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1959金河埂之殇 》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结尾悼诗
分类:

cv.gif

    --口述:胡合江(父) 笔录整理:胡川徽(子)

第十章,当前人对大饥荒了解的程度

1959大饥荒,是中国5000年历史、世界人类历史和平时期最重大的人祸饥荒

一个如此重大的饥荒,造成了数千万人的死亡,其造成的灾难是明末清初大混乱之后前所未有的。中国历史上人口死亡较大的事件分别是:战国末期秦国统一战争和紧接着的楚汉争霸、东汉末年黄巾起义及之后的三国混战、南北朝时期的五胡乱华、唐朝的黄巢起义、蒙古人进中国、明末清初张献忠李自成清军混战、太平天国战争、抗日战争等。这些都是战争时期,而1959大饥荒是在和平年代,没有战争,没有天灾。从死亡的数量来看,1959年死亡的人数,也和那些战争有一比,甚至超越了很多大战争。从死亡的烈度来看,仅仅3年就死亡3000万,夺得了中国人口死亡速度和死亡数量的综合第一!震惊啊,心痛啊!而且这个大饥荒至今也只有50年,和70年前的日本侵华,110多年前的八国联军进北京,160年前的鸦片战争相比,前者显然危害更大。但是这个大饥荒,已经逐渐被人们淡忘。按照历史学家说,不反省历史,我们就会再吃一次亏。

我不是专业的社会调查专家,但是我也大致问过100多人,这些人主要是我的同学、我的朋友、我的客户、我生活圈周边的各色人等,和很多人交谈过关于大饥荒的事情。很可悲的是,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些事;或者是知道一点,但是语焉不详;或者是对这个有很多错位了认识,我简单地将我调查的结果和大家分析一下:

多数人,尤其是80、90后,根本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大饥荒

有一部分人根本不知道曾经有过大饥荒,这些主要是80、90后。他们对曾经有过这么一个大饥荒丝毫不了解。他们的反应有以下几类。第一是漠不关心,他们只关注自己的生活、享受,学习、工作等压力,对不是和他们直接有关系的,丝毫没有兴趣,交谈难以继续。第二,他们认为我可能是美日五毛,或者是民运轮子之类的,反而怀疑我为什么关注这个事,有什么居心。这些反应让我心寒。

父辈深惧运动的厉害,怕影响孩子,有意隐瞒大饥荒历史

还有一些人不知道,这些是60、70后的。他们不知道的原因,部分是因为父辈深知各种运动的可怕,怕孩子知道这些后心理产生反应,最后导致孩子成长的麻烦。说穿了就是故意隐瞒,让孩子不知道这个,和当政者不和谐、思想不统一的后果是很可怕的。忘记或者不知道,就可以融入社会主流,这个动机也是很可怕的,可以说是主动的投降,甚至是帮凶。曾经过饥荒关,部分人自己因为多吃了,没有顾及自己的亲人,也有深深的负疚感,这也是长辈隐瞒的原因之一。

更多的人一知半解,全盘接受那些谎言的解释,现在干脆屏蔽,连解释也免了

有一部分人知道,但是不清楚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的解释,成为他们的标准口径。我记得原来的初中课文曾经有类似的文章,就是彭德怀亲自种实验田。我不知道这个文章是否被删除了。这个文章主要说彭德怀不相信亩产万斤的神话,亲自种试验田,最好的办法,也没过亩产千斤,顶天也不行,文章的中心思想是要实事求是。我问他们知道大饥荒这个事情吗,这一部分人说知道一些啊,饿死一些人,但是不很多吧,不就是三年自然灾害、大跃进浮夸风和苏联逼债吗。

应试教育的灌输,导致直线思维,丧失自己独立分析的能力

我不得不佩服中国的教育,一是教的好,借口找的非常好,二是学的好,回答我的完全一样,而且都是三个原因一个不漏,实际上他们只答对一个,但是对其他深层的都不知道。很多人甚至说出了“饿死人也值得,不鸟苏联,要造原子弹,否则就被苏联和美国欺负”的话,也有一部分人说那是“好心办坏事”。这一部分人是主要是50、60、70后,而80、90后基本连这个也不知道了,我觉得可能是删除了相关文章。50-70后的人,尤其是50-60后,教育少,或者是接受的文革一元化教育,对党非常的信任,信息的来源非常单一,思维方式也很直线,不会自己分析这3点的明显缺陷,由于没有切身体验,也就关注度不高,形成了这样一个观点。可以说,知道一点,但是真实情况不了解,是当前最多的人群。

