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参加越南受降半年记实 》(七)提前修通河内至镇南关的公路日记(二)
分类: 抗战后


参加越南受降半年记实


--作者:黄湛


(七)提前修通河内至镇南关的公路日记(二)


--作者:黄湛


IMG-5259.JPG


廿三日试车一切正常细看洛码表只走了两千多公里。还算是新车下午开始抽水。修围堰的工人,全部调北江桥,我开着小卡车带了十来个工人。一会儿就到北江桥心里很高兴。过北江时又打电话催谅山分局,措词严厉又详细交代,围堰施工方法及范围又设法将两支小船,用木板钉在一处,可供小卡车及小车摆渡,同时修好便道,下午李技术员打电话说,那抽水用的汽油发动机坏了。底梁才焊好五根,眼看水又涨上来了,希望速回想法。我意识到事态严重立即返回。他说汽缸裂了,我细查裂缝才知道汽缸是焊过的,叫驾驶员拆开汽缸。原来活塞是配上去的铝制品,油系数大于汽钢制品。这下完蛋了。我想来想去,办法虽有,但远水不能救近火,我正在打那张小卡车的主意,李说我们何不利用现有木料当电车站这边有个大变压器,把车站内和东边电线拆来接通可以解决照明和电焊是,我考虑了一会觉得他的办法可行。但只能在这工地用。小卡车还要设法利用,于是告诉李立即执行齐头并进。变压器到桥只600米堤12根电杆就行了,一方面用土法抽水,一方面再次在外围堵漏,24日水虽未落但也未涨,电流虽接通但还有一根再也露不出水面,紧张的电焊又开始了,一方面再加人力取水掏水又再次堵漏。下午人困马乏,我想不焊一根也不要紧。于是改变主意用四根木头分别支撑在前后已焊好的底梁上。后来盘算了现有木材,决定全部都加上,支撑木先整水下部份,赶到天黑总算完成了。


关于小卡车的利用,昨夜已想出点子来了。早上一方面要驾驶员把传动转十字接头拆下把轴拿着到河内路局仓库那两台破旧车床旁堆放的皮带轮,找一个内外径250毫米,外径的皮带轮越宽越好把那个轮子焊到汽车保动轴,靠上约3/5处我比好划上记号要他带着轴开车到河内公办,限今晚必须赶回。木工们忙于上部工作,民工拆除,把空麻袋及空竹笼运到北江桥边。并开始装袋,晚上驾驶员回来了,轮子外径为255毫米,内孔因稍小被他车去一部才套进,车轴按位置焊好,我给了他一瓶酒,告诉他干得不错,给了钱,要他进驻地大吃一顿。


26日一早就装上小卡车的传动轴将破烂顶部干脆不要车厢,整平装上抽水及发电机等照明设备,留下李技术员负责上部施工与越南技术人员等往北江桥去。原用卡车装2人,并来回运北宁工地多余木料钢料,北江以下电不通虽几次打电话给电组,但不见动静。围堰已开工,范围较小,水浅估计明日可以完成。我告诉技术员及电工将车垫起使轴与桥面平行,左边放抽水机,右边为发电机,下午全部垫好。试车成功。既可发电又可抽水,真是喜出望外。晚上仍回到北宁。见柱子已安装好五排,水下工作已告完成,木材接合,除螺栓必用之处,一律用扒钉。斜撑用对开半圆木也正装好,只是桥台上砼,仍未见硬化十分着急。李告诉说已照我的命令按时养护,我想必是水泥标号不对头,受骗了,好在限期还远,且等以后再想法。


