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看历史》(原《国家历史》) 》第三十三期 2009年8月

曹雄:舅父刘持生--激流勇退的蒋介石侍从副官

44.jpg

大舅夫妇结婚照。图/曹雄

舅父刘持生

        --激流勇退的蒋介石侍从副官

作者:曹雄

从1927年主政,到1949年离开大陆,蜗居海岛。蒋介石22年间,更换了许多侍从秘书和侍从副官。除了少数人获罪外,大多数人以此为晋升之阶。地位显贵者如陈布雷、邵力子、俞济时、钱大钧。但不贪恋富贵荣华,以年少新进,淡于名利,激流勇退者,仅有一人。他就是我的大舅父刘持生先生。

中大的少年英才

小时候见到大舅,还是父亲调任西北盐务总局干训班主任之后,到西安就任的第一个周末。我们从钟楼出发,取道红光街出小南门,过护城河不远,几乎挨着城墙,就看见了西北大学的北门。这时,城墙西南角的西大新村还未建设,教授们都住在校园里。我们来到大舅在西北大学校园里的陋居。那是一个面朝西的小院,两大间面西的平房,门前栽满了向日葵和花草 。大舅正躺在花草边的躺椅上看书。见到我们,喜出望外,从躺椅上跳将起来,迎接父亲和母亲。他是一个四十岁上下,英俊富态、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相貌酷似母亲。

我早已听母亲说过她的大哥,她的家世。知道大舅原来叫刘文贤,和父亲年龄相当。他们的先辈是明朝末年长城九边之一的榆阳镇的总兵(今陕西榆林),满清入关后,宁死也不投降,对阵中为清将大刀砍去头颅,尸身仍骑战马驰骋十五里,清军畏如神人。

子女遵从总兵爷的遗命,举家逃逸,避居陇南阴平县的山中。因为颇为通晓医术,就以医道济世,悬壶救难于桑梓。子孙终清朝之世,不参加科举,也不做官。直到1910年,作为绵阳人女婿的外祖父参加了四川保路同志会,密谋保护路权,抗议清廷向洋人出卖领土主权。遂成为四川总督赵尔丰通缉的对象。外公不得已亡命青海,充当州县小吏。到三十年代,在西宁站稳脚跟后,就把全家搬到了西宁。
 
少年时代的大舅,异常聪颖,工于诗歌、笔墨丹青,对古代典籍,情有独钟。中学后就读于兰州。1932年,以甘肃省考第一名成绩,被报送到南京中央大学古典文学系,成为国学大师胡小石,汪辟疆门下高足。汪辟疆先生甚至感慨到:“我近来门下有三位甘肃籍的学生刘持生、霍松林(陕西师大资深教授)、马騄程,都是难得的人才。从宋朝以来,文学之士是东南多于西北。今天群彦联翩而至,该不是地气的钟灵毓秀要发生变化?”

诚如先生所言,大舅博学广闻,见解高远,德行文章,高于同学辈人,被导师熊光楷、胡小石看重。1936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文学院,后留校任教。国立中央大学是中华民国的最高学府,创立于1902年,几经易名扩建。大舅被保送至中央大学古典文学系就读时,经过几次更易校长的风波,终于是名震一时的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少将参议,清华大学首任校长,蒋介石私人顾问罗家伦出任校长。南京的国立中央大学于乱世中,开始了其最辉煌的的办学时期。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华北告急。8月13日,日寇又从吴淞口登陆,围攻上海,进逼南京。罗家伦审时度势,为了这座最高学府的安全,力排众议,果断决定西迁重庆。1937年10月即举校西迁。身为助教的大舅,经历了这段历史的变迁和艰难困苦的岁月。他们这些青年教师和学校里的职员、工人,要担负沉重的搬运,保管、押送,安置任务,在战争的阴影和日寇的轰炸下,溯江而上,经历重重磨难。却几乎未遭受惨重损失,一个多月后的1937年11月初,即在重庆复课。西迁后的中大分为四个部分:重庆沙坪坝本部、柏溪分校、成都医学院和贵阳实验学校。大舅在沙坪坝本部。

