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拼图山东 》曲阜:孔庆玉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分类:

1.jpg

孔庆玉(山东)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口述人:孔庆玉 (女,1946年出生,山东省济宁市曲阜人)
采访人:安斌(男,1988年出生,山东艺术学院学生)
采访时间:2011年6月
采访地点:济南市,孔庆玉家中

采访笔记:

为了完成学校的一次纪录片作业,很偶然地找到孔奶奶。她喜欢唱歌,很积极地参加各种文艺演出和电视剧的拍摄,喜欢参加当地电视台举办的各种娱乐节目。开始时我只认为这是个不甘寂寞热爱文艺的老太太,但当跟她坐下来聊天的时候,发现她的身世非常坎坷。父亲是国民党军官,在文革期间死在狱中,母亲晚年偏瘫在床,她年轻时虽然要求上进,但因为成分不好一直被打压排挤。原来在她晚年看似热闹光鲜的背后却有着不为人知的经历,下面是我们聊到1958到1961年三年自然灾害时讲的故事。


口述正文

我五九年十三岁,饱吹饿唱

六零年挨饿最厉害。五八年是大炼钢铁,我五九年十三岁。哎呀,我记得太清楚了,我有三天一粒粮食没吃过。那个时候不是爱唱歌吗,饱吹饿唱,我就跟她们说,越饿了唱得越好,那时候就是我阿Q精神特别厉害,后来饿得厉害了。我们不是翻跟头吗,往墙上竖直了,比比谁的腰细,紧拉紧拉,越饿腰越细,最后的腰掐这么点儿,我腰多细啊,可是饿得头晕眼花的。俺那军区有个军官太太,你听她说么呢,你们粮食不够吃的可以吃肉啊。你听这句话吧,我们好几年没见过一粒肉毛,就是春节过年我们也见不到一分钱的肉,她在军区里是贵族啊。

马路上的树叶子捋光了,晚上去捋树叶子被园林局抓。哎呦那野菜,我什么野菜都吃过,什么树叶都吃过。最好吃的树叶子就是槐花叶,槐树叶子最好吃,有一次我吃完那个杨树叶子脸就肿了。我们就是把这叶子捋光了,六零年马路上的树上没叶子,都捋光了,而且我们捋叶子都得晚上捋,白天捋叶子园林局来逮你,哎呀,园林局不愿意,就来逮啊。后来,园林局晚上拿着手电筒逮。那时候我会爬树,光着脚丫子往上爬,我和我弟弟俺俩都爬上去了,就在人民公园。俺妈在下头捋,拿着杆子,她也使杆子掰,俺在顶上也捋,地上一个包,一个烂包,俺使那个破绳子缠了个包。哎呀,一看手电筒一照,坏了,俺俩赶紧往下爬吧,从树上出溜下来。园林局的人不孬,他们说小孩你慢慢地(下来)。我慢慢地下来以后,我一看他们抓着俺妈那个兜,俺和他们夺那个兜,俺好不容易捋了这么多叶子。他们说你要不撒手,你的杆子连兜都没收,你要不夺,就跟着我上派出所。我说宁愿上派出所也不叫他们拿走。这些树叶俺这一家人得吃好几顿呢,。俺没有杆子俺上哪弄去,俺就使劲夺,夺了以后不给他们,他们就叫俺妈和俺弟弟走了,俺跟着他们去了派出所。

