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参加越南受降半年记实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一)
分类: 抗战后


参加越南受降半年记实

--作者:黄湛


IMG-5259.JPG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一)


实际工作日期

一九四五年十一月至同年十二月廿日

重读日记一九九三年七月重写日期于九六年中秋节初稿

一九九六年九月廿七日

黄湛


我意外的当上了第一方面军工矿监督官


自十一月十五上午的联席会后,承蒙马曾两长者的鼓励,我意外的当上了第一方面军工矿监督官。我又请示了开办费用和人员兼薪等问题,马答道开办费用不多,少可向总部付官处报销。为了鼓励兼职人员可以兼薪。回到新家已近中午,李助理监督已回来,他是坐早班火车来的,他说车挤得很,有一列车厢专供军用。并告知海防公路铁桥桥台砼工程,昨日已洗买完毕,尺寸比值都遵照你的意见,一丝不苟的办了。我把早上会议情况告诉他,我已命令开着小卡车去买几张桌子和办公用品,马上布置一下把舞厅改为办公厅,把化妆室改为我的办公室,立刻就办。我上楼卧室休息就便思索一番,究竟怎样办才好。想了不久就睡着了,直到他们叫我吃饭才醒来。两点刚过,报到的人,陆续来到,那两个参谋见面就敬礼,口称教练官还记得我们吗?直到他们道出是原来近卫一团一个是班长一个是士兵,他们清楚的记得:193410月下旬,在游泳池下着雨,排列在四周,卢团长都冒雨看你,魏和××三人的跳水表演。以后星期六及星期天上午在北校场你作自行车的精彩表演和教我们游水和骑车的要领。他们现在一个是少校,一个是上尉,都是骑摩托来的,大家谈起往事都颇有感概,又倍觉亲热。又说:有事尽管吩咐,尽力完成。我要秘书为他们登记住址和电话。其他两人是同机而来的也是熟人。无非是各忙各的少见面而已,他们也有同样的表示,我说:今日已来不及,明早开门成立会,大家都多出点子,同心协力把事办好四点即告散场,总部来的参谋姓刘,警备部派的姓陈,我说晚上我们原来的李宋 王黎四人好好商量一下公路及工矿事宜。正谈论间,外报下村先生来访,我留宋作翻译,出门迎接,客厅坐定,献茶已毕,互致问候,他说有事相求。大意是近来有些中国官兵到他店买东西不给钱,还任意辱骂勒索,如我可以要得一张布告,那将感激不尽,他说因为他看见大街有一家商店贴上布告后就无人来打扰了。因而前来相求,我说当尽力而为,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我又问来你店撒野的,你可知道他们是哪个部队的,他说绝大多数不是云南口音,据说好像是属52军的。他走后我和李相视一笑,因为我们都领教过了,他们军纪的确很差。晚上在客厅里,商量今后办法,谈了很久一致同意:


1、先去查勘到鸿基的路,据说尚不宁静,到海防派武装改造;


2、把机械和电气技术员带着翻译先往水泥厂检查机电情况;


3、抽空到谅山视查桥工是否变形;


4、商讨如何加强航运煤炭;


5、必要时可以接管电厂及水泥厂和鸿基煤矿;