部分大饥荒亲历者寄望于明君,部分产生强奸综合症

特别要说明的一点是,一些亲身经历过大饥荒的人,也这样认为。他们认为是下面人隐瞒党中央毛主席,毛主席知道了就好了,毛主席为此不吃猪肉,成为很多人补充必说的,这个一直让我很费解。权力中心就是真理中心,天天说毛主席万岁,重复1万遍,说上30年,你就会以为他真的是万岁了。只能这样解释。还有一种解释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就是强奸综合症,被强奸久了,反而对施暴者产生依赖,我看是这种。

我爸爸的分析比较直接。当我说毛泽东知道饿死人后,也不吃肉。我爸爸骂我呆种,说这个话你也相信,他说不吃肉去偷着吃肉你晓得啊?他不吃肉不会去吃鱼啊。看了毛泽东厨司的回忆录,我才知道老爸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知道真相的为数不多,敢于讲出、秉持良心甚至写下真相的人,凤毛麟角

有一部分人知道有这件事,且知道真相。这部分人主要是2种,一是亲身经历的,主要是20、30、40、50后,这是老的一批人,经历了各种运动,看到了各种灾难,尤其是20、30、40后的,有一定的自我对比分析能力。我问他们,他们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和他们说话,我非常小心,因为说不好,掌握不好分寸,他们就会情绪失控,泪如雨下,语无伦次。很多人痛骂当时的领导人,甚至恨不得生啖其肉,例如我爸爸说到当时安徽省委的曾希圣和无为的姚奎甲,这2个人就是典型。而对邓小平、刘少奇、彭德怀等,以及为民请命的安徽省委无为籍的张凯帆等感恩有加。还有一种是60、70年代人,在80年代接受教育的这些,他们处在思想相对开放甚至是解放的80年代,他们接受过高等教育,或者相当于高等教育,通过父母的解说,以及各种资料的对比分析,尤其是海外的、一些无法公开但是坊间网络流传的资料,了解到了真相。

很多人对厘清事实非常悲观,采取回避和向前看的态度

对于知道真相的,其对待这个问题的看法虽然一样,但是对这个问题的做法却有很大差异。多数人虽然是表示惋惜痛心,但是无意追究清算。他们认为,任何力量都不足够大,都无法去挑战这个既成事实的说法,不如放下不表,也向前看,只是需要保持足够的戒心,避免这样的灾难再来。于是,一些人学会了低调做人,隐瞒自己,一些人反而成为深谙这个社会潜规则的行家,一样活的非常滋润。他们的一些精英人物,无论是当官的、经商的、做学问的,都对移民非常情有独钟,他们也知道历史包袱很重,无法丢掉,也承载不起,所以对这个国家觉得绝望,随时准备逃之夭夭。

极少数良心研究者,不惧风险,在孤独地奋斗,令人感动

很遗憾的是,知道真相,并且努力向社会和他人传播这个真相,要求重新厘清历史,正本清源,给国家、民族、人民重新培植元气的人,少之又少,杨继绳们就是这样的典型,所以我极为敬佩,我愿意成为其中的一员,做少数派是很有风险的,除了智慧,更需要勇气、道德和责任。这样的人太少,这真是一个最大的悲哀。历史的真相需要还原,但不是要追究某一个人的责任,而是要让正气重新回来,让希望重新回来,让和解重新回来、让和平重新回来。我很愤怒,但是我知道仅仅愤怒是没有用的,要继续挖掘,传播真相,找出根源,才能还死者公道,避免中国周期性地向极左震荡,为未来铺平道路。

