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参加越南受降半年记实 》(八)带领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日记(二)
分类: 抗战后


参加越南受降半年记实

--作者:黄湛


IMG-5259.JPG


作者照片


(八)带领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日记(二)


在顺化四日早上才知道方向,就在机场旁忙去见了张军长,他叫参谋立即通知已接管的仓库,准备提货,又请我们吃了湖北口味的菜饭。我与李工程师分别去各处交涉下午提货,我告诉李技术员送我们要的装在我们军方车上。另外,还装了三车水泥(因我在北宁上了当,前天在海阳又见李还在用当地出的假水泥板,多装了一车)因钢材既大且重又无起重设备,进展缓慢。我们要的都未装完,天已黄昏,人困倦汗流过多,极需休息赶快收工。铁路所需器材尚未装一半,晚间想起张军长说:这南北向的山脚中尚有叛军及越盟共千余人,不时下山捣乱,故以两个师兵力纵深配备,互成鼎角之势,一方有事,立可三方来接应,看来明天能装好已是幸事。五号上午没有我的重要事忽然想起保大。早饭后与王李二位约好密码对讲机即现称的大哥大。我就到皇宫找保大,他见到我非常高兴约我打网球,我心想我正为此而来,当即欣然允应,他球艺和我差不多,只岁数大王六岁,我们杀得难分难解。单打了四局以二比二言和。洗浴后在窑中吃饭,下午我得去看装车情况即行告辞。开车到仓库,找到了我们的老李问情况,他说我们要的连水泥拉了七个车,都已完全装好,我问他有钢板吗?最好是80110公分长45米厚1公分拿来当轨道板,放上就行,路上还可以防弹,我说治安不好不得不防,他说××库有我没有量尺寸,我告诉他马上用小卡车拉810块回来。我又告诉他先送我找铁路李工程师,见面后都装够了。还空一张车,我劝他拉钢板,他认为无用,他认为把已装的均匀开,每车少装点,我看表都四点半,工人士兵都累极了,天气又热,我说算了吧,空车可以坐人。路上又没有什么坡,他不置可否正在此时,一个骑摩托车的军官来到,向我们说有两吨弹药,一团急用,说无论如何需带去。我看看他,他问弹药在哪里,军官说现已备好在军部,我表示可以效劳,但人都累极了,可否请那里士兵部装车。军官回答可以。我说:你先回去报告军长,我们随后便到。李自言自语的说不答应也不行啊!休息了一会,我们全部乘空车到军部,开到仓库士兵们已在等候,我要劳累了一天的领班工人和士兵休息喝水,我和李去见军长辞行。见饭已备就他说特为我们见行,席间他说:一团那边有情,我的车送弹药到二团,没有回来,只好麻烦你们了。我答:这是我们该做的,请勿客气。我估计四点以前送到,他说晚点也无关系,我通知他们准备晚饭,临别他又忽然想起说:我差点记了××桥的渡船今天沉没了,两汽车弹药落水,现正抢运,你们昨天要绕道山边而行,路不好走,又有情况我已通知,设法告诉前哨营保护。回到住地三团,李工程师害怕了说我们再等几天吧!我说:明天到那里看情况再走,你别忘了限期是军法!按照原订计划,四更造饭,天亮出发,下午四时到达××县一团驻地,空地停了不少卡车,他们是绕路来的,场外有不少的观众。一问之下才知道他们是天亮从河内出发运送给养到顺化。我问路上治安怎样,答曰:没有问题我和李进见团长说明来意,交接弹药李问,绕路而行治安有无问题,他说:我有四个连兵力你不是看见了吗?他们十五张车只有一个班的兵力,什么事也没有,不用怕,你们的饭已准备好,我已派人送出,夜间他们不知虚实更不要紧了,吃完饭就走吧。我已通知加强巡逻,他还要把钢材匀开我只说了一句匀钢板最好”“我到山口村等你说吧带领九张车先行,探探路。路往西北行砂石路面只4.5米宽路基宽窄不一,由67米不等。约20公里到山口村,此处为三叉路口,很热闹,有一家饭店卖我很喜欢吃,就到店中购买,两小口正忙,看很好又新鲜,我买的不少,我告诉他不用切,不料他会说中国话,他说:你们还要走我点点头问他贵姓,那里人他说姓黄文本南宁人。这时一老头子看见外面忙也出来相帮,包装的事老头接过手来,我问:老大爷生意好。问起姓氏,我说五百年前是一家,又是同乡,我是广西百色人,老头很高兴说,多年没有遇见向你我这样的人了。要我吃饭,我说才吃完就来了。他想了一下叫孙子来说:去取树头酒来。我谢谢说不会喝酒。他说:我要他找淡的,是这里特产用以招待贵宾,你尝一点吧。只看那小孩拿了个布袋往后面去,我跟着去,原来后面是住家,再后有一块空地种了不少椰子树,小孩像猴子一样敏捷爬上树顶(树高可达10米)树顶上长着些椰果,他找了两个放在口袋里,很快的爬下来。拿一个给我。那椰子比排球略小,呈不规则的圆形,顶上一整开一个小孔,用木塞塞住,我打开木塞,一股椰子香味扑鼻而来,笑着说:老弟尝点吧,包你满意。