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看历史》(原《国家历史》) 》2011年9月刊

严赋瑞:中国的钻石猎人

前言:2011年1月起,《看历史》与《中学生历史教学参考》主办了“首届全国中学生历史写作大赛”,意在引导学生们跳出历史课本,用自己眼睛去发现历史,用自己笔去记录历史。几个月以来,全国各地学校和学生参与踊跃,让我们喜出望外,其中不乏优秀文章,饱含着年轻人对历史的理解和思索,为此本刊特撷取精华,以飨读者。

中国的钻石猎人

作者:作者系连云港市东港中学初二(五)班学生严赋瑞 指导老师:王帼兰 推荐校长:张立义

1958年炎夏的一天,爷爷一个人背着行李下了火车,这个刚刚毕业于长沙有色金属工业学校矿山地质专业的青年随着人群走出徐州车站。炎热、火车晚点,加上这段时间来毕业分配不理想的困扰,让他看上去有点疲惫。

作为从偏远的湖南石门大山里唯一一个出来求学的青年,刚结束的学校生活多么让人怀念。

“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山峰,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丰富的宝藏……”(《勘探队之歌》)

年轻的共和国百废待兴急需矿产资源,年轻人热血沸腾渴望实现理想,穿行于祖国的大山河川,寻找深埋地底的宝藏。身处火红的年代,没有什么能比地质勘探这个充满艰苦、挑战和浪漫的工作更吸引年轻知识分子的了。

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他的毕业志愿当然选的是西藏。西部边疆矿产丰富没有得到充分开发,西部条件艰苦更能考验年轻人的意志。可是分配方案公布了,他被分配到江苏徐州。

一开始,爷爷被分配到化验室工作。由于对工作过分较真,他受到了同事们的猜忌,甚至被人添油加醋地检举和揭发。在痛苦的煎熬后,爷爷打报告主动要求离开队部的化验室,到野外勘探的第一线去工作。

1962年年初,多次固执地申请后,爷爷终于实现了他到第一线工作的愿望,他并不知道其实这个决定也悄悄开启了他的钻石情缘。

煤油炉子、一袋米、地质包、被褥,还有一根棍子成了他的行李。他到了徐州市新沂县一带的农村去找神秘的613矿。

当时出于保密的需要,矿产用的都是代号,这个神秘的613矿,学名金刚石,也就是我们说的钻石。作为自然界里硬度最大的物质,它的工业用途在精细研磨材料、高硬切割工具、精密仪器的部件制造等方面,当然,珠宝制造行业更是离不开这个宝石之王。在国家最困难的时期,用最简陋的工具,为国家寻找最珍贵的矿产,这三个“最”,爷爷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

寻找613矿

历史上苏北并不是个矿藏丰富的地方,更没有系统勘探数据可以借鉴,谁也不知道当地是否有613矿。如何开展找矿工作,是否能找到613矿,才是爷爷关注的问题,而这两个问题将会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困扰他。

苏北淮海平原当时发展还是比较落后的。新沂、邳县等地六十年代初洪水肆虐,严重的时候有农民逃荒的现象。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爷爷终日奔波在最偏远的乡间。在社员家搭伙,吃的是土豆、山芋、玉米。借宿在老乡家里,睡过生产队的仓库、马厩、牛圈,睡过野外的破庙,经常染上虱子、跳蚤。但是爷爷说,那是他年轻时最快乐的日子。每天充满希望地奔波,多测、多看、多问,回来填填肚子,倒身就香甜地睡着了。

在他看来,野外工作才是最好的工作,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社员们虽然自己物资极度贫乏,但是淳朴热情,他交了很多朋友。虽然夏天的酷暑蚊虫,冬天的寒冷使他没法找合适的住处,但这些困难都不算什么,除非偶然的疾病,他很少回队里。

开头的日子里爷爷工作的进展非常缓慢,他在当地跑了快两年,并没有找到明显特征的金伯利岩层,这是金刚石矿的标志矿,也就是说找到了金伯利岩,周围找到钻石的概率就很大。找不到明显的金伯利岩,会不会这个地方根本就不可能有金刚石?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问号在爷爷心里越画越大了。

勘探范围的扩大,掌握资料的积累,加上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他推断这里因远古地质构造的改变,加上近代冲积扇构造的影响,这些地质演变很可能破坏了原有的金伯利岩石构造,使原有集中矿脉分散了。既然分散了,找起来难度肯定会大。只是这个推断,除了理论的支持,最关键的证据一直没有找到:一颗金刚石,哪怕只有一颗金刚石,他的推论就会更有把握。

