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看历史》(原《国家历史》) 》第三十五期 2009年10月
分类:

曾穷石:追忆李绍明先生

8.jpg

 

图:华西大学时代的李绍明。作者提供

 

 

 

 

 

追忆李绍明先生

--作者:曾穷石

1998年,我考上云南大学。从我的家乡四川平武去昆明,要先坐10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到成都,再坐24小时火车到昆明。爸爸和我坐了夜班车,到成都时已是清晨时分。下车后,我们就赶往四川省民族研究所李绍明老师的家中。那一年,我18岁。

这位笑眯眯的老人,我见过。在我更小的时候,他到过平武,到过我家。那个时候,我爸爸和他一起到白马藏族乡去,谈论着一些我不懂的话题。我像称呼所有的老人一样,称他为爷爷。这声爷爷,就这么一直叫了下去--尽管按照学理的称呼,我应该称他为“太老师”,因为,他是我的导师的老师。但是,我更愿意叫他爷爷。那时,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大老远的,我去读书的路上,要先来李爷爷家;我也不知道,这个李爷爷,在我将来所从事的学科领域,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我更不知道,将来的某一天,李爷爷会成为我的一个研究对象。我只是以一个怯怯的,山里出来的孩子的眼光,观察着这位爷爷。

李爷爷热情地招待我们父女。他知道我要去云南大学念历史学,很是高兴。他说,好好学,将来也做民族研究。那时,我完全不懂什么叫民族研究。他给我一本书《李绍明民族学文选》,要我带给云南大学的林超民老师。在去昆明的火车上,我翻着这本厚厚的书,里面的文章,我都看不懂。只是,我从心里面喜欢上了这个爷爷。每年寒暑假期,经过成都,都会去李爷爷家报个到,这个爷爷与我聊学习的情况。我很诧异,他怎么什么都知道。这个爷爷,和蔼可亲,我一点都不怕。在我后来的求学道路中,也见到了形形色色的学者。在那些有高深学问的学者跟前,我往往为自己的浅薄和无知而汗颜,可是,在李爷爷跟前,尽管浅薄如我,也并不觉学术之道长路漫漫,遥不可及。

2001年,我大学三年级。那年寒假我又去了李爷爷家。那个时候,学习了3年历史学的我,已经知道了这个爷爷在我所学的民族史领域,有着重要的贡献。只是,他的贡献到底是什么,还是在我读到博士时,才真正知道。

2002年,我到四川大学念研究生,我的导师也是李爷爷的学生,我的专业,更是李爷爷专长的西南民族史。那个时候,我经常去李爷爷家,在向他请教问题的同时,还能蹭上一顿好饭。我所研究的白马藏族,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期成为民族史学界的研究热点,而李爷爷当年参与了讨论。在阅读李爷爷的文章过程中,我明白了,为什么学界的人那么推崇他。
 
在李爷爷家,往往能与一些只在书本上见过名字的作者不期而遇,他们或是遇到问题来向李爷爷讨教,或是有了研究成果,出书了,拿来送给李爷爷。李爷爷总是不厌其烦地与他们交流,即使是非常细微的问题也会给出中肯的意见。

后来,我到北京念博士。2006年10月,我跟几个同学到李爷爷家中,对他进行口述史访谈。那时,李爷爷成为我的受访者,从他口中讲出的一个个故事,时而让我们张大嘴巴,感叹民族调查的艰辛,也对那些不是常人能有的际遇心向往之;时而让我们心有戚戚焉,也对学术道路上一种情怀的坚守而心生认同。经过一段时间的访谈,了解了这个笑容可掬,爱吃零食的老人的学术与人生后,我意识到,这个一直被我称为爷爷的学者,他本身就是一部学科史。当我学识见长,有能力对李爷爷的学问进行进一步研究的时候,却传来了他病重入院,最终驾鹤西去的噩耗。

印象中,李爷爷身体很好,他走遍了藏彝走廊的山山水水,几十年来坚持在藏彝走廊行走。他调查凉山彝族社会性质,参加编写羌族简史,探讨羌族族源,长期在藏彝走廊的深入研究,对康藏区域文化有着具体的认识,提出“稳藏必先安康”的策略,对于藏族区域之间的关系的稳定,至为关键。
 
他人到中年后,年轻时玩命工作的身体渐渐露出了疲态。李爷爷得了糖尿病,家人帮助他控制饮食,他却总是有很多零食,自己不能吃,我们这些学生到了他家,他就拿出来给我们吃。我每次去他家,对我提出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他总是有求必应,有时候为了找一本书给我,能在书柜里翻上半天。而像我这样不知心疼老师的学生还有很多,他不会拒绝任何一个学生的要求,因而也就牺牲了自己的休息时间。

