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拼图山东 》济宁市农科所:戴友文的“反动”言论
分类:

1.jpg2.jpg

3.jpg

戴友文的“反动”言论

--作者:四书斋主

“我看人民公社办早了,大跃进不是跃进是跃退,是大跃命,跃死了许多人。”
“百货公司成了摆货公司,光摆不卖。”
“资本主义国家工厂叫倒闭,咱叫下马,资本主义国家工人叫失业,咱叫下放,还不是一回事。”
“大跃进是好地种碱了,长地截短了,近路走远了,小青年饿病了,妇女不产了。”
“三面红旗要说红吗?也是血迹斑斑。”
“中央错了,中央是左倾份子掌权。”
1962年党中央提出“前几年所造成困难的主要原因是由于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工作中存在的缺点和错误以及修正主义背信弃义的结果”。戴友文看了报纸之后,说“这是转移全国人民的视线”。
“过去是半年糠菜,半年粮,现在是半年糠菜,半年糠菜。”
“苏联撤专家,是因为咱们刮五风吹牛,人家苏联专家没法在这里工作了,所以才走的。”
“苏联说咱是什么社会,咱说他是修正主义,人家还说咱是修正主义哩,咱都说人家坏,人家还说咱坏哩。”
“反修斗争是缓和国内矛盾。”

这是在六十年代一个叫戴友文说的话,戴友文当时是山东省济宁市农科所的技术员,1952年至1959年在山东农学院上学,是保送上大学的。1966年受批判时年龄39岁。

对于戴友文的言论,我的第一感觉是他有思想,他的言论和观点就是经过几十年历史沉淀之后,现在我们对大跃进的看法,十分了得,让人不得不佩服。

首先,在当时极左思潮极端盛行的时代,敢讲真话的人不多,他讲了。“我看人民公社办早了,大跃进不是跃进是跃退,是大跃命,跃死了许多人。”“三面红旗要说红吗?也是血迹斑斑。”大跃进给中国带来了空前的灾难,几千万人被饿死,正常的经济建设被打断,但当时的舆论报道的都是农业亩产“放卫星”,大炼钢铁“热火朝天”的大好形势,在一片歌功颂德中,不当言论会导致杀身之祸。

第二,戴友文是在大跃进后看到了大跃进所造成的恶果之后来说这些话的,做为一名农业技术人员,他应该比其他人更不相信所谓的亩产过万斤的说法,他也不会相信所谓的连续的自然灾害和修正主义的背信弃义(苏联向我国逼债)是导致这样恶果的说法,真实的原因他认为是违背了自然规律和经济规律所造成的,是人祸,是“左倾份子掌权”,“好地种碱了,长地种短了,近路走远了”。

第三,戴友文有十分敏锐的大局观念,看问题一针见血,指出国内的困难局面导致了人心不稳,对政权的稳定产生了威胁,无论是反修也好,还是找出的各种理由来解释这样的局面也好,都是转移人们的视线,缓和国内的矛盾而已。就这一点上来看,戴友文看问题的眼光实在是很辣,有意思的是,这也是当局用多年的阶级斗争观念培养起来的眼光。

以上是我最初对这样一个批判材料的认识,行文至此,突然又有一种其他的看法:做为为一名普通的农业科技工作者,他的话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所说的独特认识的言论,还是做为一名普通中国百姓发表出来的一个共同的心声?1958年的大跃进,违背了自然常识,亩产万斤,甚至达到12万斤,有谁能相信?大炼钢铁,小高炉、土方法所练出的钢铁是什么样子的,参与过的百姓有谁不清楚?一本明明白白的帐藏在百姓的心里,可就是不敢说!大跃进前的反右派运动,多少人因此惹祸?1959年大跃进中,身为国防部长的彭大将军,为真话被打成“反党集团”头目,普通百姓还敢说什么?所以,在这里,我钦佩戴友文的勇气,他说出了当时百姓的心声,虽然结果正和想象的一样,他受到了批判。

任何强权都无法剥夺人民的思考,任何“愚民”的言论都无法愚弄人民的智商,中国民间从来就不缺少智者,戴友文就是一个。

此份“批判”材料是上个月从孔网上得到的,原汁原味的老式打字机的产品,字里行间充满了时代的特征。遗憾的是只有这样一份材料,不知道主人公后来的情况怎样。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欲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山东大学:我所知道的束星北先生二三事
山东大学:涂鸦涂成“反革命”徐邦治同学
济南:岳父
济南泺口:百年铁桥话沧桑
济南一中:1982年:季羡林先生回母校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写历史,九零后有话说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被找回的家族记忆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爸爸妈妈所经历过的那些事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映射在记忆中的大字报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我写我家
单县城关公社:恐惧
单县:骨肉
单县:文革忆旧
单县:烈士塔及其他
海阳县台上村:我曾是“四清”工作队队员
济宁市农科所:戴友文的“反动”言论
聊城地区:大跃进中村办劳动教养
聊城莘县:天上有个太阳 水中有个月亮
临沂:冬日喷薄的早上--一九七七年岁尾私事
蓬莱门楼村:一个村庄的向北之路
蓬莱:我的外甥曲喜元,你在哪儿!
平度市大田镇:李菲菲采访,李好元口述
青岛市文联:怀念振儿--母亲的忏悔
青岛一中随想
青岛:二表哥轶事
青州市朱良镇:王海安采访,王本香口述:梁孟村
曲阜:孔庆玉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孔德成与日军占领曲阜
日照:再访四十年前人生驿站
泰安:风浪中的四年大学生活
滕县姜屯公社:两毛钱惹的祸有多大?
潍县泊子公社南仲寨村:疏散的日子(上)
潍县泊子公社南仲寨村:疏散的日子(下)
潍坊:亡命走长白--我在文革中的三年逃亡
威海:八国联军中的“华勇营”
阳信县商店镇邹家村:吕转改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邹增堂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邹佩瑶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杜凤英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邹佩义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宋秋英口述:邹家村
枣庄市峄城区榴园镇魏楼村:我是参加过三大战争的老兵
淄博:伉俪情深
邹平县城关韩坊村:表哥之死
渡海记
我的丈夫张灵甫
抗日名将张灵甫
有关毛主席语录的红色记忆
万维网和我的如烟旧事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