说吧,把椰子接过去盛出一碗,色微黄,喝一口,香气无比大,略有酒味。拿到外面,黎李二人均在。我大声说快去尝美酒。他二人也赞不绝口,两个椰子装的酒被我们全喝光了,我问这是怎样做的,老头笑到太容易了,趁椰子未熟透只要钻上一个孔,不要塞紧,一周后即成酒,两周最浓,再多就会腐化变味,你们吃的大约只有一周。我们要付钱,他坚决不收,只是买的及米包打本收了钱。此时天已近黄昏,李工程师车队也到了,我们五人见面我问,李工程师走不走,随你,如果不走要安排给我,我去弄发电机。他要我决定,我要他决定,相挂不下,最后他说我们都不是军人,请王排长决定吧!王思索了一会说:走比不走强,但须冒点除。他说我军警界区到小河为止,这条路在河这边,还在我警戒之内。其二是团长已通知营部加强保护。三是我们武器足够抵抗,四是我们装的都是钢材,一可以防止子弹的威力,还有一点最重要的是对他们毫无用处。搬又搬不走。李说那末就走。我是巴之不得,我说还是安全一些的好。王排长李工在中间我在头,李在尾,两只机枪集中在中间。竖起钢板挡好,人员也集中在车上,拟定口令,彼此的话机联系趁天黑月小,不开灯以免目标太大,他俩都同意了,王李和我们的对讲机换了波长,于7点半出发,公路沿一条河北行。略有起伏,因无灯月黑车行较慢。十点左右进入一山凹,我的车带头已上小坡,到了转弯后的高地,突见一信号弹长起,我连忙与他二人通话,暂不发枪以观其指向,接着一阵枪响,河对岸高地两挺机枪直对山凹车队中部。子弹横飞,我大叫首尾端都勿开火。中部以一机枪还击,王说:何不全力反击,我说他集中你们是想弹药。你断续还击,再观下步,我们头尾,他若进攻,正好是他们的两侧。他们照办了。几分钟后他们火力愈猛,王以掷弹筒回击,我也已抢溜弹奉敬,炸响的火光中我们都已看见,他们跃出工事,在机枪密集火力下奔向河边,我命王李稍待后其全部暴露下水过半时,再猛烈攻击,先以手榴弹,抵抗以借爆炸之光,查明时机我们看到敌人约两个排的兵力,已渡河及半。就命令攻击,四挺机枪两支自动步枪,同时放弹如雨下,加之手榴弹成捆的爆炸,敌军死伤惨重,折头跑回我个个叮住不放。上岸隐入草从中,不敢超过十人,此时援兵已到,过河追击,我告诉跟前的班长:快去抢战利品。他抢着轻机枪,我的警卫也放下步枪,手持廿响总目过河去,廿多分钟后他们回来了,缴获轻机枪一挺,步枪十余支,子弹上千发,皆大欢喜。我用对讲机先问王排长情况,据说,铁路工人一死一伤,我奇怪的问道敌人是何种子弹竟能穿透10毫米钢板,他不好意思未能作答,我追问他,方吐实言,当在山口村上车时装钢板,只装了一边,工人士兵均疲劳,怕麻烦,共装好一边,洽系靠山一侧。左侧未装,立即就开车,敌已开枪才慌忙立装钢板,子弹密集,一工人头露出钢板外击中头部,立即身亡。只一人则用脚在外,被击中小腿。幸无大碍,我问其他地方如何,他说左侧轮胎全部击爆,现正换胎,尚不足两胎,我说可在前后车用备台,李还说1314号车一日车及越南驾驶员,趁混乱开车而逃,我说可令我军驾驶兵代之。他说临行的全开车的只有一名,我又问李工程师如何?他答我命他躲在山之一侧,轮子旁未受伤,但已惊吓过度,正躺在驾驶室。此时21号车李报随员道后方无一人伤亡,缴获步枪三支,我问车子是否有损坏,他答只有一车18号轮胎中弹爆炸。现正在换备胎。看看表已十二点半,我问他们说检查各车修复好了,告知我。此时王排长又说增援部队已回来。押俘掳九人。机枪一挺,反步枪多支,子弹上万发,我命李将俘掳及枪支交授军带回,并请授军连长讲话,首先致以谢意,并问匪情答曰已基本消灭,我说明日抵达江口为贵军报请记功。他们走后我又告知清点人数,除死者外共35人,我叫他们各派二人来取晚餐。略表庆祝之意,我叫人把一箱美军干粮抬下车来把底层留下,其余按一人一份分发。我们10人也各自一份。吃完即开车,缺一驾驶员,只好让0号车越南人去。车由我开计其途程尚有约40公里,看表已近半夜两点开出十多公里将出山,有一小河来自河口,呈三角形公路顺绕至最高处架桥,我已疲惫不堪。尤以紧张过后神经松弛尽未看见,一直下河幸好水浅底硬,只及轮之上沿钢圈,车入水浪花四溅,从窗而入,劈头盖脸凉水一渍,头脑清醒,幸而车未熄火,细查两岸有车行迹,同车诸人莫不惊慌,我故作镇定,伸头出窗外,风趣的说:闷热天浇点冷水,能不痛快。原来是下坡,我一挡车受水阻而自停未熄火。爽快用一档慢慢过去,其他车不知实情也随之而过,已走出一公里多忽开对讲机响声大作,原来是李技术员报告说,18号车因驾驶员不识水性不敢下河,沿公路走车后长出的钢材挡在山岩上,进退不得,请帮助解决。排长也开对讲机说你回来太远我率部及工人驾驶员等前去帮助。等了45分才告知解决,还是从河里过,我自庆因错反复的好事,直到四时许东旅才到桥边。我要王排长传话抓紧休息。十点起,十点半吃饭,十一点动身我也躺在车上睡着了。


