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看历史》(原《国家历史》) 》2011年8月刊
分类:

郭悯娜:“大主人”之死

前言:2011年1月起,《看历史》与《中学生历史教学参考》主办了“首届全国中学生历史写作大赛”,意在引导学生们跳出历史课本,用自己眼睛去发现历史,用自己笔去记录历史。几个月以来,全国各地学校和学生参与踊跃,让我们喜出望外,其中不乏优秀文章,饱含着年轻人对历史的理解和思索,为此本刊特撷取精华,以飨读者。

“大主人”之死

--作者:厦门二中高一(2)班郭悯娜 指导老师:李彩虹 

离开家乡已有些年头了,当我们提着行李远远看见苍茫月色中的家乡时,心里无限激动。顾不上旅途的疲惫,飞奔进朝思暮想的山村。外公外婆忙接过行李,关切地问长问短。

吃过晚饭后,一家人便打开了话匣子。当我们问起家乡的变化时,外公说:“大主人死了。”“什么?大主人死了?”爸爸一脸惊异,妈妈一时也愣在了那里。以前从父母的口中我对“大主人”已有耳闻。

“大主人”姓朱名树,与外公年龄相仿。外公说,“大主人”是随他母亲来到这个山村的,便在这里的朱姓家族里认了宗。在那个人人脑袋发狂的年代,“大主人”不知从哪学来一句:“我们是社会的大主人。”反反复复地念叨,村里人便送他一个外号--“大主人”。真正的名字倒没什么人叫了。不久后,“大主人”的母亲便害病去了,留下他孤单一人。

“大主人”有些痴呆,在年轻力壮的时候特别想娶老婆,人前人后地唠叨。便有人故意寻他开心,骗他说某地有个女人,她本是你妈给你订的娃娃亲,该是你的老婆,你现在应和她重修旧好,把她要回来。他听了几次之后,竟当了真,高高兴兴地洗了澡,换了身没破的衣服跑了去,结果被那家的男人提着大棍赶了出来,吓得他跑掉了裤子也不敢停下来提一提。

像这样的一个单身汉,每天除了捣鼓他的几片田地之外,余下的时候,也只有拢着手到处晃悠了。村子里的组长便将自己的一亩水田租给“大主人”种,生产收割他全不管,到时看产量给一部分粮食给“大主人”作为报酬。“大主人”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土地,无经济来源,自种的粮食当然不够吃,于是他高高兴兴地应下了这件事。风里来,雨里去,收过谷子后,组长给了他三箩谷子,看起来有两百斤左右。可后来据“大主人”自己说,那三箩谷子只加工了不到一百斤米。原来,那个年年被评为先进个人和先进工作者、家里奖状贴满了四壁的组长将二扬稻(瘪稻)与谷子掺在一起给了他。

从人们的议论中“大主人”再傻也明白自己是被人耍了,他就再向组长去要谷子,吃了闭门羹。谷子没要成,反而得罪了人家,到了冬天下雨时,牛棚一侧的墙被淋湿了倒了下来,“大主人”虽很幸运未被砸死,可他那可怜的又脏又暗的窝儿便全方位地开放了,冻得他缩着光头躲在被窝里发抖。他听了别人的主意又找组长给他解决这个困难。组长正捧着茶杯烤火呢,看了看“大主人”哭丧着的脸说:“我没空。”“大主人”又去找村长,却没有了下文。

那一年,“大主人”种了一亩田,却将自己的庄稼耽误了,结果粮食仍然不够吃。冬季雨雪天他便赖在床上不起来,一天喝一餐玉米糊。后来有一个小孩说他看见“大主人”将暖手火钵里的焦炭放在嘴里咯嚓咯嚓地嚼得满嘴乌黑地咽了下去,对此,村里的人议论几句也就无从谈及了,倒是有几个长头发的妇女挺“关心”这件事,见了“大主人”,时而会问一问:“听说你吃焦炭,有这回事?”

