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拼图重庆 》重庆:那些逝去的歌声
分类:

s1.jpg

 

 

 

那些逝去的歌声

--作者:何蜀

曾经有过一首配合阶级斗争教育的“新民歌”:“什么藤结什么瓜,什么树开什么花,什么时代唱什么歌,什么阶级说什么话。”其中的“什么时代唱什么歌”,有一定的道理--除了一些作为人类文化瑰宝而长期流传的名歌以外,不同的时代,确实有反映不同时代面貌、代表不同时代精神、体现不同时代特色的歌曲。

我母亲曾于1945年至1946年在国立重庆师范学校音乐科就读了两个学期,她收藏有当年的几本歌曲集,其中一本是《修正课程标准适用/初中音乐  唱歌》(第三册,第三学年用),编者:朱稣典、吕伯攸,邱望湘、徐小涛。中华书局印行,民国二十六(即1937)年初版。此书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基本练习,分为:音阶练习,调子练习,音程练习。第二部分是歌曲,有:

《作新民》,编者作词,歌词为:放开了胸襟,解除了烦闷,我有堂堂七尺身。奋起奋起,迈步前进,准备双肩担重任。放开了胸襟,解除了烦闷,从今努力作新民。

《云山》,辛稼轩《玉楼春》词(何人半夜推山去……)。

《秋夜思乡》,清.黄燮清词,编者作曲,歌词为:客衣单,人影悄,越是天涯越是秋来早,雨雨风风增懊恼,越是黄昏越是虫声闹。别情浓,归梦渺,越是思家越是乡书少,一幅疏帘寒料峭,越是销魂越是灯残了。

《秋晚》,清.赵我佩词,编者作曲,歌词为:芦花边,蓼花边,曾记横塘唱采莲,秋风年复年。暮云天,暮潮天,柳外轻丝荡细烟,沙鸥和月眠。

《老槐树》,舒伯特曲(当时译作修陪尔特,歌谱后附有“写谱时的修陪尔特”插图),编者作歌,歌词为:故园中有株老槐,念先人手泽可爱;忆儿时树下嬉游,碧亭亭如伞如盖。自离乡负笈远方,弹指间已三载。叹归来人事几沧桑,喜繁枝葱茏犹在,更浓阴绿上庭阶。

《夜织》,外国乐曲,编者作歌,歌词为:小窗夜色苍茫,一灯如豆夜正长。窗前有女停机杼,时而叹息时彷徨。记得去年今夕,阿父从征赴朔方。岁月不居音信杳,频陟岵兮劳瞻望。咚,咚,鼓声遥闻,缅怀绝塞更凄凉。纵声一哭恐惊母,偷弹双泪落衣裳。(歌谱后附有一幅丰子恺风格的插图“一灯如豆夜正长”。)

《夏初临》,外国乐曲,编者作歌,歌词为:梅雨过,夏初临,麦秋天,在水边,满池荷叶大如钱;绿荫添,夏初临,乱红稀,柳丝牵,在树颠,枝头夕照噪新蝉。渐觉炎蒸人意倦,薰风吹上碧栏杆。在秧田,在草间,蛙声萤火透疏帘。

《莲花》,莫扎特曲,胡寄尘歌,歌词为:一泓清水,半亩方塘,碧云深处仙乡。浅红晕颊,嫩绿裁裳,出水芙蕖雅淡妆。悠扬,映斜阳,果然绝代容妆。远香,宜晚凉,果然绝代容光。仙姝萼绿,高士花黄,洛阳佳种称王,谁能比汝,君子名芳。

《工人合唱》,韦柏曲,编者作歌,歌词为:举起铁腕来生产,斧锹锤凿作伙伴。天生一副好筋骨,从来不偷懒。耸起双肩担重任,扛挑背负都会干。早晨做起做到晚,才算真好汉。我们开发宝藏,要把地层凿穿,我们尽力建设,谋生活方便,我们供给需要,造成器物万千,为求大众幸福,不怕流血流汗。

