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刊物《看历史》(原《国家历史》) 》第三十期 2009年5月
分类:

杜兴:寻根:乡关何处

寻根:乡关何处

--作者:杜兴

奔走在寻根路上的川人,不仅仅想搞清楚“我们从哪里来”,还想弄明白“我们向何处去”。


2005年10月,四川邻水县的熊心儒和一个本家,花了二十天时间,辗转湖北的十多个市镇,目的是搞清楚他们的入川始祖——一个叫熊寅士的人,在六百多年前,涉水跋山向西迁徙的起点。

无论是家谱记载还是口口相传,许多四川人都认为,自己祖籍是“湖广麻城孝感乡”,现今麻城市的版图没有“孝感乡”这个地方,但是近几年发现的史料证明,孝感乡在历史上确实存在。入川的祖先,到底从什么地方踏上迢迢路途?

不只是熊心儒,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川人奔走在寻根路上,俨然“热潮”。而深究起来,寻根热的兴起与四川特殊的人口构成有关。

自“移秦民万家”,到抗日战争,巴蜀之地经历了无数次人口“大换血”。其中清朝前期的“湖广填四川”规模最大,川人籍贯极为混杂。

如果说安土重迁、落叶归根的文化因子,天然地融在中国人的血液中的话,那么,入川谋生活的外省移民对“根”的体味更加彻骨,他们清晰地记得自己的来路,先祖和故乡就在心里,是不需要寻找的;而当他们在巴蜀落脚,并繁衍出庞大的支系,后辈们又如何承继祖籍记忆?比口口相传更牢靠的,则是家谱。

家谱,记载的是一个血缘家族的世系与事迹,其意义,从清代史家章学诚的话可见一斑:“夫家有谱、州有志、国有史,其义一也。”千百年来,无论是宗族剧变,还是内战、外侮、改朝换代,家谱仍旧顽强存活,一代代的后人,翻开黄脆的纸片,重修补续,生生不息。

而生于1942年的熊心儒,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知“家谱”是何物。打他蒙童时开始的一系列运动,从组织形态上清算了家族;文革“破四旧”,将家谱“毁坏殆尽”。此后,偶有父辈谈起相关话题,也很快收起,因为那是“要不得的旧东西”。

直到1980年代初期,熊心儒参与编写邻水县丰禾区志,苦于寻找历史人物的他,听到不少人感叹:“家谱都还在的话就好了!”1984年,国家档案局会同文化部和教育部,下发了一个关于协助编好《中国家谱综合目录》的通知,除地方志编修之需外,“修谱热”的兴起还有另一个背景:对外开放后,许多台湾同胞、海外侨胞的思乡情浓,亟待利用家谱来寻找大陆血亲。

自此,熊心儒等人开始收集世系。可是,几十年的变迁断裂,家族变动太大,许多亲人对不上号,收集工作进展得并不顺利。后来,他们终于找到一份幸免于难的民国时期的家谱。据此,到2004年底,他们联络了邻水县长寿乡、丰禾乡3万多熊氏,还在重庆长寿区找到了一支宗亲。

寻根

2005年1月16日,熊心儒等人组织成立了邻水县熊氏文化研讨会,打算汇总甄别,联宗续谱。可问题是,这份仅存的家谱虽然显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入川始祖熊寅士,可熊寅士是谁?他以上的世系是什么样的?不知道。没有渊源,如何修谱?

但家谱还是提供了寥寥数字的有效信息:熊寅士是自楚国鬻熊起的第八十七世,明洪武二年(1369),从湖广省黄州府麻城县孝感乡高坎岩洗脚河举家入川。于是,这一年10月,熊心儒和一个本家受族人之托,到湖北寻根。