前面所说的饿死很多人广西家族,现在有好几个哥哥和姐姐,堂哥堂姐,另外的伯伯姑姑等,现在是老师,甚至教语文。我问她那些亲戚知不知道、有没有记述这些事情,她说都知道,但是都没记述,一个字,怕啊。这就是我在本文开头的时候,特别尊崇杨继绳等人的原因,国内人写了这些,可能危险,也可能就此受到一些报复,丧失平等的发展机会。或者是即使个人没事,但是耗尽多年心血写的文章,却成为禁书,甚至遭到很多人的辱骂,这是需要勇气的。当然我也不是要责骂那些人,站着说话不腰疼,只有经历过恐惧,才条件反射地回避这些问题。

我不知道那些曾经被饿死亲戚父母祖先的老师,在课堂上讲述要爱戴毛主席时,是什么心理状态。我一直很纳闷,那些家里饿死人的,现在被饿死的祖先的头像,和这个政策的源头毛泽东的头像并排挂在一起,不知道祖先的魂灵是否满意子孙这样的安排?你见过将杀父仇人和父亲放在一起供奉的吗?我不知道这些人心中是怎么想的。

为什么我要跪拜杨继绳?这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

为什么我给杨继绳的留言里面有“跪拜”的内容。我个人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从我的很多文字中可以看出,对各种权威都保持怀疑的态度。男儿膝下有黄金,除了父母长辈,不会轻易跪下去。为什么特别对杨继绳等学者要用文字去跪拜,我认为是非常合理、非常恰当的。甚至跪拜都不足以表达我尊崇感激的心情。在我们家乡,自己的长辈死了,我们晚辈是要给每一个前来吊唁的人实行跪拜的,以示感谢之情。我的潮汕客户朋友的长辈死了,我去吊唁,他们也对我实行大行跪拜,他们多是老板,年龄也比我稍大,但是都非常感谢我去吊唁,非常规范真诚地给我下跪,感谢我去吊唁。杨继绳用文字给我们每一个1959大饥荒饿死的祖先亲人立下不朽的墓碑,比真实的墓碑更有意义,告慰我们祖先的在天之灵。他个人耗费如此巨大的心力,走过那么多地方,从地点来看,甚至是几万公里的路途,计算那么多数据,写下浩大的百万之言,虽然也有为了他的父亲个人原因,但是更多是为了全部1959死难者,其中包含我的伯父。我向他跪拜,就是向我的祖先跪拜,是真心真意,万分虔诚的!

我的伯伯死了,金河埂七八十位乡亲死了,中国3000多万人饿死了。终有一天,我也会死去,所有当政者和阅读这个文章的人也会死去,但是我的文字和杨继绳的文字不会死去。正义精神不死。

推荐阅读杨继绳著作《墓碑-1959-1962大饥荒纪实》

杨继绳具有罕见的毅力和坚持,天生才能也是拔萃顶尖的,加上他个人直接经历了那个岁月,加上他本人学识丰富,阅历广博,所以他自己可以写下如此详尽的鸿篇巨制。《墓碑》走出了那些伤感文学的路线,别别扭扭,顾影自怜。走出了单独的歇斯底里对毛泽东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仇恨,而是去分析根源,庞大的数据,极为辛苦,令人信服,庞大的文字量,年轻人也难以应付。对中国文化形成,和极权制度的分析,非常深刻精准。

我1973年生,相当于他的晚辈,我父亲当时17岁,应该和他差不多,父亲文化很差,无法写下这些经历,而我没有亲历,写得自然比杨继绳差很远。但是我写这篇小文章的精神和主旨,我希望偿还父亲、伯父、金河埂村人、以及全中国饿死人的怨意,希望防止这样灾难重演的精神希望,是和杨继绳完全一样的。他是我的楷模,是我的精神导师,虽然从来没有谋面,但是通过他的著作,传达出了这样的精神。如果你觉我我的文章写得不好,那就请你再去看杨继绳的《墓碑-1959-1962大饥荒纪实》;如果你觉得我的文章写得还可以,那就请你再去看杨继绳的《墓碑-1959-1962大饥荒纪实》。这才是一本真正值得阅读的书籍,甚至是应该被当做每一个中国学子的参阅选读课文。

第十一章,为什么大饥荒的真相被掩盖了这么多年?