还有《野营之晓》,《忆亡友》,《梦境》,《除夕》,《梅》,《暮春》等。

这本教材后面附录了古诺、门德尔松、比才作曲的三首外国名歌。s2.jpg

母亲收藏的老歌曲集中,另一本是钱君匋编《中等以上学校教科适用/北新歌曲》,北新书局印行,民国二十二(1933)年八月初版。

这本歌曲集缺少几页(估计是为避免被斥为“反动歌曲”而撕掉了),余下的,除去几首现代歌曲如《卖布谣》(刘大白诗,赵元任曲)、〈建设与读书〉(沈秉廉歌)、《劳动歌》(词见《星期评论》,赵元任曲)外,以古典诗词谱曲的歌占了大部分,如:《从军行》(古乐府:白日依山望烽火……),《钱塘湖春行》(白居易诗),《鹧鸪天》(黄庭坚词:枝上流莺和泪闻……),《木兰花》(欧阳修词,原词牌《玉楼春》:别后不知君远近……),《四月十七》(韦庄词,原词牌《女冠子》: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红满枝》(冯延已词,原词牌不详:红满枝,绿满枝……廖青主曲。),《春景》(欧阳修词,原词牌《阮郎归》:南园春半踏青时……),《金缕曲》(劝君莫惜金缕衣……),《塞下曲》(“鹫翎金仆姑……”、“林暗草惊风……”、“月黑雁飞高……”、“野幕敞琼宴……”等)。

此外还有《雁》(露西亚民谣),《久,久矣哉》,《雪》,《幽境》,《晚眺》(门德尔松曲),《黄昏海边》,《悲秋》,《泉水》(韦柏曲),《夏日之歌》,《寂寞的海塘》,《握别》,《月》等,都是歌唱大自然及亲情、友情的。
还有四首李叔同作的歌:《长逝》,《思童年》,《西湖》,《梦》。

我母亲另外还有自己以毛笔小楷在学校印发的五线谱上手抄的歌曲,其中有:

《雁语》(波西米亚曲),《秋声》,《点绛唇(赋登楼)》(王灼词,黄自曲),《满江红》(岳飞词),《民族号手》(爱尔兰民歌),《红豆词》(曹雪芹词,刘雪庵曲),《茶花女中的饮酒歌》,《小夜曲》,《枫桥夜泊》(张继诗,刘雪庵曲),《春夜洛城闻笛》(李白诗,刘雪庵曲),《花非花》(白居易诗,黄自曲)等。

从这些歌曲内容可以看到,在三十至四十年代,除了那些鼓动民众抗日救亡精神的抗战歌曲外,中学音乐教学中所教的主要是帮助学生认识大自然,歌唱亲情、友情,培养美感,陶冶情操,开启心智的歌曲,其中又以古典诗词谱写的歌曲和外国名歌为主,有的以外国乐曲填词(当时称为“作歌”)的歌曲,歌词也是传统诗词风格的。基本上没有什么宣扬和灌输政治意识形态的歌曲。

在我的记忆中,我上小学二三年级(1956、1957年)时,学校教唱的也有些帮助少年儿童认识大自然、给人留下美好印象的歌曲,如一首歌唱春天的:“蝶儿飞,鸟儿唱,春天来到百花香……”旋律欢快活泼;一首关于秋天的:“秋天已经来到,树叶枯黄了……”旋律低沉忧郁,有点像外国歌曲;一首关于自然界“夏夜晚会”的:“啯啯啯啯啯,青蛙大哥会唱歌,滴铃滴铃铃,蟋蟀大姐会弹琴……”反复模仿了几种草虫的歌声后,快活地唱道:“夏夜晚会开始了!”(歌词已记不清了)充满童趣,旋律简洁明快,优美动听。但是此后就再也不记得有这样的歌了。后来学校教唱了些什么歌呢?印象较深的有:

“苏联卫星高飞在天空,和平宣言深入人人心中,我们欢呼人类伟大的胜利,社会主义力量大无穷。反对战争,保卫和平,不准帝国主义再逞凶。全世界都站在我们这边,看东风压倒西风!”

“党中央发出总路线,全国人民齐动员,鼓足干劲争上游,多快好省加油干,我们要作促进派,嘿!最响亮的口号是干!干!干!”

“右派右派,像个妖怪,当面来说好呀,背后来破坏!见了太阳他说黑暗,见了幸福他说悲惨……”

“比比谁先进,看看谁的干劲大。多出一把力,多流一滴汗,生产战线比个高下。你跑得快,我赶得快,你掉了队,我把你拉。快马加鞭人人向前苦干实干创造性地干!生产跃进又跃进,看谁的干劲大!”

“五年计划看三年,苦干三年看头年,赶上那个英国要不了十五年!嗨嗬嗨嗬嗨、嗬,十五年!十五年!嗨!嗨!十五年!”