27日打电话向总局要油料。副局长汽油没有了。我问你们开车用什么?答曰酒精。我问桥那边的驾驶员并亲自查看果然是酒精向他们还有汽油吗?答不知道,我想到那局长称病不见副局长滑头滑脑,水泥才上了当,不行我要亲自去找,于是带着警卫搭车回局仓库里只有半桶,我说汽油是不多了。但被您们藏起来一部份,这是你们驾驶员说的,还会有假,你已经用假水泥骗了我,这次若不交出两桶。我立刻把你关起来,请示司令部枪毙你。限他明天送两桶油,拉着半桶油回来,下午赶到北江桥一看围堰基本完成,我就告诉开始抽水,同时发电天黑了工地一片光明,水也浅下20公分,我决定不回去,就在工地睡。拿钱要一个和我熟识的当地人要他到附近村庄里弄点菜饭。又叫两个人帮他拿送。十一点才吃饭还弄来一些当地叫的香叶包的牛肉鱼肉小粉混全包的长条形煮熟的菜。吃完饭水已下去一半,我胡乱八糟和衣而卧,蚊子利害,当地蚊香呛人,不点又经不住咬。睡不着我想起今天副局长那副嘴脸,决定桥宁可铲平多用几桥木料省得受骗与上当。28日一早水已抽干叫起工人加快焊接并加固堤坝堵漏。下午回到北宁,临时木桥已完成大部,正在铺纵梁,看来还有两日可以完成。29日一面铺顺梁,一面从西向东钉桥面板,人行道及栏干放在最后,下午赶到北江桥见已焊好底梁正在拉桩我又骑摩托车赶到谅山,途经第三号桥,木工已做好排架纵梁不够面板也没有我到文林找他们行政主管限期三天送到。之后又在黄昏前赶到谅山命人去找分局负责人。一面到桥上看看果然存放了不少木料点点数还不够我回局天已黄昏,那个局长已来并备好菜饭我告诉他今晚不走了,请为我准备住处。吃饭菜照开钱,定明天开工要麻袋60条,木工10人,民工100人,开始装袋编竹笼,黎事务员告说日军原驻谅山,一个大队(等于一个营)主要是防我军和保护鸿基煤矿其中有部份不愿降。械潜逃,十五天前还来过一次,大肆抢劫杀死七人。此处不可久留。我想不留驻就无法施工留别人心惶恐不安。驻北宁王营防区一大片兵力已不能分配现求方面军司令部怕来不及。想来想去终于想出办法此处据说离镇南关,只有十多公里,距凭祥也不过30公里。调日军来越,想先头部队或已到镇南关,何不去一趟,30号早上安排妥了,骑上摩托驶向镇南关。途中有一六米木桥,桥面被盗我是推过去的,到关前有兵把守,被挡在关外,我说明来意,并问52军先头部队是否来到,他们说:听说先头部队是汽车兵已到凭祥我又赶到凭祥。是一个团,我找到团长,说明来意,他说他们昨晚才到。准备明天接守镇南关,谅山是我们防区最少要后天才可来到。我告诉他那里有不肯投降日军约有百人,全副武装拥有机枪,击炮,如去驻防至少要两个连的兵力,在他那里吃过午饭后赶回谅山告诉应多备一六米号桥的面板,并即派人去钉那小桥被盗的面板,这里水浅围堰好做现可开始做底梁,估计后天抽水机就可以开来了,交代完之后看看进度还可以,我想下日五-七号必可通车。心里很高兴。但又放心不下,前面几座桥已三点了,事务员有点怕,想跟我回去,我说留你在此可以催料,算了吧,后天我们部队就来了,我骑上摩托往回走出去十多公里路正行径间,忽听南面枪声子弹带着呼啸声横飞横扫过来,我看见过电影上法立刻应用起来,左右转弯走,加足马力而直走,使对方捉摸不定,十几秒钟总算逃离现场。不敢怠慢飞速前进。