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参加越南受降半年记实 》 (十一)二次重修河内至谅山公路铁路桥及路轨(一)
分类: 抗战后


参加越南受降半年记实

--作者:黄湛


(十一)二次重修河内至谅山公路铁路桥及路轨(一)


自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廿日至十二月卅日

一九九三年七月重读当时日记

一九九六年十月补记成稿

黄湛


当十二月十五日完成海防至鸿基铁桥之后总部给假三天,补写日记,并与同事等好好的吃玩。但兼职多常常电话不断干绕后两天都出门玩到十九号总部仍没有指示。20号早上任务已来到原来是要铁路方面修通至镇南关但中间有两座大桥是公铁路合用,他们动工势必中断公路交通,但公路交通又不能中断,于是才给我下命令要在不断绝公路交通的情况下,协助铁路桥梁的修复具体的办法由我和李工程师商定具报限期十天。我趁机要求说时间紧任务涉及两个单位材料不揍手工具不全我兼职过多无法分身专门从事。请准辞去工矿方面的事,由各派驻厂矿参谋直接向警备部报告遇有技术上难题我当随叫随到。曾说等他与么老者商量再定,并说现李已在北宁要我立即去和他商量。放下电话我立即把几个人叫来说明情况,大家都认为李工程师单是修通轨道就够他忙的,桥的事怕要落在我们头上,最困难的焦点就是保持通车这四个字。我也有同感,那铁桥中间是火车行架主桥两侧伸出悬臂是公路桥是连在一起的原来修复时并未管主徘则是随着倒塌的桥斜建在悬臂上。而今要动主桥原修复的岂不落空,至少有三四天不能通车。大家都感到太困难了,我看到时间不早,留下伤员看门分乘两车出发。到北宁见到李工程师他说他已等我们二小时了。我说我们是刚接到协助你们的命令就来了。有什么要协助的只管吩咐!他急了说限期这么紧你是来看我的笑话吗?我笑着讲你我是新路建委会的老同事你说,那一次看你的笑话了。我说别扯蛋了,快把要做的事摆出来,他说四座桥两个车站八处路基和铺轨我问你们是什么时候接到命令的,答昨天,我问昨天老兄做了什么准备工作,他说吊车准备妥,轨道钢材也都了一下,我说你知道要保证公路通车吗?他说不知道,我说难就难在这一点上了。他说那怎么办?我说公路铁路全用桥有两座,其余两座若桥礅或桥台坏了,只能整平垫起。文林那座桥因系石质基底座,我建议用临时木桥要不然就像鸿基桥那样的中字架。土方叫民工,铁路给钱,车站先修通两条 轨道,他无论如何要我们修复全用的两座桥说到后来无法再推,只好答应。但要铁路协助给抽水机钢锯吊车及有关的技工。其他由铁路负责,说妥后各自分手我放心不下桥台,砼强度这是关键问题,于是立即到桥台用手指四试磨,结果很好。又细查了铁路桥衍架结构后就到北宁分局。我们伤员早已通知路局和分局立即召开会议。宣布我的计划要点立即着手修围堰,现在水浅比以前好办,要分局备部份木材找出旧麻袋草包竹筐等备用,并要民工装袋备石料,要分局找出原打砼留下的试块。由黎送河内铁路局试,仍由大变压器直接接线至桥头以供照明,及焊接抽水之用,这些都由李助理监督负责。上回也是他驾轻就熟,这一次我把方案告诉他原公路桥是支承在从衍架底部每隔5米伸出的悬臂小衍架上,其上有两根直通的工字梁桥被炸塌桥台的这端塌到桥台的基底凸出的上面。上次我们用木排架随着斜度置于钢梁但求上面平就达到目的。那悬臂小衍架还在钢梁下,所以若把整个桥复位,则 临时桥就要撬翻。况且靠近桥台的两排小衍架已经捶在河底有较大变殂不能再用故只好把它锯断与主桥脱离才不受影响致于要锯断几排只好等固打好水抽干,细查情况才能定李已明白这个方案细步就不必再说了。午饭后我考虑到谅山桥一定要等到其他桥轨都完成了才能把吊车开去如果那一环节没有弄好通不了车的责任就要落到我们头上一定要摸底,只有趁早跑一趟我把李留下请由部队派一名翻译匆匆上路开的是小卡车加的是酒精爆发力不够相当验证开我们第一次修的两座桥依然完好三时许到了桥边一看水枯干 了许多被炸的桥台一边只有一脚石水最深处也只有80公分,另一个想法出现际我何不修一条 便道搭几时只要两天时间用土法就可以顶起炸塌的桥,便和翻译两人仔细的量了水深,临时插树枝定好便道再一次查衍架及公路的挑梁,除去所有木料全桥估计有22023吨,五点多钟才回到分局。他们已知我要去是李打来的电话已经准备了晚饭和床铺。这是第四次见面了,老熟人了好办事,我把那位技术员请来开了个非正式的会议,我把情况和想法都告诉了他们。只有一个问题是水会不会再涨。他们都说枯水期已到到一二月份水流更小。再一个就是起重机,一般说车用的油压起重机只3吨要8个能不能找到更大一些的他们说这里只有一家工厂要去了解一下。还可以到文林,北丽等地另外他们说这里到鸿基也有公路,以前因有匪,现已安全了,还可以到那里想法由此我又想到还可以到国内去借。但我认为鸿基的可能性较大我问通不能到鸿基的电话他们立刻打电话到主管部门去问,隔了一会回答道昨天才通的。我高兴极了,立即请电话所务必接通,找监督或经理可是接通了人不在又等了半个小时人才来到一听便知是宋 监督互致问候我便把要求提出,他也不清楚要到各矿点去问。我告诉明早八点以前给我回话就可以了。