时间久远,地名变换,是几乎所有寻根人遇见的困难。熊心儒先去湖北孝感市,查资料访乡民,问了好多天也没有收获。因为,现在的孝感市并非家谱上的“孝感乡”。明朝初期,麻城有个孝感乡,但在明成化八年(1472),因为外迁人口太多而被撤销了。明初“洪武大移民”时,孝感乡是重要的集合地和出发地。由此出发的江西人、“豫章人”、麻城人,共同把“湖广麻城孝感乡”作为自己迁川前的祖籍地。后来入川的移民,不少人也冒充老移民的籍贯“荫以自庇”。这种现象,与华北移民后裔统称自己祖籍“山西洪洞大槐树”,江西移民后裔皆言来自“瓦屑坝”极为相似。

四川学者孙晓芬认为,“麻城孝感乡”是一个关于祖籍记忆的人文地理概念,而在麻城官方看来,这则是一笔巨大的历史文化资源。“四川人来寻根,我们要做好对接”,麻城市政协主席凌礼潮说。

在麻城,熊心儒在当地史志办人员协助下,顺利找到了 祖籍小地名——“高坎岩洗脚河”。而且,至今居住洗脚河一带的熊姓,都是一个名叫易甫公的后人,当地家谱中,易甫公以上和以下的世系都很完整。

熊心儒发现:易甫公的下一代,和熊寅士一样,也是自鬻熊之后的第八十七世;易甫公的孙辈是“清”字派,也正好与熊寅士的儿子同派;一份家谱补充材料还证明,易甫公有四个儿子,其中老四“外迁”,由此推断,“寅士”应该是“寅四”的误传。反复论证之后,熊心儒等人前往易甫公墓前拜祭,正式认祖。

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熊心儒一样顺利。四川省复退军人医院的钟志良,两年前也曾耗时几个月,行程两万里,仍然没有找到祖籍地“湖广五刚洲”。他自述在寻根路中,“接谱受惠为甜,忍饥为酸,周折磨难为苦,直扼强逐为辣,感弄谎骗为麻”,可谓五味俱全。

作为明清大移民的主要移民源之一,这几年,麻城市史志办收到的寄自川渝的寻根信超过一万封,2008年春节,近千川人回麻城扫墓祭祖。为了方便川人寻根,四川学者孙晓芬和麻城市史志办还合作编写了一本《麻城祖籍——寻根族谱姓氏研究》,书中汇集了麻城100个大姓家谱提要。

修谱

如果仅将寻找入川始祖的来历当作“寻根”的话,未免有些简单,修家谱本身,也是寻根的重要内容。

渊源找到之后,由邻水县熊氏文化研讨会主持,正式开始修谱。首任会长熊跃鳞,在熊家德高望重。他生于1927年,早年曾求学于复旦大学,1979年摘掉“右派”帽子,县城公园就是他主持设计修建的;副会长熊惟明是县工业园区办公室主任;而退休前担任县广电局局长的熊心儒,担任副会长和家谱责任编辑。

他们的经历和身份,印证了四川学者陈世松对“修谱热”的分析:一些在共和国成立前后出生,经受过家族文化熏陶的人们,到改革开放时,大多年届退休,潜藏在他们头脑中的家族意识,开始重新躁动起来。他们本来就具备一定的文化知识,加之时间、精力和经济条件允许,理所当然地成了地方宗族文化的热心组织者和推动者。

2006年1月,《熊氏族谱——寅士太公田氏太婆家谱》付梓。家谱内容和传统谱书大致一样,除了世系表之外,还有人物、规诫、仪式、诗词歌赋等。族规、族训,是从熊氏宗祠的壁刻上抄下来的。

小时候,因为家里失火,熊跃鳞随家人在宗祠暂住过几年。年幼的他,喜欢撞晨钟敲暮鼓,而最畏惧的,是祠堂里长长的戒尺,“有族人不敬父母,乱扯乱搞、偷窃,就要挨打”。不过,宗祠在邻水县解放后就充公了。

随着宗祠被充公,里面的陈设也陆续不见了。“前辈人很重视教育”,熊跃鳞记得,祠堂里曾立了一块木碑,上面刻有奖学条例,“到日本、欧洲、美洲留学的,各奖多少钱”。每年春节,还要组织上中小学的族人到祠堂来统考,考中前几名的,来年学费由家族公共支出,他自豪地回忆:“我小时就考中过这个奖”。