直到了文林我军,有两个排副连长率领驻守才算放下心来躺在沙发上,排长来问,我把经过说了一遍,并告诉叛逃军约八九十人,十五天前还攻入谅山,日驻军和叛逃日军未开火,只是苦了百姓死了七人。也告诉说后天52军先头部队可能来接管。请他们严加防范,我们兵力单薄,最好做简单工事。五点来到③号桥见水已抽干,正在掏泥埋底梁,我千一定要置石底上,要多加镇压的石头,还是坐着北江那张破卡车回到北宁。可是不幸的事又发生了。在距北宁约七公里处,很多收工回家的妇女,天已昏黑,汽车灯亮那些人就分别在路的两边走,我很疲倦,昏昏欲睡,忽然一个急刹车,把我从座位飞起来,头碰玻璃,幸好下意识用手抵住了,表板没有碰得很重,这一下清醒了,原来左列中的一个妇女约卅来岁,她不知为什么车快到时突然从左跑到右横过公路。紧急刹车已来不及,保险杆碰在那妇人小腿上部骨断,穿出表面,血流如注。昏倒在地。多人围上来妇人被众人扶坐起来。哀号声凄厉。我命驾驶员把他抬上车送北宁找医院。他跳着大叫不是他的责任。(按照当地法律他可以不管)要我上车赶路,我坚持要送医院,他坚决不干。我生气了自己去抱,汗味夹血腥完全臭味扑鼻而来,血弄得我一身,我顾不了许多奋力去抱,那些妇女明白我的意思,七手八脚帮我把她抬上去。有一个女人愿意去扶她,我叫她上去,然后命令快开车,我撕下衬衣为她包扎伤口。忽然发现一处血流不止,而且与心跳合拍,我知道那恐怕是大血管。用手压住,并叫那个陪去的女人照样捏好。这才发现那驾驶员在下面暴跳,他说血沾污了他的车,我偶然碰到,所带的手枪(是史密司走时送我留作纪念的,两只outomatce45连同皮带弹匣)于是计上心来他下免得麻烦,我跳下要去拔出手术拉弹上堂,对准他的胸膛,命令开车,这下子他不敢再说,进了车我坐一旁监视他慌了手脚,马达不灵机器不转我看原来门没有开,我伸手开了,可是车在路上像吃醉酒一样。叫他上去帮助那女人招扶伤者。我自己开。不一会到了桥边李技术员还在,正在钉最后几块桥石板,我不禁大喜表扬了他。并简单说明刚才经过,要送医院,旁边的一个弟兄说他知道这里只有一家法国人开的医院。但没有营业。我要他坐在我旁边,第一次过桥找到医院,可是任凭怎么叫那铁门总是不开,我要他回去,找几个弟兄,在把翻译带来,我们敲门喊叫,里面总是不理,但灯是开着的,说明有人在,我又来气了,三个人把那伤员抬下,我驾车用一档把保险杆顶开,一次两次快顶开时。里面的人出来了,一个法国人,两个越南护士。法国人彼此语言不通,我用英语问他只是摇手,他明明看见伤者的惨叫,但表示拒绝收留。就在此时一个连长带着翻译和六个枪兵来到。我问翻译,这法国人是干什么,他答院长我更又问医院是哪里办的,他说教会办的。我要他翻译说教会医院更应按上帝要求救死抚伤,那有像他的行为,这是魔鬼不如,我们是中国军,这个伤员收也得收,不收不行。并且要优待她,两人供住宿医疗。我十天后再来看如果伤势不见好转,就以违抗军令逮捕严办若敢不服从现在就带走。翻译因越语讲了,那法国人说:不敢不敢,这位官长没有穿制服,恕我无知该死该死,立即遵办。并向我一再鞠躬道歉,又立刻让护士用担架担走,看来武力顶吃得开。难怪小日本要讲军国主义。我又把被伏击和52军情况告诉连长请转告王营长,回到住所随便吃点米包躺在床上李向我呈述这两天的经过他还没说完。我带着一身血汗就睡着了。他轻轻的把衣裤脱掉,叫人洗好,我都不知道。