十二月廿一日早上果然接到宋的电话,他说找到三台可以起重1215吨的油压起重机是在矿洞支撑洞顶换梁柱用的。重约半吨一个,但是不能借出恐怕洞出问题,无法对付我说只用三五天。他说:你什么时候来取我思索了一阵子北宁今天还动不了工,趁现在有空就答道:今天就来我问他公路通不通?他说原来有一条 通的后来闹匪情况不明我说今天我们就来闯一下。我又和北宁通了话问了疏不间亲呛们说正加紧备料明日开工我托分局代买汽油说是私人有就是太贵要三元一公升,要开山路险路三元也不管了,买了200公升花了600元带来工具和一个曾经走过这条路的人是他们分局的老职工。一个北宁军队翻译还有常和我出门的那个会做菜的士兵十点钟饱吃一顿带上干粮就出发了往回走五六公里有条往南去的岔道就是上次我被匪徒追击的附近,进入山区那山比起云南的山只算得小土包,只有石头突出而已。所以满不在乎,只是路窄路面只三米五全路基宽约五米多不能开快车而已。据说全程约60公里,往南走坡度愈大,山也加高石头多起来走了十七八公里一个山湾处路基塌了一大半,山坡琏完好侧沟很深看来是炸塌的车,过不去大家下车看地形想办法,绝路一条 除了硬过之外只有折头回去。计算里程已走了24公里,领路的人说翻过山就到××村原来的匪窝。真是进退两难我忽然看见前面弯道处有几棵大树,又想起车上的绞盘,无妨试一试充其量把车吊在这里我们走小路回去,还来得及于是我把想法说了大家另无他法只好试试。先过去看树是否结实,绞盘钢索是不是够长这绞盘我已用过一次是在从顺化回来与土匪交火后,我把车左两轮卡在侧沟内尽量靠里外面两个轮子已到边把绞索放开拉到树边需在两棵树根部,吃上加力挡和一挡排慢慢通过,边走边紧绞索要他们三人靠外侧监视情况不好兴趣手为号结果走了快到时外侧土塌陷车一歪幸好内侧轮子被侧沟卡住绞索拉住没有翻倒只好用铲铲平一点改为前轮吃劲绞索吃劲慢慢的拉上去到了对面停稳收起绞索这才松了一口气。看看表已十二点半,大家都说以后是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赶快走吧。没想到转过一座山峦下边是一座涵洞,山里引出一沟泉水渠道沿公路里侧靠山边向南走。领路人说这是××村的水源,我见到宽约两米汽车可以沿渠道边坡人行道前进,他们都下来我开车前进了约五十米。糟了,前面因渠道漏水而滑坡两边石质多的没有滑其他土质多的滑下处宽约卅多米又无法通过好在山坡坡面不超过50,因此渠道随便整一些岩石就可以通水。因而水浅汽车可以歪着车身一边沿沟底外侧在沟边上但是为安全计又用绞车钢索绑在一个大石头上有的地方岩石不够高车顶会碰上又把车棚(原来剩下的一段)取掉一歪一扭生命危险总算是过去了。已经一点多肚饿了大家一面休息一面吃干粮又有水喝干粮里面的美国烟真香。又走了几公里过一山哑口一股臭气扑面而来没有人不发恶心想吐,我们知道两周前我军已将匪窝包围澈底消灭了,这是尸体腐烂的腥臭尽快开过山口。沿南边公路快走不料又碰到了难题陷入绝境。原来两山岩间有一座约1215米的钢桥被他们炸掉了。残破的碎钢还看见在涧底高约二十多米往西看一个小山村及一些帐篷已被焚毁,林术士上还绑着十多个死尸一直看着涧底的钢架出神,不知该怎么办?突然听见他们大叫快来看这神色自若有路我又惊又喜连忙跑过去,果然下面20米高处在车最中有两道印子,好像是车走过的样子,领路人连滚带爬下去细看他叫是车轮辗过的,草都压死了,我要他沿路我是否可以上到我们这里,我又叫卫兵掏出酒瓶开桶倒点酒精要他去迎他我也掏出手巾洒上酒精放在鼻上连忙倒车直退了百来米到一处几乎看不出的岔道边沿那曾开过车的道往下走,转变抹角约200多公尺才绕到小河边没有路了。我认准方向就是要顺小河下于是我们坐上车一边在水里一边在沙滩上顺河下,树木遮挡也不管前进了100多米又碰壁了。一些大石头从山上掉下来在河中挡住去路。人可以通过走了一转至少有三四处通不过,我想要通过唯一办法就是把这些石头搬开,又利用绞车慢慢拉好不容易才拉倒了一个小的后面是大家伙又怕把钢索拉断。