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我所走过的路 》我的家庭(二):退休后的生活、我所走过的路
分类:



我所走过的路


--孙德钦 口述 杨云龙 撰写


我的家庭(二)

 

退休后的生活


我在1947年就参加了斗地主、分田地,为农会站岗放哨,查路条,并担任儿童团团长。按照这些资历,是有资格办离休的。但考虑到我退休时,当年在我们村的八路军早已远走高飞,部队番号都没记住,村上的一些同年多数已不在,无人证明,无人知晓。为了方便省事,还是选择了退休。退休至今(19942019年),已有25个年头,这25年的生活大体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19944月-19988月,主要干了以下几件事:


第一件事:19944月中旬,在水勘院与颜宇森共同搞环保部门的资质审查和签定。也就是审查项目的环评资质是否合格。按照相关的规范要求,评审合格者提交环保部盖章认可。此项工作大约搞了一年多。


第二件事:从199567月间开始,与水勘院颜宇森到上海,负责组织本院下属的904915、成都中心在上海开拓地质市场,主要是打灌注桩。因为上海的地质情况比较复杂,建筑物下必须打一些水泥灌注桩,地基才能坚固。我参加这项工作,主要是在上海找一些老同事、老熟人,托他们帮助再找熟人,承揽任务。在上海的各水文队也有熟人,大家通过这种人际关系找活干。其中原水文局搞钻探的王亚明工程师也参与了这项工作,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基本上各队都有活干。


第三件事:与水勘院共同承揽石家庄地区的上安电场储灰场的环评项目。河北省环保局牵线承揽,水勘院吴院长、颜宇森、我单位李景豪等也参加了,最终于1996年提交报告。这个项目我在野外出力最多,打了三个钻孔,从开始到结尾我全程参加,并现场完成了钻孔岩心素描图。打钻由天津铁三院负责,水质分析由水文所化验室来做,报告最后由河北省环保局审查批准。


第四件事:1996年年底,应聘到北京遥感公司协助工作。此公司由北京的李玲任总经理,先后聘请我单位的在职人员杨进生和杨进平两位工程师参与过23年的工作。因当时单位不景气,没有什么任务,一些科技人员可以到外面找活干。我当时在家也没有什么事可做,就去了。先在北京,后又转入天津,此公司以搞遥感为主,但任务也不好揽。后来又开饭馆,搞保密箱代售等业务。此工作一直干到19987月。


在北京工作期间,我先后游玩了北京的大部分景点--颐和园、天坛公园、北海公园、中山公园、陶然亭公园、香山公园、香山植物园、妙峰山、戒台寺、北京西站、北京环路上的桥、北京天安门城楼、故宫、雍和宫等。在天津游玩了水上公园、北宁公园、自然博物馆等,到衡水游了衡水公园等。


这里值得记忆的是爬香山公园的鬼见愁,此山为香山最高峰。那天风很大,往上爬时,同行的李国庆一路推着我上去。爬到山顶处休息,顶风吃着面包和香肠,还喝着二锅头。大家都饿了,吃得很香甜,虽然很累,但是兴致很高。那天爬山的场景,至今回忆起来仍历历在目。


第二个阶段,从1999年至今。这一阶段主要是赋闲在家,回归家庭,回归自我。主要做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做饭。2000年,孙儿升入初中,学校离我比较近,所以吃住在我这里,直到高中毕业。这6年时间里,我的主要工作就是买菜、做饭,操持家务。当时单位还没有食堂,两个上班的孩子也一起过来吃饭。约2008年,单位有了食堂,他们二人才到食堂用餐。孙儿在我这里吃住,每月给我一定的生活费,还经常帮着买菜买肉。我做饭不是很理想,孩子也没有挑过毛病。


再以后的十年中,由于老伴身体不太好,除了与孩子们共同照顾老伴外,主要还是买菜、做饭。用大家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辛辛苦苦几十年,最后熬个炊事员。酸甜苦辣都尝过,心甘情愿无怨言。


除了当好炊事员,搞好家庭后勤工作外,我坚持做的第二件事是写日记。主要记录每日生活中的趣事、新闻、健身、养生等知识,真正做到了随心所欲,自由自在。用句俗话说就是:愿意怎样活就怎样活,愿意怎样过就怎样过。


我还爱好收藏。当然不是收藏什么奇珍异宝,而是收藏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比如,我收藏有各种旅游、风景小册子50余册,全国各地旅游图百余张,风景区门票若干,这些都可以作为纪念。没事的时候翻翻看,回忆一下此情此景,心情也是愉悦的。


我对字情有独钟,凡是新奇古怪的东西,只要有机会,我都一一收藏,现存有奇石照片一册,怪石照片一册,奇树照片一册,奇字二册,旅游风景小图三册,还有一些不成册的奇塔、寺庙、雕刻等。有一段时间,我想统计一下中国到底有多少寺庙。当统计到300个左右时,我看实在太多了,就放弃了。


