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科大下迁合肥 》第二章 悲惨的一打三反(三):2-5 我在“一打三反”运动中(节选)
分类:

科大下迁合肥


--阮耀钟编著


第二章 悲惨的一打三反(三)


2-5 我在一打三反运动中(节选)


--作者:忻鼎亮


三、一打三反运动


在林副主席的军委一号通令下,中国科技大学将要搬迁出北京。中国科大是建国后新创办的一流名校,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亲任校长,华罗庚、钱学森、钱三强等一流科学家都在校直接为学生们上课,文革前,我校一直被称为科学家的摇篮。现在要把这样一所学校搬出北京,绝非一件小事,一些类如高速风洞和实验室等国内稀有的实验设备可能毁于一旦,选择一个合适的新校址来安置万余师生也是一件十分费周折的事。但在文革中,科技和教育地位低到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最后决定:科大搬迁到安徽。这一缺德的决策究竟是谁拍的板,至今尚无法查清楚,在科大校史上留下了尴尬的一页。1969年年底,在强权的压力下,6970两届学生以及大部分老师被迫搬离北京,虽然大家怨言纷纷,但科大的命运不可能掌握在广大无权的师生们手里,只能落户安徽。从此,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中国科技大学的命运一落再落,当年的辉煌只能成为历史了。


(一)山雨欲来


科大迁校到安徽后,先是暂住在安庆党校,那里的条件实在太简陋,于是又迁到了合肥,安徽省革委会将合肥师范学院的地址让给了科大,总算有了房子能够勉强安置这群落魄的师生以及一些拆散了的仪器器材。


科大到安徽后,一打三反运动接踵而来,我一生中最恐怖的日子即将来临了。我随大部队到了安庆后,没有再跟随去合肥,便坐船回上海过年去了。在上海,我已听说有中央文件下发,要在全国开展一打三反运动。这场运动,重点在于一打,即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主要惩治文革中出现的现行问题。


过完年不久,我们班就有同学来信告我,要我尽快回学校参加运动。我当时的心情比较复杂,这次运动来势很凶,从清查内容看明显是要整肃文革运动中的政治异己分子,我们恰好就是目标,内心自然有本能的紧张感。但我的侥幸心还是比较重,心想:在刚经历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我已经被清查了一遍,有了明确的结论,应该不会出问题,更何况安徽工军宣队的整人水平会比北京的高?我们根据北京的成功经验,如法炮制不就可以了吗?不必过度紧张,否则反而会显得心虚。于是,我故意晚了几天到合肥,在大哥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才去报到。同学们大多数都已返校,大家见面后几乎都是谨言慎行,没有嬉笑闲谈的场面,气氛比我想象的要紧张。我们班的临时班长何世平带我去见系里的工军宣队领导报到。系工宣队队长姓谢,是淮南煤矿的一个造反派头头,他见了我立即摆出下马威,厉声厉色地问我为什么迟到?我找了一个理由,他勃然大怒,难道这事比一打三反运动重要吗?随即又给了我一个明显的威胁:不要以为我们不了解你忻鼎亮。我心里明白,工军宣队已经盯上我了,但我对谢队长这种虚张声势的诈唬很鄙视,也错误估计了他们的整人能力。


安徽省既然接纳了中国科技大学,显然非常重视这所学校,当前首要的任务是要它服从。一打三反运动正是个好机会,用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方式来压服这批桀骜不驯的学生,是最有效的方法。所以,科大的学生们在一打三反运动中受到的迫害,更甚于其他大专院校。安徽省革委会派出了阵容强大的工军宣队,来领导用以制服这批带着怨气来的京城师生。校工宣队队长是安徽省革委会常委李东林,他也是淮南煤矿工人,造反起家,荣升至省革会常委。军宣队来自李德生的嫡系部队十二军,有几个师政委压阵,他们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把在搬迁时闹得最厉害的近代物理系安置在白湖劳改农场,数学系安置在铜陵,物理系安置在淮南煤矿,化学系安置在马鞍山,近代力学系安置在合肥本部,无线电系当时在广西。学校在合肥办了一个大型的学习班,将当时的两派的核心人物集中起来开展运动,各个系分别搞运动。由于我后期游离在运动外,没资格进入校学习班,只能在系里参加运动。通过学习,才知道这是中共中央在1月底下发的1970年3号文件,其中突出的就是要打击现行反革命分子,文件要求要突出重点。打击的重点是现行的反革命分子。对那些通敌叛国、阴谋暴乱、刺探军情、盗窃机密、杀人行凶、纵火放毒、反攻倒算、恶毒攻击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和抢劫国家财产、破坏社会治安的现行反革命分子,必须坚决镇压。我觉得仅恶毒攻击党和社会主义制度这条有很大的随意性,其他都应有实际行动。


