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参加越南受降半年记实 》(八)带领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日记(一)
分类: 抗战后


参加越南受降半年记实


--作者:黄湛


IMG-5259.JPG


作者照片


(八)带领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日记(一)


1、限一周打通西路

2、调查河内至海防所需器材及路况查实汇报

3、带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


日期一九四五年十月下旬日记

复看一九九三年七月中旬

写稿一九九六年八月——九月

一九九六年九月十五日脱稿


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担任先头工兵)


我想卢总叫我们休息几天,我们公路组的人除每天留一人值日,其他的放假三天,同时也通知路局也参与此次抢修人员一律放假三天,工资照发。十一月十七号我打电话问副官长他说没有指示,你们再玩就是了,我们又玩了两天(情况见另文)廿八晚接电话要我去总部早上八点我去到曾说昨天总座有命令了,要我传达①通西江公路限一周通车。②视查通海防的公路汇报。③通顺化公路要修复最好的时间和需用器材视查汇报。


我知道这是景阳的防区,立即去找他,他到两点25公里可通还有约30公里不通车。详情我要到团联系官给你介绍,又谈到五天前欢迎张军长的事,他说长雄跟我讲了,您们干得漂亮!来个鲜明对比,要他们不敢小看我们,正谈笑间,联络长来了,景阳给介绍然他有事告辞,扬威联络官说:两关以后有几座桥被日军烧了,都是石台木面桥,最大的有3孔,我来回都涉水而过,水最深只达1米左右,沙底有两座一孔的板面板栏干没有了路面有两处被水冲坏,西江以上治安不好,最讨厌的是日军穿着我军制服到处抢人杀老百姓,真假难分,见着我们就跪地求饶,败坏我军名誉。我问:我们自己能不能控制?他说:敌人弄到的是中央军的军装,我们一看便知我问:西江我们驻多少人答:一团驻那里,前哨只离10公里,××村再往西走又进山地,敌军据点××镇还有约40公里。我问:有无进攻的打算?答:目前我军暂时取守势,均筑工事西已备强劲火车,尚无进攻迹像我告诉他:我拟今日前去探查能修的尽可能修通西江。我要求派一班人要水性好的,我带两张车一张坐人,另一张带木料,及工人六名。请电话预先通知,我们中午出发,我也告辞回到住所,李黎都回来了,说他们和西江通了话,木料螺栓钉子工人已准备好,中午来到,我把情况介绍,饭后出发。出市五公里就是河内有名的西湘,几天前我们已来过。沿柏油路西行风景甚美,十三公里处果如所言三孔15米桥已被炸毁我开车涉水而过并不费力过此又有两座小桥各为单孔,5米石台木面桥。面板栏杆都已无存,只好从叠梁上通过。但后面一张系重车,怕梁支持不住,只好修复再走,又怕所带木料不足,我想起国内石台木面桥,都有轨道板,于是通过思考,决定使用4米板,拉着七根梁,六孔中距6070公分。不等板不全铺板距15公分,钉完后再加轨道板,顺梁方向铺用。五米板钉上不到一小时已完成。我自己开车用水平仪看中部,沉落多少,结果只5毫米,足证毫无顾虑。到下一个桥也如法炮制,下午三点就到西关营部。警卫班人员武器已准备好了。没有休息立即出发,确知里程为31公里,故自河内至西江确数为56公里,行至29公里处又有一五米桥也用同样方法,半小时即通行。38公里处也是同样的处理了,44公里处有一。10米桥带去的木料已用了大半。只够一孔半小时,后已完成,又只好把我车上警卫班全部下来。开空车过去大卡车驾驶员不敢开,只好我上去前轮可以过但后轮外边两个已悬空。好在车已空了,由李黎各严密监视两边,后轮才慢慢通过。由于过度紧张感到累了。我原驾驶员开小卡车我在旁闭目养神。50公里处又有一条 河自南来10米桥已坏。命人下水,探试为沙底,河深只5060公分。临时砍去河边树,开辟便道涉水而过。此时已见到西江城。黄昏时到达团部。孙团长已备好饭菜。他说:我已派人去接你们去了。我说:看见了并已带他们回来了,诸蒙关照实在感谢。他说:大家都为消灭残匪何足挂齿。他是昆明人孙永安之后说起来,还是世交,异国相逢,倍感亲切。我说:将工人及卡车明天先到你们前哨××村,并打听公路情况,据说先有了座小桥,通车后回来把他们留下你通知,当地公路主管,今晚先备部份木料,已备明早应用,随后再备15米桥所需留下工人修好,今天的未完诸桥,他同意照办,我又打电话给景阳,请转报副官长,先报告车已通到西江。他说你们真快我说采用国内轨道板的方法节省木料行通车,以后再按原样修复。第二天一早吃过早点就出发,时公路已进入丘陵地带,略有起伏,果然只有三座小桥,如法炮制,二小时便到达前哨连连长,出迎并说:从此,我们方便多了我问前方情况:他说我们兵力不足活动范围不出10”“前方再通行5公里够不够。他答再多了反而让敌人方便。我们继续缓缓前行,电话兵在道旁扔出电话绕两公里处,有一座小桥被完全炸毁,我看到水很小又已到末,若修桥日黄时,决定傍山开拓便道遇石则炸,正沟处设一三角木涵又步行至前方两公里半也有一桥情况相同。再往前则 公路进入一山沟,眼看一两公里并无桥梁公路也不是柏油路而是就地取材的沙砾路面。连长说修到此就可以了,估计里程约为八九公里(眼界范围在内)回转时二公里处便道已近完成,我留下李技术员和木工二人。乘车回××村午饭后回到西江。据电话报告被烧毁10米桥复修工程已近尾声。一部份已转移到五米桥我们休息了到两点半,才走到10号桥已,完成通车。带上工人五米桥也将近完成。还是老办法用轨道板。我告别了连长带着工人和12名警卫往回走,途中只说涉水一次,约四时到西关。只带着四名工人回到河内,找到代师长景阳,他说:已知道详情说兵力不足,再派一连去。我问他到海防的路是否他的防区,他说西及南边防务已奉命移交给新来的52军,河内市及到海防达115公里,仍旧我管,他并做了简单交代,我一一记下,他说他会用电话通知。我在他处吃完饭才回住所。


