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拼图山东 》滕县姜屯公社:两毛钱惹的祸有多大?
分类:

1.JPG

 

 

 

两毛钱惹的祸有多大?

--作者:四书斋主

1976年9月9日,伟大领袖去世;

9月10日,山东省滕县姜屯公社大彦南村大队68岁社员侯致鲁在家中门前的菜地里因撕毁了同村张*峦向他买菜的两毛钱人民币而被隔离审查;

9月11日,大彦南村大队向公社汇报了情况,并说明了情况,强烈要求上级机关逮捕侯致鲁;同日,姜屯公社党委经研究决定对侯致鲁依法逮捕,并向县公安局汇报;

9月12日,滕县公安局批准逮捕;

9月13日,滕县县党委同意公安局意见,同意逮捕。2.JPG

短短四天,侯致鲁老人从天上掉到了地下,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开始了劳动改造的生活。从这个“案件”的结论来看,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的理由是:“当我们伟大领袖主席逝世之际,撕毁人民币,认为人民币不能花了,盼蒋思想特别严重,性质严重,民愤极大”。

侯致鲁在被第一次审讯时和张*峦被问讯时讲述了事情的经过:9月10日下午2点,同村的张*洪家因请人打灶台而要招待人,遂让弟弟张*峦去侯致鲁家里买几根黄瓜,侯致鲁并不是专门卖菜的,只是在地里种了几沟黄瓜,平时邻居来买时也一般都不收钱,这次,侯致鲁同样也没有准备收钱,但张*峦还是硬把两毛钱丢给了他,侯就说:“不要钱,给你,不要我撕啦”,张没有要,转身拿着黄瓜就走了,侯致鲁于是赌气就把这可能会影响他余生的两毛钱撕了扔在了田里。事情到此应该算是结束了,也许按照现在的看法,可能也算是邻里之间礼让的一件事。但是事情后来的发展完全出乎人意料之外:

张走后,侯致鲁觉得不太对劲,赶忙将田里的撕毁的两毛钱拣了回来,藏到了火柴盒里,从自己的钱里拿了两毛钱送回到张家,但是已经晚了,张回家后已经把侯撕毁钱的事告诉了哥哥张*洪,在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再加上张*洪也是村里的干部,觉悟比较高,所以当侯送钱回来时张家兄弟自然要盘问一番,侯当然拒不承认,张家兄弟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到田里找,不巧的事,找到了被侯遗漏的被撕毁的两毛钱的一角。证据确凿,侯致鲁被扭送到大彦南村大队队部接受盘问。

这是初次审问和询问双方所述经过,在浓厚的政治氛围中、在强大的人民专政机关的攻势下,或许可能还有某种意图的提示下,后面的审问的回答和初次审问的回答就完全是两种答案了,但从审问的记录上可以看到侯致鲁老人的无奈,下面是1976年10月10日审问记录,也是档案材料中最后一次审问:

问:侯致鲁,这几天考虑的怎么样啦?
答:这几天考虑对新社会不满
问:你说说吧!
答:对于对里种40亩棉花和种苹果树我不满,认为多种粮食社员多分点粮食多好,种苹果社员又捞不到吃。
问:再讲。
答:平时干活天热啦,我不去干活,队长批评。队长派或有时叫我刨刨地头,我认为活重。这些我对队长都不满。
问:再讲。
答:头几个月队里分的小猪秧子,我分了个小的,没人要啦,给我啦,我给队长吵啦,人家为什么不拿小的,把小的给我,我对队长不满。
问:你对队长不满,怎么能联到新社会呢?
答:我对现实新社会没有什么看法。
问:挖你的反动思想根子!
答:我撕人民币就认为毛主席逝世啦,人民币没用啦,在撕时。
问:为什么撕人民币?
答:我对新社会不满,有变天思想。
问:你怎么对新社会不满的?
答:对队里进行套种,如麦地里种玉米,把麦都压倒啦,我记了几次。我守旧老套种法,对科学套种不懂。
问:交待你的反动思想!
答:我想起以前在国民党35军73师421团当军需时,人人都买我的帐,说一句算一句,能当家,现在说话没人听啦,我不满意。
问:交待你近几年来的坏思想。
答:就认为主席逝世啦,钱没用啦。
问:什么思想指导的你?
答:我的变天思想,是还想过去那样,我说一句算一句,人家好买我的帐。
问:对其政策教育……
答:我的坏思想,还是不满新社会,有些制度如农村干活等,我不满,看不懂。
问:再交待!
答:平时见了村干部不愿多说话,就(给)看不起他们一样。
问:你对干部看起看不起。
答:我对他们看不起。
问:你怎么看不起的?
答:认为他们不如我。
问:那个地方不如你?
答:(不语)
问:继续交待。
答:我的坏思想都交待啦!有翻天思想,认为以前我当官时说一句算一句,认为现在不如那时候好,主席逝世啦,人民币没用啦,我才撕的。
问:再交待!
答:没有啦。
问:回去考虑。
答:是。

