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遍插茱萸少一人 》10、遍插茱萸少一人
分类:
1.gif  
--痛悼1968年遇难的湘弟

作者:程正渝

19.jpg

图:1995年母亲80大寿家庭部分成员合影。在粉碎“四人帮”后,我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只可惜我们弟兄姐妹中最有天赋、最全面发展的正湘却没能看到今天!
前排左起:尊静、晓晓、尊平
中排左起:正海、母亲、父亲
后排左起:尊燕、尊莲、正潭、正渝、正洲、凌霄

10、遍插茱萸少一人

前面讲过,1971年11月,也就是我入狱三年之后,由于偶然的原因,母亲找到了我,此后,母亲和五弟在极困难的条件下四处上访奔波,全家通力合作为我打官司,我终于在1975年初得以平反出狱!--这在当时是极为罕见的一起政治犯重案得到平反的案例!

把一位民警诬我“跟外国人打招呼”的不实之词,当作定案的唯一证据,终归是站不住脚的!文革期间,如此断案是何等荒唐,何等贻笑大方啊!

在粉碎“四人帮”后,我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父母得到了平反,改正,并回到乌鲁木齐原单位。解放前,他们在中共地下组织领导下策动国民党海军起义等革命活动得到了全国政协的确认,随即办了离休手续,--也就是说,他们都是老革命!扣在父亲头上几十年的“历史反革命”是诬陷之词!

五弟正洲在1977年12月参加了粉碎“四人帮”后的第一次全国高考,被陕西师大数学系录取!他这位老三届的学子,在1966年高中毕业后被迫下乡在农村蹉跎了11年的岁月之后,终于走进了大学的殿堂!并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就已晋升为高级教师!

四弟正潭直到1980年35岁时,也就是下乡当了近20年农民之后,才以下乡知青的身份回城到县建筑公司当学徒,凭着自己的努力,由瓦工进而当上了施工员、技术员、队长、副经理、经理、县建设局书记,并于20世纪90年代被陕西省建筑部门委派出国考察。

大哥正海1980年平反回到K市D中任教,也在20世纪90年代初晋升为高级教师,因为他所执教的历届高三年级学生的语文课高考成绩优异,被K市评为特别有贡献的教师。

小妹正泽1966年初中毕业后下乡当了十多年农民后,在20世纪70年代末回城当了工人。在80年代初参加新疆自治区区级机关转干考试合格后,当上了国家干部。后来取得了本科文凭。现在已是处级干部了。

大姐正江则早就在某师范学院当上中文系教授了!

我平反后回到W县农机厂仍当技术员,又调某公社任农机站站长,后调州技校当教员,曾兼教务处副主任和实习厂厂长。在20世纪80年代先后取得工程师和高级讲师的职称。

--只可惜我们兄弟姐妹中最全面发展,最有天赋的正湘没能看到今天!

20.jpg

图:1952年在上海弟兄姐妹合影。
右起:正江、正海、正渝、正湘、正潭、正洲等

1997年末,母亲病重在新疆医学院住院,兄弟姐妹齐聚乌鲁木齐,这是四十多年来难得的一次聚会!我们兄弟姐妹像1952年在上海外滩那样,按年龄大小顺序站成一排,在新医住院部照了一张合影,--只缺少应该排在正中间的正湘!

21.jpg

图:1997年在乌鲁木齐弟兄姐妹合影。只缺少应排在中间的正湘!
左起:正江、正海、正渝、正潭、正洲等

真是遍插茱萸少一人呐!

尤其令人感慨不已的是,当年高悬在我们家庭上方,高悬在我们弟兄们头顶上的那柄达摩克利斯剑,--父亲是右派份子,在最后改正时是这样描述的:“程元宇的复查结论中所谓‘在座谈会上的发言和意见,在观点上是错误的,但不足以划为右派’,改为‘在座谈会上的发言主要是对领导提意见,不应划为右派’”。

好个举重若轻的右派改正的结论啊!

可就是这柄达摩克利斯剑,--程元宇是“右派分子”,--高悬在我们的头顶,整得我们程家几代人几十年来抬不起头直不起腰,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剥夺工作的剥夺工作,不准升学的不准升学,坐牢的坐牢,丧命的丧命!

但愿我们的后人不要把这当作20世纪中国的天方夜谭!

2007年5月我和桂英从北京到上海看望在那里出差的尊现儿,并到复兴中路496号故居,原母校盘石小学旧址及复兴公园等地重温儿时旧梦……实现了父辈返回上海的愿望的侄儿尊华,尊平和尊静设宴款待我们,我对他们朗读了本书的部分章节……

22.jpg

图:2007年4月在上海留影。我们到上海旅游,尊现儿在上海出差。我们到达上海的当晚,实现了父辈返回上海愿望的侄儿尊华、尊平和尊静就到宾馆来看望并宴请我们。我对他们朗读了本书的部分章节……
后排右起:尊平、尊现、尊华
前排右起:正渝、桂英、尊静

2006年6月,女儿尊莲去西安创业的前夕,她在B州高级中学才带完高三毕业班的语文课,我叫她看看才搁笔的这篇《遍插茱萸少一人――痛悼1968年遇难的湘弟》,她看了两页就放在桌上说:“血淋淋的,不忍卒读。”

啊!我们的下一代对于“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注)的“文革”已很隔膜了,我们亲历过“文革”的这一代人,我们这些幸存者,有责任站出来讲真话,为建立巴金老人倡议的“文革博物馆”准备砖瓦。


1972年初稿
1988年修改
2006年二稿
2008年补充
2009年定稿

注:摘自《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续完)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