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拼图浙江 》慈溪县西乡官桥:生死陈布雷

1(1).jpg

 

图:陈布雷和家人在杭州西湖上游览,船上写有“申报”字样。

 

生死陈布雷
                                                
--作者:伍艳

最初看见陈布雷的名字,是在一本多年前的老杂志《今古传奇》上。文章记载了陈氏因为妻子产褥热而亡,迁怒于才出生的女婴,将其从窗口掷出,但婴儿却侥幸掉在天井的篾棚上,以大难不死。2(1).jpg

图:陈布雷和家人在杭州。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我当时很是纳闷,缘何有这等做父亲的? 若干年后,我再看王泰栋先生所作的《陈布雷大传》,书中竟也提到此事。

陈氏本名训恩,祖籍浙江慈溪县西乡官桥,兄弟姐妹众多。五岁由父亲陈依仁授识方块字,六岁尊父命从师袁姓先生,熟读“四书”、“五经”,十七岁时进入宁波府中学堂,继而进入杭州浙江高等学府,接触了大量的新知识、新思想。至于“布雷”的笔名,乃因陈氏中学时代脸庞圆胖,被同学们戏谑为面包,“布雷”即由英文“bread”(面包)的谐音而来,这个笔名他一直沿用到去世。3.jpg

图:陈布雷和家人在杭州。

1911年秋,陈布雷应上海《天铎报》之聘为撰述。后为《申报》撰稿,再后为《商报》编辑部主任,擅长于时事政论。他的才华为陈果夫所赏识,陈果夫时常把国民党圈内的决策透露给他。陈布雷据此评析时局,往往给外界造成“有先见之明”的感觉。1926年起,陈布雷屡屡撰文评论国共关系,曾经断言中国是“最不适于试行共产之国家”,中国革命“舍国民党莫属”

同年11月,应陈果夫之邀,陈布雷和潘公展去南昌谒见蒋介石。接受时任北伐军总司令的蒋介石的面试。4.jpg

右图:陈布雷的灵柩。

在面试会上,潘公展眼光闪缩,举止僵硬。而陈布雷看上去则更像是一个埋头做文章的书呆子。蒋介石问以如何对付上海的工人运动,潘公展抢答道:“总司令自有妙策。”而正襟危坐的陈布雷用谦卑的口气回答道:“愚见是否以可靠的部队包围上海,造成猛虎出山之势,然后用帮会势力打头阵……”蒋介石微微点头,对他俩的取舍心中已定。

陈布雷入迁总司令部居住,继续接受考察。按照蒋介石指示的要点,陈氏以校长和总司令的口吻,一气呵成,写了《告黄埔同学书》。蒋介石看过文稿,点头称许。3月,陈布雷辞别蒋介石,5月赴宁,接受中央党部书记长职位。

5.jpg

图:中国殡仪馆“崇敬堂”内。蒋介石率众祭拜陈布雷。后排左起第一人为李宗仁,中为何应钦,最右者为于右任。

自此,陈布雷成了蒋介石的首席侍从,对蒋如影随形,专心致志处理党政机要,撰写书信文告。堆积如山的文件和矛盾百出的讯息,经他整理,很快就变成条理分明、言简意赅的汇总情报,供蒋介石审批、决策。

蒋介石“著作等身”,陈布雷是主要代笔人。蒋介石著名的《西安半月记》,据说也是陈执笔。至于蒋介石的文告、演讲辞,则十之八九出自陈布雷之手。而他本人,终其一生,却没有一本传世文集。

6.jpg

右图:陈布雷灵车。上有蒋介石题写的匾额“当代完人”。

陈布雷为人低调沉着,更懂君臣之道,与拉帮结派、贪污腐化从不沾边。为了感谢蒋介石的知遇之恩,从1927年跟随蒋介石到1948年自杀,陈布雷可谓忠贞可鉴,竭力奉献。他曾经对人说过:我如同已经嫁出了的女人,只能从一而终了。