那领路人说我们何不往上游找找。我们走的这一段肯定没有车来过我说他们去找我倒车,还没有倒过一半他们叫起来卫兵跑来说我们发现有往上游去的车迹痕。我告诉他们先行我倒车随后赶来。我车倒了头开向上游森林岩石下有一小屋门锁着他们正在撬门我要他们把绞索套在门上我一开机连门框及一部份墙都拉倒了,他们进去我开车再往里走约六十公尺处弯道上有一张破卡车。前边有一草屋门关上未锁,我持枪推门而入,发现一张草铺枪架上有两支冲锋枪,后面架上有雷管导火索,后面有三大桶不知什么,我忽然发现草铺旁有闪亮。我一摸原来是一只表和一封厚厚的信,我赶快装进口袋内。他们来了说里面都是炸药。我说这草屋里有雷管导火索全套都有快去看大桶里装的是什么,他们拿搬头进去了说是汽油我也看请了破车棚里是收发报机用12伏电池,还有一个对讲机,我把他们叫住商量一下我们拿什么,我认为炸药雷管导火索要,收发报机要,汽油全要,我问炸药是装箱多少重一箱,卫兵告诉10公斤一箱我说搬出12箱,雷管加倍,其他你们喜欢什么就拿走把油放倒滚出来找两块板我去把车尾调过来赶快装,于是我把对讲机拿上车倒口去洞头再倒回来在倒车时发现车最中有具尸体。离三米多有一个纸包一支冲锋枪成开门下车急速把两拿回车上这时他们已滚出一桶油叫我快倒车,于是我又赶速把车倒过去,第二桶也滚出来了两个人去滚第三桶,一个人把车厢后板打开把板支上成也刹好了车,四个人合力把三桶油推上原来第三桶不满较轻所以很快的推来了很快我们就把所要的都搬上了车。考虑一下还要什么然后不要就开车到原来大石头的地方我决定用四箱炸药把它炸个粉碎。他们都不会用炸药,只好我自己搞,整妥检查后把车倒回约一百米转弯处我去点火急速跑回来,只听见一声巨响石头炸得粉碎,正想过去,我们都听见在如万马奔腾的巨大声响,原来因爆炸震动把山顶已酥松岩石大块的倒下来,我心里想这下糟了,一大堆石头怎样过得去?垂头丧气等到不再落石头了,前去一看,真是大惊大喜,原来那两块巨大的岩石是最后下来的,它总目力太大,把小石头打进地下,有的被它推向对岸两块大石也碰到对岸陷入土中河道上反而干干净净,虽有起伏但不大河面宽了许多,树也没有了,一眼能看两公里。我们惊喜若狂,又怕上面石头再掉下来,赶快开车通过,凹坑凸出的尽可能绕开,实在绕不开的推石块,很快通过了危险地段,看看表已五点钟了。不敢延误休息了一会,在休息时我拿对讲机看看,还很完好,拨了宋的密码意想不到隔了一会竟打通了。我告诉他还隔20多公里,希望黄昏能赶到,如果天黑请派车来接,不多一会,就找到了公路,六点来钟到一个哑口,已看得见鸿基了,我不由感到很累。在哑口顶休息,一会我坐在踏板上他们三人围坐在彰。大家抽烟精神兴奋,我说这总算平安到达了,今天是我一生中最不平凡的日子,现在我们有四支冲锋枪,一千二百发子弹,每人拿一枚三百发子弹。我这支将来上交抵卫兵的数,其他的算你们私有爱怎么处理都行。我倒车时在冲锋枪旁边拾着一个小纸包。现在当众打开看看我估计是钱说着就从坐垫边上取出纸包打开一看,果然是钱数数共七千越币,我说本来我可收,不公开,反正你们没看见,不知道那就不仗义了,现在我提出方案,大家赞同就照办。早上我买了六百块的油,大家知道的这报不了帐,要扣除。今明天我们要吃好的,还不得一千元下余五千四百元,你们三人每人一千,剩下二千四归我。大家喜出望外,一致赞成还称赞我的义气。此外汽油还有两桶半留作我们公用酒精和收发报机送入大家都没有意见,我慎重的嘱咐他们今日抢着东西之事不能外传,否则大家都不好。他们都异口同声都答应了,如果有人问到枪,你们可以说我发给你们替用的,说罢!太阳已快落山了,大家又坐上车开进鸿基市宋监督正忙着准备接我们去,见我们来了,大喜一面叫人弄饭,一面请进去休息,他说,听说你们十点就出发了,六十公里怎么走了一天,大家七嘴八舌把经历告诉他们,大家都伸舌头真危险,该庆祝一番,我请宋 打电话告知我们平安到达吃完饭洗个澡就休息了。


