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我的三个三十年 》第二十三章
分类:

33.gif

                                                              --作者:林向北

第二十三章

在紫坪铺工地image111.gif

过了成都再往西行,直至青城山下,才到紫坪铺。时值“大跃进”进入高潮,口号是“一天等于20年”,“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为了保证“钢铁元帅升帐”和各行各业大干快上,电力这个先行官必须走在前面。四川是个水力资源极其丰富的地区,因此大办水电站成为当时最紧迫的政治任务,四川省除了西部的紫坪铺和鱼嘴外,还要筹办坛罐窑、铜街子,大洪河等十个大中型水电站,其中我们修建的紫坪铺电站位于岷江上游,是岷江流域梯级电站中的一个重点工程。紫坪铺电站原计划水库面积可容水10万立方米,库容等于100个西湖,拥有多项功能。它可灌溉1000余万亩良田;还可以使从岷江上游砍伐下来的漂木规范化,减少漂木损耗。电站与闻名世界的都江堰水利工程一起,还用于防洪,确保川西坝子无洪水灾害。由于地理位置很重要,国家对这个电站也很重视,狮子滩工程完工后,主力都调来完成这项任务。

这里的修建任务主要是大坝工程,原计划搞引水隧洞,并在1957年动工,由于对地质情况未弄清楚,刚开挖30米就发生瓦斯爆炸,当场死亡7人,我们到来的时候,已经改为明渠引水。我一到工地,就被委派为大坝经理,主管供应和财务,完全出乎于我的意外。按照当时的规定,“右派”是下放劳动,“极右派”还要劳动教养,我却当上了“右派经理”,个中的真实原因,我至今也还没有完全闹明白。为了替自己争口气,同时也想借此机会做出成绩,求个“表现好”,以利于早日“摘帽”,我强吞下心里的屈辱,不减当年之勇。和当初修建狮子滩水电站相反,现在不再是全国到处开绿灯支援我们,而是我们要抽调施工队伍和设备支援全国,首先是支援四川各地,物资供应更加紧张。我再不能像在狮子滩那样坐镇指挥,而是带着采购员四处求援,还要奔赴附近各县各乡,甚至各村去收购大量的青竹、楠竹、稻草、青麻、铅丝等低值易耗品。“大跃进”中的浪费是惊人的,工人为了提高进度,只顾多装快跑,工具满地丢弃,我只好派人收回来,组织老弱病残的职工和家属开办各种卫星厂,一边修理废旧工具,一边生产需要的撮箕、箩筐、麻绳、手推车和煤油灯等。我成天蹲在卫星厂里,把职工们鼓动得热情高涨,你来个“小发明”,我来个“小创造”,一天一个新记录,每天都放小“卫星”,工地的广播和小报上天天有我们的“喜报”。局党委、工区领导、党政工团经常派人到我们卫星厂来参观,工区和局机关贴了很多表扬我的大字报,一时间我又成了新闻人物,都说“这个右派不但不臭,反而又香起来了”。有知情者告诉我,这是在“造舆论”,准备要为我摘掉右派帽子,我嘴上不说,心里也暗地高兴。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偏偏在这个时候,我又被人抓了“辫子”。

按理说我这个大坝经理,既要管供应又要管财务,可实际上我对财务一窍不通,几乎没有过问,只是在有关报表的“主管”栏内写上我的名,盖了我的私章,其他的事都由财务组长主管。我这个人,一向大而化之,很多时候只重义气不讲原则,就连必须遵守的财务制度,也觉得当面不大好说出口,结果就出了问题。有一次,我手下的一个采购员要出去买东西,由我去向财务组借了180元给了他,连欠条也没有打一张,只叫他办完事情之后,将购物发票直接拿到财务那里冲账。事情过了很久,财务方面向我提到这笔钱,我才知道他根本就没有去冲账。我找到他,问他是怎么回事,他瞪起眼睛,说我不是已经把钱还给你了吗?我说你什么时候还给我了?他说哪天哪月哪个时辰在哪个地方……天哪,这哪有的事儿啊,我气得赌咒发誓直跺脚,他却仰起脑壳一走了之。我有苦说不出:因为我没有要他给我打欠条,没有证据啊!我找到工区主任辩白,可是工区主任不但与那采购员是同乡,据说还是亲戚,自然要袒护他。我又去找别的领导申辩:“在狮子滩我经手了数千万元,一分一厘都是清清楚楚的,今天我正在挣表现争取早日‘摘帽’,难道还贪污这区区180元?”闹到后来,领导上虽然没说我贪污,但是手续不清,违犯了财务制度,还是得赔180元。虽然这笔钱在当时也是个大数目,可是更大的问题还在于它赔得不是时候:此时上面不知道又抽那股筋,又喊起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结果有人以这件事为借口,不但使我“摘帽”的事情落了空,还撤消我的经理职务,下放到小煤窑去劳动。

