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拼图重庆 》重庆八中:我的祖父
分类:

我的祖父

--作者:重庆八中高2012级13班 余林

A文

我祖父的人生已经走过七十六个年头。

曾经,他是生在旧社会,长在新中国的新一代。

曾经,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批义务兵。

曾经,他是一名兢兢业业的农场工人。

曾经,他是一个八一派成员。

如今,他是一个平凡的老人。

我要写的,就是我身边的历史,我家的历史,我祖父的历史。

1935年,祖父降生于重庆市綦江县石角镇的一个农村里。那一年,日本侵略军发动了华北事变,爱国人士开展了一二·九运动,国际和国内风起云涌。但是,那一切没有影响到一个山村里,村里的人只知道现在是民国,没皇帝了。至于国民党共产党之类,他们没听说过。

1949年,十四岁的祖父已经开始背煤碳,干农活。曾祖父走船,祖父帮忙;曾祖母种地,祖父帮忙。他还不知道一场影响中国几十年至今的变革,正悄悄到来。

1955年1月,寒风刺骨,祖父坐上了到西双版纳的汽车。解放了六年,祖父的生活改变了许多,他是先进青年,加入了土改工作队。在那个年代,国家的政策是“贯彻依靠贫雇农,团结中农,打击地主,消灭地主阶级的阶级路线”, “彻底解决平分土地问题”。这些运动谁来领导?土改工作队。而在祖父二十岁时,国家招兵了。祖父成功入选,成为了新中国第一批义务兵。

那个年代,当兵是要选的。年轻的祖父带着些许自豪,坐在汽车上。西双版纳没通火车,坑坑洼洼的烂公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修的。祖父没有感觉不舒服,在他心中,只想着守卫祖国的边疆。他那时还不知道,在这些公路上,中国远征军曾经通过这里去抗击日本人;国军曾通过这里逃往缅甸,士兵们或许曾捧起一捧祖国的黄土,泪洒当场。现在,通过这里的是共军第一批义务兵,他们去守卫边疆,抗击已叛国的李明部队。

祖父进驻在了景洪的勐龙,成为了一名通信兵。

1955年4月,东南亚的春天已经开始热了,祖父与两名战友在打扫卫生,一名叫李重国的战友偷懒,祖父训斥他。怎料李重国举起洋铲朝祖父劈来,祖父只觉得额头一痛,用手一摸,出血了。作为二十岁的年轻人,祖父强压下冲上去的冲动,转身往医务室走。

1956年2月,军队整编,李重国也分到了通讯连,和祖父在一个连队里,半年后,李重国又被掉了出去。后来,祖父听说他叛了国,逃往了缅甸,被当地武装力量打死。

祖父听到的版本是:李重国被李明的特务欺骗,决定离开中国,逃往缅甸,去寻求自由。解放军派人去告诉李明的队伍,李重国是共产党安插进去的奸细。于是被打死了。

在部队的日子枯燥乏味,日子一天一天在士兵们对家乡思恋中度过,边疆基本安稳,祖父在部队时他们连队只和李明的队伍交过一次火。但是人人都想为国战斗,消灭敌人。

渴望战争。可怕的想法。

1958年,祖父从部队退役,成为了一名农场工人。祖父会拉二胡,顺利进入了农场文艺演出队的乐队。

1963年,祖父与祖母结婚。

1964年,祖父的第一个儿子,我父亲出生。那时重庆还属于四川,祖父想恋家乡,便给我父亲起名为川。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祖父在文艺演出队,文艺演出队的人几乎都是八一派,祖父也就加入了八一派。而祖母则加入了三一九派。

虽然都是造反派,但是三一九派是部队支左,是正派。有“走资派”时,造反派们还很团结,没有“走资派”时,“内斗”就开始了。

我曾问祖父:“什么是走资派?”祖父笑着说:“工厂,企业,反正一切头头都是走资派,都要被打。”我很困惑:“那什么时候没有走资派呢?”祖父很淡定:“打死了就没有了。”听得我心惊胆战。

“内斗”时,三一九派有绝对的优势,因为有解放军支持,八一派等其他造反派们被抓起来,从桥上扔到河里去。如果死掉了就算是运气好,没死的话下次搞活动再抓,再扔。正派们对此津津乐道,乐此不疲。