特别侍从的烽火岁月

1938年,是国民党政府和蒋介石本人最为艰难的时期。根据30年代战略家蒋百里先生预先制定的抗日战略,国民革命军采取了梯次重点防御,节节阻击,在大量消耗其有生力量后,将战线稳定在北起河套、中条山,鄂西、湘西至西南一线,以待国际民主力量援助的战略。不了解战况和国情,情绪激昂的民众,凭愿望要求政府停止后退,阻敌于国门之外。

于是社会上一片指责之声,以文艺与学术界名流叫嚣最甚。蒋介石焦头烂额、疲于应付。迫切需要寻找一位年轻有为,学有所成,举止大方,待人得体,又精通儒释道学,能力行他所倡导的礼义廉耻道德的青年才俊,来代他应付方方面面学者文人,以便集中精力于军事和其他,于是求助于中央大学。

校长罗家伦、文学院长胡小石,力荐已为中文系讲师的大舅为蒋介石侍从室特别侍从,于是年三月赶赴战时临时首都的武汉,专代蒋介石应对社会名流,相与诗文赠答。由是被授衔为陆军上校,同时获得国民党党籍。这时,他年仅24岁。以饱学之士而兼军职,蒋先生是要他随时侍奉左右,以供驱使。

那是一段匪夷所思的峥嵘岁月。日寇分兵三路进犯,蒋介石顾此失彼,到处救火,日夜奔命于火线。大舅一介书生,效命于军前,奔走于鞍马之间,经历了兰封会战、花园口决堤、武汉会战、长沙文夕大火,“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战时混乱、血肉横飞和惊心动魄,在他是亲历,感触良深。5月兰封会战,蒋介石亲临郑州督战,但各部协调不力,相互不能声援,郑州难保,京汉路敞开了大门。夏秋之交,在日寇大举入侵,没有国际支援,蒋介石在捉襟见肘,顾此失彼的战争中已心力交瘁,病急乱投医,做出决开郑州河防的黄河大堤和火焚长沙,以阻遏日军的攻势和兵锋的决定,作为随从的大舅,虽然人微言轻,不能参与谋划,但他心中如焚,忧国忧民。花园口决堤前夕,蒋介石亲赴郑州洛阳视察,大舅于洛阳填词一首,以记此行:

“河山四战形无改,英灵剩有伽蓝在。日暮噪官鸦,承平付梦华。天津桥下树,杜宇声声苦。莫唱不如归,名园风景稀。”--《菩萨蛮?五都词?洛阳》

武汉会战的硝烟散尽,大舅追随蒋先生,奔走于湖湘,筹划在这一中华腹心地带,与日寇做殊死的决战。11月13日,日寇兵临岳阳,新墙河告急。长沙守军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当局错传命令,使奉命演习的部队在慌乱中错误地引燃了火炬,焚烧了已布满汽油、火油的湘中重镇长沙。
 
这一举动,虽说是提前落实了国府焦土抗战的决策,但并未达到预先设定的战略目的,却使生灵涂炭。这是大舅妈和我的故乡,先辈几代人,凭文治、军功所得的宅第,从东长街大鼓道巷的祖业,皇帝钦赐立起的牌坊,到其他八处宅院,全部为焦土抗战作了奉献。站在亲人故居的废墟前,舅舅流泪了,虽然士当执干戈以卫社稷,但是如此生灵涂炭,河山疮痍,使他厌恶透了战争、权利、勾心斗角, 心中已萌生了去志。

12月5日,大舅随蒋介石回到重庆,回顾大半年来的风雨忧患,大舅感慨万千,口占七律,抚膺长叹:

“百战俄闻上将逃,凤城回首寇如毛。不知灞上群儿戏,真见阿旁烈焰高。八骏穆王旌旆远,六卿夏后指挥劳。乱流无复人间世,愁对饥鸿遍地号。”--1938年《有感》。
 
10天后,汪精卫叛逃河内。回顾9个月来的亲历见闻,大舅对高层官员的腐朽、专横、自私和叛属无常深恶痛绝,于是,向侍从室、蒋先生递交了辞呈。因为敦厚稳重、谦和朴质,凡事礼让,与蒋先生和同僚本相得;假如大舅谨慎从事,安于职守,要不了几年,由此从政,会侪身高层,飞黄腾达。但是舅舅梗直忠厚,不喜欢名利富贵,折节事人,深恶官场腐败,黑暗,去志已坚。蒋先生一再挽留不得,只好放归其人。重庆中央大学国文系学生一片欢声,庆贺先生归来。
 
抗战胜利之后,大舅以教授身份随军飞抵东北,接收长春大学,任长春文学院院长。1948年底,东北野战军围困长春。在饥饿中,大舅以百块光洋买得散兵步枪一支,又出钱向守军购得通行证,以一辆独轮车载着尚在襁褓中的长女刘盈(小名长春,西安某中学英语教师),带着妻子,身背二升熟黄豆,从滇军六十军防区出逃,投奔解放区。

受到东北野战军礼遇,并被礼送入关。辗转北平、上海、南京,回归母校。中央大学拆分后,来到西安。参加陕西农村土地改革后,任职西北大学中文系,成为古代文学先秦两汉部分的资深教授。

文革岁月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西大校长刘端棼,中文系资深教授傅庚生和其他教授、讲师们纷纷被斗或被专政。唯有历史问题最严重的刘持生一直处于逍遥之中,竟无一个学生或教师造反组织来问津。直到1968年夏,清理阶级队伍时,才被“揪”了出来。短期限制居住和出行之后,便一切化为乌有。师生中慈父般的崇高威信和人望。学生们不愿伤及有长者之风,学问渊博,治学严谨,坦诚善良,推己及人,以衣衣人,以食食人,从不藏奸的先生。宁愿他处于逍遥之中。

3.jpg

大舅一家全家福。前排左起:曹馨生(我的大姐)、舅妈汪湛白、大舅刘持生、长女刘盈;后排左起:儿媳小郭、刘孟、二女婿、次女刘静、大女婿张明远、大姐女儿。图/曹雄
 
文革中,我先后三次到西安探望大舅,第一次,是离开西安11年后的冬季,毛泽东第八次接见红卫兵的时候。党政军高层、大专院校教授,纷纷落马,不是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 ,就是反动学术权威。大舅却安居家中,稳若泰山。仿佛置身于世外的化外高人。我们甥舅,于历史、文学、地理颇能谈到一起,因此一对忘年交,关起门户,不再顾及窗外的文化大革命,交换着对世事,对知名学者俞平伯、翦伯赞、游国恩、侯外庐、范文澜的看法,关心着他们的命运。
 
第二次是1968年夏,我去华北、东北外调,取道西安。正是决定刘少奇命运的八届十二中全会前夕,清理阶级队伍的高峰期。寻到西大新村教授楼,却被支左的军官挡了驾。好半天才弄明白,鹊巢已被鸠居,被“群专”的大舅迁到了北一楼的101室,单元里还塞了个监督他的左派学生。敲开101室门,舅妈来开门,大舅隐在后面,不复如两年前神采奕奕,而是须发皆白,惶恐得宛如林中被猛兽肆虐吓坏的小鹿。我的心瞬间变得沉甸甸的。
 
因为由衷的喜悦,变轻松的大舅与舅妈商讨着该不该到工宣队报告我的到来。舅妈沉吟良久,说:“算了吧,自己的亲外甥,又不是别人!”
 
“你舅舅历史问题严重,被监视居住,像你这样的世家子弟还能外调,可见宁夏环境比西安宽松!”舅妈感叹着。
 
我不那样认为,我自以为我们家世堂堂正正,无愧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大可不必夹着尾巴做人。
 
坐定后,我问大舅:“什么历史问题,让你这样紧张?”
 