后来经查明,这个采购员认定我这个不讲原则的“右派”不敢拿他怎么样,把那180元拿去买了一部缝纫机。我堂堂一个“老革命”,却被一个小小的无赖欺负到这般地步,这真应了那句老话: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奈何奈何!!

我下放的那个小煤窑,就在紫坪铺工地上,因为是个“鸡窝煤”,好的时候能挖出几百斤煤来,有时挖出来的全是渣子。这里只有四五个工人,叫我去管工具和用料,挖煤工对我很友好,从来不叫我进窑洞,工作时间也不限制,他们高兴就多挖点,不高兴就出来摆龙门阵,大家经常聚在一堆吃着花生米下酒,天南地北胡侃海吹。我上回当,学回乖,只听不开腔,免得惹火烧身。不久煤窑停了,我又转到工地铁道维修班,班长是从东北筑堤队来的老工人,姓田,在日本人手下修过满州铁路,为人忠厚话不多。这里的工作也不累,就连垫垫石子儿,扭紧松了的螺丝田师傅都不叫我干,只叫我拿根钢钎看看路基是否正常。他爱喝酒,休息时就拿着瓶子喝几口,我看他没有下酒菜,有时买点花生米送去,他很高兴。常言说人一倒霉喝口凉水也塞牙,这样悠闲的日子也要出事情,一次我不慎跌了一跤,恰恰跌在钢轨上,把右手骨折了,到成都中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医好了才回到工地。

我和宁君到紫坪铺之前,就知道那里的条件不好,把正在读书的民涛和抗美留给了重庆的诗伯,三个小的带在身边。我们住在白沙河上面的职工宿舍,两间平房,宁君当时在水利局工会工作,后转到老母孔水泥厂作副厂长,此时“大跃进”的灾害已经显露,厂里已经发生饿死人的现象,她没白天没黑夜地干,又要管生产,又要照顾工人的生活,再是努力,工作起来也有难度。更恼火的是吃不饱。我当时是工人待遇,粮食比他们当干部的要高,每月可领31斤,但只有二两清油,平时沾不到油水。上面号召“瓜菜代粮”,我们就去开荒。我同宁君利用休息时间,在住地附近的荒坡上陆续开辟出二十多块大大小小的菜园,大的有三四十平方米,小的只有几个平方,种上各种蔬菜,还有红苕玉米甚至麦子等粮食作物。我每天天没亮就起床,到附近的宿舍去收尿粪,然后同宁君一道去浇灌菜地,每天早上至少要挑尿粪四五挑,每挑80斤左右,一直忙到七点半,回来吃了饭,才去上班。有两次我挑粪上坡,一失足从坡上滑下来,粪水从头到脚浇了我一身,我当即脱光衣服去田里刷洗,回到家又用水冲,那味道还是冲不掉,很多年后宁君还在笑我是臭粪人。早上浇了粪,下午下班后还要去菜园里浇水锄草,干到天黑才收工,真是披星戴月,一心扑在了菜园上。我种菜种出了感情,没事也要去菜园边蹲着,看到地里的蔬菜粮食长得青枝绿叶的,什么“右派”啊“左派”啊“改造”啊“认罪”啊全都抛到九霄云外。特别是收获的那几天,我的心里真是乐开了花,不由得想起了多年前父亲的那首打油诗:肚儿饿,才是真!

栽下这么多的蔬菜、粮食,并不单是为我们自己,更主要的是为了远在千里的诗伯和几个孩子,他们每月只有18斤粮食,怎么够吃啊?我们把自己的粮票,去和附近的农民调换玉米面和黄豆糯米,甚至从农民手里买来熏干的死猪肉、死猫肉和死老鼠肉给他们寄过去,大家吃了不但没生病,还真的救了急。我们最恨的,是那些不劳而获的懒人、小偷,每当我们辛勤劳动的成果快要收获时就要来偷,我虽然气得捶胸跺脚,但细细想来,“饥寒起盗心”,他们也是为了活命啊!天灾人祸,怪谁呢?