6、明天开会由秘书做好记录整理交参谋送总部审批。


十一月十六日早八时人都到齐,我报告昨晚拟出的几点,大家讨论后有些补充,尤其是接管方面一致认为法国人不是盟友而是法奸。不是戴高乐的人,可以使用武力接管并通知盟方。下午吃完饭带空车一辆钢板四块即行出发家里留下少校参谋留守。我们连同上次跟我去顺化的八名士兵一个班长同行。于二时出发,三点半到海阳留下技术员二人及一翻译官。我们两个车摆渡后直到海防已下午五时开进一团。他们已接电话到海防公路桥时,将电机抽水机都下小车上的钢板及人员枪支仍未变动。与团长见面后我要求他派一个排,他认为匪情并不简单,增加一个排的兵力。他派车的道绕由警备部除参谋指挥。每排多加挺机枪,趁夜进发。我们六时许出发残阳夕照,道路桥梁大部损坏,但多是小桥可涉水而过,天黑后已走出约30公里,已到丘陵区,我停下车告诉几位,我们做好战斗准备。他们每班有一轻机枪,共六挺外加两挺再加上我车上一挺和两支自动步枪,共十一挺。排长参谋及我车班长有204只大拉八两支。我们不准开灯,下坡熄火,每车一台对讲机,发生情况,利用土埂边坡掩护,下部每车都有钢板两块,我的车多两块小的,在敌人手榴弹够不到的地方,必须开火并将子弹上堂,规定口令,每车拉开距离,公路颇有起伏,没有桥,走出约十二三公里,听到远处东方有枪声。此时上弦月已高,地面隐约可见,我们加快了速度。我和他们讲听声音好像自鸿基传来的,又前行几公里车正迎风走,前面稍远就听不见车的声音,刚翻过一小山哑口,看见鸿基矿区,我们停下车,站在高地瞭望明白了,原来是激烈的攻防战。从枪声及发出火光,估计攻方约百人,守方只有三四十人一把机枪。攻方有两挺,双方已接近手榴弹爆炸声,光看得很清楚。1公里外白山凹里见有小屋和灯光,参谋做出判断,他认为攻者为匪,守者为工人武装,小屋距战场约2公里,是指挥机构。一排长说他带人先偷袭指挥所。我们开车滑下坡,成三面包围之势,匪军开后边,枪响必然后撤,我三面埋伏,他们四面受击,我们都赞同了。他车先滑下坡,用刀杀哨兵摸到屋边捉活的。参谋嘱咐关键在于摸哨兵。说吧,他们走了十分钟后,下面战斗守方已危急,机枪哑了,守方在眉梢。忽然听到一阵机枪声响,我们知道他已得手,参谋车留在西,我们滑行到西朝东面找好地形,敌军见后面枪响,已不能再攻。赶快分三路撤退。我们居高临下,下面光山坡等到距约两米时,一棵信号弹升起,十一挺机枪步枪猛烈开火。敌军起初还想冲上来,无奈火力过猛,死伤过半。加之矿区工人武装又冲出来。匪走头无路,最后兴趣枪竖白旗投降。清点俘掳共23人,内中只有日匪人,其余为越匪。还有五个重伤员,被烧者,击毙者共66,排长清查小屋内有八人及哨兵二人也全部消灭。据俘掳称他们共来100人,查得99,只差一人。工人武装感谢我们来得及时。他们已守不住,若我们晚到十分钟,他们将被攻入。工人把俘掳押入矿区关在仓库,群众齐出街头,灯笼火把通明,男女老少无不愤恨匪徒,有用石头棍子打的。一方面欢迎我军,送吃送水到办公室,打听之下才知道这是匪徒等二次来攻,头一次在十天前因来人不多未能攻入,激战半夜,这次是来报复的,幸亏我们来到,否则我们完蛋了,并知道他们已停产20天。煤堆积如山,后因无电被迫停工。生产的煤运不出去,原来往来船只装煤一日起,近日变成数日一起,我们问火车为什么不通,他们说火车多沿海边走,山凹的桥被炸毁多处,尚未修理,早已不通车了,我们又问匪徒共有多少?老巢在哪里?他们告诉,老窝叫××小村,在北35公里。不通公路,到谅山比较稍近,为三不管地区,共有约200250人。我们商量怕他再来报复,决定明天一早即开始修复的事,加强警戒,严加看管俘掳。工人们请我们到市区住宿,安顿完毕,看看表已夜间两点,次早负责工人武装的越南队长来访,他说又发现一名日军少尉,尸体距我车只50米,面目已不可辨别,身上多处受伤,致命的胸部中弹。真是100人工事已修复,我问这办公住所想必是你们的头目武老板的办公室。他讲经理是法国人,他家里很有钱在英国上学读采矿后,转入军界任海军少佐,我听说他不愿投降德国,被削去军职,流放越南,不准回去。他自己出钱盖了一幢住宅和这座办公楼,并有自己的游船,遇紧急时他携家出海。原来日军监督将他软禁下矿工作,作用他的一切。日军投降他才得恢复自由,收回财产,若他知道胜利,今天可能回来。接着参谋排长等都来了。