(二)攻守同盟


许小昆到校比我还晚,奇怪的是工军宣队并没有训斥他,淡淡地把他晾在一边。我的处境与许小昆相近,除了刚到校的那次下马威,他们再也没理过我。因为学校的搬迁,是完全违背广大师生意愿的官方强行决定,所以校内两派师生几乎一致反对。现在工军宣队上纲上线,要大家认识到迁校是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命令,反对迁校就是对抗无产阶级司令部,这说明反动思想的萌芽已经存在自己的头脑中。这一招确实相当厉害,每个人都有了原罪,谁不转变立场,继续与无产阶级司令部对抗,就要成运动中惩治的对象。


运动开始时,工军宣队不急于揪人,一方面组织学习文件,提高认识。另一方面要大家联系实际,批判反对搬迁的思想和言行。同时,工军宣队还开展了一个检查思想,公物还家的小运动。背景是这样的:在北京时,当同学们知道迁校决定无可更改时,非常愤怒,毁坏了一些公物泄愤,有些同学拆了桌椅,用木板作箱子、板凳,更普遍的是用木板自制收音机盒子。这件事被工军宣队小题大做,说这是没有改造好的知识分子资产阶级思想大爆发,而且要大家把用公家材料做的物品归还,并检查交代用短波收音机收听敌台的罪行,上纲说这就是现行问题。这样,人人都有可能被定为反革命,为了自我保护,在强大的思想震慑下,大家只能对工军宣队唯命是从,不敢有任何抗拒,工军宣队初获全胜,整人的大戏即将开场。


学校学习班重点整肃的是原科大造反派东方红公社的一些核心骨干分子,详细情况无从得知。我们系整肃的重点有两个:一是原东方红公社的作战部长陶荣甲。他和北京市的一些造反派(多数已遭整肃)多有联系;另一个就是齐卫东战斗队。被工军宣队盯上的除了我和许小昆外,还有徐立林、焦大化、钱德生等人。我系运动领导者除了谢队长之外,还有军宣队的潘指导员和一位姓贺的结合干部(据说还是个十二级高干),这些整人者经验丰富,手法老到,有条不紊地先打外围战。当时,齐卫东队中承压最大的是徐立林,他被抓住的一个把柄是与一位干部子弟徐××谈恋爱时有越轨行为,这不是政治问题,但工军宣队无限上纲,对那位女同学做分化工作,告诫她不要受反革命分子迷惑,背叛自己的革命家庭,对徐立林则严令他老实交待问题,不准私自串联,并对他的行动作了监视。至于许小昆和我,工军宣队则不动声色,我有些迷茫,猜不透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不敢与同伙们串联商量对策,只能被动地静观其变。我们班有些与我关系较好的同学不知道我内心还有很多反动思想,劝我应该争取主动,把以前运动中的问题交待清楚,我自然不会接受他们的劝告。


在一个休息日的晚上,我、许小昆、徐立林冒险在校园僻静处商量对策。许小昆重新强调了我们应付工军宣队的原则,就是文革运动中的具体事件一概承认,但拒绝上纲,私下言论的事坚持守住,并再三提醒,态度一定要好,要安分,不要刺激工军宣队中任何人。徐立林在问了焦大化、钱德生处是否叮嘱过之后,就先回宿舍了。许小昆和我接着谈了几个关键问题:第一,这次运动来势凶猛,声势远胜整肃运动,我们的处境非常危险。第二,我们能否躲过这场灾难的关键是我们的言论问题不被败露。我认为做到这点应该没问题,因为极端的观点和言论仅限在我和许小昆之间,徐立林虽有些所闻,但知道不多。可是我忽视了平时口锋不严,大不敬的言论已有一定范围的流传。第三,徐立林那里最危险,他的女友就是工军宣队的突破口,应考虑如果小徐被攻破后怎么办。我觉得小徐很讲义气,他会顶住的,即便有意外,只要我们俩死扛住也未必会有大难。最后,我们两人互相勉励,为理想哪怕坐二十年牢也值,似乎大有义无反顾的气概。现在经过四十多年后再回想当时情景,我们真是走火入魔,为了一些尚欠成熟的思考,居然能到不顾身家性命的地步!其实,我们的所谓理想太虚弱了。