又过了一段时间,队里传出了准备调回爷爷到徐州孟家沟煤矿进行勘探工作的消息。爷爷着急了,自己两年多辛勤的努力白费了不说,国家可是花了钱的!如果坚持要求在新沂继续勘探,谁又能保证一定能有成果?那一段时间爷爷度日如年。反复地汇总数据,反复地思考,都没有结果。

爷爷搭过伙的人家、借过宿的人家,还有公社里熟悉的社员朋友,听说地质队派来探矿的干部要回去了,纷纷赶来“送行”。人们一个个地来了,爷爷机械地一个个和他们道别,把他们送到门口。忽然,爷爷想起了什么,可是又那么模糊。

终于他想起来了。匆匆告别来送行的人,骑着车直奔新沂火车站。爷爷多年后回忆起那天,说他不知道怎么到的火车站。只记得到火车站已经晚上9点了,到徐州的火车第二天才有。他没有等,扒上了一节货车,凌晨两点到了徐州,在火车站等到天亮,一早找了个三轮车到了队部,正好赶上上班。

他向领导汇报了他的想法:下午送行的人们一个个的到来惊醒了他,只有一种方法可以检验推测,就是广泛的发动群众找矿。他向领导保证,再给他几个月的时间,去发动群众找矿,如果再找不到,他立刻回孟家沟报到。

发动群众

领导经过研究,当天就同意了他的要求。爷爷的忧虑一扫而光,他下午就兴冲冲地坐上了返回新沂的火车。到了新沂火车站,爷爷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自行车了。后来爷爷才想起来,一定是他一门心思想着发动群众找矿的事,忘记锁车,自行车被偷了。

接下来的日子,爷爷不再背着地质包去勘探了,他到每一个公社,都先找公社干部询问他们什么时候开大会,他想趁开会顺便讲讲找矿的事,接着就找学校和学校老师,要和老师们讲讲找矿的事情。让老师们在孩子中宣传,爷爷认为这两个办法可以更快、更广地发动群众一起找矿。

几个月过去了,爷爷每天就这样奔走于宣传和鉴定之间,一次次地鉴定交上来的矿石。还是没有进展,群众交来的全是一些石英、云母之类的东西。爷爷的压力又渐渐大了起来。
第一颗金刚石,是一个姓赵的小学老师找到的。

当时爷爷住在城岗公社,赵老师是那个公社最早受爷爷找矿宣传的人。赵老师不但发动了自己的学生们找矿,自己也开始留意起来。只要到了野外,他的眼睛只注意地面。赵老师经常在晚上找爷爷玩,顺便带来很多自己找的“金刚石”让爷爷鉴别。虽然那都是一些石英、云母之类的东西,爷爷总是鼓励他继续找,并且告诉他一些区别方法,比如不会像石英那么大啊,比石英亮得多啊,是透明的,没有云母的金色啊之类的。赵老师带来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一天晚上,爷爷宿舍昏暗的油灯下,在赵老师带来的几粒小石英里,终于看到了一颗小小的,熠熠生辉的钻石,爷爷的手都激动地抖了起来。是的,绝对是一个工业级别的金刚石。这粒小小的钻石是爷爷期盼了几年的啊!爷爷第二天小心翼翼地带着它回到了队部,用仪器做了折射、色度鉴定并称重,虽然这是颗小小的钻石,它对爷爷的推测起着决定性的支持作用。赵老师这粒钻石的发现地点是一个很小的干涸的河床,从队部回来以后,爷爷仔细地研究了这条小河没干时的走向,顺着河床到上游的公社去动员了。

找到钻石

在新沂城岗首次找到了金刚石!消息不胫而走,更多的人员被派了过来,更多的宣传方式开展了。在一个个有广播的公社里,大喇叭正播放的雄壮乐曲忽然停了,公社广播员的声音传来:“社员同志们,社员同志们,下面请地质队的严同志,给大家说说找矿的事情。”“社员同志们,我们是地质队的,到咱们公社找一种叫613的矿石,这种石头很小,沙粒这么大,但是非常亮,在阳光下很晃眼。如果用它来划菜刀、划玻璃,能留下很深的印子……如果大家在干活的时候,在田里发现了这种非常亮的小沙粒,就在每月的10号拿到队部广播站来,每月10号我们会在广播站来鉴别,社员同志们,613矿是国家非常需要的矿石,对于找到矿的社员,国家也会奖励的。”

赵老师得到了一张奖状,在那个荣誉至上的年代是非常光荣的。竟然额外还有几十元的奖励。几十元奖金对苏北贫穷的农村来说也算是一笔“巨款”了。乡间的平静被打破了,大家的热情空前高涨,每个人都在谈613矿。很快第二颗、第三颗钻石都露面了。

