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看历史》(原《国家历史》) 》第十六期 2008年5月下

王刚:酱缸国的争论

酱缸国的争论

--作者:王刚

80年代关于《丑陋的中国人》引发的大辩论,本身就是对中国人的一次大检视。

1986年,大陆版《丑陋的中国人》问世。

在代序中柏杨说,酱缸国每天最大的事就是辩论,他们是不是酱缸国。

谁曾想,这句话倒是一言中的。在之后的一年里,讨论到底“是不是酱缸国”几乎成了大陆文化界最成为兴趣的一个话题。

而最终,正应了代序中那个病人所说的:“中国就坏在你们这种人手上,使外国人认为中国人全害了三期肺病,因而看不起我们。”这是柏杨的原话,仿佛他早就预视到了有一场随即而至的风波。

不同的是,在柏杨的代序中,那是一出寓言式的闹剧;而在现实中,却是一出全民参与的正剧。

伴随着谢幕,《丑陋的中国人》一时成为禁书。

出版界的“三个坏人”

起先,《丑陋的中国人》的编辑并不是冲着给中国人治病来的。虽然,作者柏杨有这个心思,但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丑陋的中国人》很有可能永远不被中国人自己看到。

1985年的时候,湖南文艺出版社委托牧惠和曾彦修编一套《当代中国杂文选萃》。当时的计划是编50本,囊括中国当代所有有分量的杂文作品,按照大陆、香港、台湾分野。

台湾选的是柏杨、李敖和龙应台。

在1985年的时候,《丑陋的中国人》,已经在台湾和美国引起了轰动,只是当时大陆还不知道。这套丛书的编辑们在收集柏杨作品时,发现了这部让人看了很不舒服的作品。决定先拿出来,不必等待结集出版。

1986年的12月,大陆版《丑陋的中国人》问世了,随即一纸风行,不算盗版,那一年就印了九十万册。当时的风靡程度怎么形容都不过份,几乎人手一册。按照牧惠的回忆就是,书商们都排着队,不待印好的书在印刷厂多停留一分钟,印了一批就直接弄到火车上,发向全国。

当时,文化热已经在大陆持续了多年,知识分子正热衷于拿“文化决定论”来解释一切中西文明所遭遇的冲突。反传统的思潮甚嚣尘上,越是让人看了不舒服的作品,仿佛就越有市场,令人振聩发聋。

在这个时候,《丑陋的中国人》的出版,受到的追捧和争议,可以预想。但是出版者没有想到,竟然会受到那么大的争议。

《丑陋的中国人》是1986年12月份出版的。到了第二年,《丑陋的中国人》受到了批评。当时,全国的出版界集中揪批湖南的“三个坏人”。一个是《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一个是《丑陋的中国人》,再一个就是周作人。因为关于这“三个坏人”的书都是湖南的出版界搞出来的。

当时这本书的幕后推手牧惠,还是《红旗》出版社的主任。因为《丑陋的中国人》一书,让他遭受了批评,有人说他“白天当伪军,晚上通八路”。

而关于“酱缸国”的论战才刚刚开始。

酱缸国的争论

《丑陋的中国人》问世之初,起先,大陆的知识分子还把柏杨“酱缸国”的批评,当作鲁迅式“爱之深,责之切”的恨铁不成钢。

但到了1987年,随着整个社会气候的转变,反传统的思潮开始降温。知识分子们开始用另一种眼光看待自身的丑陋。有人跳出来为鲁迅和柏杨划线,认为前者是痛陈丑陋的部分中国人,对大部分是爱的。而柏杨却是可怕的民族偏见者,对全部中国充满偏见,无疑于“阿Q式的谩骂”。

1987年3月,《光明日报》率先刊发了一篇针对《丑陋的中国人》的文章。作者是个自称教书匠的人。他说,自己教学三十多年,要青年上进,必须培养他们的自尊心与自信心。柏杨先生不顾事实,无情地打击中国人的自尊心与自信心,是要年轻人改进呢,还是要年轻人自暴自弃呢?