运动开展将近一月,我们的厄运降临了。起因是这样的:我们的一位好朋友梁××是已毕业的63级学生,他出差路过合肥,来看望我们,我和徐立林一起接待他。这触怒了工军宣队,谢队长质问我:为什么违反规定,私自和徐立林串联?我表示不知道有不准和徐接触的规定,更何况是外地朋友来看望我们。他闻言怒斥:你居然态度如此不端正!并当即决定:今晚开忻鼎亮的批判会。我心里已经早有准备,也想趁机摸一下他们的底牌。第一次批判会他们未见成功,批判的内容基本上都是过去炒过的冷饭,积极发言的多数是对立派的同学,我平时关系好的同学多以沉默表达同情。我心想他们的招数只不过如此,仍以无所谓的态度应对。但工军宣队丝毫没有放松,一方面宣布我是批判对象,让一个同学每天寸步不离地监管我,再不让我与其他人再有联系机会;


另一方面加紧了对徐立林和他的女友施压工作。我已无法了解任何相关信息,只能从观察周围同学对我的态度来判断形势。两天后,情况有些变化,有些同学会对我怒目而视,一些关系较好的同学路遇时也会有意转过脸去,看来事态趋于严重是肯定的,但严重的程度我实在无法得知。工军宣队上有中央文件,下有各种手段掌控群众,且拥有经验丰富的专业整人机构,信息畅通,知己知彼,完全是压倒优势,而我仅是一个孤立无援的个体,只能接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悲惨现实。


(三)屈辱投降


在第二次批判会时,工军宣队已经成竹在胸。开始发言的几乎都是平时的好朋友,揭发的多数都是我私下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的言论,使我即刻崩溃的事是:有人揭发我们是个叛国投敌反革命小集团。这是文件中明确列在首位的罪状,如果坐实,定是敌我矛盾无疑。


大约在69年初的某一天,我们一些好朋友在许小昆家吃饭,那时,我们对文革非常厌恶,对现实也甚为不满。席间,我趁着酒兴,说到我们未来前途暗淡,如果有机会,能逃到苏联等国,倒还有我们的用武之地,大家也都附和,还说到在内蒙或沿海一带都有机会。其实,这仅仅是一种发泄,说说而已,我几乎忘了这个茬。在批判会上,我的一位参加这次黑会的朋友揭发了这一场景,我才突然想起确有此事,顿时如遭霹雷,思维完全失控。工宣队清楚地看到了这一招的致命效果,冷冷道:你别想狡辩抵赖,至少已有两个以上的人证明了你的这一罪行。顿时会场沸腾,打倒叛国投敌份子忻鼎亮!的口号声此起彼伏,声音中带有许多愤怒的情感,我心中感到战栗。我明白,有不少同学觉得我欺骗了他们,居然内心隐藏着如此反动的思想。在当时,对文革不满,对一些无产阶级司令部成员不满比较普遍,但对国家制度不满,对毛主席不满,绝大多数人是不能接受的,我的思想已超越了群众认同的底线。同学们不明白这样的想法究竟为了什么,因此失去了平时的信任,甚至怀疑我真的有罪恶企图。


如果说第一次批判会同学们多数屈从于压力,而这次却真心地站到了工军宣队一边,我崩溃了,感受到被社会抛弃是什么样的滋味。工宣队胜券在握,像猫耍弄老鼠一样找我谈话,问我对这次批判会的感受。我完全像一只斗败的公鸡,低着头,什么也说不出来。谢队长准确地掌握了时机,用嘲弄的口气问:你自己说你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啊?我已没有任何申辩的力量,继续无语。他软硬兼施:你问题这么严重,我们还是想挽救你,关键是你自己要端正态度。我以往的豪气全消,连连求饶:我一定老实交待。他毫不放松:态度老实要有具体表现,我们只是点你一个问题,你们的问题还远不止这些吧?进而威胁:最好你自己说,要不然再开批判会帮助你?我脑子顿时一片乱麻,鬼使神差地竟说出了:我反对毛主席……”“嘿,嘿,……”谢队长发出瘆人的阴笑:这就对了,回去好好写交待,把事情说清楚,我们才能考虑给你出路。我屈辱地投降了,这令人终身羞愧的一幕永远留在脑海中始终磨灭不去,从此,我完全掉入了工军宣队布置好的陷阱中,再也没有抗争的余地了。自那时起,我的宿舍被调整,定名为忻鼎亮学习班的小组即刻成立,与我同房的都是小组成员,为了加强对我的监管并防止出现意外。


