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看历史》(原《国家历史》) 》2011年10月刊
分类:

周海滨:离乱:韩复榘身后的家人命运

1110-1.jpg

离乱:韩复榘身后的家人命运

--作者:周海滨

韩复榘的夫人高艺珍是著名学者、教育家高步瀛的侄女。高步瀛原是北洋政府教育部社会教育司的司长,鲁迅曾与他同在社会教育司共事,时任佥事,为其下属。

韩复榘共育有四子一女:韩嗣燮、韩嗣烺、韩嗣辉、韩嗣煌,女儿韩嗣虑。“我们的名字都是爷爷起的,他是老秀才,名字都起得不好认。我叫韩嗣烺,人家开玩笑叫我‘韩四郎’、‘四郎探母’嘛。父亲去世后,我就自己改名韩子华。父亲死后,母亲怕受牵连,也曾要我们改名,有段时间我叫高子华。”

高艺珍为韩复榘生育了三子。“妹妹韩嗣虑是五叔的女儿,因为父亲没有生女儿,所以很想有个女儿,就把韩嗣虑过继了过来。”

小弟韩嗣煌为三夫人李玉卿所生,比韩子华年幼10岁。“当时他还没有跟着我们,父亲去世三四年后他妈妈要改嫁,当时我们在上海,叔叔写信告诉了母亲。“母亲让我代她回信,三夫人还年轻,可以改嫁,但是孩子姓韩,必须留下了,不能带走。三夫人不同意,经过法院判决,孩子判给了我家,母亲让我到西安接小弟弟回到了北平。”

韩复榘儿子们的出生是与西北军的轨迹密切相连的。

1922年左右,冯玉祥从河南到北平,西北军的家属也都来到北平,于是西北军在北平生了一拨小孩。“我就属于这一拨,包括张自忠的女儿张廉云、孙连仲的女儿孙慧书也都是这一拨的。”那是1923年5月8日,韩子华在北京南苑机场旁边的军营出生。

“冯玉祥的管理办法和带军方式,家眷在允许的条件下是可以随军的。西北军营长以上的军官可以带家眷,打仗时送到安全地,停战时再接过来。”

韩子华的哥哥韩嗣燮,1921年出生,属于常德那一拨出生的孩子。西北军在沅江旁驻军近两年,家属也随之团聚。“我的弟弟韩嗣辉属于第三拨的,他1925年出生,也是在南苑机场。1924年停战后,家属又来到了北平随军。”后来,西北军的孩子们久别重逢,见面互相询问,“你是哪一拨的?南苑那一拨的还是常德那一拨的?”

无论是韩复榘的后人还是冯玉祥的后人,对西北军的南苑岁月总是津津乐道。在这段相对平静的岁月里,冯玉祥的夫人刘德贞在随军家属中办了个育德女校,“我母亲高艺珍没上过学,在这个学校里半工半读,一边识字,一边织袜子。”

作为随军家属子女的韩子华,并没有去上正规小学,“我家的亲戚,姑父、姨夫教我识字,断断续续地认识了一些字。后来家属随军到了郑州,石友三请了家庭教师,我就每天早晨自个儿提个小书包带本书,去石友三家识字。”

1935年,韩子华进入济南私立齐鲁中学就读,并未就读山东最好的中学省立一中,因为韩复榘说了,主席的孩子去公立学校念书,别人会说闲话的。两年后,日本人进犯山东,韩子华辍学。齐鲁中学是私立教会学校,因而为韩子华打下很好的英文基础。

从7岁到15岁,韩子华在山东省府大院,度过了八年稳定而快乐的少年时光。“父亲去世后,母亲带着我们先逃难去了西安。父亲的一位好友闻承烈,时任冯治安兵团兵站总监,是管火车的,他带了一列火车过来,把我们从河南漯河接到西安去了。那个时候西安是大后方,在西安待了几个月,后来日本人打潼关,把潼关占领了,我们又逃难去湖北武汉 。”

“在武汉,我叫高子华。日本人打到武汉,我们全家再逃难去了香港。1939年,我们又辗转来到上海法租界,在上海交通模范中学完成三年高中学业。1942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人占领了租界,我们又计划跑到西安。总之,是日本人在后面追,我们在前面跑,谁也不愿当亡国奴嘛。”

