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拼图山东 》孔德成与日军占领曲阜
分类:

k3.jpg

图:孔庙庄严宏伟的大成殿。

孔德成与日军占领曲阜

--作者:张冉
 
1937 年“七七事变”后,日军集中庞大军力,由南北两线向中国展开全面攻击,尽管中国军民奋勇抵抗,但火力强大的日军在北线占领天津、北平后,继续向西南方向挺进,占领山西首府太原。南线日军与中国军队主力爆发激烈的“淞沪会战”后,继续进占国民政府首都南京。南线战事,中日双方均动用精锐部队,彼此伤亡惨重,中国百姓遭到屠杀,流离失所,震撼了国际社会。

西方画刊报道日军占领曲阜

这一年底,北线日军趁势南下鲁省,并于次年开春占领全省,中国抗战史提到此事时,均强调山东省主席兼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韩复榘不战而退,导致日军不发一枪一炮即进入济南,韩氏随后遭蒋介石枪决一事,成为抗战的重要插曲。占领济南的日军,与南京日军遥望,中间隔着由李宗仁、白崇禧率领的五十万华东部队,这是“徐州会战”爆发的背景。此时,日军也同时占领了孔子的家乡曲阜,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情势中,中国人的目光均放在民族存亡的大事上,对于曲阜的陷落,并不特别关注,日后抗战史的研究者亦鲜所着墨。不过,英美两份主流刊物,美国《生活》杂志和英国《伦敦新闻画刊》,1938年1月却从曲阜发出了战地现场报道,图文并茂,分析了日军占领曲阜,以及孔子七十七代嫡孙孔德成的动态。

美国《生活》杂志摄影记者沃尔特.博萨德开着他的小汽车,驶进曲阜坑坑洼洼的乡间小路,车陷泥中,只能以驴代力,慢慢把车从坑里拉出来。这位美国记者将摄影镜头对准了孔庙的各个角落。孔庙是古代封建王朝祭祀孔子最大的场所,与北京故宫、河北承德避暑山庄并称为中国三大古建筑群。故宫与避暑山庄是属于帝王的,而孔庙是属于孔子的,生前未有帝王之实的孔子在这里,处处显示出帝王的尊贵和威严。孔庙用的是帝王专享的红墙黄瓦,“德冠古今”、“道侔天地”的赞誉性牌匾举目皆是。大成殿是孔庙的正殿与核心,正中供祀孔子像,两侧配祀颜回、曾参、孟轲等十二哲像。殿后为寝殿,供奉孔子夫人,两侧庑殿则祀奉孔门弟子及历代先贤名儒的牌位。它与北京故宫的太和殿,泰山岱庙的天贶殿,并称中国古代三大宫殿式建筑。

k1.jpg

上图:1938年1月,美国《生活》杂志记者沃尔特.博萨德由山东曲阜发出报道,将自己的小汽车陷入泥中的照片刊登在杂志上。

k2.jpg

上图:1938年1月,美国《生活》杂志记者沃尔特.博萨德由山东曲阜发出的报道。图为孔林的土坟。

k3.jpg

上图:1938年1月,美国《生活》杂志记者沃尔特.博萨德由山东曲阜发出的报道。图为孔庙庄严宏伟的大成殿。

孔子高度的文化象征地位

大成殿前青石台阶,中间双龙祥云浮雕,富丽堂皇,汉白玉栏杆,雕龙画凤,而支撑殿堂的十根浮雕式九龙柱更是古代建筑艺术的精髓,九龙盘旋,瑞云缠绕,每柱下衬各具不同图案的莲花底座。殿内的孔子塑像,全然一副帝王打扮:头戴十二旒冕,身穿十二章王服,手捧镇圭,全身涂金。尽管孔子在世时,周游列国,推广他的治国方案,但对于急于富国强兵的列国诸王而言,孔夫子礼教之说,形式上欢迎即可,付诸实现,恐陈义过高。尽管如此,汉武帝将儒家思想提到新的高度,汉朝以降,孔子先后被追封为“宣尼公”、“先圣”、“宣父”、“先师”、“文宣王”、“至圣文宣王”、“至圣先师”等等,地位极其崇高。在世时四处碰钉子的孔子,此后两千年成了无可超越的至圣角色,不断接受历朝历代帝王将相的顶礼膜拜,以至于孔庙里的孔子雕像,已非当年朝中的礼官,而更接近九五之尊。
  