说起寻根修谱的动机,熊跃鳞没有直接回答。在他看来,当前存在很多问题,其中最严重的是,其一,很多人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祖先,不知道从哪里来;其二,而且人与人之间秩序被打破,“社会乱了”。

不仅仅是修谱

乱了怎么办?研讨会的答案是,“需要重新凝聚起来”。研讨会成立后的这几年,每年春节,他们都把各支系的代表请来开团拜会,“都是上百人参加”。他们还组织清明祭祖,以及和省外的宗亲联谊。家谱收录的名人的简历和照片,也出现在研讨会办公室的墙上,“展览的用意在于教育族人,凝聚人心。”

对于研讨会的作用,熊心儒等人还举了两个例子:有一家姓熊的,儿子不赡养老人,我们去教育,后来改正了;一个族人受到伤害,我们帮忙索赔,本来对方只想赔几万,最后依法给了29万。“我们的体会是,邻水的几支熊氏合到一块后,变得亲密融洽,而且曾经和熊氏联过姻的其他姓也找上门来。”熊惟明补充说,“一个家族姓氏和谐了,一个乡就和谐了。推而广之,社会才能更和谐。”

熊心儒等人坦言,截至目前,研究会的工作没有遇见什么阻力,但最现实的问题,是没有公产,经济上受制约。“我们自己多干点,是义务服务,但搞活动编书等等,需要花钱”。目前的花销,都是靠族人捐赠,“可这不是长远之计”。研讨会使用的办公室,是一个熊姓实业家无偿提供的,他们打算将这几间房子用来经营,“比如搞饮食”,增加一点公共收入。

最近的一则消息称,由国家图书馆和澳门基金会合作构建的“全球中华寻根网”,年内即将开通,首期建设目标是建立家谱数字化综合服务系统,提供五百个以上的姓氏、两万条以上的家谱书目导航数据、一千部以上的家谱文献。

2009年3月31日,熊跃鳞小心地将重达两公斤的家谱包扎工整,郑重地递到一个来访记者的手中,于他而言,这本沉甸甸的谱书浓缩了熊家的辉煌历史,更喻示着后辈的荣光;而他和研讨会不仅仅想搞清楚“我们从哪里来”,还想弄明白“我们向何处去”。

版权归《国家历史》所有,转载请与杂志编辑部联系
(Email:
gjls0799@163.com )

历史新闻 新闻历史 定价:人民币10元
目录
2012年1月刊
2011年12月刊
2011年11月刊
2011年10月刊
2011年9月刊
2011年8月刊
2011年7月刊
2011年6月刊
2011年5月刊
2011年4月刊
第四十五期 2010年8月
第四十四期 2010年7月
第四十三期 2010年6月
第四十二期 2010年5月
第三十九期 2010年2月
第三十八期 2010年1月
第三十七期 2009年12月
第三十六期 2009年11月
第三十五期 2009年10月
第三十四期 2009年9月
第三十三期 2009年8月
第三十二期 2009年7月
第三十期 2009年5月
第二十九期 2009年4月
第二十八期 2009年3月
第二十七期 2009年2月
第二十六期 2009年1月
第二十五期 2008年12月
第二十四期 2008年11月
第二十三期 2008年10月
第二十二期 2008年9月
第二十一期 2008年8月
第二十期 2008年7月下
第十九期 2008年7月上
第十八期 2008年6月下
第十七期 2008年6月上
第十六期 2008年5月下
第十五期 2008年5月上
第十四期 2008年4月下
第十三期 2008年4月上
第十二期 2008年3月下
第十一期 2008年3月上
第十期 2008年2月
第九期 2008年1月下
第八期 2008年1月上
第七期 2007年12月下
第六期 2007年12月上
第五期 2007年11月下
第四期 2007年11月上
第三期 2007年10月下
第二期 2007年10月上
第一期 2007年9月下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