十二月一号早上去总部,找曾忠怀报告情况,他嘉奖了一番,并说是总座的嘉奖令,问我今天要干什么?我答现在就出发到海防只是油料不足,他说给你一桶够了吧我答:够了,还用不完呢!我请示还有什么指示,他说:我们要的是真实情况,交通部那个姓何的老奸计滑,只是会拍马屁吹牛,你干过铁路就便把铁路实况查知报来,但不要泄密,用手捂嘴。我说明那个老家伙看到我直接和总部来往颇有醋意,他笑笑。我们就分手了!转回住所就去找铁路组李工程师,说他在海阳。(距河内60公里为军事要地,北宁之河及另外几条支流汇合在这里,通过进入红河)我由路局已知被炸大概情况,决定自己去一趟。于是我和黎及司机中饭后起程。路在红河以北,所以还顺经过嘉林,我沿途观察路况,由驾驶员开车(仍是那小卡车)沿途有10来座小桥均已修复,路况良好,下午两点半就到了大桥边。这是一座10孔的50跨的大铁桥,还是老样,公铁路并用,东西两孔均在桥合处炸毁两孔,桥台毁损严重,见铁路工人正在打砼土,我走过去问一个工头,李工程师在哪里?他答在东头再问砼比例他说124,我又问水泥标号,他不懂,只说是顶好的。河边便道码头炸得一塌糊涂。轮渡两支均被炸沉。再新修好的便道上等着好几张车,要渡河但只有一只人力渡船,半小时后渡船回来,载两张卡车。我看见李工程师过来了,忙打招呼,并问起详情。他说钢材缺乏,焊条电力均不足,无法可想海防那边还一条 小河,公铁路分开都炸塌了。看来没××号钢,焊条、电焊机和足够的电力是无法修复。无米之炊巧妇难为。况且我还不算巧妇。言下不胜愤概,我安慰他说:总会有办法的。他说:我现在急于回去找何处长想法。我说:他是搞电讯的这个他又不是内行,来来到我车上面坐坐慢慢谈。我叫驾驶员退出渡河行列到公路上找一阴凉处停下等候,我和他边走边谈,问他到了海防没有。他说:去了两次那里也没有我又问:你到过公路部门问过吗?他说:路局方面更连水泥都没有,我问他现在用的水泥试过吗?那来的时向老何一天两次,我又问公路的路况他详细告诉,我最主要的还是公路铁路分开的那座铁桥,只不过是用料较小而已说着已到停车处我请进驾驶室内并坐着,拿水给他叫他别急,我有办法。他说:太好了,我相信你他说我还没有呢,得你这句话肚子才会饿了,我请客去弄点东西,给他吃。并要他详细估计钢材,种类,数量,连公路桥估计要1520吨,高顶汽车才够。这时他东西吃着我点了发烟送给他一支,才慢慢的说你要的这些器材,顺化有可设法拼揍20张卡车。赶快去拉回来不就解决了吗?他还不知道我已去了一趟顺化(那时他上安拜洁具越铁路距河口约100公里的重要车站)我把去的情况告诉他这下他吃了定心丸,催着往回走,我为了与他交谈,三个人挤着坐。我计划由河内路局出车,台总能出三台。他说铁路方面可最多出七台。我说找日军出三台不就够数了。我自告奋勇带车队前去,要他们组出一人开运,再派上一班人,又详细算料开列清单。黄昏回到住所,(我们同住一个花园内)我说明日分头办理。争取后天出发,又提到油料和公路桥的问题,他表示我去辛苦,他帮我修桥,我请他吃云南饭菜。计划已定明天各自分头进行才散。他走后我又赶写视察报告,海阳以东我按照李说的情况列举了海阳及海防等桥所需器材品种数量,但河内无存必须赶速到顺化,抢运否则会被西贡英军抢走的情况,并建议立即组成20台卡车的车队,车和油料的来源领队和警卫公文等全部计划好,直到深夜,就才得休息。