出孔庙的大东门,就到达孔府。孔府是孔子嫡裔子孙居住的地方,旧称衍圣公府,府内珍藏的孔府档案是世界上持续年代最久、范围最广、保存最完整的私家档案。整个孔府前堂后宅,三路布局,共九进院落。1920年2月23日,孔子第77代嫡孙孔德成出生于此。孔德成之父是第七十六代衍圣公孔令贻,那时候,孔令贻最为“子嗣”问题忧心不已,孔令贻外孙女柯兰女士《千年孔府的最后一代》一书记述,孔令贻四十三岁而仍无“为后之子”,将陶夫人的贴身丫环王宝翠收为侧室。王氏先是生了两个女儿,第三次怀有身孕时,孔令贻忽然病危,口述致书给当时的大总统徐世昌:“令贻年近五旬,尚无子嗣,幸今年侧室王氏怀孕,现已五月有余,倘可生男,自当嗣为衍圣公,以符定例。”1920年6月6日,孔德成满百岁生日,当时的大总统徐世昌颁布封爵,孔德成承袭成为年纪最小的衍圣公,当时曲阜全城都鸣炮庆祝,北洋政府也鸣放了礼炮十三响。孔林则位于曲阜城北泗水之上,是孔子及其后裔的家族墓地。鲁哀公十六年(前479年)孔子逝世后,其弟子将孔子葬于此,随着其后裔附葬者不断增加,林园逐渐扩大成世界上延时最长、规模最大的家族墓地。

k4.jpg

上图:1938年1月,英国《伦敦新闻画报》刊出由曲阜发出的现场报道,标题为:中国最神圣的寺庙落入日本人之手:孔子的坟墓。

k5.jpg

上图:1938年1月,英国《伦敦新闻画报》刊出由曲阜发出的现场报道,对孔子第77代嫡孙孔德成作了详细的介绍。图为年仅十八岁的孔德成。

日军宣布保护孔门圣地的矛盾

西方学者将孔子与耶稣、释迦牟尼齐称为“世界三圣”,以赞扬孔子集古圣先贤之大成,因而孔子故乡曲阜便被誉为“东方圣地”。日本深受中国文化影响,深知儒家思想的精髓,东京大学教授高田真治曾经上书日本军部:“山东作战,如破坏曲阜古迹,日本将负破坏世界文化遗迹的责任。”日军侵略中国时,曾出现一种表面矛盾的现象,日军视中国人人命如蝼蚁,却又强调保护中国重要的名胜古迹。日军占领各大城市时,经常贴出保护古迹的告示。后代史家对这种现象有不同的解释,其中较常见的是,日军屠杀中国百姓是为了震慑反抗力量,保护中国古迹,一是基于对中国古代文化的敬畏,二是为了据之己有。日军在完全占领山东之前,提前派先遣部队进驻“三孔”。1938年1月,曲阜沦陷。日军进入曲阜后,派兵把守孔庙,组织军官和士兵进行参拜。直到1945年8月日军投降为止,曲阜“三孔”在日军占领时期没有受到任何破坏。日军曾表示,这是由于“日本人对孔子抱有尊敬之情”。对于孟子庙,日军也采取了保护措施,日军贴在孟子庙前的告示是这样写的:“日本军人参拜孟子庙注意事项:一、孟子和孔子一样,都是支那人最尊崇的伟人,也是我们日本人精神文化领域的大恩人;二、日本军人参拜孟子庙时,也要像参拜日本的神社、佛寺一样,遵守注意事项谨慎行动;三、模范的行为能使支那民众更加亲近日本军队,这一点千万不能忘记。”尽管如此,日军并不是对中国大地上的所有孔庙都异常尊敬。除曲阜孔庙之外,中国其他地区的孔庙几乎都遭到了侵华日军的掠夺和损坏。譬如,战争后期,日军把腾冲文庙中位于大成殿后面的启圣宫,也就是供奉孔子父母的地方,改造成专供军官淫乐的“慰安所”,战争即将结束时,这些慰安妇大多被日军枪杀在腾冲的文庙后面的竹林中,腾冲文庙也毁于战火。

