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参加越南受降半年记实 》(三)陪同陇体要会见胡志民、(四)云南发生军事政变对滇军的影响、(五)顺化西贡三日行
分类: 抗战后


参加越南受降半年记实


--作者:黄湛


IMG-5259.JPG


作者照片


(三)陪同陇体要拜访胡志民


发生日期

一九四五年九月


回忆日期

一九九六年七月二日


九月廿七号下午,陇体要来到办公室先谈了公事,他走时我去送他。他要我和他同去开车后,他向我说:你陪我去找胡志民,我说我的越语、法语当翻译还差得远呢。你为什么不找翻译官陪你去。他说:胡志民久在广东,又读过黄浦军校,广东话讲的好,我知道你能讲,所以找你。别的人不合适。插着国旗的汽车刚到大门,就有参谋出迎。我心想怪不得他看了表才要走,原来是早就约定了的。跨进屋子,胡亲自出迎,请我们到他办公室坐定奉烟茶已毕。陇先开口说是卢汉因公务忙特命他作全权代表前来专访,尚请赐教。我用广东话作了翻译并说明:我越话不行,不能承担重任,如果有不清楚可用笔记。接着陇说:卢汉很同情他们(指胡志民的越盟党)据可靠消息蒋介石已空运部队来滇,恐不怀好意,但即已来此,又有各国的军方代表故在我防区内不能发生骚乱,请他设法约来下属,并申明我们不会久留。越南国民党方面我们已通知不要制造事端,如果我们弹压不下,那就对不起,只好使用武力。哪边不服打哪边,如果真的发生了,请体谅我军的任务,请勿罪。他答应:尽量约来,以不生冲突三方都好。后来又何到越方知否蒋增兵到滇,他说今日才有确定消息,据说是两个军,现尚未到香云云。握手告别上车已四点半钟,陇叮嘱我不可对任何人讲。我承诺了,若干年来从未讲过而今事隔半个世纪时效早已过去,讲也无妨。归途中,我才明白,为什么不要别人陪他去,原来那两个翻译官是外省人,交通部何某派来的。我组除陇外只有我和那技术员是云南人。中央派来人中特务很多,我的情况陇知之甚详,我到重庆是他派去的,回来后参加三青团当昆明分团,路局第六区队也是他帮整成的工种科长和美军打交道重要工程都要我去。可以说他知我能力强,讲义务,守信用,回忆起来算得上知交了。