1031日晴我想该去总部汇报情况和到路局看看,于是吃过早点就回河内到总部副官长不在卢正会客。我找秘书李光汉(是静娴的四姑父现还健在,已91岁)把两周来的情况并说如不出意外再有十天可以通车,回到住所桌上往来公事不少,处理完毕已下午一点,吃到了云南口味的菜饭倍觉可口。下午去到路局要他们给我换一台车不管新旧,只要机器好,轮胎好,刹车好,免得路上这里不出毛病,那里又出,常常停车修理,遗误公事。副局长只好让出他自己的坐车。我说驾驶员不换,他已熟知我办事的规律了,当天晚上才回到北宁。找到王营长他从长雄那里已知道我的来历了,他说:看不出您这位少保公子还会这样的办事钦佩之至。我和他都大笑了,我提移交北宁桥是交通要点,而且是单行道,必须严加防范。又谈到前天我被伏击之事,他说驻文林的王连长已经向他汇报了。我建议与谅山友军联系,围缴这些叛军的想法,李和我及小卡车等全部人员撤离往北江。临走我去看桥台补上的水泥部份,指甲一划明显看出强度尚未达到半数,幸亏李多个心眼,加了一排桩,否则重车来回压可能压碎出事的。


十一月一号下午来到北汉桥(②号)术士头锯平准头做好正在上顶梁并准备钉桥面板,渡过对岸摩托车已在等那个驾驶员问我:你前天负伤了没有我奇怪的问道,何出此言?他指给我看后座侧打穿了两个洞孔,前后座间的联系钢条打断一根,后轮钢丝打断两根,除钢丝已换新的外,其他创伤还未处理,我立刻要焊工把钢条焊好后座一盘钢丝弹簧接上表面没有什么心里十分后怕。心想祖宗保佑,逢凶化吉,若不在公路上跳探戈,说不定已经中弹,我请李留下今夜有照明,节省汽油用酒精发动,明早一定全部钉好。吃过饭,连长告诉说,52军已顺利进驻谅山,我部与叛匪小有接触,他们已向鸿基方向逃走。我们已商定围缴计划,此时天忽转阴,浓云密布,气压很低,我嘱要防涨水后急往谅山而去。还未到城已下小雨,见到黎事务员就非要他请客不可,他又介绍我认识了52军的连长及营副一齐吃饭。黎请客吃完了我才让他去看摩托车上的弹孔还开玩笑的说,我从鬼门关奈河桥上把您拉回来。该不该请客。我问他施工情况,他说围堰已围妥,料已备足,只等开工,我们正谈得高兴。可是外面的雨越来越大,夜里一点仍未见小。我着急无法入睡,干脆起来约同他穿上雨衣手电,到桥边去看看,只见河水猛涨,已漫过上游堰顶,河水随水而下有许多漂浮物,如树枝叶乱草等雨还在下,但只能算大雨而不是暴雨了。这时心里反而安静下来。反正事已如此,急也无益,估计要按预定计划多三四天,也不要紧第二天(十一月二日)早上雨已变小,桥上一看堰已冲毁,水还在微涨,漂浮物仍有,赶忙回去各站点询问,水情才知北宁及河内只为小到中雨,北丽、文林一带山陵区则为大雨,谅山镇南关凭祥则为暴雨。我叮嘱前三桥处一定要派专人打涝,清除水中漂浮物,不能让它被桩挡住,尤其是③号桥此间宣布放假两天,三日雨止水已下跌。四日转晴,五日出工去修六米桥,并探实冲毁围堰残留部份。他们只敢用竹杆插入水中探试,初步知道上游围堰器材只冲倒,大部尚在围堰中,下游则分散去向不明,我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下午水又跌了不少只约两米深,我决定:一人在桥上,尽可能的在已塌的桥的水上部份,一人在岸边各执皮卷尺,另外两人做记录,我手持两卷尺头下水立泳用脚探明水底突起的是何物。必要又潜入水内探明后从下道五六十米处开始,我报物种,他们各看皮尺,远处为1号,顺序编号各记距离。一下午共查清88袋笼的位置。后来冷得受不了才罢休,回去喝酒吃饭,休息。


