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参加越南受降半年记实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二)
分类: 抗战后


参加越南受降半年记实

--作者:黄湛


IMG-5259.JPG


作者照片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二)


十一月廿日一早我到总部见曾,他说你们这次解了鸿基之危,接管煤矿不少,胜多战果辉煌总座很赏识,十分高兴,命给予嘉奖。又说电厂已由景阳亲自带人接管,可惜工人受洋人愚弄逃散百余人,又因现煤只开机一台,各县内停电,现他与李长雄笑到布置绑匪事宜,厂内只留一连长,希望你速去安排我他汇报夜战鸿基之始末现抢修电话昨夜已通,公路桥梁修复过半廿二日可以全部通车,现在焦点有两处一海防公路桥须到月底,铁路桥恐要缓到下月五号,是压削一切的重要问题,鸿基虽堆积如山,但运不来等于零。海阳水泥厂已顺利接管球磨机的钢球,被日军抛入江中昨天我已找到,正在打围堰,其他无损只是缺煤,缺石料不能开工,原拟微集船只拖运办法已打听清楚完全可行,但传闻航运组贪污无能至今尚有举措不如由我军自行办理。他也很赞成,要我找么老者商量,我先行电话通知有关各方你就行动吧!我赶到警备总部找司令官润泉,他立即接见在座者有秘书及龙泽汇,我还未开口他说曾已电话告知我造成你说具体一些,我又重复一遍对曾的讲话,而且要求加派一连人押运微用船只小火轮每次可拖八至十船,一只可运80100吨,拖到海阳装火车直接进电厂,廿三日可揍汽车20辆开到鸿基一次也可拉百吨以解救燃眉之急,他说好倒是好主意,但谁来主持我说可派参谋二人。他摇头说:老弟只有偏劳你了,我答司令官有令,我当服从,但我还有另一上司他对我已吃醋多时,这次再涉及他的同乡人恐他找机会报复我当不起,卢说这是军事他们贪污无能耽误军机,我还没有找他算帐呢,不消怕!我们会给你撑腰,你把作战的勇力拿出来,这也是作战,你的要求照办。我顺便把下村找的事说了,请求给他一点照顾,我把十三年前我弟被疯狗咬伤,云南无法医治,父亲带着弟弟来河内,他尽力救治的情况和这次抽水发电等设备也是他自愿无条件奉献,所以才能提前通车的事,他说了卢说正当商人我们应予保护,来打挠的是什么人?我以实告他愤愤的说又是52军,好吧,我拿一张布告你交给他,好好保管,秘书不一会就拿来,卢看看就交给我,他又说有事可直接电话告知,不必亲自来指派参谋也奉命来向他报告。他介绍完说:你们要听他指挥,遇事多商量,决定后严格执行不得有误。我们退出与他们商量一座镇电厂,一个主管航运,当即把布千送交下村他无限感谢,随即到电厂,下车后连长报告煤只够单机烧三天了,怎么办?我说实在无法时,白天可以停电,通自来水管理处告诉用户夜间多蓄水备用但在白天必须停电节煤才通知,我问专用电话接通了没有,答早上已通,我到办公室叫把法国经理、工程师等人押来见我,通知全体工人(除值班者外)齐集广场,我要讲话。法国人押到,他们怕极了,一个个抱头进来鞠躬不止,我告诉翻译大意是法国本是我们的盟国,但你们是叛徒法奸自不属于盟友而敌人,十天前我来参观不唯不见反而派人监视,如此不友好,所以我们要接管从现在起先集中关押,等审讯后在作处理,等候期间不得乱说乱动,如有反抗军法从事。我问他们的武器,连长说已全部收缴,我告诉再仔细查,主要是爆炸物,下面报告工人已集合好了,我们站在阳台上把对海阳水泥厂讲的重复一遍以安其心要他劝说逃走工人回来复职,他们是受法国人的骗不予怪罪,如何执意不归要别处理,之后介绍了电厂监督官李参谋,由李参谋讲话后散会,已十二点半肚子饿了,我们回驻所饭后,我与参谋商量下一步要掌握内情还是电话通知连长要各车间推举老工人一名及各车间主管三点钟到办公室开会。三点一刻我们到会场先由老工人汇报所在单位情况。