“小斑鸠,咕咕咕,我家来了个好姑姑,同我吃的一锅饭呀,跟我睡的一个屋。白天下地搞生产,回家扫地又喂猪,有空教我学文化,还帮妈妈做衣服。妈妈问她苦不苦,她说不苦不苦很幸福。要问她是哪一个,她是下放的好干部。”

“戴花要戴大红花,骑马要骑千里马,唱歌要唱跃进歌,听话要听党的话!”

当时配合每一次或大或小的政治运动,都创作有一些歌曲,如果把那些歌曲集中编在一起,就基本上是一部完整的“当代政治运动史.歌曲编”了。

我在母亲留存的当年由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办的《歌曲》杂志上看到许多这样的歌,比如--

因为大饥荒,人民公社遭到质疑,“三自一包”受到欢迎,就有了歌唱“集体生产优越无边”,人民公社是“一条大道在眼前”的歌,歌唱“公社是个红太阳,社员都是向阳花”的歌,党中央号召大办农业,就有了鼓励小学生从小立志“长大要把农民当”的歌,鼓励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歌,甚至还有歌唱抽水机、歌唱插秧机、歌唱柴油机、歌唱小镰刀、歌唱小算盘、歌唱喂猪、歌唱积肥的歌……

农业学大寨运动开始后,就唱“学习大寨呀赶大寨,大寨的红旗迎风摆。它是咱公社的好榜样啊,自力更生建设新时代……”

“四清”运动开始后,就唱“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好哎,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好哎,贫下中农挺起腰,三面红旗举得呀高,歪风邪气要扫尽,牛鬼蛇神要打倒,阶级队伍组织好,永远革命向前跑!”

党中央强调阶级斗争教育了,就有了关于“忆苦思甜”的“天上布满星,月牙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申……”(其实当年许多这类“忆苦思甜”会上老人们往往会不由自主地诉说起大跃进之后三年大饥荒饿死人的苦。)

还有那首如今被一些歌星唱得软绵绵甜蜜蜜的《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送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其实这是一首配合当年阶级斗争教育控诉“万恶的旧社会”的“忆苦思甜”歌,只是现在通常都只唱前面这几句抒情片断而不唱后面的诉苦内容,无人知道其原貌了。

当然,那些歌唱毛主席、歌唱毛主席著作、歌唱毛主席语录甚至毛主席语录板的歌就数不胜数了。而这样的歌:“高不过蓝天深不过海,好不过毛泽东时代,革命红旗迎风摆,牛鬼蛇神脚下踩!”就更是直接通向文革歌曲了。s3.jpg

政治歌曲发展到极致,就是文化大革命中的那些“时代歌曲”。从1972年开始每年由官方推出一本的《战地新歌》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我收存有一本当年我小妹妹用过的中学音乐教材:重庆市中学革命文艺课参考教材《音乐》(一年级用)(重庆市革命委员会中学教材选编小组选编,1969年9月),则是在中学音乐教学方面具有强烈时代特色的代表。

与当时的出版物一样,这本教材的第一页上是作为“最高指示”的“毛主席语录”和“林副主席语录”,然后是四首当时最流行的必唱的歌:《东方红》、《毛泽东同志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林彪语录歌)、《大海航行靠舵手》、《国际歌》。下边分为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毛主席语录歌曲”,计有:《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们的党是一个伟大的党,光荣的党,正确的党》、《团结起来,为了一个目标》、《一个无产阶级的党也要吐故纳新,才能朝气蓬勃》、《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实现无产阶级教育革命必须有工人阶级领导》、《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教育要革命》、《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真正的朋友》、《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共13首;

第二部分是“毛主席诗词歌曲”,包括:《反第一次大围剿(渔家傲)》、《娄山关(忆秦娥)》、《长征(七律)》、《六盘山(清平乐)》、《和郭沫若同志(七律)》、《冬云(七律)》共6首;

第三部分是“革命样板戏选曲”,包括:《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都有一颗红亮的心》2首;

第四部分是“革命歌曲”,包括:《毛主席万万岁》、《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林彪语录歌)、《用毛泽东思想统帅一切》、《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一轮红日从韶山升起》、《伟大的领袖毛泽东》、《毛主席,您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万岁》、《毛主席走遍全中国》、《以林副统帅为榜样永远忠于毛主席》、《安源颂》、《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三八作风歌》、《伟大的长城》、《王杰的枪我们扛》、《我们走在大路上》、《歌唱社会主义祖国》、《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认真搞好斗、批、改》、《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红卫兵战歌》、《战士爱唱毛主席语录歌》、《想起往日苦》、《打倒美帝,打倒苏修,打倒新沙皇》、《反帝反修进行曲》、《打倒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共26首。