孔德成的民族大义

对于象征孔家文化的衍圣公孔德成,日本人也积极拉拢,而孔德成始终不为所动。早在1935年,日本政府即曾邀请孔德成去日本参加“斯文会”(即孔庙)的落成典礼,鉴于当时形势,孔德成借口推辞未去,后来日本方面又在曲阜设宴邀请,孔德成也推脱有病拒绝赴宴。1938年1月3日晚,就在曲阜陷落的前一日,蒋介石命令国民党第二十师师长孙桐萱,率部护送孔德成夫妇离开孔府,前往武汉。在武汉,孔德成发表了抗日宣言。后武汉陷落,又转往重庆,蒋介石特在歌乐山为其修建了奉祀官府,并且邀他参加国民参政会。
  
有关中国各党派对儒家思想的态度,晚清时期开始陷入激烈的纷争。由于中国国势衰弱,几乎遭列强瓜分,中国人现代兴革的努力中,包含了对传统的批判,主宰中国读书人心灵近二千年的儒家思想,成为众所之矢,反儒家思想一时成了文化界的主流。今天,儒家思想似乎又成了民族复兴的文化象征。1949年,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全面崩溃,蒋介石除了将大批的黄金运到台湾之外,也将故宫的中华瑰宝以及象征中华道统的孔家后代带到宝岛,作为将台湾建为“中华文化复兴基地”的基本阵容。

两岸民族文化殊途同归

在这种背景下,孔德成在台湾成了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既延续了孔家的香火,也肩负了在台湾和海外传播儒家文化的重责大任。所有的祭孔典礼,孔德成是理所当然的奉祀官。1960年代中期以后,中国大陆进入“文革”的动荡,“三孔”遭到严重的破坏。同一时期,台湾每年举行祭孔仪式,越来越讲究,颇有春秋古风,两岸形成强烈的对照。2008年,孔德成病逝于台湾,享年八十九岁。此时的中国大陆,早已进入改革开放的时代,孔子又成了民族复兴的象征,“孔子学院”成了中国文化扩展海外的开路先锋。历史绕了一大圈,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秦风老照片馆提供图片)


文章版权归《老照片》所有,转载请与《老照片》编辑部联系
(Email:
laozhaopian1996@163.com

目录
山东大学:我所知道的束星北先生二三事
山东大学:涂鸦涂成“反革命”徐邦治同学
济南:岳父
济南泺口:百年铁桥话沧桑
济南一中:1982年:季羡林先生回母校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写历史,九零后有话说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被找回的家族记忆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爸爸妈妈所经历过的那些事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映射在记忆中的大字报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我写我家
单县城关公社:恐惧
单县:骨肉
单县:文革忆旧
单县:烈士塔及其他
海阳县台上村:我曾是“四清”工作队队员
济宁市农科所:戴友文的“反动”言论
聊城地区:大跃进中村办劳动教养
聊城莘县:天上有个太阳 水中有个月亮
临沂:冬日喷薄的早上--一九七七年岁尾私事
蓬莱门楼村:一个村庄的向北之路
蓬莱:我的外甥曲喜元,你在哪儿!
平度市大田镇:李菲菲采访,李好元口述
青岛市文联:怀念振儿--母亲的忏悔
青岛一中随想
青岛:二表哥轶事
青州市朱良镇:王海安采访,王本香口述:梁孟村
曲阜:孔庆玉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孔德成与日军占领曲阜
日照:再访四十年前人生驿站
泰安:风浪中的四年大学生活
滕县姜屯公社:两毛钱惹的祸有多大?
潍县泊子公社南仲寨村:疏散的日子(上)
潍县泊子公社南仲寨村:疏散的日子(下)
潍坊:亡命走长白--我在文革中的三年逃亡
威海:八国联军中的“华勇营”
阳信县商店镇邹家村:吕转改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邹增堂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邹佩瑶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杜凤英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邹佩义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宋秋英口述:邹家村
枣庄市峄城区榴园镇魏楼村:我是参加过三大战争的老兵
淄博:伉俪情深
邹平县城关韩坊村:表哥之死
渡海记
我的丈夫张灵甫
抗日名将张灵甫
有关毛主席语录的红色记忆
万维网和我的如烟旧事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