一排长说昨夜他们摸近小屋看见敌哨兵一刀砍去未中要害,他大叫,惊动另一哨兵,我们只好开枪将其击毙。小屋内灯火,敌人冲出,被我枪封镇同时三面包围,对内扫射,直到毫无响动,手电照射内有八人。一日军官为中尉均已击毙,忽见信号弹随即转身迎击,败逃之敌。我问电话通否,团部知不知道昨夜之事。答电话线是随铁路已断,多处未通多日,我们正商议防务及煤炭如何运出及如何能及早开工。越南队长说关键在于日军搬走时好友电机炸毁无法修复。公路通行困难,水运无船只,非常困难。随后我等到码头查看,约可停靠二三千吨,八至十袋,但现在一只都没有,码头上煤炭堆积如山,估计不下五千余吨。正谈论间见远处一小轮船缓缓驶来。越南队长从货仓办公室中取出旗子,在起重机上作旗语,但我们不懂,猜其意,大概是告知我们胜利可以回来了,船渐渐靠岸。不久走下一些人,男女儿童都有,可能全部都是外国人。我们正想回去再继续讨论,见越南队长引两人过来,高鼻子蓝眼珠看我们,按日本式90度鞠躬,然后请我们到船上一叙,我们的人他们都看着我,意恐有奸计,我听到早已那队长的介绍想来不致有啥。随即点头表示愿去,他转身告诉其他人,用的是法语,我法语不行,听不太懂,翻译告诉说:他告诉家人,准备招待我们吃饭。上船后在正厅坐下,我看见布置精美,不由自主地说了句:哦!想不到这些顶精美的美语,那个经理十分惊喜。他立刻用英语告知:还有些好的已被日军拿去了。我想到人多还是要翻译官,译成中语好,于是我告诉他说我们人多只我稍懂英语,我俩谈话,他们不知,不太好,还是你用法语由翻译官译成中语好。我要翻译先将昨夜战绩及经过简单额要的讲一遍,然后要他把煤矿各情况告诉我们。我问日军破坏的要害何在?答曰发电机他说一方面我们运有五千六百吨煤运不出去,换不成钱。二是上下井困难,但我还可以开采东面的露天矿。他说这电机是西门子的,法国早已停货,本来是两套,但看来河内电厂嫌小,一直未用。河内买到4万瓦,这台八千瓦的就赏给我们。目前要修复没有器材几乎不可能。我又问为什么电话电报都不通。说因几次修好都被越奸破坏,他们太利害了,混在人群里无法分别好坏人,他说他们的后台就是亚军的巢穴。我们一兴趣一动他们都知道。我又问航运和铁路,他答铁路自到丘陵地后,大部沿海边走直平但工程较大,日军炸毁多处,是高架钢桥,难以修复。航运必须强行徵用,否则他们不听,商道比较赚钱的。正说间菜已备好,他女人儿女都出来,翻译一一双方介绍,同席就餐,据说这样他们认为是友谊和亲善,由他夫人陪我坐在一侧,我们用英语交谈,气氛友谊亲善。她和我讲起日军监督,板起面孔哼着鼻音,手段恶劣,我很害怕,但又不能不招待。我说那你怕我们吗?她笑好她说语言相通会增进友谊的,言外之意还是有点怕。我告诉她,我们军纪严格,我知道你们的过去和怎样来到这里的情况。可以认为你我之间是盟友关系。与别的法国人甘心为奴的不是不一样。大家都很高兴,饭后我和参谋商量了一下,认为一定要彻底清除残匪,由他留在这里,兵也不能撤,还应该再增加,我回去海防向总部汇报。尽快把存煤拉走,没法弄到电机,先打通公路,我得马上出发,要一个排,送我出山就回来。我们就向他们告辞,并申明保证他们的安全。希望露天矿能在最短期恢复生产。下午两点我和我带来的原班人与由一排送出18公里,下午五点到海防团部,在距海防还有25公里时我试图与桥上李技术员通话,出乎预料尽然打通了,只是音量微小,他告诉我已近尾声只用了30几袋。我说你昨晚在团部他们知道我们的情况了吗?总部有何指示?他说什么也没有。我又和参谋说要设法开工严防敌人偷袭,里应外合。他答:已注意到了,凡不属原来住户或无正当职业者,一律集中看管,严查武器等措施。到了团部看见了两位技术员和他们的翻译,他们向我诉苦说:去了碰壁,说了不少好话才只准在一小时内参观完毕,而且还有人监视我想那次我去时三人都军装厂长工程师等法国人中午喝酒醉,警卫长不敢不让我去任意参观想到这里觉得只有武力占领才行得通,当即与团长商量。他说:这些家伙在昆明神气活现的样,那个架势连衣裳角都闯得倒人,现在他们又不是我们的盟友,我也赞成武力对付。我又向他们说了匪情和昨夜的战斗经过以及现在我的处理要求增兵,占领该地以作我们燃料基地和他谈了随即打电话到总部曾不在直接找到了参谋长报告鸿基情况,昨夜战斗经过我们航运组只在十天前运来150吨煤和有人说他们腐化情况,海阳水泥厂情况,完了提建议5点:


