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拼图湖南 》石门县白云乡:贾之坦采访,杨广月口述:王家堰村
分类:

6.jpg

贾之坦采访,杨广月口述:王家堰村

口述人:杨广月(女,1928年出生,湖南省石门县白云乡王家堰村村民)
采访人:贾之坦(男,1951年出生,湖南省石门县白云乡鸡鸣桥村村民)
口述时间:2010年7月3日
采访地点:杨广月家中
(口述整理:吴文光)

采访笔记:

杨广月老人是我老伴赵永春娘家村的,跟我老伴一样,我平时叫她杨家婶娘。她老伴赵德兰九三年就去世了。现在她一人住在小儿子赵永学新修的楼房里,儿子儿媳都在长沙一家宾馆里打工。杨家婶娘日子还过得不错,在我的摄像机面前,她很是自豪地对我说:“贾哥儿,现在真算得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哒!对比那时候,嗯!一想起那个时候的苦,几日几夜都说不完。”


口述正文

搞“大跃进”,我家的房子被拆了烧砖

五八年那时搞“大跃进”,要取么哒(什么)粪土。俺的屋是要被拆的,看俺的“阶级”(指“阶级成份”)又不好,他俺(他们)喊拆就拆,你还敢讲半个不字吗?拆哒(了)后,床角、檩条都拿去烧,就是烧那个砖头,烧了后都挑到那对门的罗家坪里去。拆的时候,在那房屋枕板的地下挖出了好多光洋,挖出来后,(一群人)都在那里扑倒抢。我也抢到了一小包包。可赵XX一来后,就一手把我的抢去了,说是要交公家。(当时)还有赵德炎、赵德召、赵德春几个,但就是没要他俺(他们)的。这光洋等我收工回家后,听俺屋里人说,是嗲嗲(爷爷)赵明化当时在那路边开了店子后攒下的,只是他突然得病就讲不得话哒!临死时就朝那枕板上一指。后人都没明白他那意思,拆屋时这才搞明白他当时所指的意思。

我不去“姊妹队”就说我反对“大跃进”,被罚跑圈

到了五九年的下半年,赵XX要我到“姊妹队”(“青年突击队”)去。那是赵永耀在那里搞队长,骆同瑞在那里“搞国家干部”(指上面派下来的干部)的,都说那里的功夫苦(劳动强度大),我不愿去。哪知俺这些人门子趴些(指地位低),人家不去不要紧,我不去就找到我哒,说我这个富农分子也不听安排哒,说我是反对“大跃进”。

那一天就把我搞到大队去哒,就在杨世英的那个堂屋里跑天井,就是要你背起个木马,围绕那个天井跑。规定你要跑起一百个圈圈,跑慢了都不行嘞,硬是要你快些跑。

那跑的不是一个人嗨!有么多(好多)人。有才盛洽的娘、唐玉兰姐、乔妈,就是唐西杰的娘也在里头。她俺么些(她们那些)老人家,些尖尖脚(都是小脚),哪么跑得动?俺那时候年轻,格(真的)也有劲,心里也憋得有口气,背起个木马哒就么做死地跑。跑的时候不时地踩到我前面的那些尖尖脚,只听得唐玉兰姐她俺(她们)时刻在喊:“哎哟!哎哟!”我也只当没听到的,一个劲地做死的跑。那些负责人就在边里(边上)打眉笑嗨(眉开眼笑),没有把俺这些人当人吧。我一个人先跑完的,跑完了他俺(他们)也就没找我了。

挂“懒汉牌”

再就是挂“懒汉牌”。搞“大跃进”要早出工,晚收工。大队就做了个木牌子,上头写的“懒汉牌”三个字。就是哪个没起早床,就挂在你的门口哒!你就要早起,把它送到别的起床晚的人家门口。七天之内你还没送出去,那就要砍你几百分(劳动工分),还要开会斗争你。有一次这个牌牌就挂在我的门口哒!我硬送不出去嗨!这人格(真的)就搞急到哒!我就跟邓妈和赵德海的娘两个人一说,(她们)就说你就早点起来,挂在隔壁杨世英的门口嗨。

我就照着她说的,第二天天不亮就起床。当我把牌牌安正(准备)悄悄挂在隔壁杨世英她门口时,哪知她早已坐在她门口哒!我只得又悄悄回转身。连搞了几个早上,她可能半夜时候就起来哒。隔壁杨世英是个地主,俺只能找这么些人才送得,那“阶级”好的(指贫下中农)你敢送吗?!俺这牌牌始终没送出去,就砍了俺几百分,过中秋时糯谷都没分到。人家过节还推点粑粑吃下,俺还不么哒都没得(什么都没有)。屋里冷火秋烟,大人都还不要紧,吖儿(孩子)看到人家吃,就守在人家的门口,看着人家的吖儿(孩子)吃。