十二月八日早,睡不安,九时即起,江水洗脸,我仍剩余干粮,按计划进行一路无事,下午三点进入景阳师部,命全部停放师部广场。找师长答曰出巡未归。我赶到总部复命。曾官长答曰:看不出你的指挥天才,真为我们争气。说刚才上班张军长来电话大加表扬,我三面夹击战术,我军未伤一人,全灭敌人两个排,俘掳十三人,并机枪枪支弹药等多件。他向卢总座道贺,我说:我还私藏轻机枪一挺,步枪十枝,子弹千发,还未上交呢。现已运来请派人查收他大笑说真有你的!我说明天我得将运来物资送到工地才尽全功,并又将剩余美军口粮送他一箱,他说卢汉说了:为你记功还要给奖哩,说完即行告辞,剩余两箱口粮我便贪污了!其实大部还是为公,后来才知道他审讯俘掳供称我们在顺化装军火,他们的奸细已知是9号车,特征是没有尾巴,露出车后的钢材只有一挺机枪,其他的被我们用帆布包起来了,到××县细作在营部广场又证实了。由于他们胃口大,原想一口气吃掉。运弹药故十二辆车。但因经路时间稍迟车队已过去,正待要走又到我们车队,故只留下二个排的兵力吃一张车,故专打中部放过头尾,殊不知情报不准,才上了大当。