1、立即由北丽文林谅山东面(国内广西省与越南交界处)鸿基海防等地抽调兵力四面合围彻底消灭残匪,统一由景阳指挥。


2、必须军事占领鸿基海阳水泥厂和河内电厂和水厂,确保必需的供运。


3、立即向鸿基增兵,两个连确保该地的治安和复工安全。


4、由河内电厂取出同类发电机运至鸿基恢复生产。


5、彻查航运组的工作情况,为什么鸿基存煤五千多吨,而各地反而煤荒,要不是铁路原存少量的煤,连火车都要停开。


他问我现在何处,我告诉他我在海防拟明日就动手先占领海阳水泥厂,由一团一营驻海阳部队协助与团长商定只等命令,他说很好我们也有此想法等我与总管商定后立即通知电话声很大在座者都能听到。


十一月十八日早上我们正在讨论如何架起海防下承式铁桥时,电话响了,找马参谋长,我和团长他说昨晚你提出的意见总座已批准了,鸿基增援部队两个排立即出发派连长率领加强防备听候命令,原参谋着重监督生产,缴匪事宜总部酌情即办要团长下令驻海阳一营协同我方即日接管,若反抗可以消灭其武装人员。海防兵力另行增援等等,我要求再派两参谋一位到海阳水泥厂,另一位到河内电厂都坐镇该厂担任监督,马都批准答应立即办理。各自分头进行,我们还在谈海防桥可用汽车起重机将钢梁顶起后下铺垫木支撑稳妥后再在垫木上又支上起重机,慢慢一点一点的起高,可在五天内完成,然后焊接钢梁,用钢板切割成需要尺寸加强。另外立刻动手加派木工锯工路局人数不足可由他们外顾,木料不足可就地取材,电焊机可缓一步再用。主要是电锯同盘锯钉子等,若路局没有要他们立即租用,先铺好桥梁,原有不足者补充好再按西路办法钉轨道板,此事由李技术员负责派去增援部队协同进行。我和两位技术员下午即往海阳会同一营办理接管事宜。我定后分别执行提早吃饭饭后立即行动,李到路局,我带领原班人下午两点半到海阳营部营长说他接到电话并要他就近担任该厂监督问我何时出去,他拟派一连人全副武装执行任务。我认为先派两个排从旁包围有越墙者可以开枪,一个排由我们带领,四挺机枪开道直闯入厂里,将厂警武装缴械,命令投降。集合全厂人员开会讲话。把法国人,全部缴械枪支武器押到会场。由我技术员重点检查机电。法国人一律软禁截断他们和内外的联系。要特别注意对工人要和气,以礼相待,对厂登投降者礼待,拒不降者可以开枪,先示威,若仍不服,顽强抵抗者击毙。对法国人须严格,顺从者礼待。抗拒者可以威胁打骂,必要时开枪以不致命为原则。出发前一一交代清楚,营长同意召集讲清贯彻三时第一批出发。三时半第二批出发,分乘两卡车,车到厂门四挺机枪封锁。廿名手枪队立即总目入全部缴械,不敢反抗,只警卫长大叫他是法国人,不得侵犯,被两个班长几嘴巴几脚打倒在地。用手枪柄把那家伙打得头破血流(不是开枪),并告诉我们专打法国奸细,随后将俘掳集中看管,命一老工人带着手枪队总目进办公室全部缴了武器,以手抱头面壁站立。留几个人把门欺其余各处搜查法国家属一律不准出入。并召集全体工人只约200人集合在大天井(水泥铺地的较小广场)法国人自动跪地求饶,把那个法籍越南人警卫长拖来跪下。四面机枪架起,枪兵一排监围两旁,我们站在台阶上,翻译官一一介绍,我首先发言,大意是:我们和越南山水相连,兄弟临邦,从来都是友好,我们一直同情越南,把你们看为临省,有人曾说你们是广南省,你们的人到我们省去一不要照二待遇一视同人,这你们是知道的。自日本侵占以来,你们的日子更难过了,受到双重的压榨。现在好了日本被我们打败了,无条件投降,你们看前面跪着的法国人,从前在你们头上为所欲为,不可一世。日本人来了他们又卖国求荣,甘愿做走狗,听主子的话,依然骑在你们头上,照样呈威风,克扣工资,延长工作时间,日寇败后破坏了主要部件,他们还制造假水泥,便我们上当,虽然法国也是我们的盟国,但是只限于抗德抗日的,戴高乐将军的政府这些是法国的奸细,卖国求荣的。我们此来不是要占领,而是要帮助你们维持治安,消灭残匪,恢复生产交通,一旦这些任务完成,我们将立即撤走,把政府交还越南人,希望你们和我们合作,共同来完成任务,使我们尽早离开,我们是弟兄,决不是敌人,你们不要怕,请试目以待。之后荣长又讲了,他奉命来此监督管理大家合作把被法国人赶走的工人兄弟找回,排除恐惧,早日回厂上班。我们一定有把握修好机器恢复生产,并请各车间推举一位老工人散会后,来会议室共商恢复大计,以后现在工人证明出入,明两天放假工资照发。随即宣布散会。


