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拼图台湾 》愿英魂安息:纪念章丽曼女士
分类:
21.jpg

愿英魂安息:纪念章丽曼女士

--作者:四书斋主

《潜伏》最后一集,余则成去了台湾继续潜伏,为保护余则成的安全,翠平隐名埋姓地在山区带着孩子艰难度日。余则成以后怎么样不得而知,但按照组织纪律,翠平恐怕要这样一直生活下去,直到余则成回来。可以说,在运动频繁的中国,翠平是幸运的,她不可以让人知道她的爱人去了台湾,她也就可以不用背着逃台人员家属的“黑锅”,她还是以前的翠平,一个贫苦农民出身的翠平,她和孩子就可以平安的渡过历次运动的冲击了。
  
章丽曼女士的家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无论是在大陆还是在台湾的。
  
在台湾,丈夫王建文因“知匪不报”的罪名被判七年徒刑,丧失了他在国民党方面多年来所得到的信任和前途,儿子和两个女儿受到“匪谍”子女的影响,抬不起头,几乎过着流浪的生活,幸运的是外婆一直在孩子的身边,给孩子们以心灵的庇护。22.jpg
  
在大陆,亲友也同样受到了牵连,在她的姐姐章丽丝的档案中就有“逃亡人员登记表”和“蒋方人员家属(亲友)调查登记表”两张表格,我相信在她的两个弟弟章梦涛和章仲禹的档案中也同样会有类似的表格。姐姐章丽丝被打成历史反革命,有自身的因素,但可以说也受到了她的牵连,档案中许多地方章丽丝都要声明自妹妹到台湾后就和妹妹就再没有联系,甚至也不知道她已经牺牲。大弟弟章梦涛,在华北大学本来学的是航空专业,但因自己在国民党军队中任过职和有台湾的亲戚而提前毕业,离开了自己十分喜爱的专业,也因为同样的原因在1957年被打成了右派,继而又被打成了反革命分子,开始了长达18年的牢狱和被管制的生活。小弟章仲禹虽然不清楚他在历次运动中的情况,但也是受到了冲击。23.jpg
  
究竟是什么身份的人,让其亲属在不同的意识形态社会中都受到了牵连,受尽磨难?
  
章丽曼女士的情况根据我手头的资料大概是这样的:1924年出生;毕业于九江高等师范学校;1932年父亲去世;1939年为避日寇随母亲到江西吉安,在吉水县政府做办事员,抗日战争后期与国民党军官王建文结婚,后到重庆银行(或慈惠医院)工作;抗日战争后回到上海,按照档案中所说还是在上海的银行(或上海的慈惠医院)工作,期间丈夫被派往台湾,丈夫携儿子王晓波和两个女儿一同前往台湾,为照顾年幼的孩子,母亲陈佩兰女士一同前往,她仍留在上海;上海解放后,进入华东新闻学院学习,毕业后可能被分到新华社工作,在台湾工作委员会工作,1950年(或1951年)经香港赴台,1953年农历元宵节被国民党宪兵抓走,1953年8月18日被国民党宪兵司令部以叛乱罪处死,年仅二十九岁。
  
从以上的情况来看,章丽曼极有可能是当时派往台湾潜伏的地下党员,但在她的儿子王晓波的文章中,似乎她并不是这样的一个身份。王晓波先生在《迟到了四十八年的讣告》中写到:“根据当年的判决书才知道,上海失守后,母亲仍留在上海邮政储汇尚任会计,后遭辞退,因“喜爱文艺,思想左倾”,考取上海华东新闻学院,卒业后,被认为“小资产阶级,思想模棱”,“思家心切”,想到台湾。中共人员知道父亲任职宪兵,遂要求母亲到台后,说服父亲,一旦共军攻台,要父亲不要抵抗。母亲先以父亲思想固执而婉拒,再三说服而同意尝试,中共人员才开具路条让母亲到香港,劝说父亲后情况如何,约定函告香港中共人员,时母亲两个最亲爱的弟弟仍滞留大陆。母亲来台后,将中共人员之意转告父亲,果然遭父亲训斥,母亲即依约函告香港中共人员,就不再联络。”
  
按照王晓波先生的意思母亲章丽曼女士是因思家心切被大陆当局利用,而到了台湾也就是劝说父亲不要抵抗,其他的也没有做什么。虽然如此,但在台湾从1949年到1987年的长达38年的“白色恐怖”时期,特别是在五十年代的初期,为了防止中共在台湾扩散,采取了非常的手段来进行镇压,据说当时是“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个”,在这样的一种背景之下,有过中共任务的章丽曼女士被国民党杀害了是当时时局所决定的。当时被杀害的人不少,据统计,仅在五十年代初期这五年,国民党政府在台湾至少杀害了四五千人,中共在台湾的组织完全被破坏了。与此同时,大陆方面也开始的轰轰烈烈的镇反运动,海峡两岸为了政权的稳定都进行了看似必要却无理智的行动,整个中国都处在血雨腥风之中,很多人成了牺牲品。
  
章丽曼女士是众多牺牲品中的一个,关于她是否真是地下党的问题,在王晓波先生的两篇文章中都没有确定的说,只是强调他的母亲是无奈之下为当局做事。她牺牲后,也没有见到大陆方面有任何追认烈士之说(就目前我所能查到的资料而言),只是在她的姑姑章金媛获得南丁格尔奖后介绍她的事迹时提到章丽曼是烈士。在看章丽丝的一份申述材料时有这么一段话值得注意(时间是1967年4月10日,当时姐姐章丽丝和爱人姚舜文被关押在看守所,所用的申述的纸是卫生纸):
  