十一月六号又再度集中力量开工照原样赶修围堰,打电话向前面三个桥派驾驶员及技术员,骑摩托沿途细查有无水毁工程,记其大小需工。约数及里程前面3处桥回报。除③号桥外,水涨不大,并无损失③号桥有一排桩略有歪斜,下午回报水毁工程只有两处均不大。放心不下的只有三号桥。七号开汽车随带十名工人去三号桥李工留在此处督战到后即下水检查水已恢复倾斜不多,当即拨正换了三根斜拉木。晚上完成即回谅山经过大家连夜抢赶,幸于十日早完成通车命李黎二人放假三日大打牙祭一天。


这三天内不有一桩喜事,据黎说,有樵夫在街上说他二号挑柴遇大雨晚无处安身,只得找一小山洞藏身不料半夜下面大山洞有声且有火光细查知为叛逃日军我因见他们有大喷射器,又想起滇西松山战役,即利用此物封住洞口,我军渡江,直逼近洞口用火焰烧日军才大获全胜。于是马上找到付营长,告知此意时雨尚未止。他们与我军商量好,设法找到那,他带路,次日天放晴,协同我军行动30公里因用火封山下洞口一兴趣消灭残敌,只约10人逃往海边乘小舟出海,九日回到谅山。十日付营长陪同我乘小卡车。经镇南关知情军长等昨日由西宁到凭祥。开出不远在到凭祥公路上,遇见三辆摩托车(三轮)开道后面一列兵车挤满士兵正在休息,付营长问军部及军长在哪里任职一棵大树说,他们在树下乘凉休息。我和付营长立即前去。张军长首先表扬了付营长说:消灭敌军百人我无一伤亡乃史无前例的功劳,当即晋升为少校营长。我在旁边垂手立正站在一旁。军长说完营长即向他介绍我并说此功应有我一半的经过。我向军长行鞠躬礼,报告我是方面军代理公路监督官。奉命前来迎接贵军的到来,他约五十不到,身材高大声音宏亮,操湖北口音说你不到卅岁。我答廿九云南人,他问我什么军部,我说我是云大工学院,35年毕业,现任省路局技正,他缴我亲车同行,我推辞不过答应了。并提议前面兵车太挤,可分一部份坐我的车。他爽快的说好极了,于是继前进途中张军问云南人我认识一个人。他是陆大函授部主任,当时规定将级以上的现役军官都要通过函授每半年面试两次都要到南京。连同毕业考试我见过三次。那是一位了不起的军事家,连教育长杨杰都十分钦佩他。曾任护国挺进军司令,横扫川滇黔三省,他也姓黄,不知你可曾听说?我答:那是家父黄毓成字斐章他惊讶的看着我。哦呀!原来是师弟以前不知多有失礼。我说:军长乃老前辈岂敢岂敢。军参谋长听说频频回头看我,他说听得宋营长讲你一天钻下水底四次,摸清情况才会修得这样快。那你的水性一定是好的了。我答道:这可能是遗传吧”1905年我你在日本士官学校读书在海边沙滩上学习游泳,洽好这时在离岸一公里多的一个岛上是日本天皇的暑宫裕仁天皇在楼上厅前月台上看见海滩上很多人在游泳,这时士官学校的长赤少将也在侧裕仁问那些是你的学生吗?他回答裕仁说传我的旨意:学生中有人能从西岸上岛者,我将亲自召见,并予以重赏。裕仁又说此岛西岸本是三四米高的岩石,要上岸除利用大浪顶尖,外是无法上来的赤田走时裕仁告诉不能对学生说,我特意要考验他们的,聪明和想像力与游水的技术。赤田乘船到海滩向学生宣布了报名的有50-60人,我父也报了名,他是第五个游到的,前四人都游到岩下想设法抓上去,岩顶早在御林军20余人备好绳索准备援助。不幸先到的二人因被后面波浪猛击碰于岩石一死一伤。其他二人见势不妙,返身游回。后来者虽来了,也不敢接近岩岸边。我父思得一计,利用浪尖推力他找了一处。较倭之处乘一个大浪来到钻入浪中,潜至浪尖,当浪尖则要碰岩时,他一跃而出,抓住岩边小树。未被卷入海中,于是一个御林军少尉过来把他扶上岸。叫他换穿了干衣,另有人带我父去朝见天皇,裕仁问你是怎样上来的,我父如实回答。裕仁笑对诸臣说半小时前我不是和你们讲了这是唯一的办法。他勉慰有加然后命人取来一刀相赠。赤团在旁奏道,他是支那人,恐不合适裕仁不悦,反问道:他是士官学校的学生吗?赤田答曰:启奏陛下,他确是我校学生裕仁说:这不得了吗?我有言在先,指的是你校学生与国籍无关。裕仁问:你这套制服是哪里弄来的?我父答曰:一位御林军少尉军官认为衣冠不整朝见陛下实为不恭,因而脱下他的衣裤,借我穿的。裕仁说:很对很好!钦赐一把,他曾佩带过的战刀,提前升为上尉,相信装不用脱还了,还赐给一枚奖章,一枚御林军的证章。通知钦赐300元,吃完特制的御膳送回学校。