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拼图上海 》洪深大闹大光明戏院
分类:

4.jpg.jpg

图:上海大光明电影院。摄于1940年代。

洪深大闹大光明戏院

--作者:蔡登山

1930年2月22日,上海大光明戏院上映一部美国派拉蒙电影公司出品的电影,原片名叫Welcome Danger,中文译名为《不怕死》。因片中有侮辱华人的情节,当这部电影正在放映时,突然有个人站到了台前,鼓动大家不要看这部电影。那个人就是复旦大学的教授洪深。这件事在当时是“轰动社会的大事”。 2.jpg.jpg

右图:1920年代的洪深
  
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太清楚,洪深在中国戏剧界有着很高的地位。洪深(1894-1955),江苏武进(今属常州市)人,是中国现代话剧和电影的奠基人之一。1906至1907年,他先后在上海徐汇公学、南洋公学就读。1912年考入北京清华学校。1916年夏,清华学校毕业后赴美国留学,入俄亥俄州立大学习陶瓷工程。1919年考入哈佛大学,师从著名的戏剧家贝克教授,成为中国第一个专习戏剧的留学生。并在波士顿声音表现学校学习,又在考柏莱剧院附设戏剧学校学习表演、导演、舞台技术、剧场管理等课程,获硕士学位。1922年春回国。1923年上演第一部剧作《赵阎王》,自饰主角。同年9月加入戏剧协社,任排演主任,先后上演《泼妇》、《终身大事》、《少奶奶的扇子》等,从此开始中国现代话剧的实验活动。1926年创办复旦剧社,后来历任复旦大学、暨南大学、山东大学、中山大学、厦门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校外文系教授、主任,从事教学工作达三十年之久。洪深自1922年起还兼搞电影工作,曾于1925至1937年任明星影片公司编导,写出了中国第一部较完整的电影文学剧本《申屠氏》,并引进了有声电影技术。编导电影有《冯大少爷》、《早生贵子》、《四月里底蔷薇处处开》、《爱情与黄金》、《女书记》、《少奶奶的扇子》、《同学之爱》(又名《一脚踢出去》)等。

1.jpg.jpg

图:1920年代,明星影片公司的办公室。
  
笔者近日偶阅香港《大华》月刊第十期,其中有主编林熙(高伯雨)的文章,谈及洪深大闹“大光明”一事。文中引用文化老前辈秋星阁主1930年的日记云:

二月二十二日。大光明戏院,开映罗克所主演之有声电影曰:《不怕死》,其中以唐人街为背景,而描写华侨的种种劣迹丑事,令人发笑。在五点半钟开演的一场,洪深在该院当众演说,谓:此等侮辱华人至于不堪的影片,我等不要看,应向该院退票。观众群起和之。旋闹至该院账房西经理处,洪深被拘去捕房。捕房恐犯众怒,即行释出。……
  
二月二十三日。今日各报皆载洪深大闹大光明事,而大光明与光陆,依然开演,观众反较昨日为多,因大家不知其如何侮辱华侨之处,向来不看电影者,亦往一观。洪深昨日此一闹,似为该院作了宣传。……
  
二月二十四日。今日各报均不登大光明及光陆之广告,然亦无济于事,《不怕死》仍映如故!租界中之审查电影片者,关炯之亦其一人,于是有人去质问关,关谓审查影片,属于工部局巡捕房,惟有对于疑难之处,则始由审查委员会审查。且中西各委员,均是义务性质,这些影片,我看也未看过!
  
闻洪深已延请伍澄宇律师,预备与大光明之经理潮州人高永清,以法律起诉。高委托他所认识的友人来调停,洪犹未允。……

又据香港《大华》月刊第二十期,有读者泽禾说他偶然翻到当年的剪报,见到一篇题为《洪深为请禁映罗克不怕死影片呈上海市党部文》,此呈文出自洪深之手,对于事件的始末,描述得极为详尽,是一份不可多得的史料。笔者查阅《洪深传》、《洪深年谱》等相关著作,均未见提及此呈文,特全文抄录如下:

呈为奸商无耻,唯利是图,开映影片,侮辱我中华民族,请求制止事:
窃洪深于今日星期六下午,因朋友之邀,赴大光明影戏院观看美国制造罗克主演之影片,译名《不怕死》。不料开映之后,该片所描写,乃华人之为盗贼也,华人之为绑票也,种种下流野蛮恶劣,其侮辱诬蔑我民族者,无所不用其极,而尤以贩卖鸦片为情节中主要之点。举凡《不怕死》之罗克所加诸“怕死”之华人身上,而引起西人之大笑者,在深观之,真如刀割。继乃恍然大悟,罗克之所以取贩土为背景者,亦系投机,因高英土案(编者按:高英系北洋政府时代派驻美国旧金山一个领事,因利用外交地位,带鸦片入美国),在美曾轰动一时,各地报纸,曾用极大号字登载。美国人心目中大都有此一件事,故演之在影片中,不但动听,而且可信也。深思念及此,不忍卒睹,遂即离座,至马路上,茫茫然行走,因天冷乃回家,易去西装。惟影片所给之侮辱太深,不欲甘心忍受,乃又重回至大光明门口,欲寻得同去观看之友人,一询全片情形。在门口遇见数青年议论此片,正欲写信给报馆公告国人,勿再往观。其中一人,并以当日《民国日报》馆“觉悟”栏内卅六人具名之信见示。深此时太受感动,乃谓此种办法,远水不济近火,何不此刻立即对观众言之?深遂挺身而入,向观众报告片中侮辱华人各点,请各人勿再观看,群众表同情于深者数百人,纷纷离座,并邀深同去售票处交涉退票。
而此时该院大股东兼经理高××,竟指使其雇佣之西人经理,将深揪入经理室内,欲加禁闭,并动手揪殴,击破深之嘴唇,夺去深之呢帽及围巾,并指挥院中侍役及印捕西捕将深围逼。该西人经理又用英语对英捕言:“吾欲拘捕此人”,即有两三西捕将深揪入该院,一路揪至爱文义路捕房。到捕房后,该西捕谓此人系大光明影戏院经理嘱我拘捕者。深乃将经过情形说明,并据理与捕房力争,计深自五点卅五分至捕房,至八点二十分走出,前后约有三小时。既无原告随来负责保证,又无正式罪名,无故拘留数小时。直至戏院人散,始行将深释出,该高某亦可谓善用西人之势者矣。
窃思做人皆有人心,受侮辱必然悲愤,受压迫必然反抗,天下之同理也。该租界当道,赖我华人所纳之租税而生存,但何以因英人不满于《残花泪》之写华人优于英人也,则禁止之,又何以于意国水兵不满于《街头人》之写意妇人之卖淫,夺片焚毁后委曲调停之,而对于侮辱华人之影片如《不怕死》,绝不加以取缔,任其开映!且深在美国六年,曾在华人所经营之店内做过工。且亦曾居住过所谓唐人街矣,只知侨胞刻苦茹辛,于重重压迫下求生存,永不忘我民族之光荣,绝不似《不怕死》片中所描写之丑恶。即有一二不良分子,亦如美国驻沪之领署法庭内,两年前其检察官胡萨受贿数万元犯法而下狱,此系特别情形,而非普遍情形也。国人或有未曾去美,误认《不怕死》片中所映系根据事实者;但在深所授课之暨南、复旦大学中,侨胞之子弟亦不少,国人何不一往晤之,询问之!岂其父兄皆各片中所描写者耶?事实决非如此也,总之,此片于戏弄之中,寓鄙贱之意,于侮辱之外,又附会而诬蔑,其流弊不堪设想。其在美国开映之结果,恰在高英土案之后,可使全美人民信我海外之侨胞在美所作,专是此类杀人绑票贩土等事,其影响于我国际地位者为如何!其影响于我民族之前途者为如何!思之思之,不寒而栗,忆民国十五年,深在美时,南美黑人因《重见光明》一片,有侮辱黑人之处,乃在芝加哥某戏院开映时,夺片而焚之。该导演格雷斐斯特于片后多加一千尺,专写黑人自办之大学,以及黑人种种进步优良,以为谢罪。同为被压迫之民族,我老大之中华,岂竟不如美洲之黑人耶!
谨将管见所及之救济办法数端,条陈于后,即祈鉴察酌量施行:(一)转呈上级党部转咨国民政府外交部从速与美国政府交涉,禁止此片在美及世 界任何各国开映。(二)已运来华之《不怕死》影片,立即当众焚毁,以后不论何时何地,不准开映。(三)严惩依此租界势力而实华人资本之两个影戏院,即(甲)映片得利之光陆,(乙)对观众谎言此片已经市政府检查,且依借外人势力压迫国人之大光明。并着该两戏院将连日所获之利数万金,悉数捐给公益慈善事业。(四)严惩租界所设定之影片审查会华人委员关××(编按:即关炯之)卖国媚外,通过此类侮辱国人之影片。(五)此后在租界开映之外国影片,亦须同受市政府检查,不得享受“治外法权”。至于深个人所受损害,已委托律师正式提起诉讼,合并声明。