十二月九日我九点半才到师部广场李工程师已于八点就出发了留下公路器材及三车水泥共七卡车,我告诉李先送一车到路局仓库说明除非他和我本人来,其他任何人不许动一点,否则枪毙。我找王排长他说今天另有任务。不能陪我去了。问景阳他说到西江城办交接。于是我带领原班人马十时出发,十一点半到海阳,我告把一车水泥送到,海阳路局仓库。其他的车先行渡河我去桥礅台详细看,那砼尚未凝固,已经九天养护很好,按说应达到强度一半,但用手就可弄下一地,无论如何也不行,渡河到东桥台,看也是一样,此时李也回来问车怎么办,我问你怎么处理,他说我叫他等着。我说好,咋们可以到海防去,一定要那老山东大请一顿高级酒菜才告诉他,李把两块样片包好。三个对讲机交一个给班长,一路慢慢浏览风景。四点才到海防桥,过见李正指挥搬运钢材,一面打砼,我们见我说:你偷跑了,也不告诉一声,按军法你该请我们吃一顿法国式的高级西菜,并处罚你立刻停止打砼,他不解其意,与我争执,我不理会,命另一个班长强令停工。又把他拉上车进城到一家有名的法国菜馆,捡好的菜点,每人一份,要了一瓶白兰地,大吃起来。他不服说:为什么要开这样大的玩笑,我笑着说吃完了你开了钱我自会告诉你,他坐立不安好容易会了帐,我拿出两块砼样片,告诉他写有西字的是海阳桥,西桥礅,写东字提东桥台,我问九天124应达到多少强度,我说你试试看他轻轻一掰就成两半。而且断面粗糙。我告诉他我已上过当,海阳产的水泥不能用,他大惊失色,连连跺脚,嘴里说这次完了,彻底完蛋了!我冷冷的笑他急了说别人急死了,你还在旁大笑。我说吃人嘴短:我以为你准备了一吨必要还可多一类的水泥,已准进仓库,限期还有21天你明天拆除,连夜钉好,立即改为11.53尽可能36小时打完,到期保证通车无问题。他这才转忧为喜。你这老弟真会开玩笑,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答你恐怕忘了我一号已提过你说不要紧我还能说什么?今天看了实样才有把握,又说你该不该请客,他鞠躬致谢连说该请该请夜住团部。第二天双十节早上我到分局,他们说河内有电话告知:随即商量修桥事宜,他们比较负责,钢材水泥有了,容筹备木料,人工钉子等需要三天后,才能动工我们要求先打砼,他们同意14号浇灌。下午我们三人去陶山著名的海滨浴场,风景名胜可惜正值隆冬没有游人在半岛的小山半腰有一豪华饭店,只有少数人看守,我们是唯一的游客,身着军服不敢怠慢,住上等房间,午餐丰盛,下午游海滩,好一幅欧洲海滨浴场景,同浴室无一人,我在海滩上发现一种怪虫,它们忙于做小球,然后到地面拍出,异常奔忙,不知何物,黎也不知后来找当地人问方知为螃蟹幼虫。做好后即冬眠次年即变为小蟹。连日劳累夜间早眠,但海风海浪声音很大久久不能入睡,一觉醒来已日上三竿。吃过早点,回到酒店来收入饭菜成本,不收宿费,只用去不足百元,我叫黎给他们50元小费,到海防市区无米可做,大家提议逛街,买东西我买了十件花呢料,布料,问我是否军装不愿穿,要打扮成花姑娘?我说,老婆在家听别人乱说,以为我们这些接收大员都是花天酒地,天天闹着要来,我以实告但不相信,买点东西堵堵嘴,安其心,她要来一张机票不过百多元,但是大家知道我们成天奔忙。性命攸关,她来了变成哑巴,成天守在家里,况且孩子又多,心想三处,反而不好,倒不如让他吃醋,买点面料做些款式样子好的衣服籍表薄意!大家都有同感各为其主,大买衣料,我们那来的钱呢?原因是上次修路到镇南关,提前通车几天,总部传令嘉奖,将我监督,李助理,翻译官,代理事务交黎则 改为正式事务员并发给奖金,三千元经大家会议,我得一千,最少的为四百内中提出300元奖给警卫班,跟我们的两名除应得的外再奖给30元,因此腰包不虚故也,在逛街的时候偶然看见公园内有三块网球场,不觉球隐发作,要黎去打听,他回来说球场出租,每小时两元,若单人去有人陪打,也是每小时两元,于是我又到专卖店中买了一把球拍,加一双网球鞋,共用25元,和陪打的打了一个半小时,换到第三人才算得对手,回路局冲凉吃饭后,当晚与李商量明天去工地看看备料情况。我早去打网球,有一法国人自愿来陪同打,申明不要报酬,但愿我能胜他一场,激战打到中午,打成二比二和局握手言和。他给我了电话号码,言明若下次来时电话通知他就会来了。下午小雨休息,晚间李来汇报,按计划后天可以开工,我要他留下,我回河内。