当时虽然很困难,同宁君的情感却像当年在彭县关口白云庵教书时那样融洽,她不埋怨我,我也积极的担负起家庭的活路,这也是我当时的精神支柱。后来诗伯患了癌症,宁君前往重庆照顾,诗伯去世后她把儿子民涛寄放在重庆亚彬那里继续读书,带着抗美和两个小女儿调往成都送变电工程处,剩下我和二女儿林波相依为命的住在紫坪铺。少了好几个人的口粮,生活越是困难,我们每月用二两清油炒上盐巴下饭,每顿要吃一大锑锅红苕叶或海椒叶,最难吃的是把玉米心切成细细的颗粒,粗糙得刺喉咙,吃后就解不出大便。实在是馋了,就去灌县城里花上几元钱,买一两用“古巴白糖”做成的糖果,吃了舌头就起泡;还有一次,林波伙同邻居一个小孩,去农民的地里偷麦子吃,回来怕挨打,看到我就吓得哭。

我们虽然害了程度不同的水肿病,总算幸运的活着出来了。

大跃进带来的“浮夸风”,在紫坪铺工地上很突出,到处都在弄虚作假。开挖土石方的定额,本来每日每人一方多,到后来层层加码,甚至加到三十方,这能完成吗?混凝土也光顾了“放卫星”不讲质量,用黄泥巴来代替水泥,到后来引水明渠通水,前面敲锣打鼓在欢呼,后面岷江一涨水就把明渠冲垮了,白白的花了几千万元,还造成了不少后患。到后来整个工程都被迫停工,四川其他的十个水电站,除重庆市委支持的大洪河电站建成外,其他的都被迫下马。

诗伯走了

就在这期间,诗伯去世了。

1960年7月23日,我接到了宁君由重庆发来的急电:母亲病危,速来。我知道不到最危急的时候,宁君是不会发电报来的,诗伯“五一”过后才进的医院,病情却发展得很快,看来是凶多吉少。我立即拿着宁君的电报去请假。还好,没有人为难我。我草草收拾了一下,第二天天亮就启程,走到灌县正好遇到工地的汽车去成都运货。这些驾驶员大都是狮子滩工地来的,跟我很熟,打个招呼就上车,当天赶到成都乘上了晚上的火车,第二天早上就到了重庆。我赶到两路口市文联的宿舍里,三步并做两步上了楼,门大开着,一眼就看见宁君的表妹正在用纱布条给女儿抗美头上扎白花,见了我两个人都大哭起来,抗美抱着我哭着说:“爸爸,你为啥不早一点来嘛。外婆她昨天下午就……”image112.gif

宁君回来,说起诗伯临终前一直想见我一面,一家人又哭了一阵。我提出要去见诗伯的遗体,亚彬在一边说:“算了吧,不用去了。”我坚持要去,亚彬板着面孔说:“文联的意思,你不要去了。”

我问为什么,他说不知道。

在当今世界上,我可以豪无愧言地说:只有我在诗伯心中的印记最深。她疼我爱我超过任何人,包括她的儿女。我最理解为什么她在临死前一再的喊着我的名字,因为她有很多心里话只能对我说。可是现在,我连最后见她一面的权利都被剥夺了,是谁,是谁有这么狠毒的心肠!

若干年后,我问到文联的有关同志,他们异口同声的说:我们怎么会做这样不近人情的事呢?这是你的小舅子的意思啊。事后宁君告诉我,她弟弟当时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一个右派,连帽子都没摘掉,还有脸去见老人!”

我伤心欲绝,在屋里嚎啕大哭,从此大彻大悟,进入了人生的另一境界。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欲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目录、前言、第一章(一) 
第一章(二)
第二章(一)
第二章(二)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一)
第五章(二)
第六章(一)
第六章(二)
第七章(一)
第七章(二)
第八章(一)
第八章(二)
第九章(一)
第九章(二)
第十章(一)
第十章(二)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一)
第十二章(二)
第十三章(一)
第十三章(二)
第十四章(一)
第十四章(二)
第十四章(三)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一)
第十六章(二)
第十六章(三)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一)
第十八章(二)
第十八章(三)
第十九章(一)
第十九章(二)
第二十章(一)
第二十章(二)
第二十一章(一)
第二十一章(二)
第二十二章(一)
第二十二章(二)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五部分 文革杂记(一)
第五部分 文革杂记(二)
第五部分 文革杂记(三)
第六部分 怀念(一)
第六部分 怀念(二)
第七部分 别人眼中的我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