我趁机找法国工程师威胁一通,然后问情况,主要是耗煤量我先算各机件效率,锅炉效率,煤的热量我已计算好了,就看你说的是不是真话,他见我是内行不敢瞎说,但耗煤量比我算的要大35%左右,我拍桌子认为他谎报,他一再说没有敢欺骗我,后来我问他原因,他说抽力不够,我又问烟囱多高,烟气温度每项还有多少度,他都一一说明,我又问为什么不用鼓风机,他说原来日本人设法购买,可是后来始终没有买来。我又问运行情况,他也简要的说了,最后问他原买的两套8千瓦发电设备弄到哪里去了,他说一套拨给鸿基,另一套在仓库封存。我叫带走,随即到会场李参谋想告诉我,我先问仓库管理的老工人,说什么他说的与法国人说的大致相同,老工人说完后又把管理人员带来先问管仓库的法籍越人,他说从前倒有,现在都拉残了,我问为什么会拉残的,他支吾答不出来,再问残在哪个部位,他说汽轮机芯,它到哪里去了,答顺化,我又问谁批准的,他说上级,我说上面不知道下面说的是你,当即到仓库清查,果然封存好,但打开里面却是空的,我说你还有话说,他答不出来,立即派武装押送司法部门,又把电机检查一番,并无损坏,又打电话问鸿基要发电除电机外还缺什么,说我已找到全套除汽轮机外的全套设备,参谋告诉已询问上下有关人员除电机外不缺什么,我说后天给你们送来,做好一切准备早日试车发电只是电机重4.3吨,卡车载重最多的只3.5吨,我知道不能再拆开就告诉装车,由厂经过详细调查。第一台机组锅火还并未熄灭,所缺的是煤,经过一番交代,主要的是抓住工人,管好法国佬原各单位负责人分别摸底审查,勿轻易更换仓库由那个老工人负责下午我开着小卡车找一台较新的车多带弹簧片离开河内,三点钟到海阳水泥厂围堰已全部完成,没有电无法抽水,我又用小卡车垫平的办法直接带抽水机经一夜的工作,次早水已抽干,漏也堵好,工人们热情高涨争先跳进淤泥排除挖下的八九十公分见到钢球,我交待务必彻底找全才行,昨夜在营部已和营长及监督航运的王××商量好了,徵用五只拖轮和大船五十,木船然后到海阳市政府时已十一月廿一日下午两点,我们带去一排人停在街口候命,我拿一个对讲机,排长拿一个,我们五个人要见市长,有人说他正开会,要我们在客厅等候,我不等跟着那人冲进会场,见有七八个人在开会,正面坐的当然是市长,我说明来意,翻译官翻成越语,他坐着没有动,冷冷的说你们到底谁负责,前个月来了一起,也说是管航运的,我们好不容易才把他们应付走了,现在你们又来,到底谁负责,我把警备部的文件扔在他桌上说前次你们行贿,用钱把他们打发走,这次又想玩什么花招?我们枪杆子你是打不走的,拿出对讲机说个暗号,三分钟后机枪封锁大门,另有20来人全副武装,冲进会场,我说他们不由分说立即动手,市长见势不妙,口气立即变了,说有事好商量,我们不理,一会儿全部捆好,命令全部靠墙站着,机枪对准。他们以为是枪毙,跪下求饶,我把徽用船只数量用途时间交代好几通,问他们听懂了没有?原来他们在开市政会议管航运的主管也在场,他报告其他好办,就是木船数量没有那么多,出海不行,我说老子从小打渔长大的,这种话只好欺骗小孩。参谋说先把他们带营部审讯,重罪的枪毙,不由分说就要带走这一下他们真怕了,齐声说我们服从命令,遵照就是!我们内部坐着沙发,抽着烟旁若无人商量结果,把副市长秘书和主管航运的留下办事,其他带回做人质。我们的士兵当然听得懂,就把工人 放开,我严令限明天办妥,前来汇报,过期不到把他们都枪毙,然后一挥手把其余五人押上汽车,我告诉一拖轮拖十只木船,应用之物全部准备,最后限期是明天下午六点,说吧扬长而去。回到营部相视大笑,说这些奴才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说想不到我们当绑匪绑了五个票,说明撕票时间,营长说不这样做也不行。天黑时,水泥厂李监督报告全部钢球找到了,我告诉明天一部份人折围堰,各车间从明天起清理机器,该上润滑油的全部清淤上油准备后天或大后天开工生产。