为了配合上述爱好,我订阅了很多报纸和杂志,报纸有《旅游报》、《老年日报》、《快乐老年报》、《燕赵晚报》、《保定日报》、《保定晚报》、《读友报》等,订阅的杂志有《特别关注》、《半月选读》、《老年世界》等,前后积攒了400余册。这些报刊杂志极大的丰富了我的退休生活,开阔了眼界。明了世界历史的波澜壮阔,人类文明的发展历程。尤其是看到一些人文地理的文章和图片,就会感慨伟大祖国真是江山如此多娇,看不完,爱不够,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退休生活同样可以过得丰富多彩,它不仅让我们有时间多陪伴家人,也有机会来回顾自己的一生。人的一生是个什么样子,怎么走过来的,或者说怎么熬过来的。酸甜苦辣,坎坷曲折,不一而足。在历史的洪流中,大部分人所走的道路不是由自己决定的,而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变化的。如果能顺着历史的潮流,沿着社会的发展规律而行,那么,你就是一个得道者,会少吃很多苦头,平安顺利的度过你的一生。


65.jpg

1995年元月1日,井陉上安电场灰坝前施工现场,与铁三院11队张玉山(左一)、李德富(右一)合影

 

我所走过的路


59年参加工作,94年退休,今年86岁了。最近我一直在想,我所走过的路,到底是一条怎样的路呢?我总结了一下,可以说是一条团结协作的路,一路上忍辱负重,身先士卒。从参加工作到当队长、所长,核心始终是怎样把大家团结在一起,把工作搞好。虽然路上有坑坑洼洼,有各种问题,这些都无所谓,只要我冲在前面,把大家团结起来,就能克服掉这些困难,把任务完成。


在内蒙时出野外,因为我对工作质量要求严格,大家对我这个分队长有意见。那我就想办法轮流当分队长,让你们也尝一尝这个滋味儿。尝过之后,不好当,还得我来做。通过这样一个过程,就把大家团结了起来,保证了工作的质量。到了年底,得了一个先进分队,大家很高兴,也明白了我的用意。如果当时撂挑子不干呢?何况你们还不信任我,派人来监视我,说我只专不红。如果那样的话,任务就完不成。


山区找水,更显示出团结的重要性。我当组长,太行山区哪里最困难,我就到哪里去。对外、对内都是如此。山区找水搞起来之后,我们定井的时候,有时需要和县水利局沟通协商,协商不下来的,我跑过去解决。有的地方定井困难,我也要去,大家一起协商,想办法,出主意。曲文忠生病住院后,我一直在医院帮忙,直到把他送走。为什么?一是老曲因为工作生病,我们必须负责到底。二是为了团结这帮兄弟,让大家看在眼里,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大家一起帮助你。这样才能把大家团结起来,更好的完成任务。


到了太行山这一段,我们这个调查组,是很多单位拼凑起来的,山南海北,什么样的人都有,更要注意团结。前面我说过,我们出野外住招待所,都是自己打扫卫生,每次我都是首当其冲,主动带头干。因为我是负责人,我要是不带头干,更没人干了。大部分人也都积极主动干,但也有个别同志,缩着手,从来不干,一到干活时间就出去抽烟,还怪话连篇。为了团结大家,顺利完成工作,等我们收拾完了,我领着他说,你看哪间最干净,你就住哪间。每次都是这样,让他先挑,他还能有什么意见呢?我跟他说,我们实际情况就是这样,创造出来的也只能是这样的条件。他也就无话可说了。


在河南新乡出野外,司机生病发烧,我送他回去,在火车上站了一宿,帮他买卧铺票。如果那天不是我把他送回来,他就没有卧铺票。再者,换了别人,回来之后到队长那里,不一定能要来司机。我磨了一天一宿,才把司机要了回来,否则工作就没法进行。


出野外回来后,大家都住在保定饭店。我们单位参加的人,都在家里住,只有我一个人,自始至终和他们吃住在一起,没有离开过保定饭店。一是为了方便照顾他们,一旦有什么困难,能马上解决。这里面有一个人叫李正根的人,北京地院的,有一天半夜肚子疼,疼的不得了,我马上从饭店骑车赶回单位,帮他叫来大夫。后来他回到北京,不久得病去世了。再者,也是要团结他们。如果我离开他们,也回家住,大家心里可能就会想,反正干多干少都一样,多干也不多得,你们的人天天回家,把我们这帮人扔在这里。他的心里就会不平衡,影响工作。所以我一直跟他们吃住在一起。前面我提到,有时候晚上买点花生米,喝点小酒,聊聊天。也是这个目的。