从上海逃难到大后方,一般走浙江金华或河南商丘。“我们从商丘走。母亲在上海认识的许多亲朋好友也同我们一同往西安走。走到商丘附近有一股军队,是伪军师长侯福云的部队,他在我父亲部队当过团长。到后方去,必然要经过安徽界首,那里是“三不管”的地面,十分混乱。我们快走到界首时就很害怕了。侯福云说,别害怕,那个地方归我管。他还派了个伪团长护送。”

因为一大帮子人随行,很扎眼,走到界首就过不去了,日本人知道了。“日本军官要找我母亲谈话,母亲和同行的团长都很害怕。我当时19岁,母亲让我去和日本人谈。日本人还算客气地说:‘听说你们要到西安去,前面土匪多,你们东西多、女眷多,很危险,不要去了,上北平去吧。’我只好答应,他的话其实就是命令。”随行的人分道扬镳,有的去了上海,有的去了北平,也有人去了西安。

1942年夏,韩子华来到北平,因为英语基础尚可,他本想报考燕京大学,但是燕京大学和北大、清华等校内迁云南,北平只有伪师大、伪北大,天主教的辅仁大学没走,还有中国大学没有走。“中国大学校长何其巩(抗日期间,何其巩在北平中国大学校董会工作,并被任命为代理校长。北平沦陷期间,何其巩办教育,不任伪职,他与燕京大学校长陆志韦、辅仁大学校长陈垣,合称为在北平坚持办学的三位著名大学校长。1937年8月后,留居平津各大专院校的一批不与日伪合作的教师,被何其巩聘到中国大学任教)原是西北军的秘书长,他和我父亲是把兄弟,我就在中国大学上学了。”

韩子华入中国大学不久,1942年5月结婚。新娘是他父亲麾下一位师长谷良民的女儿,“父亲和他是把兄弟,我和谷家同岁的女儿谷一之从小就包办了婚姻,是指腹为婚。”

“我们逃往香港时,谷家去了重庆。”1942年,谷一之刚上高中没多久,谷良民认为韩家虽然出事了,但我得把女儿送过去,做人要讲信义,“特意派人把谷一之从重庆送到北平,还带着钱来的。她家有钱,我家穷。虽然老蒋给了10万块的抚恤金。吃闲饭的人很多,在香港时已经花得差不多了。因此,谷一之很难得。”

在中国大学就读两年,韩子华自觉“亡国奴”的日子不好过,于是与表弟一起去了重庆。“我和表弟徒步从河南走到湖北襄樊,再从襄樊到宜昌,到了宜昌坐船到重庆。在半路上,日本投降了!我千辛万苦地到了重庆,只好去找重庆的教育部沦陷区学生安置委员会。以前这里是管沦陷区学生吃喝和安排上学的。但是我们去却碰了壁。人家说,日本都已经投降了,哪还有沦陷区,还来重庆上什么学呢?你们还是回到北平去吧。我回北平没路费,就去找冯玉祥。”

冯玉祥住在歌乐山。“冯玉祥招待了我一顿饭,还让我去见了鹿钟麟。我将上学未成的事情告诉了冯先生。”

冯玉祥慢条斯理地说:“我给你帮个忙。我别的权力没有,荐你上学还是可以的。”他对秘书说:“写封信给教育部,把他的事情给办了。”

韩子华被分到了武汉大学,“当时武大在四川乐山,我又跑到乐山去了,在武汉大学又上了两年。1947年,武汉大学从乐山搬回武昌,我正好毕业,直接回了北平。当时形势很紧张,国共双方打得如火如荼,路上不好走,走了两三个月,都快年底了才到北平。”

“1948年,解放军围城。母亲开始考虑是否要去台湾或者去美国。当时我大哥已经住在了精神病院,我拿主意说,我们还是留下来吧。”

韩子华对母亲说:“父亲是蒋介石杀死的,我们再跟着蒋介石干嘛呢?有人去台湾是为了转道去美国。人家有钱,咱们去得了美国吗?”

高艺珍说:“共产党不会找咱们事吧?”