十二月十三日上午来到海阳桥看见李满头大汗正在指挥重支模板,我领他到路局仓库三当面讲清3吨水泥由李工程师来提取,他怕照我说的,比值水泥不够我说我多准备了一吨,若不足时可向你家门兄领取,我已交代过,想起那晚吓得半死的惨状,如今天的交付狼狈相,心里说,真是道道地地的书呆子。回到河内直接先到总部,但曾不在,我把情况告诉了李秘书,然后就回驻地了,当晚我正在写报告,曾来电话说:交通又来了一个航空组,要我们搬到原陇体要的住所。我去过那是一幢小洋楼,有半地下室为厨房和下人宿舍有警卫室地面车库和小花园,半地下室上台阶到客厅舞厅餐厅楼上为宿舍,卢汉问当然设备齐,富丽堂皇比这里好得多,欣然允诺,他并说要我们今天就搬,航空组下午即到,我回去与留守人员说明此事,大家七手八脚,中午就整好,吃过饭就用小卡车搬走,临行和班长商量把跟我的那两名士兵由新驻派两个是补充,班长知道我和景阳的关系,立即答应。当晚即住新居较前好得多了,晚间接秘书电话说参谋长明早九时召集联席会,讨论交通及有关电力及其他重要问题。有关单位希准时到会。别的可以想得到,其他重要问题一时猜不透。后来把前后诸事联贯起来,已猜出大概。几天前在山口村激战俘掳13人中有8名越盟党人。和那天陪陇体要见胡志民陇所提的要求三是景阳问我水泥数量,水泥能不能用等等。我猜出日叛军固,我进击已归降,对付游击队我军反而势孤,转攻为守,需要坚固工事,故大量要水泥。


十四号早我提前到总部见到曾,我问已接李秘书电话,但来了不审什么重要问题。我猜是水泥,他问谁告诉我的,我说谁也没有告诉。他问你根据什么猜。我相左想说马参谋长进来我赶忙站起行礼,你要谈什么继续谈,曾正欲告诉他说他在门外已听见了。我当即把我猜的根据告诉他们。马点头称是,我正在把上次修路用水泥之事一说问副官来报告人已到齐,时间只差五分,马招曾和我说我们走席间再谈。开会后马首先讲话,大意:近月来承诸位努力,成绩卓著,今天1、请汇报各路情况,水运邮电。二是急需解决电力问题。三是我军急需水泥,应如何处理,请发表高见,众人均低头不语,曾说让:大家考虑一下也好,先请监督官发言如何?马点头,我即站起将东北至谅山里程。各重要点,原修通采用方法,最近交通频繁日行车后又谈及北路通至安平情况。西路通至前哨以外八公里深入匪区,南路××桥未修渡船沉没,需绕道30公里至匪区边沿,不安全。东路火车、汽车只能通到海阳,距河内60公里,焦点是海阳两用桥被炸塌两孔。海防附近也有一公路,下承式钢桥被毁一孔,现已提高比,加大桥台,浇灌由顺化运来了水泥。15天可以通车,至于海阳桥则因用当地的水泥,强度差得甚为巨大,现已返工,估计今日可浇灌,但因桥台未加大尺寸,恐需迟至月底或下月初方可通车。说到电力,我说曾于上月廿六日专门参观知有汽轮发电机4台,为德国西门子公司,1936年制造,现尚未好,因烧燃料煤不足只有发电两台。若能加倍供煤则可四台齐发则 电力勉可敷用。谈到水泥问题,我于前日去参观,据说八月份最要紧部件球磨机内之钢球被取走一台,(只有两台)抛入江中,以后只好把一台分两三球分两台运用料。磨不细,板质地不高。无法使用,该厂本身有锅炉发电,可供全厂使用,但因无煤已停产月余。并说越北最好煤矿在鸿基,距海防47公里,水陆可通,应航运至海阳仅百公里。到河内也不过160公里。完全可以用拖船解决问题。因此河下段河宽水深流速慢。一小火轮带拖船10只每次至少可运百吨。不知为何不采用此法以应急用。最后建议由主管部亲自抓紧,各方同心协力,可望月内能解决。