随后又打电话和海防联系请转李技术员问到时鸿基公路何时可通?他说大桥已修好钢架已复位正在焊接,我告诉弯的地方用钢锯锯掉焊接处两边焊上两块钢板补大梁要加长,底下焊上一块钢板。


十一月廿二日我不放心海防铁梁桥天亮就坐上我的小卡车渡江往海防去八点多到桥工地他们正在焊大梁,我又亲自比了尺寸,下面衍架部份检查了一次,有差缺的补焊,我嘱赶快整理纵梁及石板,昨天随带来的电机要李亲自交给鸿基,交给宋参谋,并要他随车返回工地,顺便拉一车煤叫驾驶员开至海阳交水泥厂监督作点火之用,回到团部团长说海阳已有电话,目前只弄得4只拖轮和38只火木船,我告诉不要裂口船队分兵押运今天要到海防人质不放,随后又打电话向曾卢报告情况要求车队明早起程来只有海阳桥水泥不干尚须过渡,其他均可通车,我昨天已感不适,到现在头痛发烧,军医诊断为感冒,服药打针后即休息,下午六点,据报船队已到,李也回来说经理和工人等均皆兴奋他们说两月多没有点灯,码头上起重机都生锈了,发电机正合用,经理和工人正在清理机器,明天准备点火试车,我告诉李明天来只准备车放行,并查勘桥台砼有无变形。


十一月廿三日经过一夜半天的休息,病已全愈,早上我决定自己带船队出发,车队由李代带队鸿基相见各持对讲机出发后30公里属红河入海口两边尚可见到岸上风和日丽,风景极好,水波不高行船时速约10公里30公里后出海舰队沿海岸行已见丘陵南边岸已不见正午抵鸿基宋 参谋就同经理等都到码头欢迎,因发电机多年未用,需要小电流烘烤收集所有电池正烘烤中故起重机尚不能用集中力量人力装船,一路上我已量木船尺寸知其大概体积规模大船装12吨次等装10吨船主不同意先行扣压按照命令行李集中全力就在码头上装,我询问李,他说车队已到,那日我们停车,山边一小时后可到下午两点船已装好,车队也来到约定海防见面,并请宋参谋将各情况报告总部,他们装车,我们出发,我除打听铁路损坏情况外,并沿海边的一段观察损坏情况。正值东风各船扯起帆蓬,船行较快,五时即到海防,我先上岸,嘱参谋押船队乘东风到海阳所在码头上计运回煤大船十二只144吨,较小船26只计260吨共4千吨,他们于下午九点到,与李联络他也到桥边,因上午试车桥台无变形故大胆试重量,也单车通过,连夜运回城内直开到电厂明早再来开到海阳码头装煤运回即可,又通知海阳明日提早出发,限十时到达海防。