十二月廿二日,一顿丰盛的早饭,经理也在互致问候,我将剩下的半桶汽油和全部酒精送给他,我知道他有一张小轿车,可惜没有油。矿上缺少炸药我把剩下的炸药,雷管导火线,连同那收发报机都给了宋监督。告诉他叫电工把发报部份取掉当收音机用。一切办好。十一点拉着两桶油三个起重机取道河内绕到谅山山。一路上大吃大喝到驻地已近六点,首先打电话告知我们已到河内其次向北宁工程情况李说今晚连夜抽水,估计上午九点左右可以抽干。


十二月廿三日,我叫班长来告诉他早点我请客叫弟兄们出外买现成的菜虾饺,米包等等好吃的东西,忙到九点才吃早点当饭喝酒,我再叫上一个原来跟我出去的弟兄,十点才出发,十一点到北宁试块化验达到8588%桥台可以放心了,水已抽干,稀泥掏得差不多了,我查看一二三排挑梁已弯扭,只好锯掉第四排两可三向以后的可以不锯,但桥面板及横顺梁都必须取掉,我先要他们准备酒菜,我请客,然后详细检查对面车道该换的换,该修的修吊桥的时,何应在夜间进行,此时车少。另车已在等候,我把司机也请去吃饭共4桌,宫部队官长也请花去四百来元。下午五时到谅山忙到桥边便道已修好,我试试车,认为可以才去分局,事前我已告诉那位领路人,先去张罗请分局及军部长官吃饭,六点多客已到齐又是一顿大吃大喝,用去约200元,现在我才知道那领路人是个老铁匠姓阮,经过三天相处他和我很熟了,他钦佩我的行为和干劲,以后在修桥还尽力而为。席间军队官长大谈剿匪情况,说他们是下午攻占××村遭到强烈抵抗,但因人少势孤,我们火力猛烈,加之重炮轰击终于占领,乘得十多个人死不投降被我们成全了。缴获战利品很多,百多张汽车,连伤员战利品都装满了,我们大部份是走回来的我们夸赞了一番,尽欢而散。