“抗战胜利前夕,中央大学中文系改选党部,同事因为我当过蒋介石的副官,理当担纲重任。我要做官,就不离开侍从室了,希罕什么党部?马马虎虎没当回事,今天翻出来,成了大祸。”
 
“怎么,你还当过蒋介石的副官?那个人究竟怎么样?”
 
大舅警觉地看了看四周,那学生还未回来。遂压低声音对我说:“就战争最危险的那九个月。蒋先生嘛,不如他自己说得那么好,也不像宣传说得那么糟。”
 
“你的印象呢?”

“他个子不高,瘦瘦的,严峻刻板,很少露出笑容。什么时候都正襟危坐,个人独处的时候,常常闭目坐禅,决定了的事,从不反悔,坚毅而又多疑。”
 
“其实蒋先生蛮朴实的,不吸烟,很少饮酒,不兴办舞会。早餐从来就是牛奶面包,一点新鲜水果。不是来客人,正餐也简单,江浙家常菜而已。”
 
“他对你怎样?”

“我是后生,年龄仅及先生一半,作好份内的事,完成先生的嘱托,就没事。先生以为‘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风行草偃’ 嘛!”
 
“书上说,他真投降,假抗日,真的吗?”
 
“我不知道,我只见他在38年间,从武汉奔到洛阳,又回武汉到长沙、重庆,并没有躲在峨眉山的山洞里,倒是常在火线。”
 
“先生常说,他备受‘古来忠烈’,‘总理之大无畏精神’,耶稣殉难精神及慈母之教,当‘景行既夙,应求无愧’。我看,虽然心绪极怀时他也发脾气,拍桌子,摔杯子,用高而尖的奉化话骂娘希屁,泰然自若的时候还是多!”
 
大舅不说话了,走到窗前,对着前面的围墙,陷入沉思之中,仿佛回到久远的过去……
 
大舅于世俗,势力从不沾边。但古道热肠,不畏权贵。文革后,先生成为西北各高等学府从事古典文学教学,欲进封高级职称的学者的学术水平鉴定人。仍然是只认真章,不认其他。大舅的子女因文化革命,年少下乡,无一人能上大学。但他却不许任何人利用亲家的权势谋利、升学。
 
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他是普通的,又是不普通的。
 
20世纪80年代郭琦任西北大学校长时曾说,刘持生教授是中文系考据派的代表人物。大舅辞世后,西大出版社将其遗著《先秦两汉文学史》出版,在学术界产生了影响。家人将其诗作《持庵集》出版。一些诗界行家读后大为惊诧。

版权归《国家历史》所有,转载请与杂志编辑部联系
(Email:
gjls0799@163.com )

历史新闻 新闻历史 定价:人民币10元
目录
2012年1月刊
2011年12月刊
2011年11月刊
2011年10月刊
2011年9月刊
2011年8月刊
2011年7月刊
2011年6月刊
2011年5月刊
2011年4月刊
第四十五期 2010年8月
第四十四期 2010年7月
第四十三期 2010年6月
第四十二期 2010年5月
第三十九期 2010年2月
第三十八期 2010年1月
第三十七期 2009年12月
第三十六期 2009年11月
第三十五期 2009年10月
第三十四期 2009年9月
第三十三期 2009年8月
第三十二期 2009年7月
第三十期 2009年5月
第二十九期 2009年4月
第二十八期 2009年3月
第二十七期 2009年2月
第二十六期 2009年1月
第二十五期 2008年12月
第二十四期 2008年11月
第二十三期 2008年10月
第二十二期 2008年9月
第二十一期 2008年8月
第二十期 2008年7月下
第十九期 2008年7月上
第十八期 2008年6月下
第十七期 2008年6月上
第十六期 2008年5月下
第十五期 2008年5月上
第十四期 2008年4月下
第十三期 2008年4月上
第十二期 2008年3月下
第十一期 2008年3月上
第十期 2008年2月
第九期 2008年1月下
第八期 2008年1月上
第七期 2007年12月下
第六期 2007年12月上
第五期 2007年11月下
第四期 2007年11月上
第三期 2007年10月下
第二期 2007年10月上
第一期 2007年9月下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