十一月廿四日上午我还有点不放心到桥台上仔细观察用拇指擦砼见手指已被砼磨下一块,这才证明砼硬度已超指甲硬度至少在70%强度,这才放下心来。回团部铁组李工程师来访,他见到公路通车急得不得了,又问我海防至鸿基段如何?我说按常规需两个月才能通车,我说有5孔砼工字梁跨度10米已被炸毁桥礅四个只有一小部份在外试问重新浇灌支模就得一月,运输安装等到强度21天够了加起来故需两月,我说海阳桥汽车月底可通,火车则 要到五号以后这就是你按常规的结果,我想到他的固执,我说你拉回来的大型工字钢还有多少,他算了一下说,还有约4米长的20根六米长的30多根,我说你开得真我说办法可有的容我考虑一下再告诉你,他说要快上面限下月十五号通车,我说你先把材料清理好详视查损坏情况我说昨天我只在远处看见其中的一部份不好下结论你赶快坐压车去一趟(压车是用人力推动的小车可坐二三人四个人反复压手柄的车可以抬走)他匆匆的走了,十时左右来到码头,首批船队已到,我请参谋今天押运趁上午风小赶着走,下午回来顺风,希望天黑前赶回海阳,还着重说明每船至少要有50公分露在水面上,迎南北风大可以停航,他领命而去。下午各处捷报传来,首先是鸿基发电成功,码头起重机也可以应用,随后是海阳水泥厂试生产成功的制出高标号(当时不说号)水泥,我正在拟下段铁路的修复计划拟呈报上级以命令行之不然李工程师只能按正规行事,河内电厂传来两台机组已发电,我要求月底四台机组都恢复运行,并报告大部份工人已回厂,各归其岗位,审讯出三个科室主管品行恶劣贪污腐化严重,我要他们免职送集中营看管,四时半船队回来说,因有机械装船,极快故提早返回我告诉勿在此停直航海阳,参谋用对讲机说有小船只的人说他们可以直航河内我要他与商量如能更好。综合各情我电话报告了卢曾两人得到他们的嘉奖,我报告铁路本不属我的工作范围,但李工程师想不出应变的办法,上次我的主意他不接受,故这次不得不呈请各部和总部批准后以命令行之最好不要提我之名,书面报告交汽车队排长带回我写报告直到深夜。


十一月廿五日他们知我写到深夜,故没有叫我直睡到10点才出来,何监督航运参谋知风向有变他们中两队已去河内下快到海防,昨天拉来510吨,我说他们不消靠码头直接走,中午车队没有到一问才知道有任务我决定自己回河内,提早吃饭下午三点到警备部着重报告汽车和舰队运煤,每天最多可运400吨到海阳河内各半火车一次就可运来运费大可降低。铁路组李工程师学习有可能太正规,不能应变上次我已告诉海阳大桥交通办法,但他不干,以致到现在还不能通车,昨天他又来找我他还想按正规方法我计算要两个月收,而把个人意见呈报希望以合会方式叫他遵办。而要求不提我的名我的办法是原为砼工字梁桥有的毁损多处无法修理换用钢梁尺寸不够几根焊在一起,桥礅炸毁的踩底部整平用井字木架起两边拉紧,代桥礅估计有半个月即可通车,我已初步看过钢材,用从顺化捡来的也差不多够,卢润泉表示同意他说公文最好由总部下,你去跟曾讲一声,说我也同意了。还有现在到处闹水荒,你考虑一下拟个方案,看来随他们整是不行了。我到总部副官长不在我通知他们我有要事求见后,回来请电话通知,就回到驻地秘书告诉说上次的嘉奖令来了写的是你的名字还有3000元已存银行另外都是些日常小事,较大的都已转给你了,我请他代拟一个接管自来水的计划,他已知道国内有水厂六处。另外设有一办事处管,我认为接管他们的总管理部门就行了。主要的问题缺电和煤和消毒问题立刻就办复写三份,又昨夜写的有关铁路文稿交给那位班长他是初中班的能复写我说我要到电厂去一趟,总部有电话请转来,当我到电厂时,他们正在忙于从河边搬运煤用厂里有的三台卡车和工人用推车搬运已过半共约200吨,驻厂监督说:工人情绪顶高,那几个法国人怎么处理?我说工程师是必要的可监督使用交给重任以军法威胁无问题厂长经理汇报总部再定。说还去了电话转来了赶到总部向曾报告了上述情况并说卢润泉已同意关于接管自来水的事是他指示的文件,明早送到,他说铁路太重要了航运长期徵用不是办法我说火车一次运78百吨不成问题,只要有车头车皮,24小时两列车可运来3000吨以上,海阳码头上还有250吨汽车忙可不去拉煤航运到海阳一天可拉500吨,他又说师要水泥很急海阳什么时候可出水泥我说昨天开始生产明天拉一火车当无问题,他同意了最后说这几天事多你不要在路上跑,就在河内电话指挥,有事好找你。我晚点电话通知航运不必来河内,保持每只拉一次到海阳即可。向水泥厂的情况,明日可达千吨,原存石料不足急需从安阳和鸿基拉来,李工程师已回到海防他说两个月尚不能通车,我说总部已有命令文件明日可以送达告诉准备钢材焊条木料。我的卧室原是法国驻殖民地海军大校的卧室,特别的舒适不久就进入睡乡。