我们在办公室顶层找了两间房,把法国人带上楼去,派兵日夜看管,通知家人送饭送水,在家属区禁止出入,如需购物由指定的人代办。安排妥当即在会议室开会各车间推举的十二个老工人都到齐会议简短重申彼此的关系,希望他们打消顾虑,献计献策,以期早日恢复生产,那天我遇见的老工人也在场,我特别走去与他握手,并说请他们想一想明早再行开会,随即散会饭也送到。卫兵们换班吃饭,留下一个连长值班,我们回营部晚上我与两位技术员正在商量明天的事,忽听得对讲机的呼声拿取来一听声音不熟,他说他是团部派去的援兵排长,还缺弹药,参谋命他回团部取,顺便带回在清扫战场时小屋中墙角上发现的步话机与我用的相同,估计是和匪巢穴通话用的,幸好没有坏顺便带来他正在鸿基到海防的途中,遇见李技术员,李告诉他可以用通话半径为2025公里,他们试拨呼号不料我远在45公里外的居然会有响声,他们把两机拼然由一人讲话,后来李说声音虽小倒也听得明。他说桥已修好两座木料没有锯,未取得团长要地回海防路局去取,并说他准备将此处那套电机设备拿去。我说可以但要快,也许我要用着,顺便把接收的事讲了,他还说鸿基已派出人修复,电话已可通十五公里,我要他稍等,请营长去问团部已否派人修电话,他答昨天派了,有一段好的,今天可通约25公里,我请李转告明日双方可以接通。我们弄错了,把半径当做直径,另一个原因是夜间干饶较小,放下话筒继续讨论电气方面已经大致看过,并无损坏,我也看过锅炉部份尚完好,只是缺煤,焦点就在粉碎机上面,明天全力探查,日军把细球磨机的钢球弄到哪里去,找一根另一方面作两手准备,将剩余钢材运海防熔化成球,虽钢种不同,但可利用一时。