这些话说得比较重,一本对年轻人都不负责任的书,在80年代肯定是要被划为禁书的。这位忧心忡忡的教书匠,觉得柏杨最不可宽恕的是对鸦片战争的立场。因为,柏杨在书里说,我们应该感谢鸦片战争,如果没有鸦片战争,现在会是什么情况?如果鸦片战争提早三百年前发生,也许中国改变得更早些!

这一史观当时在大陆没有市场,遭受“崇洋媚外”的广泛批评。

大陆关于“酱缸国”的争论,多是出于对于下一代的忧虑,他们觉得柏杨的这本书,让年轻人对中国失望了。

那时候时常有文化评论家感叹,可爱的年轻人对祖国失望了,认为中国人丑陋,在年轻人中间甚至弥漫着自卑和鄙薄的可怕情绪。

忧心忡忡的文化评论家们觉得,有必要为下一代“杞人忧天”一番。自此,大片板砖拍来,痛批《丑陋的中国人》。

而在台湾岛内的知识分子看来,《丑陋的中国人》属于中国人内部的自我检讨,应该关起门来说,家丑不外扬。

而柏杨恰恰犯了中国人大忌,他的《丑陋的中国人》的提法,最先是说给美国人听的。

为此台湾的知识分子严正质问柏杨,如果希望中国人改进其民族性,为什么把家丑说给外国人听?

在中国人习惯里,批评民族劣根性的人并不少见,但多数都是关起门来骂人。

比如胡适,在批评中国人的时候,曾说当时四十岁以上的中国人都该死光。但他遵循的原则也是 “关起门来骂”,绝不给外国人听,而且他到外国一定说中国好。

正是因为中国人此类家丑不外扬的原则一时让柏杨成了众矢之的,在台湾、在大陆,这个原本想说点实话的人几乎无处藏身。

一切仿佛都在柏杨预料之中。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相信,因为《丑陋的中国人》,外国人开始看不起我们了。而随着这场酱缸国的大争辩,“酱缸文化”也自此深入人心。

到了1989年,柏杨被视为民族虚无主义的代表。大陆开始声讨其“鼓吹民族虚无主义、崇洋媚外、主张全盘西化、感谢帝国主义的侵略……”。

1991年,柏杨的故乡河南辉县拆除了3年前为他树起的一座高大胸像。那几乎是一个标志,自此人们再也不谈文化大酱缸了,但“丑陋”的标签还是时常被提起。

版权归《国家历史》所有,转载请与杂志编辑部联系
(Email:
gjls0799@163.com )

历史新闻 新闻历史 定价:人民币10元
目录
2012年1月刊
2011年12月刊
2011年11月刊
2011年10月刊
2011年9月刊
2011年8月刊
2011年7月刊
2011年6月刊
2011年5月刊
2011年4月刊
第四十五期 2010年8月
第四十四期 2010年7月
第四十三期 2010年6月
第四十二期 2010年5月
第三十九期 2010年2月
第三十八期 2010年1月
第三十七期 2009年12月
第三十六期 2009年11月
第三十五期 2009年10月
第三十四期 2009年9月
第三十三期 2009年8月
第三十二期 2009年7月
第三十期 2009年5月
第二十九期 2009年4月
第二十八期 2009年3月
第二十七期 2009年2月
第二十六期 2009年1月
第二十五期 2008年12月
第二十四期 2008年11月
第二十三期 2008年10月
第二十二期 2008年9月
第二十一期 2008年8月
第二十期 2008年7月下
第十九期 2008年7月上
第十八期 2008年6月下
第十七期 2008年6月上
第十六期 2008年5月下
第十五期 2008年5月上
第十四期 2008年4月下
第十三期 2008年4月上
第十二期 2008年3月下
第十一期 2008年3月上
第十期 2008年2月
第九期 2008年1月下
第八期 2008年1月上
第七期 2007年12月下
第六期 2007年12月上
第五期 2007年11月下
第四期 2007年11月上
第三期 2007年10月下
第二期 2007年10月上
第一期 2007年9月下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