十一月廿六日我要求总部派火车两列,一列拉水泥一列拉煤,通知电厂准备再开一台机的准备工作。请警备部派参谋一名,兵一个班到我处汇同原我随身带的八名。去接管自来水管理处,上午十点到自来水管理处一切顺利。法籍越南人任主管,他早已知道我们要接管了,重要厂矿知道他被接管也是时间问题故而作好了移交的准备工作。我们只派了一名监督官装置一通我处电话其他职员未予更动,他说:目前缺水的主因一是缺电二是消毒药品,他有一名工程师祖籍是中国人,据他说冬天又是井水,不消毒问题不大,他们三个且都没有消毒了,我说只要有电有盐消毒就有办法了,我说有空时告诉你我们回驻地吃饭,相约下午到各水厂视察。(详见另文 )我又打电话找李工程师问他在哪里?他说昨日已回到河内,现在铁路局我请他即来我处有要事相商,十点钟他来了,我请他把视察情况告诉我,据他说29公里前铁路基本可行,只有几处被水冲,部分缺,主要在于丘陵区铁路临近海边的12公里处,三个约10米的桥礅被日军炸毁,其中一个两头砼工字梁桥尚水塌下,可望修复,另有两个已只余有底座在两边砼梁都已塌下。两个已断,一个可望修复,另一个裂口太大已无用。我问水泥厂的石料场如何,他讲在28公里有一支线顺山进去,据说有5公里长并无损坏,该段只有涵洞没有桥,我没有亲自去看,我把即将下达命令的内民表告诉他,他起初认为这不安全,不行,我说这是命令,你只要认真执行,出问题又不要你负责,你怕什么?必要时我还可以协助,并告诉他明日通知海防派专车一列沿途修补,直到采石场运回一列车石料,只装载每车10吨,运到海阳。他说:别的无大问题,只是海阳桥不能过我问:为什么现在不是已浇灌了近两周了他说他已带回试块在压力机上试验结果只达到应有强度的43%。我特别交代务必拉来从海防开出沿海阳十二公里有××站把车头开往后边,推着到桥边,他坚决那也不行,我说不过桥还不行吗?请照办这是总部命令,他打电话问曾副官长转请示卢汉。曾回答:卢已命我传达详情由黄监督官告知就把电话挂上了我告诉他车要后早才会到你明晚再把试块拿来,统统拿来同样护理,明晚试验把结果告知留他在我处用饭,他很不高兴说:不懂科学的人真难办事下午六个水厂一齐走遍,因时间关系未能细看回到家后秘书告诉说铁路局下午两次电话请我去一趟有要事相求。