十一月十九日上午八时我们一齐到厂,我专门找见过三次的那一工人闲谈中他说祖籍是广西南宁,来此已三代人,略懂一点汉语,固两位技术员分别让他们主管到车间查勘,我着重问那老工人关于球磨机的钢球,日军把它弄到哪里去了?他说昨晚他思索很久找到一个线索他已打听过八月末的那晚上大门没有出去过车,后门靠江边是污水的排放沟,有条 便道通江边,有可能是倒进江里去了,于是他连夜去找后门的守门人,起初他说不知道没有车出去过!后来他说:中国军已知道了,昨天下行跟他大概讲了,你不坦白交代会拿去枪毙的,我是为的好才偷偷的告诉你。你好好的想想吧!现在到处都有中国兵把守想逃走是不可能的了。说完他就走了,可是当他走不远听见后边叫他原来那个守门人追上来告诉说那晚上半夜确有日军驾驶员喊醒他,叫他开个车出去,有日军恶狠狠的说不准看,睡你的去,他推上门好奇的隔墙听,又听到汽车样的声音一会观看见灯光朝这边射过来,他赶紧回屋假睡,隔了约廿分钟汽车回来了,驾驶员又进屋把他叫醒,要他关门他确实不知道装的什么,倒在那里紧接着我请老者回避叫人喊看门人来严厉的说我们已知道八月末的半夜你曾开门会日军,把钢球倒在江里,老实说我找到了还可以饶你,不老实枪毙。他怕极了,老实的又重复一遍说真的没有敢偷看,但回来车空了别处又不通,肯定倒进江里了我叫他领路去江边我那老驾驶员细查后在细软的沙滩上发现倒车后轮打滑深陷的痕迹,于是我明白了车是迎江开来不好拿出钢球所以在沙滩上,转个弯把车头调转,慢慢倒退等到差不多了,把后车厢板打开钢球就必然自动的滚入江中,然后就把车开回来。为此别无他法,只好下水去探摸了。只好脱脱衣裳下水用脚探试水并不深,只齐腰但下面全淤泥,在那范围找了半个钟头毫无结果,既冷且累,上岸休息。这时有两个会水的也下去,他们说要在下游找,使我猛然想十一年前的往事那时我还是毕业暑期到宜良修桥工地实习,一个同学不小心将仪器掉在河中,他们找不到就到域内找,我那时我正做作业去到河边下水寻找也找不到,这时一个老头从上游钓鱼回来看见了问找什么,我们告诉他找仪器。他问明掉落的位置后指着一游的一丈远的位置去找,果然找到了,晚上我们一方面拆开干一面研究道理,终于搞通了,现在他们在下游找因而触及往事我精神大振,再次下水往上游找,居然被我在淤泥深处探两个较大的球形物,水下底摸出来,果然是钢球,皆大欢喜我想要统统找到这样不行,还是要用围堰把水抽掉,然后把淤泥全部挖掉才能找全,我用竹杆围好应修围堰范围,详细告诉技术员怎样做法,中午回营部吃饭下午打拉电线找抽水机,厂里现有到路局找麻袋不够的现购,七手八脚到天黑已将围堰堆好,正拟连夜干忽然停电,电是河内来的只好作吧,回转营部正拟询问总部,曾却打电话给我说我们已接管电厂,因缺煤及工人逃散不少故只好停电只开一台机,供河内用要我回去面商,我正拨通海防团部,团长告诉好消息说鸿基电话通了我听见参谋的声音向我问好,我又要团长对讲机找李技术员,说好他也到鸿基我们直接交谈告诉他海阳铁无法要他把剩余的几座小桥备好材料交给施工,全套供电设备照明设备小车送到海防桥边并告诉我即刻回河内我汇报说已修好4座,还差2座鸿基有现成料子他来取,其余四座两天后即可修好,说完我即乘小卡车回河内路上吃着干粮回到驻所已十点。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序言、目录、(一)我怎么会去越南和踏上越北的第一天、(二)提心吊胆住花园
(三)陪同陇体要会见胡志民、(四)云南发生军事政变对滇军的影响、(五)顺化西贡三日行
(六)参加越北受降大会实况、(七)提前修通河内至镇南关的公路日记(一)
(七)提前修通河内至镇南关的公路日记(二)
(八)带领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日记(一)
(八)带领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日记(二)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一)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二)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三)
(十一)二次重修河内至谅山公路铁路桥及路轨(一)
(十一)二次重修河内至谅山公路铁路桥及路轨(二)
(十二)第三次到顺化(本章缺失)
(十三)越南见闻随笔
(十四)法国军要来的前后(本章缺失) (十五)回昆明的前因后果(本章缺失)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