敬呈
上海特别市党部宣传部

根据陈美英编著的《洪深年谱》,洪深于2月24、25日连续在上海《民国日报》发表《大光明戏院唤西捕拘我入捕房之经过》的文章,及《洪深对大光明戏院宣言启事》。而这时同为明星影片公司的郑正秋、周剑云也仗义执言,撰文抗议殴打和逮捕洪深。紧接着,2月26日,南国社、艺术剧社、复旦剧社、剧艺社、新艺剧社、辛酉剧社、摩登社、大夏剧社、青鸟剧社等,联合在上海《民国日报》发表《上海戏剧团体反对《不怕死》影片事件宣言》,表示“深愿为洪先生之后盾,做一致之援助”。
  
3月初,洪深正式提起诉讼,控诉大光明放映辱华影片并妨碍他人身自由。当时的上海著名律师,纷纷自愿为洪深做义务辩护。各影片公司也纷纷资助巨款代充讼费。3月13日,上海临时特区法院开庭审理《不怕死》案件,洪深在法庭上慷慨陈词,痛斥美帝文化侵略的罪行。人们期待着法官宣读审判结果,不料,法官却宣布:今日到此休庭。
  
在未判决之前,影片《不怕死》还是照常放映。于是,上海影戏公司的主持人但杜宇,发动其公司职员数十名,潜藏保安剃刀的刀片,分批到大光明和光陆戏院,把座椅的皮面划破,一场下来毁损惨重。另有人异想天开,将装有阿摩尼亚(编按:氨水)的瓶子带入戏院,打开瓶塞,怪异难闻的臭气使人不耐久坐,纷纷离席而去。又有人买了广东炮竹带入戏院,横置地上,用吸着的香烟头燃着,观众正在凝神观看,忽闻巨响,误为炸弹爆发,吓得纷纷逃命。如此一来,戏院几乎门可罗雀,不得不暂停营业。
  
在延宕四个多月之后,上海特区法院不得不再次公审《不怕死》案件。洪深再度亲临法庭,经过原告被告双方激烈辩论之后,法院当庭宣判洪深获胜。后来主演罗克被迫写了一份向中国人民“道歉书”,刊登在同年8月15日的《申报》上。美国派拉蒙影片公司宣布收回在华《不怕死》影片全部拷贝,并保证不再放映。大光明戏院老板高永清败诉,一再登报道歉,并被罚五千元,作为扩充君毅中学建筑校舍基金。上海市电影检查委员会重新收回对租界各国影片的审查权。

3.jpg.jpg 
  
图:《爱情与黄金》剧照:丁子明饰陈莲珍,洪深饰黄志钧。

经过此番波折,1928年12月建成、同年12月30日开幕的大光明戏院,在开业三年之后黯然停业。1931年11月,戏院被英籍华人卢根为总经理的联合电影公司买下,并于次年拆除。卢根找了匈牙利建筑师邬达克重建大光明电影院,也就是现今南京西路216号的大光明电影院。当时宣称它“全部建筑采用现代的立体式,别具风格;门面大部分用大理石镶嵌而成,益形华贵;内部还设立喷水泉三座,它的水花能幻五色,绮丽夺目 ”等等。这座号称“远东第一”的大光明电影院于1933年正式落成,同年6月14日开幕。