那晚,我几乎整夜失眠。在谁反对毛主席,就砸烂它的狗头的年代,我人生的前景一片黑暗,会受到怎样的惩罚无法预测,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工军宣队的意思,老实交待自己的罪行。第二天,我用了整整一天时间,写了四十几张纸,把自己怎样开始怀疑毛主席及后来思想的发展,详细地交待了一遍,以表达自己的投降态度,可是,谢队长怒气冲冲地把这一叠纸扔在我面前,声称:全是废纸。我一时懵住了。后经学习班一位好心同学点拨,我才明白书写交待格式出了问题,必须要一件事一写,写明时间、地点、在场人、谈话内容和行为。我这才明白,工军宣队根本不是要挽救我,给我出路,而是要把我这反革命言行坐实,以便定案。但我无法反抗,只能按照要求回忆和交待。


由于我们都是随便的私下谈论,时间地点大多数已记不清,所以也无法得到他们态度老实认可。对于我,叛国投反毛主席都认了,还有什么不能承认的,关键是我要尽量想办法把我投降的事告诉许小昆。工军宣队同样关注到这一点,他们胁迫我,要我在公开场合下揭发许小昆,一方面可以给小集团的一号人物心理上致命打击,另一方面能使我和许小昆之间产生矛盾和不信任,以利于进一步的互相揭发,这是他们彻底打垮我的最后一步。军宣队领导曲政委不惜放下身段亲自找我谈话,警告我,如果不公开揭发许小昆,则说明以前的认罪态度都是假的。我表示:揭发可以,但希望能在此前先见许小昆一面。这种与虎谋皮的妄想遭到了曲政委无情的嘲讽:你认为现在还有资格和我们谈条件吗?给你立功的机会都不想要,你的问题性质自己清楚,别等进了监狱再说后悔。高压下,我再次屈服,在批判许小昆的全系大会上,我站起来揭发了许小昆的反毛泽东思想的言论,我们小集团的同伙在大会上接二连三的揭发,工军宣队顺利攻克了齐卫东最后一个堡垒。仅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们便兵败如山倒,齐卫东小集团每个成员都有一个学习班,每班都配有六、七个同学或老师监管,完全失去自由。每天不是开批判会,就是写交待。五系工军宣队成果辉煌,揪出了齐卫东叛国投敌反革命小集团。系里成立了大专案组,由姓贺的那位老干部负责,汇总我们每天上交的交待和揭发材料。


(四)追查后台事


态发展日趋严重,专案组汇总材料时感到有些震惊,我们反动思想的深度超出了一般大学生的认识境界。他们认为,这不可能是几个二十几岁毫无社会经验的学生自己悟出来的想法,后面一定有长胡子成年人指点和煽惑,于是,他们集中调查我们的各种社会关系。我们究竟交待了哪些反动思想使工军宣队起疑,我现在已无法详细回忆,更何况我们的交待材料在平反后已全部销毁,只能靠会议中仅留的点滴简述。我交待的反毛泽东思想的内容有两条记忆比较深:一件事是正值中共九大召开后不久,我和许小昆在讨论《路易?波拿巴雾月十八日》,拿这篇文章与林彪九大政治报告作比较(我们当时并不知道这是张春桥的大作),说林的报告是完全违背马克思的唯物史观的,因为马克思把社会发展的原因归结为生产力的发展促进了生产关系的改变,从而推动了社会进步,而林的报告丝毫没有突出这一点,认为阶级斗争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原因。我们进一步批评了毛泽东的著名语录:“……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用这个观点解释历史的叫历史的唯物主义,站在这个观点反面的是历史的唯心主义……是与马克思的唯物史观相反的。另一件事是我和徐立林在许小昆家一起讨论恩格斯的《家庭国家私有制的起源》。许小昆在谈到国家这一概念时,强调了恩格斯突出的国家阶级调和的功能,并批评在文革中国家是阶级压迫的工具,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机器。这一说法。我们认为毛泽东在这里偷换了马克思主义的国家概念,把它变成了暴力镇压异己的工具,才造成现在这样独裁专制的状态。