1949年2月,解放军人城后,当时华北大学、华北革命大学、南下工作团都在招生,韩子华进入了吴玉章任校长的华北大学。“大概5月份,我们从北平到了河北正定,华北大学每期学习班三个月结业,培养地方干部,我在第48班。”

在华北大学,学校突然号召学生参军,“聂荣臻认为部队的文化水平低,应该让知识青年参军。”

“我开始没有报名参军主要是考虑自己的家庭出身,心里有顾虑。”班主任问韩子华,你怎么不报名。然后开导说:正因为你是军阀出身,你才更应该报名打军阀、打蒋介石。”

韩子华参军后立即随部队开赴山西、宁夏打仗,接着又去了朝鲜。在朝鲜,韩子华立了三等功。在这期间,张学良送给韩复榘的房子被政府发还了。“这所房子,父亲后来借给戏剧家齐如山用,成了‘国剧陈列馆’。北平沦陷后,房子被日本人作为‘敌产’没收。1949年,家中经济困难,母亲在富强胡同租房子住,就想到这个住所。她写了个呈文送到北京市敌产处理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归政务院副总理、法学家董必武管。”

“一两个星期后,有人骑摩托车送信来了,说老太太可叫我们好找,找了我好几天,总算找到了。董必武批示,房子发还。发还依据是:韩复榘不属奸逆,亦非战犯,其财产应予发还。”

抗美援朝结束后,韩子华转业去了兰州电力局。“举家迁到了兰州后没多久,母亲高玉珍就去世了。”

1956年,兰州电力局成立了一个中专,韩子华去当了教导主任。“1957年反右时,开始没我什么事。到1958年,因为单位里‘右派’人数不够,再加上出身问题,就把我补划进去了,我就稀里糊涂地成为右派。”1979年,韩子华获平反,1984年被调到民革甘肃省委员会任秘书长。

“我大哥从小就有一点精神病,后来病情逐渐发展,越来越严重,又受父亲被蒋介石枪杀事刺激,病就更重了。大哥住进北京的精神病院,在里面去世了。三弟嗣辉在成都读了黄埔军校最后一期(当时已称中央军校),毕业时,正好赶上四川解放,先后在西安运输公司及黄埔同学会工作。小弟嗣煌清华大学毕业后,在北京电力学院研究生部(现华北电力大学)当教师,后来去奥地利做访问学者,回国后在民革北京市委任秘书长。妹妹嗣虑毕业于北京电力专科学校,是一名高级工程师。”

(关于韩复榘更多内容,可参看本刊2008年11期口述史:“次子口述:韩复榘的功与过”)


版权归《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所有,转载请与杂志编辑部联系
(Email:
gjls0799@163.com

历史新闻 新闻历史 定价:人民币16元
目录
2012年1月刊
2011年12月刊
2011年11月刊
2011年10月刊
2011年9月刊
2011年8月刊
2011年7月刊
2011年6月刊
2011年5月刊
2011年4月刊
第四十五期 2010年8月
第四十四期 2010年7月
第四十三期 2010年6月
第四十二期 2010年5月
第三十九期 2010年2月
第三十八期 2010年1月
第三十七期 2009年12月
第三十六期 2009年11月
第三十五期 2009年10月
第三十四期 2009年9月
第三十三期 2009年8月
第三十二期 2009年7月
第三十期 2009年5月
第二十九期 2009年4月
第二十八期 2009年3月
第二十七期 2009年2月
第二十六期 2009年1月
第二十五期 2008年12月
第二十四期 2008年11月
第二十三期 2008年10月
第二十二期 2008年9月
第二十一期 2008年8月
第二十期 2008年7月下
第十九期 2008年7月上
第十八期 2008年6月下
第十七期 2008年6月上
第十六期 2008年5月下
第十五期 2008年5月上
第十四期 2008年4月下
第十三期 2008年4月上
第十二期 2008年3月下
第十一期 2008年3月上
第十期 2008年2月
第九期 2008年1月下
第八期 2008年1月上
第七期 2007年12月下
第六期 2007年12月上
第五期 2007年11月下
第四期 2007年11月上
第三期 2007年10月下
第二期 2007年10月上
第一期 2007年9月下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