十二月二日我和副官长同时来到办公室。把报告呈上,他看完后认为这是必须抢时间的。卢司令官必会批准。只要他一点头,我就各方面传达。我说:路上叛军越共相当恼火,我军派去的警卫人员至少达要有机枪、驾驶员也要武装,他说我知道,你们可以先行准备。告辞后我赶到路局要求派五辆卡车,副局长最初面有难色,我强调这是总部命令他又提到汽油。我说去的时候可以考虑用酒精,但回来时重载必须用汽油,现在就准备驾驶员要好技术的十一点到达我的办公室。又去找景阳,他已接到曾的电话,车型子及警卫人员已派好。由王排长负责。配备掷弹筒和四挺机枪,连同炊事员共27人。我请他十一点到我的住地。互祝顺利平安而别。我又去找交通部派来的何处长告知其事,回到住地黎已准备中饭收拾应用之物,他要我去,我换上军服,拿好皮包武器,出门更好一些。我照办了。昨晚李已回来西边的事一切都办妥。铁路组派来一技术员,也来报到。说他们只弄到六张车,另有一台坏了。不能走远路,还差四张,我又把情况汇报总部。曾说我打电话给日军管理处,多派一张就解决了。我们商量结果是1、检查汽车油料由我和李去办。编号由0不能走远0共廿一张总部通行证,除我和铁路技术员的那张已烂,好多其他由我保管,我打头,他在中,李压后,我忽然想起一事,告诉检查车油由李及我的老驾驶员负责,我告诉不必重验机器,只要能开最慢车,大约每分钟百转不熄火就及格。油料需2/3箱以上我则 开车到美军办事处找威灵顿上尉,彼得(我原在昆明认识)在家我正想说,可他先问我有事,他愿尽力帮助。我说奉命到顺化拉器材。油不足,干粮没有,传呼机没有,请他帮忙公文后补。我们下午出发来不及了,我说:汽油五大箱,干粮10人五天之用,步话机三台。他想想说:可以,问我带来人没有我答有五人他说随我来,于是我叫人随他进仓库,我也跟去帮忙,分别搬出时他说:下班时间已过,不是你来我一走要请他下午再来。我说太感谢了,回来我请你们吃云南口味的菜肴随即在借条 上签字后立即告辞。现在我心爱的小卡车已焕然一新,重新整个了机械,又在日军仓库中找到同型号的十字轴,换上又多了一个备胎,汽油发动机已换了活塞,补焊汽缸、帐棚、行车床、口粮、全套发电设备、武装贴身警卫两人。有自动步枪及手枪,6个警卫一挺机枪,并前中后各有话机一台,检查工作也已完毕,吃过中饭,下午两点出发,我和越南老驾驶员带头为0号,排长在中国驾驶员9号车上,二李在1920号车前中后均可随时通话。21辆车的车队浩浩荡荡经过2小时15分到达××河桥,左边群峰叠嶂,右为大海的长地带,越来越窄了,仍然是公铁路并行。火车站驻有52军一个营,昨天才通车到桥边的,那是一座公铁路两用桥。共五孔每孔40米,曾被炸两次,北孔炸毁,公路在东用渡船摆渡,我要铁路局来的李工程师跟他们联系,我们两车第一回渡河,水流不大,喝起来已有盐味。但那渡船是改装的旧船,我们上船后只见涌水处很多,水在距船边只有一尺,我见两个工人不停的把水往外打,只一人划船太慢了,于是告诉士兵们,帮忙让工人划船,又把这情况告知后面船上要由我们打水。200多米划了十三分钟,估计来回一次至少需20分钟太慢了。来回十一次要三个半小时,那天已黑了,我们还得走75公里才到目的地。我要黎问船工能不能再快一点,他们说,还有一把浆,若有人划还可以再快一点。我要他拿出来放好,又回后通话告知再派一人助划,这样一次回转包括上下船还得廿分钟。只好要炊事员及炊具等三次过来就地造饭。要黎带两个人去附近村子买菜,过来的人原地休息。告诉我们的人要监视日军投降的驾驶兵和越南的驾驶员。也通知王排长和李工程师注意。直到黄昏才渡完。我已关照先行给我们的士兵吃饭。后担任警戒,我打开美军干粮仔细看原来每箱是12人一天之用。叫回去的人带五份交给李分配我们在暮色苍茫,沙滩上,吃了一顿晚餐,收入栓停当出发时已八点。天已黑定,一字长蛇阵十点半才到××县。那里我军驻扎一个营的兵力,团部所在地,可惜没有电。把车子集中开动电机照明。驻军代我们警卫。我们全部放心睡了一个好觉。