刘少奇曾经对毛泽东说:“人相食,饿死了人,历史书上要记你我一笔的!”但是直到现在,官方正史里面没有记述。为什么大饥荒的真相被掩盖了这么多年?我个人觉得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个原因,就是大饥荒形成的原因,当时的各级党政部门都有责任,难逃干系。

众所周知的制度原因,导致几乎全部的干部都有责任,于是就将这个真相百般掩盖,避免对统治形成不良影响。当时各级政府出于逃脱责任,就已经在各种资料和宣传上做了手脚,掩盖饿死人的事情。这个事情被捅破后,又刻意将这个事情简单,大事化小,直至化了。现在很多研究这个的专家,无法找到第一手资料,就是直接的人口统计,而是通过前些年和后些年的比较,计算人口的增减比例来推算死亡的人口。这种做法虽然有一定的科学性,但是准确率是很难精确的。我认为这个原因比较重要。

第二个原因,农村知识分子少,写作的人少。

大饥荒主要发生在农村,而不是城市。城市虽然也饥饿,但是还是有定额配给,不至于饿死。农村由于历史原因,有写作能力的本身就少,因而鲜见这类文章。

第三个原因就是经历大饥荒的人,将这段历史当做自己的人生污点,而羞于说起。

饿死了自己的亲戚家人,而自己活了下来,有一些事情是无法说明的。曾经丧失人格、屈辱地吃过各种不堪的东西,部分人甚至吃过人肉。他们自己一方面被三反五反、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各种运动吓怕了,于是也不敢和后代们详细说起,出于保护自己和保护亲人后代,怕他们口无遮拦,祸从口出,因言论文字而获罪。

第四个原因,就是一些饥饿最严重的人,已经整家死绝户,没有人代为记载了。

中国当前,还是一个私心很重的社会,缺乏为他人服务的思想,自然给他人代笔,将他人的事情当做自己事情的人,少之又少。尤其是这种事情是吃力不讨好,而且有危险,自然是乏人问津了。

第五个重要原因,就是右派文人的软骨病,有造作的伤痕文学,无血剑的饥荒纪实。

我用毛泽东的话放在这里,就是要打击这一部分人。建国、大跃进、文革、改革中,右派既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所以右派搞出那些伤痕文学,主要出自有知识的右派。这些右派们确实有毛泽东说的几个特点,一是软骨病,关键时候多数成了郭沫若;二是自怨自艾,最后成了茅盾等。而农村的大饥荒,他们是不放在眼里的。即使“放在眼里,放在心里,而不是“讲在口上,写在纸上”。他们自私、懦弱的本性,决定了他们反抗的不彻底性。他们学习的中庸做人、以及隐忍做法,实际上是一种纵容。从另外一个层面,验证了毛泽东的判断,成就了那个时代的暴政。掌握话语权的那些曾经被压迫的右派,尤其是很多知识分子,已经被恐怖吓到了,丧失了骨头,即使改革开放后有了一定的宽松,但是这些人已经吓破胆了,再也不能有类似鲁迅、闻一多那样的风骨,绝大多数缄默不语,只为自己的切身利益奴颜婢膝地祈求,忘记了知识分子、自古以来“士”的社会责任。他们只含蓄地写自己曾遭受的苦难,却对最大灾难的发生地--农村,出奇地保持安静。

第六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大饥荒的始作俑者,很多后来尚在为官。

只清理反思文化大革命,却没有反思1959年的灾难,因为1978年之后的很多当权者,和1959年大饥荒灾难的形成,也难逃干系,当时都是在位的,甚至是主政的。这些我就不一一点名了。即使是之后的改革派,当年很多也是积极参与的,不过他们后来很多人做了有限的反省。这充分体现了人的两面性,可以干好事,也可以干坏事,于是自己束缚自己的手脚。这些人根据精密的计算,将属于他们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最典型的就是上个世纪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个清算不干净,直接导致了之后的左右的来回大动荡和摇摆,直接导致了现在的道德和法律不彰。权力继承自那个政权,也就无法深度反省,只能是不痛不痒、轻描淡写的反省,不能深入骨髓。他们不是不知道,是因为利益,不敢反省,怕祸及自身。