我们住在保定饭店这段时期,正好单位的那栋白楼建好了,要分办公用房。当时单位只有三个大室:地质室、物探室、钻探室。钻探和行政管理在一楼,领导在二楼,物探在三楼,我们地质分在四楼,我是室主任。因为我带着一批人在保定饭店干太行山项目,一直没有回单位。分房的时候,从单位传出话来,说我要把四楼阳面全分给太行山项目这帮人,剩下在家里的住阴面。当时我听说了这个传言后,并没有回单位去辟谣,而是召集了太行山项目的这帮人,给他们做工作。我说,等咱们回去后,我首先要宣布一条,凡是阳面的房子我们一间不要,你们同意不同意?大家都同意我的意见。因为所有的苦累差事我都走在前面,所以大家都听我的。


等我们回到单位分房的时候,地质室七八十人聚在一起,我首先宣布,太行山项目的人,阳面的房子一间不要,我们要阴面的。阳面的给你们在家的。但是你们自己内部分配。我宣布这一声明后,矛盾马上就平息了。后来,他们还是给了太行山项目组两间阳面的房子。


我当队长之前,部里为了加强物探力量,把正定水文所的物探人员和南京的一个物探队部分人员,合并到我们单位。再加上之前单位原有的物探人员,一时间单位的物探力量非常强大。领导换届的时候,大家以为会找一个学物探的来当队长,结果找了个地质出身的,物探的人心里就不平衡。我当队长后,虽然没人说,但我也能感受到大家不服气。怎么办呢?我就想办法和他们融合在一起,让他服气。首先就是关心、重视他们。他们有了问题,都是我主动上楼解决,没有让他们下来到我办公室谈的。大概前前后后有一年多的时间,都是我往楼上跑,这样,他们的心里就觉得很温暖。后来他们有了事都不找室主任,直接找我。这样就赢得了大家对我这个队长的信任。结果我当队长的那几年,最服气的就是物探。


物探的这些人,每个人的技术力量都很强。我们把这么强大的物探力量用在水文地质工程地质上,起了很大的作用。后来我总结单位的十大技术,其中有七项是物探。这也充分说明我们单位的物探力量确实厉害。


为了充分发挥大家的积极性,我把三个大室放成十七个室,大家都独立出来,八仙过海,各显其能。然后逐步放开六权,挪掉绊脚石,我也省心了,大家的积极性也更加高涨,改革的实效马上就出来了。


总之,我的每一步,都是想办法把大家团结起来,共同把工作做好。我奉行吃苦在前,享乐在后的信念,不管是刚毕业当分队长,还是后来当队长、所长,有困难冲在前面,有名利不争不抢。就是这样,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现在。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自序、目录、从榆树到长春(1934.3-1955.8)(一):童年记忆、土改见闻
我的大学时代(1955.9-1959.10)(一):长春地质学院的由来、寻找“反革命对象”、轰轰烈烈的“反右”运动
我的大学时代(1955.9-1959.10)(二):“双反”运动与“红专”讨论、大炼钢铁:为1070而战、我的大学生活
艰难的内蒙岁月(1959.11-1961)(一):单位报到、开展内蒙西部高原水文地质普查、出队前的准备、野外普查的工作方法、艰苦的野外生活
艰难的内蒙岁月(1959.11-1961)(二):恶劣的气候条件、只专不红的分队长、四百斤大米风波、苦中作乐、撰写报告、报告的价值
艰难的内蒙岁月(1959.11-1961)(三):回家探亲、两队合并、第一次去北京、杀骆驼过年、“扒庙”撤队、未能面世的西北三省总报告、我的沙漠情怀
混乱的年月(1962-1969)(一):撤到北京、下放正定、定居保定、监工盖房、房子面前,一律平等、两大派系的形成及矛盾的加深、家属被清理、“请君入瓮”
混乱的年月(1962-1969)(二):山东沂蒙山区抗旱、大辩论、悔不该批斗邓林、夺权、风暴中的何长工一瞥、人人自危
混乱的年月(1962-1969)(三):被逼离开、一箱珍贵的石头、支左见闻、保定武斗
山区找水(1970-1982)(一):贫下中农找上门、起步完县、名震曲阳、地质找水,物探加持、培养找水人才
山区找水(1970-1982)(二):出版《山区找水》、从曲阳走向全国、曲文忠:一声嗟叹一曲终、参加全国水文地质会议、南下安徽找水、西北新疆行
山区找水(1970-1982)(三):太行山的人们、户口户口!!!
十年所长(1983-1993)(一):突如其来的任命、举办科技成果展览、将改革进行到底
十年所长(1983-1993)(二):地科院的橄榄枝、承办我国玄武岩地下水的研究、单位办社会、为职工家属落户口、处理纠纷、保护职工、队长负责制
十年所长(1983-1993)(三):考察绥芬河边境贸易、盛极一时的“三产”、三十周年所庆
我的家庭(一):我的1982、有惊无险的一次“病危”、出差与休假、我的爱人和孩子
我的家庭(二):退休后的生活、我所走过的路
后记 口述地质学史的一次尝试、附录一:我的年谱
附录二:学生自传①、附录三:业务自传①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