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拼图山东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邹增堂口述:邹家村
分类:

5.jpg

邹雪平采访,邹增堂口述:邹家村

口述人:邹增堂(男,1936年出生,山东省滨州市阳信县商店镇邹家村人)
采访人:邹雪平(女,1985年出生,草场地工作站驻站者)
采访时间:2010年8月14日
采访地点:邹家村,邹增堂家中

采访笔记:

增堂爷爷是我家的邻居,小时候来过他家玩过,但一般我都是跟着我奶奶一起去。我去采访他的时候,他家关着大门,我敲了好几声他才出来开门,我以为他不在家,正想离开的时候他开了大门,从院子传来他的声音,我说是小平,打开门看着他一脸诧异的表情,他看着我拿着摄像机,就问我来做什么。我告诉他问问他以前挨饿的事。他说问那些做什么,我说我不知道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情,就想问问你们这些老人是怎么经历的。接着他就带着我走进他屋。

好久没来他家,屋里的摆设好像和以前一样。这一天他自己在家,正好老伴出门。为了找采访的位置,我在屋里折腾了半天。增堂爷爷开始讲述的时候好像有些紧张,说话的时候总是停顿一下再接着说。他说村里一个半月死了四十多个人,真无法想象当时挨饿的严重性,相当于一天死一个还多。


口述正文

咱村里那个数月(一个半月)死了四十多个

我叫邹增堂,今年七十五。咱说六零年吧,饿死老么多人,全堂家和小姚家饿死好几口子,当时一天抬两个或三个,饿得男劳力不能刨(挖)窝子,人都是去窝子那入殓(就是把死的人放进棺材)的,全堂他二叔家差着一顿饭,吃上那一顿饭就饿不死。那时候不是吃食堂嘛,他要是吃上那一顿饭就死不了,谁?礼叔、二叔、柱奶奶、柱爷爷,他们都是饿死的。这里小姚家,小姚他二伯、三伯,还有连柱叔,这三个人,都是饿死的。说是正吃食堂,早开一天,早吃上一天,就死不了人,死人的时候,抬嘛,管材就是套上牛用砣子(木头做的木板)拉,拉到窝子里,然后管材顺到窝子里,在窝子里入殓,就埋了。还有长恩家小二,小二还有一个哥,叫大小(长恩奶奶的大儿子),现在活着的时候,年纪也不小了,是比小二年纪大点,那时候饿得这样搭拉着脖子。那个老希文奶奶你知道不,在她家门前边,大小就是饿得和死尸一样,就这样饿死的。再就个,在小桑(乡)挖那个沟,那个时候红义当干部,长恩寻思拖个话落轻快(想和当官说说,能干点轻快的活),那时候都饿得动弹不动,亚头哥(长恩他爹)死的时候,长恩哭都哭不出来,邹华林去送灵帆(死的人),把他抱出去的。哎哟,以前那时候死了多少,那个数月(一个半月)死了四十多个,小姚家三个,西林是以后死的,还有他二娘,连珠也是以后死的,那时候就是死的爷们多,娘们很少很少的,就是这么些事啊。

到以后就好了,一步一步的,不碍事了,六零年、六一年、六二年就好了,那时候分地瓜。俺和你大爷爷那时候,他当干部,村里分地瓜,就是六零年的二月、三月、四月最厉害,就是一天抬两个,还有三个的时候。我呢,挨饿的时候,也饿的不行。红恩他爹从树上采下榆叶,搁在嘴里吃。传华哥、红义哥和俺二叔,在南边那个地里,吃那个白蒿(野菜),蒿子(野菜)叶子楞(很)高争(很)绿,在食堂里蒸出来,争(很)绿,当时老么好看,虽然争(很)绿、稀烂,吃了以后,到过晌午肿得那个脸这么大,一会就肿起来了,那个菜有毒。咱村里没有不死的,你家里人们没有死的。