我特别要强调的是,主要有罪的人在三年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中执政,但是在1949-1958、1962-1966、1976-1978、1978-今执政的人,很多也是当时政策的协助者、执行者甚至是决策人,按照现代法律,至少也有“不作为”的过错,这是简单的常识。正是因为如此,他们缺乏彻底反省的精神和动力,投鼠忌器,只顾自己曾经受到的伤害,但是忘记了其他的人和阶层受到了更大的伤害,一旦好了伤疤就忘了痛。

第十二章,总结大饥荒对中国社会造成巨大危害

大饥荒让中国饿死了3000多万人口,对不对?

这基本上是对的。但是如果仅仅这样看,那就大错特错了。让我们分析一下大饥荒对中国乃至世界造成的巨大危害。这个危害比3000万生命的消失,更令人震撼!让我们将各种危害罗列如下:

第一大危害,饿死3000多万,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是一个难以偿还的生命债。

这是一个政权的污点,更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悲剧。这样一个制度、这样一个政权,这样一个民族,这样一个国家,有什么理由得到他国的尊重?有什么理由让后代纪念?如果真有魂灵,这3000多万冤魂,如何让他们平息不灭的怨气?

第二大危害,经历过那场大饥荒的,身体和精神也造成了永久性伤害。

即使没有饿死的,凡是经历过那场大饥荒的,因为饥饿,身体和精神也造成了永久性伤害,难以回复。经历大饥荒的人,不但会造成身材矮小,身体瘦弱,整体寿命低于正常人水平,各种疾病甚至是心理疾病,抗疾病和抗衰老的能力也都差,发病率较常人高。。这个不但可以直接推断,也可以从现在的人口样本中直接看出来。中国人应该和日本人一样能活,80-90岁应该不在话下,中央领导人、台湾人,个个都能活到八九十,但是我们那经历大饥荒的人,很多到了六七十岁就显得非常衰老,我的父亲就是。因为大饥荒,一部分人甚至对食物产生了崇拜,认为食物具有的神圣感,产生很严重的依赖感觉,以致造成错误的饮食观念。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浪费食物是一种犯罪”这句话,当做至理名言。但是这句话在老一辈农村,被极端理解,广泛地被认为饭菜不能剩下,压也要吃下去,导致间接的饮食过度,肥胖病和高血压较高。小时候吃饭是不敢剩下的,否则父母就会帮忙吃下去。

很多人从那个时代过来,精神也背负着沉重的压力。在那个年代,没有饿死的人,多数都负有重大的心理阴影。他们目睹了亲戚朋友乡亲的大批死亡,难以释怀。部分人觉得对死者怀疑负罪,认为没有救助,或者是自己吃的比家人多,这样的人更加自责。

第三大危害,对中国人口政策造成直接影响,造成难以估量的负面作用。

大饥荒不仅造成3000多万的非正常死亡,还导致了至少1000多万人应该出生而没有出生的人。由于大饥荒造成了人口的重大损失,随之从俩个方面造成人口的恢复性增长,甚至有人口爆炸的样子。从农村来说,人口大量饿死,幸存下来的人恐怕后代断绝,于是一量取胜,报复性生育,60年代后高出生率,就是在这个条件下形成的。而政府也因此倡导“人多力量大”的思想,制定各种政策鼓励生育,这个也间接地导致后来实行严酷的“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的荒谬计划生育政策。如果没有那个大饥荒,中国人口的变化会非常平稳,不会大起大落,人口结构也不合理。以前生女孩子,也是不会丢弃,多了一般是送人做童养媳,计划生育后,由于经历过大饥荒,人性受到摧残,大批女婴被直接淹死、抛弃,后来B超强行流产,比比皆是。我小时候上学,走过的圩埂,河边经常有丢弃的女婴,被河水泡的白白的,非常可怕。一些女婴被草草埋得很浅,被狗挖出来,一片狼藉。大饥荒造成的人性堕落,和计划生育造成的残酷事实,这个伤害,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洗刷的。