一次干活被检举不认真,被罚敲锣游街示众

再有一回,就是我跟俺的牙牙(指小姑)俩个,就是赵任年,你晓得她的,在那边的覃家坪里搞那个堆粪,就是把那个草皮铲后,用那个石灰一拌再把它堆起来,外面用那个泥巴一抹(封紧)。俺正在搞的时候,李XX经过发现了,他说俺没有草皮,是搞的些土。他是和平大队李家老屋的人,那时和俺是一个大队,他在大队不知是当的个么哒(什么官),反正是个负责人。他就把俺在大队汇报哒!大队就要俺俩个打锣,从双峪、胜利、和平(村子名字)一直打过来,硬打那么一个圈呐!是李XX监督俺打的。一边打还要一边喊:“都不要学俺,富农分子不老实,搞事肝狗蒙鸡(干活像狼骗鸡)”。是我提着锣打,她(赵任年)喊的!那个冬天里,风刮在脸上像刀刮的,硬架势(真是)冻死。打完了,还要到大队去汇报,看俺打好了没有!还要俺下出保证,才让俺回来。


转自《新浪博客》,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长沙 湖南师范学院:忆周铁铮老师 ——纪念周老师逝世30周年
长沙 湖南师范学院:流放记
长沙 湖南省交通学校:从当年一红卫兵日记--看1966年前后人们思维的定势
长沙雅礼中学
长沙 新湖南报社:俞润泉书信集
长沙北区兴汉门的湘春中路36号—安庄:杨树达先生之后的杨家
长沙:一百年前的一次群体性事件
长沙:学画
长沙:1967年六千长沙知青大逃亡始末
长沙:父亲的遭遇
长沙:杨树达先生之后的杨家
长沙:江伯伯
长沙:公公--回忆我的奶奶
长沙:追寻百年的独立与自由 陈寅恪家族
长沙:陈寅恪家族 百年悲欣
长沙:画坛巨子陈衡恪
长沙:陈氏后人 从人文转向技艺
茶陵农村:不想谈政治但又离不开政治的生活
茶陵县高陇镇:罗兵采访,安转仔口述:长兴村刘家里
茶陵县高陇镇:罗兵采访,俞茂立口述:长兴村
浏阳:父亲的三句唠叨
浏阳:蹉跎坡旧梦
桃江县:kuai哥
桃江县修山镇花桥港村:1960年:那个小男孩,那桶水,那只碗
沅江:捏曲鬼轶事——扭曲年代的小人物
永州市:开国上将萧克与新中国首所民办大学
xx市:一个理发师经过“学习班”之后的变化
xx市:在那几年没有笑声的日子里
xx市:父亲在交待中写春秋(上)
xx市:父亲在交待中写春秋(中)
xx市:父亲在交待中写春秋(下)
xx市:一摘帽右派为适应文革生存的认罪书(上)
xx市:一摘帽右派为适应文革生存的认罪书(中)
xx市:一摘帽右派为适应文革生存的认罪书(下)
xx市:万言入团申请书
xx市:燎原居委会文革档案中的女居民自传
xx市:一九七七家乡的国营农场在艰难中前行(上)
xx市:一九七七家乡的国营农场在艰难中前行(下)
桂阳县天塘村:古稀故乡行(上)
桂阳县天塘村:古稀故乡行(中)
桂阳县天塘村:古稀故乡行(下)
衡阳县长安乡:王艺璇采访,廖镜二口述:曹家村
邵东县:宁彩云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石门县白云乡鸡鸣桥村:外公之死
石门县白云乡:贾之坦采访,肖开汉口述:悬钟峪村
石门县白云乡:贾之坦采访,杨广月口述:王家堰村
溆浦县双井镇双井村:舒清亮口述“大跃进”(1958-1960)
溆浦县双井镇双井村:舒清亮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溆浦县双井镇:舒侨采访,谢历德口述:双井村
湘潭:我的爷爷奶奶
攸縣龍家·外祖父與辛亥革命(上)
攸縣龍家·外祖父與辛亥革命(下)
资兴县:忆文革中的亲身经历
资兴县:迷雾漫山城(上)--湖南省资兴县城“文革”目击记
资兴县:迷雾漫山城(下)--湖南省资兴县城“文革”目击记
资兴县:我的右派朋友蔡德恭
耶鲁在湖南
情係湖湘(上)
情係湖湘(中)
情係湖湘(下)
回忆亲历的社教运动
我的父亲
我的母亲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