1945年,抗战胜利,内战爆发。国民党军队在战场上节节失利,后方官员及孔宋集团则贪污腐化,搞得民不聊生,国民党政权已岌岌可危。面对眼前的一切,极度失望之余,陈布雷服下了大量安眠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死前留下两封致蒋介石的遗书,其一曰:

7.jpg

左图:陈布雷祭拜大典,前右为于右任,后排左起为何应钦、孙科、张群。

介公总裁钧鉴:布雷追随二十年,受知深切,任何痛苦,均应承当,以期无负教诲。但今春以来,目观耳闻,饱受刺激,入夏秋后,病象日增,神经极度衰弱,实已不堪勉强支持。值此党国最艰危之时期,而自验近来身心已无丝毫可以效命之能力。与其偷生尸位,使公误计以为尚有一可供驱使之部下,因而贻误公务,何如坦白承认自身已无能为役,而结束其毫无价值之一生。凡此狂愚之思想,纯属心理之失常。读公昔日在黄埔斥责自杀之训词,深感此9.jpg举为万万无可谅恕之罪恶,实无面目再求宥谅。纵有百功,亦不能掩此一眚,况自问平生,实无丝毫贡献可言乎?天佑中国,必能转危为安,惟公善葆政躬,颐养天和,以保障三民主义之成功,而庇护我四亿五千万之同胞。回忆许身麾下,早置生死于度外,岂料今日,乃以毕生尽瘁之初衷,而蹈此极不负责之结局。书生无用,负国负公,真不知何词以自解也。夫人前并致敬意。部属布雷负罪谨上。

右图:陈布雷写给蒋介石的遗书。

陈氏死后,蒋介石为其题匾“当代完人”,并亲临主祭。这里刊出的几幅当时的照片,足以见证陈布雷身后的哀荣。

这些照片,是我的老师林世明先生所收藏。世明老师说过,陈布雷有些类似于三国时期的诸葛孔明,终其一生都怀着“士为知己者死”的心结,堪称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想,这大概也是世明老师特别尊敬他的原因吧。

文章版权归《老照片》所有,转载请与《老照片》编辑部联系
(Email:
laozhaopian1996@163.com

目录
杭州:民国文人的西湖旅行
杭州:秋瑾的第一个西泠墓葬
杭州:吴其轺:从“飞虎”到车夫
杭州康桥:早年见到的农村婚姻
杭州浙江日报社:曹本皓33周年祭
杭州省文联:“你们将同春天一道来临”(上)--时代大潮之外的方令孺
杭州省文联:“你们将同春天一道来临”(下)--时代大潮之外的方令孺
杭州师范学院附中:惊魂万里--一段长达41年的误会
杭州浙大高工:回忆中学时代的学习生活
杭州钢铁厂:张小定之死
杭州:周大渭教授二、三事
杭州:文革杂忆(一)
杭州:文革杂忆(二)
杭州:文革杂忆(三)
杭州的店名和招牌
慈溪县西乡官桥:生死陈布雷
淳安县:水下的故乡
奉化大堰村:王任叔其人其事
湖州第三人民医院:老兵暮年--追寻被遗忘的志愿军战士
嘉兴市:泥巢孤燕----吴文奎
嘉兴市:我的战友刘克正
南浔:我的“妈妈”
青田:十年桑梓梦,两度鹤城行
上虞春晖中学:“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
上虞:白马湖之冬
绍兴柯桥公社新建生产大队(宾舍):一九五八年绍兴农村见闻
绍兴湖塘:为了肚子
萧山县戴村公社李家坞大队:山坡上的村姑—李牛花
萧山谢家村:我的外婆
衢州:满怀激情庆“九大”
余姚县:小学生看民国大选
舟山市:台湾当年有一群娃娃兵(上)
舟山市:台湾当年有一群娃娃兵(下)
舟山市:幼年兵营--台湾曾有群娃娃兵续篇
我嗅到了亲人的气息--台湾曾有群娃娃兵续篇2
两个浙江人
开会记
我的20年右派经历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