第四大危害,对中国传统的政治结构和人文生态造成重大破坏,民风从此堕落。

人们目睹了政治的残酷,人情的冷暖,政策承诺的反复无常,极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就会对社会产生失望,就会认为社会原本就是这样,因而丧失道德感,漠视公平原则和法律。政府尚且如此,百姓有样学样。曾经为了一点食物就做出一切,甚至为了活着而丧失人的尊严,甚至吃人肉,那么他们什么也不会相信,什么事情都敢做下的。中国传统的政治结构和人文生态造成重大破坏,民风从此堕落,这个损失是难以估量、难以弥补的。当时兄弟姐妹都多不相顾。我村一些邻居,是亲兄弟姐妹,相互不亲不让,互相骂着“日你妈”,难道他们不是一个妈?我亲眼看了,真教人羞耻。在大饥荒中,闪光的人性非常微弱,人性善良的部分遭到了重大的打击,传统的农村人文自治结构遭到彻底摧残,家庭价值受到重大挑战。这个从现在高犯罪率可以看出来。一个曾经圣人教化的礼仪之邦,现在看看还有多少善良的痕迹。这些都与1959年的那场大饥荒息息相关,不仅仅是经济商业社会的金钱之错。

第五大危害,中国人由此变得虚伪,对上顺从,对下暴力,丧失了高贵情操和希望精神。

很多中国人都是双面人,那就是对上是奴隶,对下是暴君。相信这个形象,很多人都熟悉,很多人也在不知不觉中上演这个角色,包括我本人,都经常不经意地流露出这一点,我一直都在和自己心中的魔鬼做斗争。是什么将这个魔鬼种在心中,当然有中国传统君臣文化的毒素,但是我认为,中国封建君臣思想,和当代极权制度的相互作用,才是形成中国人普遍病的真正症结。

中国很多人经历了1959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一种对暴力、暴政的天然恐惧,让国民丧失了反抗的斗志,甚至是怀疑的勇气。他们甚至已经习惯性地规避这个思想,并且这样教育和恐吓子女。逆来顺受,每个人都会说假话。我偶尔业余写点小时事文章,抨击一下现状,马上就有很多朋友也来善意劝阻我,一些客户知道我有这方面的文章,也来劝我,甚至以不合作相威胁,因为他们觉得我这样做没有什么意义,也达不到目的,还无心于他们的委托。不过,从心理上、精神上支持我的,也有相当一部分人。他们都说我这样做毫无意义,完全是没用的,还影响了工作,搞得自己很纠结,也没有幸福感。我的妈妈也是这样,劝我不要写什么文章,政府很厉害,什么都能抓到。妈妈为了劝我别写文章,说如果我再因为写文章被抓,她就会死了。

相信我妈妈这样的教育,我朋友的规劝,我客户的威胁,这种情况是很普遍的。如果不彻底平反1959大饥荒,中国人就一直很压抑,我们的后代就一直在这个阴影中。

第十三章,彻底平反大饥荒根源的重要性

忘记大饥荒的历史,是错误的,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有一个观点,似乎成为主流,就是不要老是纠缠历史,这样做自己活的很累,不洒脱,也没有实质意义。不如忘记过去,放开怀抱,好好活在现在,面向未来。于是伪佛教、伪道教、伪基督教在中国流行,而真正的反思精神,宗教爱人度人救人的精神,被曲解,被埋葬。试图蒙上眼睛,就当做看不到,这个观点是错的,而且是很危险的。不彻底厘清这个问题,彻底平反大饥荒,就会继续延续上个章节中的各种危害。

彻底平反大饥荒,抚慰受害者,才能修复道德裂痕,重建社会正义

彻底平反大饥荒,以及之前之后的各种政治悲剧,才能修复道德裂痕,给社会一个复原的机会,重建社会正义,这不仅仅是给死难者一个公道,也给幸存者、以及间接受害者一个心理上的抚慰。台湾和香港,由于人口少、面积小,不足以单独承担起中华文化和中华复兴这样的大旗,只能是过度转承延续一下,所以我们看到他们的发展,也有一个瓶颈。只有整个大陆地区清算历史问题,建立良好的社会机制,才能真正复兴中华文化,让每个中国人受益。彻底平反大饥荒,才能构建新的信仰体系,保存中华美德,吸收西方优秀人文精神。