“大主人”在贫困孤独中挣扎着,这以后他又给许多人翻过地,种过庄稼,但人家许给他的承诺一拖再拖,最终不了了之。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也一天天老去,原本壮实的胸脯上一根根肋骨清晰地凸了出来。他那破屋子上的瓦片已遮挡不住风雨,再加上木头做的屋梁和椽子一根根的腐烂,“大主人”意识到了危险,索性把他所有的家当(一张破床、一只破木箱)搬到了牛棚里。在他年壮的时候还可以去做一些体力活赚一口饭吃,还可以种一些农副作物换一点油盐钱,到他老了,还是要去种他的地,以求一些微薄的粮食维持生活--虽然他连走路都已颤颤巍巍。

一天深夜,住在“大主人”隔壁的阿三嫂忽然听到“大主人”用哭腔叫着:“阿三,阿三……”阿三嫂忙跑到牛棚里,只见“大主人”一手举油灯一手捂着鼻子,低头坐在地上,煤油灯下微弱的灯光映着“大主人”脸上的斑斑血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味。阿三把他扶到床上仰躺着,“大主人”用颤抖的声音喃喃道:“阿三呐……我要死了……你望望呢,我鼻子淌了这么多血……”他原本黑瘦的脸上此刻苍白如纸,那双沾满血的双手不住地颤抖,阿三忙去请村里唯一的专职医生,阿三在他窗下候了十几分钟,医生只说没有药——“大主人”身无分文,他当然不肯给他用药的。

“大主人”在床上躺了两天,第三天他拄着拐杖,提着猪肉十分喜悦地告诉村里人:他找了村长,村长告诉他让他买些猪肉补补身子,钱由村委付。他提着肉给村委看,却全是土泡泡,原来那是屠夫将卖不掉的猪肚皮上的肉砍给了他。“大主人”看着肉,喃喃道:“这是过年才吃的肉呢,到现在都还没有吃过……”一边说一边缓缓地走向牛棚里去了。那或许是他最后一次吃肉了。

“大主人”是在岁月的折磨中慢慢死去的。他死的时候没人知道,傍晚被路过牛棚的人发现时已无声无息地倒在他破旧的床上,两只眼睁得大大的,眼珠凸了出来,双手紧紧地揪着又黑又破的蚊帐。

“哎,‘大主人’生不逢时啊,现在大不一样了,村里哪还有人种田呢,有钱的都盖起自己的小洋楼了……”外公后边的话都淹没在对“大主人”的深深哀悼中。

清晨,我们路过村后的小山岗,在“大主人”生前种过的土地里,孤零零地立起了一座坟包,没有墓碑,没有花圈,风吹着枯草哗哗作响,我的双眼慢慢湿润。“大主人”过去了,但那个时代的历史将永远不逝。今日依旧阳光明媚。


版权归《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所有,转载请与杂志编辑部联系
(Email:
gjls0799@163.com

历史新闻 新闻历史 定价:人民币16元
目录
2012年1月刊
2011年12月刊
2011年11月刊
2011年10月刊
2011年9月刊
2011年8月刊
2011年7月刊
2011年6月刊
2011年5月刊
2011年4月刊
第四十五期 2010年8月
第四十四期 2010年7月
第四十三期 2010年6月
第四十二期 2010年5月
第三十九期 2010年2月
第三十八期 2010年1月
第三十七期 2009年12月
第三十六期 2009年11月
第三十五期 2009年10月
第三十四期 2009年9月
第三十三期 2009年8月
第三十二期 2009年7月
第三十期 2009年5月
第二十九期 2009年4月
第二十八期 2009年3月
第二十七期 2009年2月
第二十六期 2009年1月
第二十五期 2008年12月
第二十四期 2008年11月
第二十三期 2008年10月
第二十二期 2008年9月
第二十一期 2008年8月
第二十期 2008年7月下
第十九期 2008年7月上
第十八期 2008年6月下
第十七期 2008年6月上
第十六期 2008年5月下
第十五期 2008年5月上
第十四期 2008年4月下
第十三期 2008年4月上
第十二期 2008年3月下
第十一期 2008年3月上
第十期 2008年2月
第九期 2008年1月下
第八期 2008年1月上
第七期 2007年12月下
第六期 2007年12月上
第五期 2007年11月下
第四期 2007年11月上
第三期 2007年10月下
第二期 2007年10月上
第一期 2007年9月下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