十二月三日起床号响就起来,走访了团长,他知道我和军长的关系很客气,留我吃早点,告诉我今天还有330公里的路程须涉水两次因为近海受潮水影响,低潮时水很浅。我问他治安情况,他说:我们是纵深配备西北山边兵力更多,平坝里并无大患,沿途还住有4个团,和英军交界处在顺化以南40公里的一条河边。他又说:路上有五六座小桥被毁要走便道,你们还是早点赶路。七点半我们又出发了,在这个特区两湖的话吃香,普通话通行,云南话位居第三。足见当时地方主义色彩浓厚,派系之间也充满不和,一路平安,黄昏时就到了顺化,住在城外军营中。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序言、目录、(一)我怎么会去越南和踏上越北的第一天、(二)提心吊胆住花园
(三)陪同陇体要会见胡志民、(四)云南发生军事政变对滇军的影响、(五)顺化西贡三日行
(六)参加越北受降大会实况、(七)提前修通河内至镇南关的公路日记(一)
(七)提前修通河内至镇南关的公路日记(二)
(八)带领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日记(一)
(八)带领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日记(二)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一)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二)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三)
(十一)二次重修河内至谅山公路铁路桥及路轨(一)
(十一)二次重修河内至谅山公路铁路桥及路轨(二)
(十二)第三次到顺化(本章缺失)
(十三)越南见闻随笔
(十四)法国军要来的前后(本章缺失) (十五)回昆明的前因后果(本章缺失)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