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南方周末》阅读往事版 》2009年7月
分类:

曹为:大镇反中的一件诬陷案

大镇反中的一件诬陷案

--作者:曹为

1952年,我从中央政法委员会参事室资料处被抽调到中央政法五机关赴山西工作队 ,到山西省下放工作,我任太原市法院(即后来的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组的组长,一直到1958年。我在那里亲自承办的案件不多,但有些案子直到如今仍记忆犹新。

有一件土改复查后发现1951年“大镇反”时错杀了人的案子,是我在1953年秋天承办的。被害人霍进义与诬陷他的焦墨林同住一村,土改时霍被划为恶霸地主。1951年镇反时,焦墨林检举霍进义有烧毁山林、反攻倒算和杀害我方工作人员的罪行。霍进义因此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霍死后,其妻改嫁,不满8岁的儿子流落街头。土改复查时,发现霍进义不是地主,而是中农。既不是地主,就不构成反攻倒算。有关部门把此案送公安局处理。由公检法联合组成工作组进行调查。我代表太原市人民法院参加调查组。

小组共七八个人,我任组长,公安局的一位同志任副组长,赴事发地进行查证。事情发生在太原市远郊区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村子里大部分人家住在傍山修建的窑洞里。当时天气已经有些凉意,窑洞有些潮湿,却很暖和。我和一位老大娘住在一眼窑洞的火炕上。一日三餐在村里各户轮流吃派饭。当时,地已经分到农户手里,还没有实行集体化。各家经营自己的土地,生活比较富裕,群众与政府下放干部的关系也非常融洽。我们集中办公的地方,是山顶上一个砖瓦结构的大四合院。主人家有一个很朴实又很热心的青年人。当时我的两只脚正犯脚气,大夫说叫“香港脚”,烂得挺厉害,用绷带缠着。有一天这位青年问我的脚怎么了,我告诉他后,他拿来一块白石头,砸成粉末,说:这叫“地龙骨石”,我们这里人用这东西治烂脚丫,一上就好。我当即敷到脚上,果然,不久就好了。这个小青年带给我一份亲切、自然、祥和的感觉,相互间没有一点隔膜,好像是亲戚一般。

我们调查的第一个对象是指证霍进义杀害我工作人员的证人。这是镇反时判处霍死刑的主要罪证。查证工作就是在那所大房子里进行的。当这位证人进到屋子里时,我们几个人都有些吃惊,竟然是一个抱着吃奶娃娃的年轻妇女!不过二十岁左右。当地解放是在1948年,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这位妇女那时不过十五六岁,还未成年,她是如何在大雪纷飞的除夕夜发现村外一具尸体的呢?她又怎能做证人呢?问讯开始后,这位妇女一直低着头不言语,或抚摸孩子的小脸儿,或强按着孩子吃奶,面部表情着实复杂。我们问她是怎样发现那个死者的。因为“镇反”是在1951年,过去还不到两年,她应该记得很清楚。经过反复解释,她终于开口了。她说:那是我舅舅焦墨林让我在一张纸条上按了个手印,我就不知道那上边写得是啥!之后就再也没话了。这么一件致人于死地的大事,她只说了一句话就完了。

我们调查的第二个问题是发现那具尸体的前前后后,霍进义在什么地方,在干什么,有无人证?

经过了解,那几天村里有一户人家办丧事,有几个人去帮忙,其中就有霍进义。据这几个人证明,当时霍进义一直和他们在一起,根本没有出去过。那几天下着大雪,从村里到村外,杀一个人还抱了东西,不是短时间可以干成的。随后我们又调查清楚,原来那个死者是国民党军营里的一个通讯员,那天他抢掠了一些财物用自行车推着往家走,走到村外,被另外几个散兵劫持,被人打死的。有人认识这个死者是焦墨林的亲戚。

再一个问题是“反攻倒算,烧毁山林”。尽管霍进义不是地主,但烧毁山林也不是小事。调查结果,原来当地人家有在院子里做饭的习惯。霍在院子里做饭时,身旁有棵刚刚长起来不高的树苗,被火烧着,随即扑灭了。根本不是什么山林。这点也否定了。

还有一个问题是,为什么焦墨林编造这么多的事?焦的意图是什么?犯罪动机何在?这就和土改联系上了。焦、霍两家多年来闹矛盾,土改时,工作队队长住在焦墨林家,和焦的女儿有染。焦利用与土改队长的关系把霍进义划为地主。因为两家时常发生冲突,相互打斗,又据此作为霍的恶霸行为,就把霍划为恶霸地主(这是土改队长的问题,据悉已予该队长党内或行政处分,但肯定不是司法处分)。

焦墨林诬告霍进义的来龙去脉终于查证清楚,之后由检察院以焦墨林诬陷罪提起公诉,建议法院判处焦10年有期徒刑。起诉时,检察院已将焦批捕送进看守所。

第一次开庭提审时,焦墨林一进法庭就一屁股坐在地中间,大声嚷着说:你们凭什么扣押我?快放我回家。我养着两箱蜜蜂呢!再不回去,蜜蜂死了,你们得赔偿我。气势汹汹。似乎认定自己根本没有什么罪行,是抓错了他。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有罪还是故作姿态迷惑人?我不敢断定,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为非作恶,必有靠山或后台,有恃无恐,不然怎么会连法院都不放在眼里,公然摆出一副撒泼的架势。经过一件件事实对证无误,他才蔫了。经过审判委员会讨论,拟判处5年徒刑。委员会认为除土改中的错划外,镇反时司法部门没有认真查证就判处霍进义死刑,应该承担一定责任。因此案涉及土改、镇反,又报请省院复核,省院改为3年徒刑,认为此案主要责任应由国家承担,不仅在判刑上减轻,而且对被诬陷致死的霍进义做了善后处理。对霍的儿子做了安排,由国家供他上学到18岁。此后,再为他安排生活出路。

霍进义死后,妻子改嫁,儿子年幼无处安身,已经是家破人亡,根本没有苦主为他申冤叫屈,如果无人过问,只能冤沉海底了。可是政府通过土改复查发现了错误,不仅交由司法部门认真改正,还主动承担责任,实事求是地为他平反昭雪,并做了善后处理。这宗案子暴露了土改和大镇反中发生的重大错误,但却能以有错必纠的原则在事后主动进行公正处理,充分显示了人民政府的公正负责精神,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过一个坏人。这宗案子使我感触颇深。过去所谓的“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别进来”的说法,被彻底否定了。这个案子不仅死者家属没有拿钱来为他申冤,连为他申冤的人都没有了,却还能得到纠正。1950年代中期以后,政治运动愈加频繁、剧烈,冤假错案大量发生,但因极左之风日盛,像本案这样由政府主动纠正自己错误的情形便极少见了,所以此案给我留下的印象特别深刻。

(作者为中国法学会离休干部)

文章版权归《南方周末》所有,转载请与编辑联系
(Email:
xiaofreeman@yahoo.com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