那些日本人不服,说什么的都有,纷纷报告。赤田无奈只好开了一个受奖大会,把前后经过和天皇圣谕公布于众,一场风浪才算平息。我从小就喜爱运动,父亲亲作示范,因此略知一二。还未说完就已到谅山桥张军长下来看,备加赞许城中见我士兵三五成群,衣冠不整,嬉皮笑脸,军纪十分不好,军长不悦。对参谋长说:似这等模样在本国且不可,何况在外国。到营部午餐已备好,席间张军长对宋营长说:你看见你的军纪了吗?宋营长答我也认为不好,但近日作战,今天放假难免有些气我以后严加管理。军长指示这是长期训练才能行成在国外更要注意军纪。下午一点我们又出发了,车子开得很快,只40多分就到达文林,滇军一团三营××连长带领着衣着整齐,容光焕发,持着明晃晃的上刺刀的全副武装士兵两个排非常严肃整齐的列在道旁,车停了军长跨出车门,连长跑步来到距6米远停止立正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大声说:××师一团三营连长向军长汇报昨日偕同贵军消灭日本叛军,贵军宋营长指挥后方,我军全胜,无死伤,缴获大量武器装备,全体官兵向军长致汇报成果,请过目,张军长非常高兴,嘉奖一番,随即步行刚到排头,排长出列敬礼,并未发口令,但只听见的一志的,全部整齐划一的持枪敬礼。战利品陈列在道的一侧,他边走边看看战利品堆放整齐,他边走边向士兵招手示意,表示还礼。队伍检阅完了,连长问是否稍事休息,军长答:我们今天要赶到河内改日再来。说罢先伸手与连长握手后行军礼,登车开行,隔了许久都未发言。最后张军长忍不住了,说看看人家的,不也是昨天才打完战吗?参谋长只哼了一声,并未作答,昨天的事涌上心头。原来昨天我已知道桥必可通,心里长出了一口气。回来时想逛逛街买点菜,从河内跟来的那个会做菜的是我指名要的,目的当然是做家乡菜饭,街上遇见三五成群52军胜利归来的兵团,因为是汽车兵,有事可坐,早已回到也宣布放假了。那些人十分骄横,歪戴帽子横叼香烟有说有笑。忽见我背后跟着的云南兵,故意笑的口吻说喂小兄弟当兵多久。会做饭吗?随口答:一年多点又问:打过战没有?答:没有又问你们来干什么?他呶呶嘴说保护我们监督官,他们大笑。没有老子,你俩当的监督官!看样子你们就在这里当一世祖吧!(暗示你们老家被占,回不去了)讨个越南婆,抱抱娃,也好嘛!我心里生气又不好说,赶快回到分局。一个人坐着生闷气,忽报宋营长来找我赶忙出迎,并向他致贺,他问何以知之?我说你的士兵告诉我的,不要走了!我准备点云南菜,也有辣子合你的口味,一则给阁下接风,二则向阁下庆祝胜利,他说天我就不走了,今天可不行,我还要主持庆功宴呢!我是前来致谢老兄的指教说吧,他就将如何作战,士兵如何勇敢一百来人只有六七人逃下海等等,说完抽了根烟就告辞了。我未便强留只说:桥今夜可通明天我想去接军长你可否结伴而行,请作引见约好上午八点桥头相会。他连一句我们士兵的情况也未提及,好像全部功劳都是他们的,我忽然想出一个好主意,来个鲜明对比,优劣对比,这样光明礼敬让他们心里明白,岂不妙哉。于是我要电话到嘉林李师长,十分钟后接通了我一听就知道是长雄的声音,我说:我是你的老弟黄湛,他也听出来了,互致问候,我告诉他今天已通……”他惊异的说:真快呀!我说:全得你部下的支援,我准备明早到凭祥接52军张军长,请通知贵部驻北宁、北江、文林的部队,整顿军容枪支刺刀探求得亮亮的,以整齐严肃的阵容站在公路迎接,一定要显出我军军容,军礼要倍加严谨严肃全部可能到达的时间尤其是驻文林的那个连,要把战利品擦亮,整齐排放,请他们参观,原因见面再说,务必做到。他说我明白了,一定照办,第二天果然办到了。我听见张对参谋长的话,心里好痛快。没有想到的是四点多钟,连队到嘉林突开军乐之声,则转过湾上正路,只见一排人的乐队奏着响亮的军乐,两个连排列非常整齐,耀眼的刺刀闪闪发光,李副师长及团长排头正立站立,车队停了,张军长参谋长还有一个师长走下车来,李长雄高大的身躯比军长高出一头,跑步前来之后,敬礼,报告并代表军部表示热烈欢迎。我走上前去为其他人作介绍,总检阅部队来了,登车到总督府第一方面军司令部。在检阅时我与长雄稍后我低声问你做的出乎预料外的好,你真聪明不告而知其意。我把在车上张军长对参谋长的原话告诉了他,我们做了个惠心的一眼,随即分开。