营养不良,坐火车拉稀

哎呦,没法治了,那时候简直是饿极了。有一次我坐火车,我不买票逃票啊,我哪有钱买票啊,从前很多火车叫闷罐车,也没有茅房,就是拉部队拉猪拉牛的那种火车,也没窗户。我上去以后鼓荡着(憋着屎),这一道儿光鼓荡,上茅房鼓的你没处去。那时候俺吃树叶吃的光拉肚子,我刚跑到火车上,(火车)咣当咣当咣当,没咣当到泰安,哎呦,我就想拉肚子。一路上火车好像就一个大站,从这儿?到曲阜再到泰安,就一两站,小站不站(停)。一到泰安,我从闷罐车上跳到地下,可高了,得将近两米,我啪就跳下来,跳下来我赶紧上厕所啊,我就拉肚子。下来以后,俺们这些人脱了裤子就拉,没法治了,谁也不丢人了,蹲下就拉,而且连擦腚纸都没有。这不跟你说了,下来蹲下就拉稀啊,就窜啊窜稀(拉稀),窜完稀以后-就拿地上的土赶紧一擦,还没拉完呢,(听到)火车开了,他们就喊,吓得俺回头提上裤子就往上爬,俺弟弟在上头,他拽着俺,,我掰着火车那个门,他再往上拽,俺上不去啊,离地冷(老)高啊。

卖馒头的老头被抢,一家人饿得六亲不认

 那个时候一个卖馒头的老头,一块钱一个。那时候一个人(一个月)十来块钱,生活费得花八块钱,他卖一块钱一个馒头。他那个时候都饿极了,他这儿放着五个,过来一个男的先抢一个,一抢他一逮,回来那四个就没了,那老头啊就哭了。

那时候人们都饿极了,有一家人都在那吃饭,吃的糠窝窝,就是光喝(水,好灌饱肚子。他姑娘星期六星期天在食堂里买了个馍馍回来放着,她就是不舍得给她爹吃,她爹说妮儿,你看咱那个鸡笼子你弄弄(修修)去,他闺女走了,他赶快咬一口(馍馍)。他闺女咬上两口放那里就不说爹你也咬一口,那就是饿得六亲不认了,这是真事儿。他说妮儿你看咱那鸡快跑出来了,你把那笼子挡挡去,他闺女前面一走,他赶紧咬一口,那时候就是父子不相顾妻离子散,那时候就是这样。


转自《新浪博客》,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山东大学:我所知道的束星北先生二三事
山东大学:涂鸦涂成“反革命”徐邦治同学
济南:岳父
济南泺口:百年铁桥话沧桑
济南一中:1982年:季羡林先生回母校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写历史,九零后有话说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被找回的家族记忆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爸爸妈妈所经历过的那些事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映射在记忆中的大字报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我写我家
单县城关公社:恐惧
单县:骨肉
单县:文革忆旧
单县:烈士塔及其他
海阳县台上村:我曾是“四清”工作队队员
济宁市农科所:戴友文的“反动”言论
聊城地区:大跃进中村办劳动教养
聊城莘县:天上有个太阳 水中有个月亮
临沂:冬日喷薄的早上--一九七七年岁尾私事
蓬莱门楼村:一个村庄的向北之路
蓬莱:我的外甥曲喜元,你在哪儿!
平度市大田镇:李菲菲采访,李好元口述
青岛市文联:怀念振儿--母亲的忏悔
青岛一中随想
青岛:二表哥轶事
青州市朱良镇:王海安采访,王本香口述:梁孟村
曲阜:孔庆玉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孔德成与日军占领曲阜
日照:再访四十年前人生驿站
泰安:风浪中的四年大学生活
滕县姜屯公社:两毛钱惹的祸有多大?
潍县泊子公社南仲寨村:疏散的日子(上)
潍县泊子公社南仲寨村:疏散的日子(下)
潍坊:亡命走长白--我在文革中的三年逃亡
威海:八国联军中的“华勇营”
阳信县商店镇邹家村:吕转改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邹增堂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邹佩瑶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杜凤英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邹佩义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宋秋英口述:邹家村
枣庄市峄城区榴园镇魏楼村:我是参加过三大战争的老兵
淄博:伉俪情深
邹平县城关韩坊村:表哥之死
渡海记
我的丈夫张灵甫
抗日名将张灵甫
有关毛主席语录的红色记忆
万维网和我的如烟旧事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