了9月中何廉才有电报说他准备回国,陈序经在他抵香港时亲自到香港上船接他。何廉一见到陈序经就大骂他,说伯苓先生的电报是他玩的把戏。陈序经说:“我会受他骂是我早已预料到的,因为问题不是他不愿做南开校长,而是不愿意做代理校长。他回上海后,就住在上海不到天津。我催之再三,他都不理,我只好于10月亲到上海去催他。他说他不愿意去,不愿任南开任何职务。我说你如不干,也要到天津与伯苓先生面谈清楚。他对伯苓先生是很尊重的,他没法只好与我同到天津。在天津得了好多的老同事的劝勉,他只好答应。”

  陈序经在天津住了约一个月,11月中就与家人南回广州。陈序经决定回岭南大学出任校长,有一个很关键的考虑,就是要把岭南大学办成一所学术水平为国内一流的高等学府。为此他在天津期间曾数次到北京,聘请著名的医学教授谢志光、陈国祯、司徒展及其他多位著名医学教授到岭大。其后又聘请了史学家陈寅恪、数学家姜立夫和语言学家王力以及其他名教授如眼科专家陈耀真、经济学家梁方仲等等。在他聘请的名教授中,后来近10位被评为一级教授。岭南大学到1952年被解散前,已堪称国内一流大学。岭大学生的学历也为国外大学认可,根本不必和什么国外大学来联合办什么专业以“提高声誉”。

文章版权归《南方周末》所有,转载请与编辑联系
(Email:
xiaofreeman@yahoo.com)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