比较一下我母亲用过的那本三十年代的《初中音乐  唱歌》和这本我小妹妹用过的六十年代末期的中学“革命文艺课”音乐教材,是很有意思的。

三十年代的那本音乐教材在《编辑大意》中说:“本书遵循部颁修正课程标准编辑,供初中音乐科教学唱歌之用”,“本书的歌曲,无论选撰,都注重涵养美的情感及融和、乐群、奋发、进取等等精神的。并力求适合于时代的需要和学生的程度。”“本书的歌曲,都配有适当的伴奏谱,以养成听和声的习惯,增高欣赏音乐的程度--如有特殊的原因,不妨将前几首歌曲,只弹奏旋律,或等歌曲能唱以后,再逐渐用伴奏曲伴奏。”

六十年代的这本“革命文艺课”音乐教材后面也有个编辑说明,其中说:“‘在现在世界上,一切文化或文学艺术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无产阶级的音乐,是属于无产阶级的,属于无产阶级政治路线的。音乐教学应该成为学习、宣传、执行、捍卫毛泽东思想的阵地。培养学生无限忠于毛主席,无限忠于毛泽东思想,无限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并掌握好音乐这个武器,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在教学中,各校可根据实际情况和具体需要选用。革命形势不断发展,新歌曲不断涌现,在授课中应随时选新歌曲进行教学,使音乐课能更好地紧跟形势,更好地宣传毛泽东思想,更好地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

一个是要“注重涵养美的情感及融和、乐群、奋发、进取等等精神”,一个是要培养学生的“三忠于”思想,“更好地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什么时代唱什么歌”,在这里确实有了具体的表现。


感谢作者供稿,首发于《南方周末》,版权归作者所有,转发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重庆大学:重庆,火炉在燃烧
西南师范学院:背诵助教的讲稿:吴宓教“世界古代史”
西南师范学院:吴宓先生的晚年
西南师范学院:岁月留痕
西南师范学院:吴宓与家务女工
重庆八中:我的祖父
沙坪坝小学:一个小学生的大跃进岁月
重庆木材综合工厂子弟小学:爱唱歌的母亲
重庆市少年宫:画魂师表
重庆市少年宫:少年宫画梦录
重庆市体育场:“文化大革命”中首次大规模武斗“一二·四”事件
重庆市文工团:一滴朝露--我认识的曾容
重庆水轮机厂:中国式的发明家--汤仲明
重庆长寿湖国营农场:难友
重庆长寿湖国营农场:住院
重庆长寿湖国营农场:难忘的饥饿年代--一个“右派”的经历
重庆市区:见证历史沧桑的重庆交电大楼
重庆市区:外婆
重庆市区:夏工宣
重庆市区:“钻石”是怎样炼成的
重庆:任白戈“文革”蒙难记
国立重庆师范学校:教育家马客谈与一本《校友录》
重庆:爸爸,请原谅女儿……
重庆:谭幺姐与我的一家
重庆:我的第二个三十年
重庆:一九四六:众声喧哗——读《新民报》记者浦熙修旧政协代表专访
重庆:我认识的江友樵
重庆:何期泪洒山城雨--痛悼胡康民老师
重庆:那些逝去的歌声
重庆:我的三个三十年
重庆:听爸爸讲那过去的事情
重庆:四姐夫的远山恩仇
重庆:哥哥杨凛,你在哪里?
重庆:与难友杨凛有关的一点回忆
电影《烈火中永生》在重庆拍外景
儿时北碚琐忆
重庆北碚:我的两张大字报
长寿县:“开仓放粮第一案”真相调查
万县:所谓草民
万县粮食局:“改正”还是“纠正”,这是个问题
云阳县:“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忠县:爷爷之死--谨以此文纪念爷爷德甫公逝世40周年
忠县:困难时期的“饮食文化”
忠县显周公社:长满野草的知青坟
一份抄家物资处理价款清单
怀念我的好父亲
失而复得:章乃器七十年前的身份证
一个漫画家最后的幽默
悼张鲁--重读他的《红卫兵武斗忏悔录》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