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拼图台湾 》艺林影存
分类:

艺林影存

--作者:星翁

绝唱:杨小楼与梅兰芳

《霸王别姬》是“伶界大王”梅兰芳的拿手戏,与他配演霸王一角的“国剧宗师”杨小楼尤负盛名,有“活霸王”之称。1922年在北京首演,风靡一时,曾有人戏谓“杨梅中毒”。受人欢迎的程度,于此可见一斑。杨、梅创作的《霸王别姬》至今仍在京剧舞台广泛流行。

1931年,上海长城唱片公司特约这两位大师灌制《霸王别姬》的唱片,算是空前的壮举。当时经过十余位戏剧名家的商讨、修正,对于角色的取舍,更是煞费周章。在灌制时,分用两堂场面,权衡场子的轻重,处理名次的上下,使杨、梅两位铢两悉称,成为真正的合作。例如第一面杨左梅右;第二面杨右梅左,分配得极平均。

这一套六张十二面的唱片,发行以后风行全球,迄今不衰,的确不愧为典范之作。当时杨小楼五十三岁,梅兰芳三十七岁,也是杨最后一次灌唱片了。梅兰芳正值盛年,嗓音甜美受听,与杨小楼冠绝一时的念白相互配合,真是声容并茂,堪称千古绝唱。

这一张富有纪念意义的照片,是在灌制《霸王别姬》后在录音室中拍摄的。左三杨小楼,左四梅兰芳。左二的外籍人士为工程师汉柏(德国人);左五为长城唱片公司创办人叶庸芳;左一戴墨镜者为名剧评家、梅花馆主郑子褒,后郑氏在台湾曾编成《平剧脚本》五十集,1958年前后,酒醉坠楼去世。

1.jpg

上图:摄于1931年

美髯翁:于右任与张大千

这张照片是1959年张大千由巴西返台,于右任先生在台北松山机场接机的合影(前排右方为张群,后排为大千结拜二弟张目寒与大千之子张葆萝)。右老与大千交情深厚,一代“书圣”与“画圣”都以美髯著称。当时右老八十一岁,大千六十一岁。两人比肩而立,银髯飘拂,神采奕奕,望之令人赞叹。

2.jpg

上图:摄于1959年

大千在台北历史博物馆举行首次画展,右老主持揭幕,并谓:“大千艺术在此,精神在此。”又赠以联云:“取法溯隋唐以上,尊则善守,强而能用;衡鉴为中外所宗,富可敌国,穷无立锥。”推崇备至。1958年右老八十大寿,大千由巴西寄画祝贺,一幅大疋古柏直干冲霄,枝叶繁茂,略染淡赭花青,一种超拔蓊郁的气势,充沛满纸,并题诗云:“叱咤风雷数十春,而今只署太平人。参天黛色吾能说,腕底蟠虬自写真。”寓意深远,无愧传世杰作(右老抗战胜利后曾有“太平老人”别号。任监察院长达三十二年之久,柏台重望,高风亮节,足以当之)。1964年右老辞世,大千挽以联云:“四海一髯伤心系天下;九州万劫无泪哭先生。”英雄相惜,哀痛至深。

近年右老书法与大千的绘画,声价如日中天,深为中外人士所喜爱。东方艺术大放异彩,堪为艺林佳话。


文章版权归《老照片》所有,转载请与《老照片》编辑部联系
(Email:
laozhaopian1996@163.com

目录
青苔上的腳印
都是因為王偉忠
尋找回來的黑貓(上)——專訪前台灣U-2飛行員華錫鈞上將
尋找回來的黑貓(中)——專訪前台灣U-2飛行員華錫鈞上將
尋找回來的黑貓(下)——專訪前台灣U-2飛行員華錫鈞上將
台湾五百天:从光复到“二二八”--听葛天惠老人一席谈
父亲那场永不止息的战争
被俘虏的人生
宋曹琍璇:寻找历史的共识
棋子、弃子 志愿军战俘
我与禁书的故事
我的母親
绿岛的伤心往事
台静农的后半生
林语堂眼中的蒋介石和宋美龄
不多取一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书信中的黎烈文与巴金
芝麻酱烧饼
长跪在傅斯年先生墓前
我所知道的女诗人徐芳
忆春台旧友
蒋经国与台湾
吴克泰与他那一代的台湾人
一代报人余纪忠先生
台湾“解严”与两岸关系的变化
1950年代:台湾校园的“自觉运动”
台湾:海外诸国盖由此始
台湾:海外诸国盖由此始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朱谌之遗骸寻访记
1954年:“书信”冲突中的胡适与吴国桢
愿英魂安息:纪念章丽曼女士
刘放吾:被遗忘的团长
韦大卫:“告诉蒋介石,老子走了”
台湾报禁解除前后
朱谌之魂归大陆纪实
战争岁月——纪念我的姑姑与父亲
台湾当年有一群娃娃兵(上)
台湾当年有一群娃娃兵(下)
幼年兵营--台湾曾有群娃娃兵续篇
我嗅到了亲人的气息--台湾曾有群娃娃兵续篇2
1949 黄金大挪移
张治中三访张学良
记梅贻琦夫人韩咏华
臺灣銀行
妈妈六十多年的心愿——找到张秀杰
我是台湾老兵之①:相见时难别也难
黄杰与郑洞国
将军空老玉门关
一名志愿军战俘的三十年追问
艺林影存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