到总督府,副官长曾出迎,我系介绍随即由曾先导上楼进入卢汉的办公室(原系法国派驻越南总督的办公室富丽堂皇)在座的还有卢润泉让我一一介绍,卢首先说你们辛苦了,张答:好说好说,我们到此未立,承蒙以极佳军容热烈欢迎感到惭愧。谨代表我军向总司令及各位官长致谢。卢说:何谈寸功未立一出国门就消灭敌军,一连俘获大批军用器材以后还同努力早日消灭残敌。张答一定效命我向卢报告原限期一月今22天完成特来复命。卢曰完成得很好,应予嘉奖。吴参谋长接话说总司令真是知人善用,黄老弟一日钻下水底四次,摸清情况,若非此次暴雨,三天前就可以看见总座了。又听得宋营长此次偷袭,火攻还是他的计划呢!卢汉尚未及答。卢润泉接言问道:你水性好,12年前我已知之,记得还聘你担任近卫一团的体育指导。但乘雨偷袭用火攻你一介书生,何以知之。我答:远的来说三国孔明就用火攻,无不大胜。近的说去年滇西松山战役日军据险固守我军强渡几次均未成功后来美军送来大焰喷射器又可惜射程不足火自然熄灭,惹得日军大笑。后来有人提议在山岩顶端喷射居高临下,可以增加射程,但又由于受空气阻力,喷出的油柱130米即散碎,渐成务状仍未奏效。此时我军又开始强渡,日军全部人力猛烈反击,不料刚一开火,突然听到轰然巨响火光冲天,战壕中的敌军全部炸死,无一幸免。我军趋势渡江敌军预备队从洞中总目出,企图消灭已经过江者,抢回败局,哪知这次已在射程之内,大火封住洞口,我军一涌而上,全部占领阵地,正拟如何消灭洞中敌人不料油料用尽火已熄灭,试以手榴弹掷入洞内爆炸也无动静,持枪借手电进入,见大部敌军已被闷死,少数未死者也气息奄奄,毫无抵抗能力,就是因为大火封住洞口,洞内氧气已燃烧殆尽,故几乎全部窒息而死。我军以极少代价换取最大胜利,此又系近代火攻之战役也。我答捷报传来陇局长派我美军后勤总部,即前些日子约我到西贡去的那个威灵顿上校前往松山附近抢修通桥。因他们器材充足,机械先进,30小时后即告通车。守卫部队中有亲自参加者告知实况。故而知之,此次偶然在街上买菜遇一樵夫,讲昨夜遇见日军情况,幸亏他避雨在洞内,不敢声张敌军岗哨未发觉后,乘岗哨避雨时他偷偷出来。下午才到谅山街上,我将其菜全部高价买来并请他吃饭。按照他所说,绘成地图初时只想把这消息告知宋营长,汇同我驻文林的两个排,夹攻之不料到营部,看见九个火焰喷射器,我问有多少?士兵答曰,12个,我问:能不能用又答说:十分好用触景生情,交谈中提出了夜雨偷袭火攻的方案,立被营长采纳。此乃宋营长指挥有序,将士用命,奋力勇敢的结果。张军长赞曰:真将门虎子也!我说:家父常读历代战史,我偶然阅之,故略知一二。参谋长说:对松山战役这样熟我不如也。老弟任个参谋当无愧邑。正你一言我一语谈笑之间,曾进来报告,酒菜已备就。我即行告辞,卢汉曰:你也来同吃,权作庆功之意。用饭全是家乡口味,大吃饱餐散席已,晚上九点卢对我说休息几天来找副官长有新任务。我仍开上河中涝取,出来的小卡车回住所。