每天晚上干活弄到半夜,吃待着羊粪的菜蛋蛋

哎呀,那时候吃啥可了不得了,每天晚上干活弄到半夜,干活的人能喝上水,不干活的人就喝不上,干活偷懒的话就喝不上那个水。人们只吃那个菜,地瓜叶还是俺干活的吃,就是在家里拔的,再扒拉(做)好了,带到干活那,等到半夜十二点的时候,吃那顿饭,吃那个菜蛋蛋子,也有苦的,那里面还有羊粪蛋蛋子,吃那种个人攥得(做的)菜饼子,老大一个个,掰不开,掰都没有劲,就吃这样的菜蛋蛋子。栓令他娘、芙蓉,还有这边的老奶奶,都在食堂里烧火,他们好歹有点东西吃。那时西增当司务长,饿得那个金令家,到处去偷吃的,她去金贺家偷鸡蛋,偷这个那个的,那时候鸡蛋也不多。

五八年大刮五风,大炼钢铁,砸了很多锅

五八年大刮五风,大炼钢铁,都往外边弄锅,以后还这样,拿不上锅的不让吃饭,在大么王家(一个村)大炼钢铁,砸了很多锅。到秋后时,就不碍事了,反正还是不好受。好嘛那个棒子,就像炒得那个棒子花似的,一撵就烂,分一个人二十斤,那时候还不舍得吃,放着当粮食。在食堂打得那个粘粥,打来对上水,吃不下去,也喝不下去,吃啥呢,吃萝卜瓜子,吃盐仁,以前有那种瓜子(萝卜条),潮呼呼的,吃那个。

挨饿的时候还刨窖窝,砸死过人

挨饿的时候还刨窖窝,砸死过人。那时候饿得轻了,丙莱他二哥,在申家村刨窖窝,下去四个人,就是上来一个孩子,说解手(上厕所)上来的,之后瘫了也不解手了,就这么砸死的,都是在申家刨窖窝。

运来他爹偷小猪,罚了劳役

那时秋后吃地瓜时,咱这说的挺简单,经历的事就是这些事,咋好起来的呢,到以后收入也高了,那时候人都实在,咱村里有仓库,没有一个说去偷的。运来他爹偷了一个小猪,那时正好是春天出了地瓜秧子,他扒了地瓜秧子模子(地瓜秧子种子),为了那点事,罚了他牢役,要是现在的话,他就罚不上。饿得人们过年的时候,人们细得(不舍得吃)都把肉放坏,肉馅子就生吃啊,就一口口挖着吃。你莎爷爷,在食堂里劈火头,看见别人搅(搅拌)面糊,他就一口口舀着喝,要是现在的话,砸死人也不喝。


转自《新浪博客》,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山东大学:我所知道的束星北先生二三事
山东大学:涂鸦涂成“反革命”徐邦治同学
济南:岳父
济南泺口:百年铁桥话沧桑
济南一中:1982年:季羡林先生回母校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写历史,九零后有话说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被找回的家族记忆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爸爸妈妈所经历过的那些事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映射在记忆中的大字报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我写我家
单县城关公社:恐惧
单县:骨肉
单县:文革忆旧
单县:烈士塔及其他
海阳县台上村:我曾是“四清”工作队队员
济宁市农科所:戴友文的“反动”言论
聊城地区:大跃进中村办劳动教养
聊城莘县:天上有个太阳 水中有个月亮
临沂:冬日喷薄的早上--一九七七年岁尾私事
蓬莱门楼村:一个村庄的向北之路
蓬莱:我的外甥曲喜元,你在哪儿!
平度市大田镇:李菲菲采访,李好元口述
青岛市文联:怀念振儿--母亲的忏悔
青岛一中随想
青岛:二表哥轶事
青州市朱良镇:王海安采访,王本香口述:梁孟村
曲阜:孔庆玉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孔德成与日军占领曲阜
日照:再访四十年前人生驿站
泰安:风浪中的四年大学生活
滕县姜屯公社:两毛钱惹的祸有多大?
潍县泊子公社南仲寨村:疏散的日子(上)
潍县泊子公社南仲寨村:疏散的日子(下)
潍坊:亡命走长白--我在文革中的三年逃亡
威海:八国联军中的“华勇营”
阳信县商店镇邹家村:吕转改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邹增堂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邹佩瑶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杜凤英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邹佩义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宋秋英口述:邹家村
枣庄市峄城区榴园镇魏楼村:我是参加过三大战争的老兵
淄博:伉俪情深
邹平县城关韩坊村:表哥之死
渡海记
我的丈夫张灵甫
抗日名将张灵甫
有关毛主席语录的红色记忆
万维网和我的如烟旧事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