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南方周末》阅读往事版 》2009年5月
分类:

李文化:向江青推荐导演和摄影师

向江青推荐导演和摄影师

--作者:李文化

1967年9月的一天,8341工军宣队的领导狄福才突然又来找我:“下班后你别走啊,有事。”

傍晚,狄福才带我来到钓鱼台会客厅,但见江青身穿草绿色军装,齐耳短发,面色很好,几年复杂的运动和政治斗争,似乎并未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一见到我,她满脸笑容,盯着我问,“你近来忙些什么呢?”“哦,我在厂里参加运动,在工军宣队的领导下每天学习。”我连忙回答。“这个我已经知道了,工军宣队的同志都给我汇报过了。”她轻轻接过话茬,“《南海长城》的拍摄情况怎样?”

我答:“‘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停拍了。”“这个我已经知道一些情况了。”

我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狄福才,心想:“情况都知道,怎么还问我?”“现在我们主要抓样板戏,想把革命样板戏拍成电影。比如《红色娘子军》、《智取威虎山》、《红灯记》等。你说哪些人可以用呢?”她端起细花茶杯,喝了一口茶,一边审视着我。“您说的是哪方面的人呢?”“当然是导演、摄影师、美工师什么的,主要是导演和摄影师,你给我汇报汇报情况。”我又看了身边的狄福才一眼,他仍旧目不斜视,面无表情。

我忙说:“导演方面,北影有四大帅,就是四大导演:张水华、崔嵬、成荫、凌子风,都导演过不少重点故事片,在我们厂算是顶尖的导演了。比四大导演年轻一辈的有谢铁骊,《早春二月》就是他导演我摄影的。这几个人业务水平高,政治上也可靠,都是抗战时期的老同志。”“我们厂有四大摄影师:朱今明、钱江、聂晶、高洪涛,在北影摄影师中是最高水平的,都摄影过许多大片:比四位大师年轻一辈的,我算一个,还有吴生汉、陈国梁、张庆华也不错……”

江青盯着我,在思考着什么,我正想进一步介绍时,她却“嗯”了一声,突然说:“崔嵬就是拍摄《红旗谱》的崔嵬吧?你说可笑吗?他在外面非要说我是他的入党介绍人,我什么时候介绍他入党了?”我吃了一惊,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我不清楚,他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他竟然当着我的面,说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我介绍他入党。”她忽然呵呵笑起来。

见没有人出声了,她转头问身边的狄福才:“你觉得他介绍得怎么样?”狄福才也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她扭头对我说:“那好吧。以后我们要经常见面。我们要组织一批力量把样板戏拍成电影。”

后来我曾经问过崔嵬,崔嵬一脸无奈,笃定得令人无法怀疑:“啊哟,入党介绍人还能瞎说吗?那都是有组织的,党员都在啊,我怎么能说不是啊,要承认不是,我就不成假党员了吗?”我安慰道:“她在毛主席身边,看的全是大事,这些小事说不定都忘了,以后见面时说清清楚就行了。”

1978年,崔嵬因病早逝。在我心中,崔嵬是大导演、大艺术家、党的文艺骨干,他的离开是文艺界的一大损失,真可惜啊!尤其是死了还为入党这个事纠缠不清。我至今不明白江青为什么不愿承认这件事。

文章版权归《南方周末》所有,转载请与编辑联系
(Email:
xiaofreeman@yahoo.com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