十二月廿四日八点正式开始超重桥面桥梁都已取去两个起重机不费力就起动了每次可提起15公分,需一小时靠桥台一边的挑梁有两对已扭曲了,需要锯掉另焊,老铁匠建议第二对可以搞直只锯靠近的一对另外在桥礅台一方也要树立排架子支承免得滑动,还说要用铁丝将此桥或另一孔连紧,我自愧不如,都答应。请由分局技术员和老阮负责十一点钟我离开回北宁,绕道北丽李工程师告诉车站已修复三条轨道,前面还有五处路基正在修,那虽不大可是炸得很凶,只见一个礅子整个倒在河里,三孔桥塌了两孔,我心里想幸亏我作了两手准备,不然要洽谈限期。我把大致的情况告诉他没有提到鸿基借起重机的事。二时回到北宁两面该锯的已锯掉,正准备焊接材料,我把老铁匠告诉的经验也都说了,但不同的是这里起重是吊车,整个桥都可以起来,只要注意礅台及桥台不被压塌陷就行,准备今夜开始吊装,我电话告知,我已到北宁,并通知若有车来,要即通知说今晚不能通车,吃过晚饭后桥上灯光明亮,照跃如白昼,起重机的汽也烧足了,钢索绑在铁桥中央部份,九点试吊开始,重心略不有不平,经过调整位置再吊,重心合适了。桥衍架慢慢升起到稍高一点的地方进行拨正用杆撬即可拨动。真是省事,吊装完毕才花去两个小时以后立即进行焊接。晚上一点钟已焊接好了,此时另一端桥横梁及桥面板早已动手铺装。电光闪闪,人声顶沸,梁板声接轨敲击声响成一片,好不热闹。我看到明早通车已无问题,于是由李在监督我说明天放假就回去睡了。


十二月廿五日起来我就往桥上去公路桥面板只剩下最后几块没有钉了,轨道还有的不直,正在拨动中,原来没用过的那一边公路桥面已铺钉好,正在钉桥栏杆,有民工在清理两边接桥的道路。工人告诉我已有两种汽车等了半个小时,我走到桥头驾驶员问什么时候能过。我笑着说:桥是我修的现在就能过按规矩第一次过桥由修桥人开过。我把他请下来走过去我把车慢慢开过去在路上停住了说声请吧,他笑笑开车走了,后面车也跟过来走了。这才回去洗脸吃早点,说了些善后问题彼此都同意了,我告诉他铁路方面进度迟缓,北桥还未动手,幸好我们有两手准备,不然要误事,我放心不下,下午我还回谅山,我开小车去卡车等那几个轨道工,整好把他接来留下两个武装好请客。四点钟我直开到桥边桥架已顶上去了,就是位置不对,斜向一边,中心不正礅子差约25公分,大家都拿不出主意,我一时也难于决定,晚上终于想出办法前后好办下面用钢筋当滚珠一顶就行歪斜怎样办后来决定先将前后找对再把滚柱转90度一边往左一边往右,顶总是可行的直想到十一点钟整个方案想好了才睡。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序言、目录、(一)我怎么会去越南和踏上越北的第一天、(二)提心吊胆住花园
(三)陪同陇体要会见胡志民、(四)云南发生军事政变对滇军的影响、(五)顺化西贡三日行
(六)参加越北受降大会实况、(七)提前修通河内至镇南关的公路日记(一)
(七)提前修通河内至镇南关的公路日记(二)
(八)带领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日记(一)
(八)带领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日记(二)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一)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二)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三)
(十一)二次重修河内至谅山公路铁路桥及路轨(一)
(十一)二次重修河内至谅山公路铁路桥及路轨(二)
(十二)第三次到顺化(本章缺失)
(十三)越南见闻随笔
(十四)法国军要来的前后(本章缺失) (十五)回昆明的前因后果(本章缺失)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