一位大嫂在锄地的时候发现了一粒闪闪发光的“盐粒子”,在锄头上一划,划出了很深的一道印子,这莫非是妇女们聊天时说的6什么矿?大嫂马上找公社;一位老婆婆在地头休息,边上一条干沟里有什么东西在阳光下反光得晃眼,是一片玻璃镜子的碎屑?她想起了广播里说的特别亮的小石头,于是老婆婆在沙粒里捡起了第三颗钻石。

时光荏苒,爷爷在新沂一干又是几年,发现矿藏和印证推断的最初激动过去了,当地群众基本普及了613矿的知识,爷爷每日还在乡间奔波,宣传、鉴定就是他全部的生活。在为国家找到了几十颗钻石后,爷爷30岁了。他成了老大难(男),虽然同事和组织上都给他介绍过对象,但是对方看到常年风吹日晒黝黑的面孔,看到一年回不了几次家的工作条件,都没有了下文。他仍然过着乐呵呵的单身生活。但长期不规律的生活和恶劣的饮食让他患上了胃病。

1966年,爷爷通过同事介绍认识了奶奶。奶奶虽然人很美丽,还是师范学校的毕业生,但是她的家庭出身非常不好,高不成低不就,成了大龄青年。城里的奶奶怎么看上了大山里走出来的爷爷是个谜,可能是爷爷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就和等那颗钻石一样等啊等啊很多年,终于给他找到了。在听爷爷说不完的钻石故事后,两人举办了简单的婚礼,开始了牛郎织女的两地生活。

1971年,爷爷多年的工作结出了一颗最大的硕果。那一年唐店公社龙泉沟的一个叫李仰信的12岁小孩,他没上过学,家庭成分是地主,是个残疾人(腿瘸),给公社放羊。一天在路边割草的时候,发现了一颗小指肚大小的金刚石。李仰信把这颗璀璨的石头带回了家把玩,给他的哥哥看到了,他的哥哥是上学的,听到过一些613矿的宣传,就由公社把这颗金刚石交到了爷爷手里,这是一颗重达52.714克拉的金刚石。爷爷将这颗金刚石交给队里,队里直接又派了一位工作人员陪同爷爷将它送到南京。而当时江苏地矿局已经解散,爷爷联系了当时江苏省工业局地质组,他们让爷爷直接将这颗金刚石送到了北京的地质部。这颗江苏境内发现的最大的金刚石,一直存放在中国地质博物馆里,至今依然保持着它傲人的记录。

钻石改变人的命运,爷爷从北京得到的指示是:对发现的人以精神奖励为主,以物质奖励为辅。以这个指示为原则,江苏省在新沂召开大会,摘掉李仰信家地主帽子,奖励个人一套“毛选”,500元钱,奖励公社两台拖拉机。这个奖励在当时可以说是非常丰厚了,李仰信家盖起了新的大瓦房。

然而,爷爷的钻石传奇却要结束了。1975年,在陆续找到了一百一十多颗金刚石之后,爷爷因为长期的胃病不得不放弃了寻找钻石的工作。

虽然不再和钻石打交道了,但是爷爷的品格已经和钻石紧紧地融合在一起了:一次次的挫折,丝毫没有磨去他坚韧的棱角。一次次运动的冲击,改变不了他透明的颜色,经济大潮里一次次的诱惑,没有改变他单纯的品质。


版权归《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所有,转载请与杂志编辑部联系
(Email:
gjls0799@163.com

历史新闻 新闻历史 定价:人民币16元
目录
2012年1月刊
2011年12月刊
2011年11月刊
2011年10月刊
2011年9月刊
2011年8月刊
2011年7月刊
2011年6月刊
2011年5月刊
2011年4月刊
第四十五期 2010年8月
第四十四期 2010年7月
第四十三期 2010年6月
第四十二期 2010年5月
第三十九期 2010年2月
第三十八期 2010年1月
第三十七期 2009年12月
第三十六期 2009年11月
第三十五期 2009年10月
第三十四期 2009年9月
第三十三期 2009年8月
第三十二期 2009年7月
第三十期 2009年5月
第二十九期 2009年4月
第二十八期 2009年3月
第二十七期 2009年2月
第二十六期 2009年1月
第二十五期 2008年12月
第二十四期 2008年11月
第二十三期 2008年10月
第二十二期 2008年9月
第二十一期 2008年8月
第二十期 2008年7月下
第十九期 2008年7月上
第十八期 2008年6月下
第十七期 2008年6月上
第十六期 2008年5月下
第十五期 2008年5月上
第十四期 2008年4月下
第十三期 2008年4月上
第十二期 2008年3月下
第十一期 2008年3月上
第十期 2008年2月
第九期 2008年1月下
第八期 2008年1月上
第七期 2007年12月下
第六期 2007年12月上
第五期 2007年11月下
第四期 2007年11月上
第三期 2007年10月下
第二期 2007年10月上
第一期 2007年9月下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