“我的社会关系:我的妹妹章丽曼逃难时在重庆银行工作,日本鬼子投降后她在上海信*汇银行工作,解放后仍在上海工作,她在上海写信告诉过我说她到华东新闻学院学习,后在新华社做记者,派至台湾工作委员会工作,她是1950年下半年去台湾的,她走后也没有写信告诉我。以后还是由弟弟来信告诉我的。我和她们将近二十年从来没有通过信,只有亲戚关系,毫无政治关系,思想上早就和她们划清了界限。以上事实在解放初期都交代过。”

24.jpg
  
通过这段话,可以看出在上海解放后章丽曼女士进入了华东新闻学院学习,而华东新闻学院是上海解放后成立的,前身是华东解放军新闻干部学校,是为党培养新闻力量的一所学校,这所学校后被并入复旦大学新闻系,能进入到这样一所学校学习,最起码思想是进步的。经过培训后,章丽曼到新华社做记者,而解放初期的新华社不完全是所纯粹的新闻机构,这一点大家都清楚,至于“台湾工作委员会”这个机构是中共在台湾的最高领导机构,书记正是以后出卖了同志使得中共在台湾组织全部瓦解的蔡孝干,也是使《潜伏》中余则成的原型吴石暴露的人。章丽丝的话是事隔近二十年后说的,当时她不知道妹妹已经牺牲,也不清楚妹妹的身份,是否可信还是大家来判断。而李敖的《恰似我的温柔》书中有一篇文章《迟来的母亲、迟来的光荣、迟来的爱》是讲章丽曼的,书中讲到:“二十多年来,我只知道王晓波的母亲是共产党的烈士,其他一概不知,因为王晓波没有多所透露。这些年,我在许多大学演讲(包括王晓波执教的世界新专),几乎每次都提到这位女士,用来证明共产党钟的真实信仰者的可敬可叹,相对的,这位女士以外的台湾左派,却是“假共产党”、是“左倾幼稚病”患者、也是懦夫。他们比起这位勇敢的女士来,可差的太远!”
  
王晓波先生的《我的母亲叫章丽曼--一个“谍匪”儿子的自白》一文中提到了章丽曼在狱中的情况:“妈被捕后,曾自杀二次,一次是吞金项链,一次是吞下一盒大头针,但都没有成功。我们已无法知道,妈是处在何种境遇,而必须以自杀来保卫自己。临刑前,要她喝高梁酒,她拒绝了;她说,她是一个清清楚楚的人,死作一个个清清楚楚的鬼。要她下跪受刑,她也拒绝了;她说,她对得起国家,对得起民族,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她是无罪的。最后,她是坐着受刑的,临刑前还是一直高呼口号,口号声是被枪声打断的。”
  
1991年,经王晓波先生等人的努力下,台湾当局终止了《惩治叛乱条例》,白色恐怖过去了;2001年5月,有关机构宣布当年对章丽曼女士的死刑判决是“不当审判”,王晓波先生对母亲有了一个最好的交代,可以慰祭母亲在天的灵魂。2001年8月18日,在章丽曼殉难的地方:青年公园水源路堤防外马场町“白色恐怖纪念公园”,举行了“章丽曼女士追思纪念会”。
  
行文至此,实际上,章丽曼女士是不是地下党员在这里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之下国共两党的做法,难道为了实现某个主义一定要这么残酷吗?
  
后来的事更是无法让人释怀,如果章丽曼是党员,她的牺牲是为了革命事业,那她在大陆的亲属为什么还会遭到如此的迫害,这样,烈士如何能安息?
  
现在,无论如何,不能再打搅已经安息的英魂了!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欲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青苔上的腳印
都是因為王偉忠
尋找回來的黑貓(上)——專訪前台灣U-2飛行員華錫鈞上將
尋找回來的黑貓(中)——專訪前台灣U-2飛行員華錫鈞上將
尋找回來的黑貓(下)——專訪前台灣U-2飛行員華錫鈞上將
台湾五百天:从光复到“二二八”--听葛天惠老人一席谈
父亲那场永不止息的战争
被俘虏的人生
宋曹琍璇:寻找历史的共识
棋子、弃子 志愿军战俘
我与禁书的故事
我的母親
绿岛的伤心往事
台静农的后半生
林语堂眼中的蒋介石和宋美龄
不多取一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书信中的黎烈文与巴金
芝麻酱烧饼
长跪在傅斯年先生墓前
我所知道的女诗人徐芳
忆春台旧友
蒋经国与台湾
吴克泰与他那一代的台湾人
一代报人余纪忠先生
台湾“解严”与两岸关系的变化
1950年代:台湾校园的“自觉运动”
台湾:海外诸国盖由此始
台湾:海外诸国盖由此始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朱谌之遗骸寻访记
1954年:“书信”冲突中的胡适与吴国桢
愿英魂安息:纪念章丽曼女士
刘放吾:被遗忘的团长
韦大卫:“告诉蒋介石,老子走了”
台湾报禁解除前后
朱谌之魂归大陆纪实
战争岁月——纪念我的姑姑与父亲
台湾当年有一群娃娃兵(上)
台湾当年有一群娃娃兵(下)
幼年兵营--台湾曾有群娃娃兵续篇
我嗅到了亲人的气息--台湾曾有群娃娃兵续篇2
1949 黄金大挪移
张治中三访张学良
记梅贻琦夫人韩咏华
臺灣銀行
妈妈六十多年的心愿——找到张秀杰
我是台湾老兵之①:相见时难别也难
黄杰与郑洞国
将军空老玉门关
一名志愿军战俘的三十年追问
艺林影存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