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拼图浙江 》杭州:秋瑾的第一个西泠墓葬
分类:

q1.jpg

 

 

照片一

秋瑾的第一个西泠墓葬

--作者:嘉  蔚

拙编《莫理循眼里的近代中国》(福建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下册《目击变革》内,收入莫理循收藏的一套四帧秋瑾墓照。四张照片有相同托卡,标有“上海光华照像”的相馆名,以及地址“张园移此大新街中春桂戏馆南首”。托卡背后注满手书英文说明。其中第二帧在英文说明的右侧留出一点空间竖写中文的碑文原文,以为英文的旁注。所以这套照片当是赠送人特意为不识中文的莫理循准备的,英文是为他而注(因笔迹完全不同于莫理循的,所以排除由他本人撰写的可能)。

第一幅的英文,译意是:“摄于光绪三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时值被不公正地杀害的女教师秋瑾的棺柩从山阴运往杭州,经过苏堤第六桥。当时下午一点,灵柩下葬于西泠桥左侧墓地。吴芝瑛料理此事。”

从这一幅照片上可以看到四位脚夫抬着灵柩,与一前一后两位男子肃立于西泠桥上。桥堍的桑树叶尽落,嶙峋骨立,一片肃杀冬景。男子之一可能是秋瑾侄儿秋壬林。

q2.jpg

照片二

第二幅的英文开头是“吴芝瑛供奉祭品于秋瑾坟前之摄景,光绪三十四年三月十二日”,接下来的英文移用中文原文为:“秋瑾墓碑曰:‘呜呼鉴湖女侠秋瑾之墓,’鉴湖女侠,系秋瑾生前之自号,其平时摄影,喜舞剑,故自名女侠。鉴湖是山阴县之地名,杭州人称碑曰西泠十字碑。”

此照片在放大印入书内后,笔者才看清墓碑落款为:“桐城吴芝瑛题”。立于坟前的女子当为吴芝瑛无疑。

吴芝瑛,字紫瑛,清末桐城派学者吴汝纶的侄女。1903年在北京时,其夫廉泉与秋瑾丈夫王廷钧同在户部任职,两家比邻而居。芝瑛长秋瑾约十几岁。日人服部繁子说“吴氏个子矮小,大约四十几岁”,与此照(距1903年相距四年余)比对,应为可信。两人相识后结为知己,次年正式立誓为“贵贱不渝,始终如一”的盟姊妹。秋瑾赴日后,吴芝瑛带着女儿从北京移居上海小万柳堂。小万柳堂是她丈夫廉泉的私宅,为上海名园之一,坐落在曹家渡一带。秋瑾于1906年春归国后即与她再度往来。此年秋瑾结识另一位引为同志的知交徐自华(字寄尘)。这三位姐妹在小万柳堂相聚时,秋瑾曾有言道:如有不测,请埋骨西湖边。

秋瑾慷慨就义后,当地同善堂收殓灵柩停厝在庙内(一说为草草葬于卧龙山下,以后又移柩于严家潭殡舍暂停)。吴芝瑛闻讯践约,在杭州西泠桥堍苏小小坟前,置一空地为秋瑾造坟。吴芝瑛手题碑文,徐自华撰写墓志铭。

q3.jpg照片三

第三幅墓照的英文为“摄于光绪三十四年夏,坟墓落成之时”;第四幅墓照的英文为“摄于光绪三十四年八月,墓亭落成之时”。

四幅照片的时间跨度为八个月。第二幅是土墓,第三幅已是石墓,第四幅已有墓亭覆盖。四照虽为不同时间所摄,但印制以及英文题识已在这一过程的终结时,即1908年秋。所以在第二幅中文说明内已有“杭州人称碑曰西泠十字碑”这样的时评引述。
但查诸历史,秋瑾并未从此安息。吴芝瑛的义举为报端披露,被清廷张姓御史得知后,上了一本弹劾吴氏。圣旨下来,饬令查办。吴芝瑛几乎因此下狱,求得某西人之妻力保才得脱祸。不久一道上谕到达杭州,命浙江巡抚将秋瑾墓迅予铲平。秋家得讯后,将被宫廷弃在地上的灵柩运回绍兴,再度停厝于破庙之中。其夫王廷钧差人来绍兴又将秋瑾灵柩运到湖南,暂厝于王氏祖坟,预备择日换棺安葬。但未几辛亥革命爆发,王廷钧与其父也已先后去世。湖南都督谭延将秋瑾灵柩迎至长沙,预备安葬在岳麓山上。但是浙江都督朱瑞派代表来长沙交涉要迎灵回杭。双方僵持数月后,浙江方面强行将灵柩扛至船上回了杭州。

q4.jpg

照片四

革命政府在西泠桥堍原墓对面再行建造了一座新墓,在原墓址上造了一座风雨亭以作永久纪念。又将墓地旁边不远处的刘果敏公祠改为“鉴湖女侠祠”,其临湖小楼五楹,改作“秋心楼”。1913年孙中山先生来杭亲临致祭,题赠“巾帼英雄”匾额。抗战胜利后,“鉴湖女侠祠”移作西湖中心小学的楼舍。风雨亭因白蚁蛀蚀,于1927年坍毁,直至1959年重建。但是在“文革”中,秋瑾墓连同风雨亭再次被毁。

再回到莫理循保存下来的这一套墓照。从说明中一再提及吴芝瑛,而且第二幅是吴本人在墓前的留影来看,赠照人一种可能是吴本人,一种可能是她的朋友。英、中文的说明也因此可能为吴本人(如果她有这方面学历的话)或她朋友所写 。无论如何,这一套照片连同题识,对于今日的国人来说,是极其珍贵的历史文物。

文章版权归《老照片》所有,转载请与《老照片》编辑部联系
(Email:
laozhaopian1996@163.com

目录
杭州:民国文人的西湖旅行
杭州:秋瑾的第一个西泠墓葬
杭州:吴其轺:从“飞虎”到车夫
杭州康桥:早年见到的农村婚姻
杭州浙江日报社:曹本皓33周年祭
杭州省文联:“你们将同春天一道来临”(上)--时代大潮之外的方令孺
杭州省文联:“你们将同春天一道来临”(下)--时代大潮之外的方令孺
杭州师范学院附中:惊魂万里--一段长达41年的误会
杭州浙大高工:回忆中学时代的学习生活
杭州钢铁厂:张小定之死
杭州:周大渭教授二、三事
杭州:文革杂忆(一)
杭州:文革杂忆(二)
杭州:文革杂忆(三)
杭州的店名和招牌
慈溪县西乡官桥:生死陈布雷
淳安县:水下的故乡
奉化大堰村:王任叔其人其事
湖州第三人民医院:老兵暮年--追寻被遗忘的志愿军战士
嘉兴市:泥巢孤燕----吴文奎
嘉兴市:我的战友刘克正
南浔:我的“妈妈”
青田:十年桑梓梦,两度鹤城行
上虞春晖中学:“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
上虞:白马湖之冬
绍兴柯桥公社新建生产大队(宾舍):一九五八年绍兴农村见闻
绍兴湖塘:为了肚子
萧山县戴村公社李家坞大队:山坡上的村姑—李牛花
萧山谢家村:我的外婆
衢州:满怀激情庆“九大”
余姚县:小学生看民国大选
舟山市:台湾当年有一群娃娃兵(上)
舟山市:台湾当年有一群娃娃兵(下)
舟山市:幼年兵营--台湾曾有群娃娃兵续篇
我嗅到了亲人的气息--台湾曾有群娃娃兵续篇2
两个浙江人
开会记
我的20年右派经历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