注释:一、在十一月十日以后的休息中已将河内至谅山公路修复日记写就以备日后回忆方便。1993年找出来详细的看过但今年已不复存在。故赶将记忆所得重新编录。


二、所记得的大事如下:


1、奉命前后2、一日下水底四次3、修复计划及器材之取得4、我心爱的小卡车5、谅回程遇险6、汽车碰伤民妇7、巧遇樵夫出奇兵制胜8、欢迎张军长前后9、仍以日记形式表达真情10、细节有的是编上去的。


三、这桩公事乃产生既危险又得意的实况特再次录下说明:取得第一手资料的重要以及抓住机遇留心事物发展之趋向,和事成事败必要戒骄戒躁和一专多能对事业有极大的影响,例如若当时有热带气旋之规律知识早作准备还可提前3-4天通车。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序言、目录、(一)我怎么会去越南和踏上越北的第一天、(二)提心吊胆住花园
(三)陪同陇体要会见胡志民、(四)云南发生军事政变对滇军的影响、(五)顺化西贡三日行
(六)参加越北受降大会实况、(七)提前修通河内至镇南关的公路日记(一)
(七)提前修通河内至镇南关的公路日记(二)
(八)带领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日记(一)
(八)带领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日记(二)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一)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二)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三)
(十一)二次重修河内至谅山公路铁路桥及路轨(一)
(十一)二次重修河内至谅山公路铁路桥及路轨(二)
30、我村的批斗会、31、一个小收音机的风波、32、两个小女儿的降生、33、吃和烧的困难、34、替母亲参加学习班、35、村党支部的内幕、36、日益激化的矛盾
---- 待续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