文字录到这里,有些哭笑不得,侯致鲁可以说挖空心思的把他这几十年的坏“想法”一一道出,甚至对村干部的某些行为不满也承认为对社会的不满,而问讯的人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再也深挖不出来什么了,只能说“再交待”、“回去考虑”这样的话,我不知道侯致鲁还能交待出什么。

按照人民专政机关的看法,侯致鲁这个撕毁两毛钱的举动是发泄对新社会不满的行为,这样的反动行为是有动机的,是蓄谋已久的,并且是有其历史因素的。看看侯致鲁68岁以前的经历就知道为什么专政机关会因为这样一件事上纲上线:

1909年出生;
1918年前开始读书,其中有两年在县高等学校上学;
1927年在军阀张宗昌所办的济南东流水军需实施学校学习半年;
1931年开始在家务农;
1933年,投靠傅作义部队,在35军(军长傅作义)421团(团长孙兰峰,同村人)上士军需、少尉军需、上尉军需等职;
1938年太原保卫战后回老家,到1941年期间,在家务农、做小生意、参加杜光典的游击队和在龙振标部队中当司务;
1942年后在伪鱼台县政府任办事员二年;
1946年在国民党滕县政府任科员;
1947年至1953年,在家务农;
1953年以后至1969年,先后在武汉大学和武汉水利电力学院写讲义、刻蜡版,又在水利电力学院水泥厂当保管员,后又到武昌街道口洗染行当职员;
1969年全国疏散大城市人口时被遣返回原籍至事发时。3.JPG

从上面侯致鲁的前68年的经历可以看到,他有过历史的污点,虽然在土改时家庭出身划为贫农,但个人成份却被划为伪顽分子。在六十年代中期之前,他的日子是比较好过的,六十年代中期以后,随着极左思潮的泛滥,阶级斗争的弦越绷越紧,他的好日子也就结束了。从档案材料上看,为不遗漏一个反动分子,滕县从1964年开始就到武汉调查他的情况,先后多次被讯问,文革中武汉的红卫兵造反派也曾外调过他的情况。到1969年,迫于国际形势,全国大城市开始疏散人口,成份不好的侯致鲁首先被遣送回了原籍。回到原籍后,他也先后几次被讯问情况,让他交待问题。有过这样历史污点的人,正当全国人民沉浸在巨大的片悲痛之中,他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撕毁人民币两毛钱,一直没有对他放松警惕的人民专政机关肯定是放不过他的。好在随着文革的结束,滕县公安局的上级地区公安局没有批准县公安局的逮捕请示,而是按照他犯有政治错误来结的案,责令对其进行批评教育。1976年10月以后他的情况我在档案中没有看到,但我相信,在纠正了极左思潮的情况之下,他的日子会好过些。

两毛钱惹的祸究竟有多大?对于侯致鲁老人个人来说恐怕还是可以度量出来的,但对于整个民族来说,这两毛钱惹出来的祸就大了。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欲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山东大学:我所知道的束星北先生二三事
山东大学:涂鸦涂成“反革命”徐邦治同学
济南:岳父
济南泺口:百年铁桥话沧桑
济南一中:1982年:季羡林先生回母校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写历史,九零后有话说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被找回的家族记忆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爸爸妈妈所经历过的那些事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映射在记忆中的大字报
山东师范大学附中:我写我家
单县城关公社:恐惧
单县:骨肉
单县:文革忆旧
单县:烈士塔及其他
海阳县台上村:我曾是“四清”工作队队员
济宁市农科所:戴友文的“反动”言论
聊城地区:大跃进中村办劳动教养
聊城莘县:天上有个太阳 水中有个月亮
临沂:冬日喷薄的早上--一九七七年岁尾私事
蓬莱门楼村:一个村庄的向北之路
蓬莱:我的外甥曲喜元,你在哪儿!
平度市大田镇:李菲菲采访,李好元口述
青岛市文联:怀念振儿--母亲的忏悔
青岛一中随想
青岛:二表哥轶事
青州市朱良镇:王海安采访,王本香口述:梁孟村
曲阜:孔庆玉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孔德成与日军占领曲阜
日照:再访四十年前人生驿站
泰安:风浪中的四年大学生活
滕县姜屯公社:两毛钱惹的祸有多大?
潍县泊子公社南仲寨村:疏散的日子(上)
潍县泊子公社南仲寨村:疏散的日子(下)
潍坊:亡命走长白--我在文革中的三年逃亡
威海:八国联军中的“华勇营”
阳信县商店镇邹家村:吕转改口述“三年饥饿”(1959-1961)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邹增堂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邹佩瑶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杜凤英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邹佩义口述:邹家村
阳信县商店镇:邹雪平采访,宋秋英口述:邹家村
枣庄市峄城区榴园镇魏楼村:我是参加过三大战争的老兵
淄博:伉俪情深
邹平县城关韩坊村:表哥之死
渡海记
我的丈夫张灵甫
抗日名将张灵甫
有关毛主席语录的红色记忆
万维网和我的如烟旧事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