他的工作总是安排得满满的,不是在高山峡谷考察,就是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即使在家里,也是与世界各地的学人与学生进行交流,回答各种各样的问题。此外,他还要读书,写文章。他虽然早已退休,却是退而不休。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他为羌族文化重建和建立“羌族文化实验区”而殚精竭虑2009年,国际民族学与人类学联合会第十六次大会在昆明召开。李爷爷负责藏彝走廊专题会议。他为这个会议做了太多的工作,却最终未能成行,即使在病床上,他也一直关注着会议的进展。
 
是什么样的使命感支持着李爷爷以一生的时间去完成学术的追求?他的成长道路,也许能够告之一二。

李爷爷是重庆秀山人,土家族,在潘光旦先生1954年去湘西,出版《湘西巴人与土家》之前,这个民族的身份尚不明确。这个土家的记忆对于他来说,已经很遥远了。

7.jpg

图:华西大学读书时代,跳藏族舞留影,第二排左二为李绍明 。作者提供
 
1933年他出生于成都,他的父亲李亨是巴塘小学的创办人。辛亥革命后,李亨被刘文辉任命为汉源县的县长。解放后,李亨成为成都市银行的监事长。1950年,李绍明16岁时成为华西大学社会学系年纪最小的大学生,这也是新中国建立后的第一批大学生。在华西大学这样的教会学校,李绍明受到了体质人类学、文化人类学、考古人类学、语言人类学的系统训练。1952年,全国院系大调整,华西大学社会学系被取消,李绍明随着民族学组被并入四川大学历史系,师从蒙文通、谬钺、徐中舒、唐嘉弘等历史学家治西南民族史。这样的学科背景,用李绍明自己的话说,他的学术“偏重西南的实践,但是没有提出什么理论。”这也是人类学华西学派的特色。作为华西学派的传人,李绍明秉承了人类学的实地调查和历史学的考据相结合的治学道路。

1951年,17岁的李绍明第一次到茂县赤不苏进行调查,帮助羌区建乡。这次羌区之行是李绍明第一次接触到民族调查。1952年他参加川南民族访问团,到了小凉山的峨边地区。凉山之行,他争取过来一个黑彝的头人,为国家的统战工作做出了贡献。随后,李绍明大学毕业,到阿坝州(当时叫四川省藏族自治区)去建立民族干部学校。在羌区工作的间歇,他做了社会调查,写了报告《羌族的历史与文化》。同时还对马尔康的嘉绒藏族进行了调查。1956年,他参加了少数民族社会大调查和民族识别工作,调查了凉山彝族社会性质。他陆续发表的《凉山彝族奴隶社会》、《羌族史》、《土家族史》等著作,正是一位知识分子用一己之力为国民建设需要而做出的贡献。  

(作者系中央民族大学人类学博士,现为成都武侯祠博物馆馆员)

版权归《国家历史》所有,转载请与杂志编辑部联系
(Email:
gjls0799@163.com )

历史新闻 新闻历史 定价:人民币16元
目录
2012年1月刊
2011年12月刊
2011年11月刊
2011年10月刊
2011年9月刊
2011年8月刊
2011年7月刊
2011年6月刊
2011年5月刊
2011年4月刊
第四十五期 2010年8月
第四十四期 2010年7月
第四十三期 2010年6月
第四十二期 2010年5月
第三十九期 2010年2月
第三十八期 2010年1月
第三十七期 2009年12月
第三十六期 2009年11月
第三十五期 2009年10月
第三十四期 2009年9月
第三十三期 2009年8月
第三十二期 2009年7月
第三十期 2009年5月
第二十九期 2009年4月
第二十八期 2009年3月
第二十七期 2009年2月
第二十六期 2009年1月
第二十五期 2008年12月
第二十四期 2008年11月
第二十三期 2008年10月
第二十二期 2008年9月
第二十一期 2008年8月
第二十期 2008年7月下
第十九期 2008年7月上
第十八期 2008年6月下
第十七期 2008年6月上
第十六期 2008年5月下
第十五期 2008年5月上
第十四期 2008年4月下
第十三期 2008年4月上
第十二期 2008年3月下
第十一期 2008年3月上
第十期 2008年2月
第九期 2008年1月下
第八期 2008年1月上
第七期 2007年12月下
第六期 2007年12月上
第五期 2007年11月下
第四期 2007年11月上
第三期 2007年10月下
第二期 2007年10月上
第一期 2007年9月下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