我发言后曾副官长问现在海阳大桥是用什么水泥呢?铁路组的人不知道无人答对,我只好又站起来说区区小事我本不想说,但由于长官询问不得不说,本月一日我头次到海防视察公路情况以便制定计划以利赶工到海阳。后因此桥系公铁路并用,看到他们正在西面浇灌砼故前往参观问工头采用比例及何种水泥,他们答道水泥是本地产。从铁路仓库领出是上好水泥,并无结块,受湿现象,我因在北宁桥上过当,幸发现早,加了一排桩,才解决问题,故细查水泥袋和水泥质量和我用过的相同,为安全之计,当我到东桥台遇见李工程师时已告知水泥有问题。他说水泥是从铁路仓库拿出来的,他们保管较好谅此问题。况已接近尾声,我不便再说,但心中疑团依然存在。到顺化后见水泥确系法国制造,细查质量颜色均好,曾建议多拉回一车,但他认为钢材比水泥重要,宁肯多拉钢材。我只好多拉了一车回来,昨早到海阳桥一看,已打好十天按理应达到设计强度。约50%但我用手一掰就掉了一块,于是我将一车水泥交公路代管。又到东岸一试同样不行。我赶到海防见李工程师模板已近尾声,水泥拌和好了,正在开始浇灌,被我阻止,几乎争执起来。我劝他先休息一下,听我讲,如不对,再作商议,我把在海阳桥取来的样块,给他看问他鉴定是否可行?他看试后焦急万状,我才把已代他拉回好水泥之事讲清。说为他准备4吨,让三处工程足够用。并立即卸下一吨给了他,估计明天或后天可以浇筑好,我再三叮嘱此次加大比例,以防万一,看来这问题已经解决。但通车日期要推后几天,马参谋长说:这个问题解决得很好,大家协同作战才会取得胜利但是电力和恢复海阳水泥生产,也是很要紧的事,空间应该找谁领头去干还请大家讨论。于是又议论开了。有的主张总部那位领导承头,大家协助。有的提出由交通部何处长主持,是合情合理,有的则说某据说已经调查摸底,为赶时机,就叫他去干。军方协助,争论不休。各抒己见,何某则 提出他搞电信出身,强电机械都是门外汉。不能胜任,贻误军机,实不能承担,请另找人。申明了几遍,最后马说了:听了大家的议论归纳起来不外乎,熟悉内情,各方协助,愈快愈好三点,我个人认为黄监督官既已调查熟知内情各方协助吗由航运抽调一机械技术人员,电讯铁路抽调电力技术人员,参谋处派一联络参谋,警备司令部派一名参谋,公路抽调翻译官充任秘书。铁路由李工程师加入都为兼职组成七人班子。即日成立工矿监督组。双重领导以黄为监督官。可达到上述三点要求,征求大家意见。大家一致通过,曾补充地点,仍在公路组抽调人员,下午上班前报道,即日成立,现在除在坐的外不再通知,立即行动。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序言、目录、(一)我怎么会去越南和踏上越北的第一天、(二)提心吊胆住花园
(三)陪同陇体要会见胡志民、(四)云南发生军事政变对滇军的影响、(五)顺化西贡三日行
(六)参加越北受降大会实况、(七)提前修通河内至镇南关的公路日记(一)
(七)提前修通河内至镇南关的公路日记(二)
(八)带领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日记(一)
(八)带领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日记(二)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一)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二)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三)
(十一)二次重修河内至谅山公路铁路桥及路轨(一)
(十一)二次重修河内至谅山公路铁路桥及路轨(二)
30、我村的批斗会、31、一个小收音机的风波、32、两个小女儿的降生、33、吃和烧的困难、34、替母亲参加学习班、35、村党支部的内幕、36、日益激化的矛盾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