文章版权归《老照片》所有,转载请与《老照片》编辑部联系
(Email:
laozhaopian1996@163.com

目录
复旦大学:“驳壳枪”与“护心镜”
复旦大学:纪念毛清献老师故世四十年
复旦大学:关于文革的一段记忆
复旦大学:见证复旦园“斗鬼风”
复旦大学:见证复旦园“追穷寇”
复旦大学:李梧龄回忆录
复旦大学:一代名记赵敏恒
复旦大学:我是赵敏恒的儿子
复旦大学:记杨必
华东师范大学:我的精神摇篮——回忆大学年代
华东师范大学:我的大学生活
华东师范大学:大学往事
一个上海77级大学生的回忆
同济大学:足迹与土壤--大学五年
北郊中学:相遇三次的朋友
北郊中学:一个老人和一段历史
复兴中学:林老师的两本书
虹建中学:我的中学生活片段
继光中学:回忆中学里的先生
继光中学:忆三位数学老师
继光中学:我的学长们
继光中学:我的中学同学
继光中学:忆周醒华先生
虹口区舟山路小学:我的小学
向上海美专致敬
上海戏曲学校:可萌绿,亦可枯黄 ——言慧珠往事
上海油画雕塑创作室:回想陈逸飞
文汇报:我看到的黄裳
父亲与《新民晚报》
虹口区大陆新村:情係湖湘(上)
虹口区大陆新村:情係湖湘(中)
虹口区大陆新村:情係湖湘(下)
虹口区东长治路余庆里八十五号:田田
虹口区:山阴路的前世今生
虹口区山阴路:当年山阴路上的几个小家碧玉
虹口区山阴路340弄积善里29号:忆大申小青兄妹
虹口区临潼路:临潼东村记事
虹口区横浜桥:我的外婆桥
虹口区余杭路:吾敌吾友
虹口区:上海东余杭路978弄2号
虹口区:山陰路生活瑣憶
华山路1006弄11号:我的母亲言慧珠
卡德路(现石门二路)嘉平坊14号:乐嘉煊与世界语
徐汇区:华亭路72号
延安中路913弄:上海文化名人村四明村
浦东高桥星光工具厂:两个“特赦”人员的晚年生活
宝山县杨行:农民造反记
宝山县杨行:“卖引线”一家--邻居在反右中的遭遇
宝山县杨行:我所参加的一次抢劫
宝山县杨行:洪生伯伯
宝山县杨行中学:44年以前的旧照片
松江县泗泾镇:故乡今夕
我的第一次素描人体写生
“打鸡血”往事
跟陆小曼学画
记忆中过去的电影院
姐姐妹妹站起来
“盲流”“农民工”── 我父母的故事
那过去的事情--回忆五十年代
我的家族
一个“镇反”人员的别样人生
一九六〇年代的文学追忆
“我除了卖身,什么也不会”
上海的“三大总会”
杂忆上海图书馆和上海藏书楼
上海的民居
游荡在老上海
我的1976年记忆片断
“娘希匹”和“省军级”--文革读书记
余秋雨与上海写作组
一组珍贵的影像
在海滨教书的日子
上海:潘虹日记· 无法哭泣
永远的三五牌台钟
老爸青春无歌
“儿时”民国
活着的记忆
他按自己的活法而活--追念陈文乔
新沪中学:琐忆
老章和我所欠的房租
无地自容:被“放逐”的上海人
“文革”中看电影
幸虧年輕--回想七十年代
专访旅美学者文贯中(上)
专访旅美学者文贯中(下)
我的师父
自我的纪念
过去的过年过节
日记的记忆
李济去台湾的前前后后
本是同根生——关于一九五七年的一个记忆片断
那些树,那些声音
陆小曼的“风景”内外
一个出版人记忆中的王元化先生
怀念傅雷先生
黄宗英:此情悠悠谁知?
历史人物胡治藩——兼评纪实文学《大人家》
《海上花列传》的广告案例
穆旦与萧珊
寂寞徐訏
张爱玲与小报——从《天地人》“出土”说起
关于《郁金香》
和尚的文章与进退
上海往事:一九九○年代(一)
上海往事:一九九○年代(二)
上海往事:一九九○年代(三)
“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傅雷与一份报纸的因缘
八十年代琐记(一)
八十年代琐记(二)
八十年代琐记(三)
书中自有偷着乐——从“溪西鸡齐啼”谈起
一代“棉纱大王”穆藕初
父亲的上海公交月票
洪深大闹大光明戏院
傅敏与《傅雷家书》
同济大学:两代人的美术加试
西子湖畔的十年之约--巴金和师陀
上海滩“侠影”
民航管理局:林雨水:逃回祖国抗战
十四载黑纱为国觞
上海复兴中路496号--解放战争期间地下革命活动的重要据点
万维网和我的如烟旧事
上海弄堂里的中共秘密电台
爷爷的故事
怀念我的父亲母亲
爷爷的故事
那个年代那些事
我的回忆
1949 黄金大挪移
人性如何堕入暗夜--听贾植芳先生讲故事
怀念我的母亲庐隐
从一张结婚证说起
江苏路285弄
看批判电影去
照片见证解放前上海武训学校的奋斗历程
走路的回忆
一个“暗娼”的档案:我放纵,我有罪?
大串连——我的“文革”回忆
我所结识的名门后裔
我的文革岁月
致余开伟先生
文革中的上海商品供应细事
一个男人的故事
浦东同乡会的结束
抗日女杰郑苹如
路易士和胡金人的青葱时代
人们不再纪念她之日
未完工的诺亚方舟:战时中国筹设犹太人特区始末
《鲁迅交往中的右派分子》再补
我记忆中的文革开始
我的“右派”亲戚
五四中学:我的历史 红色系列
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五四中学周边的旧闻轶事
复旦大学新闻馆前的留影
“戈登将军号”上的乘客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风骨--狱友孙大雨
父亲的学历和职称--我所知道的上海圣约翰大学
黃宗英回憶錄:命運斷想
老邻居戎叶侯
70年代上海购物记
王康年冤案真相
有半导体相伴的日子
记傅雷
商务老档案散失之谜两篇
复旦大学:三十年师恩难忘
大上海里的小菜场
不尽往事红尘里--我的母亲上官云珠
身世淒楚的女作家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