“疯了,疯了,都疯了!”祖父说。

人们没有疯,黑暗的年代,人类残忍的本性暴露无疑。

1967年,大联合开始,“内斗”结束,造反派们不再互相攻击,而是有了目标:反动派。

我问祖母:“什么是反动派?”祖母说:“反对共产党,反对毛主席的就是反动派。”我很惊讶:“那时候还有人敢反对共产党?”祖母说:“他们没有说,但他们心里是这么想的。”

我不知道那时候时怎么知道人心里的想法,但可以肯定的是,许多无辜者会因此被害。

1972年,祖父回到了重庆,进了一家酒厂,成为了一名餐管员。

1976年,文革结束了。很多人却还不知道文革到底是什么东西,它到底革了谁的命?为了谁而革命?没有多少人知道,到现在也没有。

1978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满了神州的海岸线,沿海城市纷纷改革。计划经济却依然统治着内陆的各个城市,祖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依然过着平凡而单纯的生活。

1994年,祖父退休,养鸟种花,直到现在。

B文

从祖父出生开始,他就是那个年代最典型的中国人。生在旧社会,长在新中国的祖父是那么的热血,那么的爱国,守卫祖国是五十年代年轻人最普通的梦想。他们实践梦想,为梦想而努力。黄继光,邱少云等是被树立的典型,但是不是典型的普通人也依然有他们的那一腔热血。那个年代的中国是梦幻般的,是理想主义的。

六十年代的中国是动荡的,祖父在西双版纳工作,浮夸风,反右派斗争,大炼钢铁等“流行活动”还没有对当地造成影响。但是文革却无疑是席卷全国的一次动荡,即使是边境也无法避免。

七十年代是“由乱入治”的,祖父平凡的生活几乎没有受到影响。

本来改革开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最值得一书的篇章,可当时祖父已经五六十岁了,一个工人,他的一生也将近结束。

祖父曾说,他一辈子没害过人,没整过人。当兵的时候没有拿枪杀人,“文革”是加入较弱势的八一派,没害人。一生做工人,没整人。历史如长河,祖父只是一粒沙。但是,有多少人敢说自己没害人,没整人呢?祖父就是一粒沙,也是一粒晶莹剔透的沙。


版权归《看历史》(原《国家历史》)所有,转载请与杂志编辑部联系
(Email:
gjls0799@163.com

目录
重庆大学:重庆,火炉在燃烧
西南师范学院:背诵助教的讲稿:吴宓教“世界古代史”
西南师范学院:吴宓先生的晚年
西南师范学院:岁月留痕
西南师范学院:吴宓与家务女工
重庆八中:我的祖父
沙坪坝小学:一个小学生的大跃进岁月
重庆木材综合工厂子弟小学:爱唱歌的母亲
重庆市少年宫:画魂师表
重庆市少年宫:少年宫画梦录
重庆市体育场:“文化大革命”中首次大规模武斗“一二·四”事件
重庆市文工团:一滴朝露--我认识的曾容
重庆水轮机厂:中国式的发明家--汤仲明
重庆长寿湖国营农场:难友
重庆长寿湖国营农场:住院
重庆长寿湖国营农场:难忘的饥饿年代--一个“右派”的经历
重庆市区:见证历史沧桑的重庆交电大楼
重庆市区:外婆
重庆市区:夏工宣
重庆市区:“钻石”是怎样炼成的
重庆:任白戈“文革”蒙难记
国立重庆师范学校:教育家马客谈与一本《校友录》
重庆:爸爸,请原谅女儿……
重庆:谭幺姐与我的一家
重庆:我的第二个三十年
重庆:一九四六:众声喧哗——读《新民报》记者浦熙修旧政协代表专访
重庆:我认识的江友樵
重庆:何期泪洒山城雨--痛悼胡康民老师
重庆:那些逝去的歌声
重庆:我的三个三十年
重庆:听爸爸讲那过去的事情
重庆:四姐夫的远山恩仇
重庆:哥哥杨凛,你在哪里?
重庆:与难友杨凛有关的一点回忆
电影《烈火中永生》在重庆拍外景
儿时北碚琐忆
重庆北碚:我的两张大字报
长寿县:“开仓放粮第一案”真相调查
万县:所谓草民
万县粮食局:“改正”还是“纠正”,这是个问题
云阳县:“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忠县:爷爷之死--谨以此文纪念爷爷德甫公逝世40周年
忠县:困难时期的“饮食文化”
忠县显周公社:长满野草的知青坟
一份抄家物资处理价款清单
怀念我的好父亲
失而复得:章乃器七十年前的身份证
一个漫画家最后的幽默
悼张鲁--重读他的《红卫兵武斗忏悔录》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