我记得谢队长曾拿着一叠我们交代的材料,对我怒斥说:这样反动的一套理论,只有你们这几个人才说得出来,这类材料不需要旁证,就可以定你们的罪。工军宣队一面对我威胁、恐吓,一面逼我们详细交待各种社会关系,以便确定我们的后台,把反革命集团的案子定实,把阶级斗争的故事编得圆满,但是,我们确实没有后台,所有的想法都来源于自己的阅读和思考,于是,案情进展受阻,陷入了僵局。工军宣队完全理解不了,我们为什么要冒着坐牢的危险去思考这些问题,这样的反动理论怎么可能没有成人的点拨而自己形成,一定有政治目的,他们便认为我态度不好,抗拒交待,几乎天天批判帮助,逼我供出后台。我真的没有后台,自己身败名裂无所谓了,要我交待各种社会关系,必定是连累别人,也就是出卖亲友,是令我感到最承受不了的事,今后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于是,我尽量躲闪,避重就轻,但这毫无用处,我已经完全进入被禁锢的牢笼中,任何挣扎都是徒劳的。事后我才真正明白整人制度的厉害,被整者只有三种选择:坦白、抗拒和蒙混,一般人往往都选择蒙混过关,其实,从实际效果看,却是最不理想的,在强大的专政樊笼面前必定输得精光。工军宣队软硬兼施:你实际上也是受害者,那些给你灌输反动思想的人在毒害你,如果不把毒根挖掉,我们怎么挽救你?”“你不交待别人会交待,你想保的人最后也逃不了,而你也因为抗拒有同样的下场。”“忻鼎亮不投降,就叫他灭亡!的标语口号铺天盖地,让我几乎接近崩溃,闪过选择自杀的念头,最合适且可行的莫过于摸电门了,究竟是没有勇气还是无法摆脱看管,我记不得了,但这些日子里的精神苦难则是我永生不能忘怀的。工军宣队对付我们另一重要手段是将我们分别置于不同的位置,使我们各人之间产生怀疑和猜忌,在我面前,他会说×××态度好,并抛出一些让我不安的材料,使我对同伙的不信任感增强,在别人面前,则说我的态度好,并用同样手法进行挑拨,甚至使一些诈术。在我们这伙人中,我的人脉关系最广,朋友也最多,往日,我一贯以讲义气自诩,朋友圈中也落下了热情仗义的好名声,现在,他们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连累,而且事情发展的后果难以预测。我们当时已被定为科大最严重的叛国投敌反革命小集团,在这种形势下,寄希望于别人在揭发时有丝毫的留情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许多线索的焦点集中指向了我,我自己觉得输得精光,已经毫无抵抗的想法,只是不知工军宣队还要相逼到什么地步。其实,工军宣队想法很简单,他们就是要把阶级斗争的故事编得圆满。如此反动的思想,要是没有后台的教唆,没有实质性的反动行为,而仅是几个二十多岁学生的胡思乱想,将使这一阶级斗争重大成果在一定意义上成为笑柄,他们从全面清查齐卫东的关系网入手,致力追寻后台。我放弃了无谓的抵抗,实事求是地交待了我和朋友们的思想交往,但确实没有人教唆我,也确实没有后台,导致对我们的审查陷入了僵局。


为了打破僵局,大约在5月份,工军宣队宣布成立展示一打三反成果小分队,向科大各系所在的驻点巡回批判齐卫东反革命小集团,我作为反派主角在全校被游斗。在小分队出发前,谢队长对我训话:你明白不明白为什么选你去批斗,因为许小昆现在态度比你好,你要在这过程中转变立场,彻底交待问题,给你的时间不多了,再拖下去别怪我们没给你出路。对他那种离间式的心理战,我心里清楚。选我去批斗,一是因为我的朋友圈大,各系都有一些好朋友,批斗我可起到两面施压的效果,更重要的是希望在追后台环节上打开缺口。小分队由工宣队一位师傅和我系一位左派老师郭××负责,还有五六位同学是正方的批判者,有四位中间人物×、连×、徐立林及其女友(被我拉拢利用和拖下水的)上台发言,表明已经转变立场和我划清界限,反派仅我一人,站在台上被批斗。小分队自合肥出发,经铜陵、马鞍山、白湖农场、寿县、淮南,游斗了一大圈,还到工厂和其他学校批斗。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屈辱中度过每一天,更令人难堪的是每次批斗会后都要我谈体会,被迫不停地自我侮辱,在劫难逃的情绪更让我觉得前景一片漆黑,几乎失去了生活的勇气。。在其他系,我也看到了有些朋友也有类似的境遇,社会上的一些反革命分子境遇就更惨了,被杀、被关的比比皆是。