十一月廿七日上午起的较晚,没有来得及吃早点去路局要道经过市政厅大会场转盘道中央是椭圆形建筑,我在距转道20米远的地方停车,看见一家服装店有很好看的女式衣料,我进去看看很想买,但时间已九点半,吃了早点十点钟才能到局。想回来时再买我就到隔壁一家广东味的早茶店吃点饮茶店里人不多才坐下外面枪声密集子弹横飞,店家赶快关铺上板,我们走不了,只好随店家上楼,因为楼上是砖墙,比较安全,隔壁还有一间正面就迎着广场转盘道口多隔一层墙,子弹打不穿,管他三七二十一,还是自己下楼去吃喝,吃完了又不能走,只好坐在安全地方等。枪战激烈,且有机枪声忽听北向有挖墙声,不一会挖开了,先出来几个中国兵,手持自动步枪,冲锋枪对准我们叫举手,别的都照办了,我未着军服只带证章,隔10来米,他们看不清楚,正要骂,我出声了,我说:我们是总部的云南话真好使,士兵立刻改变态度向后面传达这里有总部的官员,不一会儿营长来了,我们认得是在景阳那面见过,他向我敬礼说:报告警备部命我们来弹压市政厅是越盟党外面是越南国民党他们被我劝阻了可是越盟守住市政厅我们几次喊话他们不理我们已死伤数人我因熟知地形我向他说,硬拼我伤亡大太不合算我倒有个主意(详见另文河内市政厅枪战)这一天为了突出的事件很快的过去了。


十一月廿八日乘着小卡车九时半到海阳桥两头同来有李工程师,他说试验结果强度略有增长,我又到桥台试探砼硬度与指甲相当我想一架空车连人在内顶多四顿完全可以过去。叫人撤障碍,李还有点怕,我说你走过来吧。我和驾驶员平稳的开过桥东再试桥台与两端一样用对讲机问火车到了没。据说正在调车头十点稍多果然车头推着18辆车皮缓缓而来末节快到桥头停稳,空车的过来,李问车皮种类装的数量都是不超过十一吨没有称我上去几节看看计其重量差不多,我告诉过桥的方法,用六个人把挂钩打开一辆辆慢慢推过来一辆推出桥远些要变为第一节我坐在车上按规矩:主持人必须坐,头车过桥。但明知李不敢故我代之平安无事如此全部推过我通知营部及水泥厂连派一车头将石料拉至水泥厂(有专线)请李坐镇将空车皮 全部推上桥东面车头不上车而用钢索帮架第一辆车一连串缓缓拉大桥解去铁索,告诉这次再去可以拉20吨,我们又检查桥台并无变形,我请客,在一家广东馆子吃饭。我告知营长明天可以通汽车碎石够三天之用。明天下午石料来时必须按照今天办法过桥,不能图省事,李不放心他要来看着他想随火车前去,看桥礅具体施工的方案我们分手。我回河内,四点多钟直接到路局坐定后付局长来见他说局内有两张较好汽车被警备部没收请我设法要回。我说路局连分局的汽车我已根据你报的建册上报何得没收。他支支吾吾的说这两台车未在册内我想起前几日的大搜查私藏汽车的事说那么是你们私藏的车吧!他只好说真话我说今日已晚,明早我带你当面求卢司令官认错或者有希望。我又催各桥干部做好了没有他说昨天据说已完工,我又打听附近有几个酒精厂,他说海阳的最大,日产50多吨,河内稍小,大概3035吨,北宁日产1520吨,均属糖厂管理现因缺煤生产不足约定时间我就走了路过市政厅前的缝衣店买了我喜欢的料子就在他店做衣。他们希望我把夫人接来量尺寸,我说量我的就行了。他们很奇怪又不敢问只好照办,临行我告诉有两处手长短3厘米穿长也要短4厘米约定试穿日期,就转回驻地,我想汽油缺乏又无来源,美军供应量太少,只好以酒精渗用和代用,于是速度写报告告诉秘书抄两份。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序言、目录、(一)我怎么会去越南和踏上越北的第一天、(二)提心吊胆住花园
(三)陪同陇体要会见胡志民、(四)云南发生军事政变对滇军的影响、(五)顺化西贡三日行
(六)参加越北受降大会实况、(七)提前修通河内至镇南关的公路日记(一)
(七)提前修通河内至镇南关的公路日记(二)
(八)带领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日记(一)
(八)带领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日记(二)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一)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二)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三)
(十一)二次重修河内至谅山公路铁路桥及路轨(一)
(十一)二次重修河内至谅山公路铁路桥及路轨(二)
(十二)第三次到顺化(本章缺失)
(十三)越南见闻随笔
(十四)法国军要来的前后(本章缺失) (十五)回昆明的前因后果(本章缺失)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