彻底平反大饥荒,重新树立中国新的信仰体系,才能防止悲剧重演

彻底平反大饥荒,以及之前之后的各种政治悲剧,才能重新树立中国新的信仰体系,结合西方民主,结合中华传统的美德。现在中国人口更多,尤其是结构更脆弱,一旦出现像朝鲜那样的倒退,后果难以想象,死亡的人将更多。现在的既得利益者将成为过去的右派,打击是首当其冲的。没有信仰的中国,正在剧烈地摇摆,各种政治势力正在蠢蠢欲动,尤其是文化大革命和毛派的势力,极具破坏性。虽然这个可能性不大,但是政治就是要防微杜渐,将这些意图恢复到毛时代的势力,直接扼杀在萌芽状态。

我要正告现在的一些既得利益者:我们这些老百姓的伤害得不到彻底追溯和厘清,你们的伤害就有可能重来,你们现在的既得利益也很难得到保证。三反五反过头,1958年灾难就来;1962年没有彻底反思罪恶,1966年灾难重来;1976年的没有彻底反思,现在大家始终活在不安与寒风中。那些曾经风光的执政右派后来重新锒铛入狱,就是前例,说一句极具争议的话,很多文化大革命中受到迫害的人,其实正是1959年罪恶的同案犯,1962年后的不作为渎职者。1976、1978、1983、1992这些关键年份,没有将之前的错误彻底厘清,那么撒旦就会随时借尸还魂,再度威胁既得利益者和小老百姓。现在极左毛派仍旧呼风唤雨,蠢蠢欲动,借助无知愤青和红色后代,拉起极端民族主义大旗和马列毛原教旨主义这2杆大旗,还是很有号召力的。这是需要时时提防的。

呼唤政治体制改革,才是根本,改革是遏制破坏性革命的最好途径

制度不改,想靠极权主义的力量,靠经济上的腐化,就能克制住这2个魔鬼,就能克制住民主潮流,是非常危险的,无异于饮鸩止渴。随便一个激发出能量,就是巨大的火苗,很有可能造成灾难性后果。温家宝说的很对,如果不政治体制改革,改革开放就可能失败,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就会得而复失。如若不信,拭目以待!

附结尾悼诗:

1959,民有伤,国之殇
1959,多少儿女
失去爹娘
1959,多少人家
死绝死光
1959,多少热血
变得冰凉
1959,多少故事
成为绝唱
1959,多少饥民
没有食粮
1959,多少眼神
一片迷茫
1959,多少尸体
无人埋葬
1959,多少梦想
化为绝望


只要有的吃
那管那食物有多肮脏
只要有的吃
那管这稀饭如浪打浪
只要有的吃
那管这是猪都不吃的粗糠
只要有的吃
那管这是没营养的野菜汤
只要有的吃
那管这是干巴巴的观音土壤
只要有的吃
那管这肉正来自同类的身上
只要有的吃
那管这是偷还是抢
只要有的吃
那管吃下去也会毒发身亡


为什么铁铸的事实
却还要去撒谎
为什么遮掩的时间
这样的漫长
为什么漫长的时间
还不能给出真相
为什么悲惨的故事
大家都不敢讲
为什么故事的声音
翻过不了比长城还厚的围墙
为什么那些恶人
到现在也没有悔罪的迹象
为什么至亲的离去
后人这么容易就将悲伤遗忘
为什么这么久时间过去
一颗心还是无法安放
为什么918的警报
不能为大饥荒的死难者拉响
为什么大饥荒的纪念碑
不能立在中国心脏的天安门广场


悲悯的上苍
请给人民存活下去的力量
仁慈的上苍
请给中华存续不绝的信仰
大天苍苍兮,大地茫茫
心中魂幡兮,漫天飞扬
饥饿亲人兮,饮我一觞
度尽苦厄兮,升入天堂
1959
民有伤
1959
国之殇

(续完)


转自《凯迪社区网站》,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