(五)侥幸免灾


也许是冥冥天意的眷佑,据说在6月份,中央下了一个有关在运动中被清查的学生处理方案的文件,强调了只要没有现行反革命行为的学生都应从宽处理,按时予以毕业分配。我至今也没有见过这一文件,在文革资料库中也未搜到,具体内容细节均无所知,仅知这一文件是对我这样的反动学生算是皇恩大赦。近期,我也采访过当初搞过我们专案并见过此文件的同学,他也记不起文件的详细内容,只告诉我:工军宣队对照了文件就我们的专案进行了专门的研究讨论。当时主流的意见认为:我们虽然思想反动,但确实没有现行活动,也没有社会背景和后台,主要的罪行是小范围内的反动言论,而且,各人交待的言论绝大多数时间、地点、场合和内容都不能完全对上,能落实的罪行不多,所以宜从宽发落。但也有认为:我们攻击毛主席罪名很大,即便有一条,按当时运动的规则,也应从严惩处。那时,负责我们专案的是淮南煤矿的一位姓贺的干部,据说级别很高,他虽然思想属于文革主流派,但把握政策还算可以,在他的主持下,我们问题的性质从敌我矛盾中被拉了出来。当看管我的人说我态度不好,有重大问题没交待时,突然接到系里通知,要我第二天在落实政策大会上作认罪发言,并宣布忻鼎亮学习班结束。几乎与世界隔绝的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工军宣队就这样轻易放了我?他们会给我定个什么罪名?当时也不容我多考虑,要认真准备好明天的认罪发言。第二天,系里召开全系落实政策大会,会上,徐建中、钱德生、徐立林、焦大化、我及一个干部子弟,先后做认罪发言,表示和自己过去的反动思想决裂。


原载《我们心中的科大》第二章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目录、前言、第一章 不堪回首的下迁(一):1-1 蔡有智:迁校经历与评说、1-2 黄英达:关于中国科大的点滴回顾(节选)、1-3 李从珠:1969年去安徽选点
第一章 不堪回首的下迁(二):1-4 王锡鹏:有关科大外迁的一些情况 、1-5 郭汉彬:有关中国科技大学下放、搬迁的问题 、1-6 阮耀钟:刘西尧把科大一脚踢出科学院
第一章 不堪回首的下迁(三):1-7 阮耀钟:科学院的落难公子 、1-8 阮耀钟:悲壮的校歌“永恒的东风” 、1-9 阮耀钟:我坐闷罐车来合肥、1-10方励之:八公山下的再教育
第一章 不堪回首的下迁(四):1-11 阮耀钟:科大为何下迁 、1-12 阮耀钟:反思科大下迁
第二章 悲惨的一打三反(一):2-1 阮耀钟:一到安徽的二起反革命事件、2-2 阮耀钟:分而整之,不停的斗争、2-3 许子明:“一打三反”的 几个记忆片段(节选)
第二章 悲惨的一打三反(二):2-4 朱柏生:不堪回首的安徽
第二章 悲惨的一打三反(三):2-5 我在“一打三反”运动中(节选)
第二章 悲惨的一打三反(四):2-6 王裕群:“一打三反”亲历记
第二章 悲惨的一打三反(五):2-8 梁伟清:《湖殇》——白湖蒙难四十四年祭
第二章 悲惨的一打三反(六):2-9 周景生:我亲历的科大人逆境相助、2-10 谢文梁:贾树国自杀始末
第二章 悲惨的一打三反(七):2-11刘渝珍:从未愈合的创伤
第三章 科大迁回北京的呼声与努力(一):3-1 阮耀钟:刘达给周总理写信、3-2 王炽昌:我为刘达同志当了一次“信使”、3-3 许子明:1977,科大回京只差一步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