(四)云南发生军事政变对滇军的影响


发生日期

一九四五年七月二日


回忆日期

一九九六年八月一日


九月底我们的部队,先后开抵河内人心稍定。忽然消息传来,十月二日云南发生军事政变,装备精良蒋介石摘系部队两个军突然空运来滇,三个师在蒙自机场着陆,边设防,边前进,已抵达屏边麻栗坡一带。一个师在罗平机场降落,开赴文山砚山一带。还有两个师一夜之间分别在昆明呈贡羊街降落。三面包围昆明。伞兵在圆通山一窝羊等地空降占领制高点。滇军只有一个加强团,一个营驻干海子,已被堵截在大小石坝一带。正在激战一个营驻北教场,因三面受敌退至普吉。碧鸡关已被空降兵占领……等。消息传来滇军娇嗔情激愤打回老家去!!!有的主张杀掉所有中央派来的人,然后再杀回去,头脑清楚些,认为正面进攻。伤亡很大,胜负未定,主张绕道,先占领景洪思普再回进攻。胆小的认为打回是以卵击石,敌军器械精良,给充足工事坚固,打回去必吃大亏众说纷云,军心浮动,内中大趋势要打回去卢汉知道情况后,下令不准乱说乱动。身边还有真正的敌人没有缴械收编。中央军早已布防广西及云南省南部进攻不易现以彻底消灭日军战斗力。为首要的命令,于是十月三至五日将日军全部缴械编编。在集中营,设河内警备司令部,原有日军防务全部由我军接管。四日下午等我回来警卫已换为滇军,听见讲云南话双方都倍觉亲热。交通部派来的何某及邮电航运部门的大员恐慌状。想走又没有飞机,无可奈何只好不敢出门,有事找云南人去办。铁路组的负责人张某和其他高级人员成天泡在我这里不走。十月五日听说何应钦已到昆明,劝说龙云即日昆明停火。何晓以利害何与龙关系不错!接着又有消息:何陪同龙,六日飞京,龙担任考试院院长。不料七号下午传闻何应钦已飞抵河内。谣传要来收拾卢汉,有人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秧趁此时把他宰了。可是总督府戒备森严,连大门的那条街都不准过,听见讲云南话的特别注意。此时的云南话吃不开了。八日何、卢、么老、泽汇等人密谈日。内容绝密,不为人知,晚夜总督府大客厅灯烛辉煌,大排酒宴。交通部何某和陇体要等都参加了。当晚马荣凯、景阳、李长雄、顾视高等七八人来找我,李长雄请客大吃广味菜,饭后余兴未尽,又到河内一家大歌妓院找三陪女郎。酒席间他们都是以酒消愁,说滇军完了,何是来劝降的,看今晚光景总司令是被软化了管他妈的,他们喝,老子们也喝,闹到十二点散场各回各家。次日上午我正在口流览街景,忽见前面一辆兵车,荷枪实弹,后面是一连好几辆小轿车,内中一黑色林肯牌,我知道是卢汉乘坐的,后座只两人正是卢汉与何应钦,两旁摩托车队护卫,估计是往机场,下午消息传来他们果然是去机场,首长们连同盟同驻越北的军事代表都到机场去为中国军政部长送行。第二天双十节魂,驻越北,连长及以上军官和文职人员及门面军文职人员盟同军方代表齐集总督府大厅。举行同庆大会卢汉首先致词,庆祝盟军胜利和中国的国庆。并对此次我军顺利的接收,表示嘉奖。以及盟国友军支持表示谢意。盟军代表史密斯即席发表祝词。首长们和外赛都在主席台上就座,他们二人发言下面热烈鼓掌。第三位发言,我军方代表作了简短的接收入经过,第四位是文职人员代表交通部何某他说除了卢总司令讲的三喜外还有第四喜,那就是云南省主席龙云荣荣升中央考试院长,今日可谓四喜临门,他讲完后只有零星掌声,那都是他手下的不得不捧场。会毕大家齐集室外广场,进行升旗仪式,奏国歌。行最敬礼,三呼万岁!后散会,因为在昆明时我认识史密斯上校,他原是美军驻滇后勤总部负责人,我正在外国人群里找,忽然有人在后面肩上拍我一下,回头一看,原来是美军中校主管公路铁路运输的威顷,我们很熟,他喜欢打网球,爱吃昆明菜,我们打过多次公私交道。异国重逢很亲热的拥抱了。他问我你不是当了昆明自来水厂的经理了吗?怎么也来到这里?正谈笑间,陇体要来了,他也认识陇问候我,做翻译然后陇要我下午找他有事相商。我也有事就此告别。下午我准时去见陇他告诉我:云南改变那知来得这样快,何之来是要稳住军心,告诉中央在滇设防,还要卢无法离开。叫我回去见龙,何日能来尚未能料也许就不能来了。东北战争需要方面军也不会久留。我已向卢推荐你代理我的职务,我明天就要回昆明。你回去想想有什么事,明早还可以见面。说吧,各忙各的去了。下午我从越北公路局下班回来,正在想心事,不料威灵顿、史密斯二人来访,见面就说:我们想吃云南口味的菜,都快想得发狂了,今早看见了您太高兴,您无论如何要弄一顿昆明菜给我们吃。还说钱可以他们出,我表示完全可以,但今天是应该由我请客,警卫来泡茶我把从家乡带的普洱春尖多放茶叶,又拿出云烟招待他们喝着香茶名烟十分高兴,我同时要警卫班的一个士兵,他家原是在呈贡开馆子的,儿子还在东悦楼干过,会做菜,拿钱给他由于在当地找来的华侨,杨从带他出去备办,又叫人找副官长,曾忠怀说明有外宾,请他给点昆明带来的玫瑰老鲁酒。我们谈到要恢复补给和军事行动首要靠交通,交通首要在于公路。美方早已考虑到这一点所以只炸断桥梁和车站。我说我极表赞同,但我问过越北路局他们说,材料奇缺。铁路方面也是这样的表示,但我不相信他们说:扬威可靠消息,顺化存有不少的钢材和水泥。后天史和我等想到西贡去一趟和美军商量恢复交通事宜,可在顺化稍停,实际了解你若愿意我们回去。(笔者按原盟军协议以北纬16度线为分界,南归美军受降,北归中国受降。顺化恰在16度以北30公里,故顺化也属中国接收)七点多菜酒上来了有拼盘可惜没有米线是白菜底,日本酱油醋还有大理乳饼,三鲜浓汤(这是我告诉按他们的规定上汤),宫爆鸡丁,醋溜鱼,黄焖鸡,红烧牛肉,他俩边吃边喝,赞不绝口,他们问你是从哪里弄来这些好东西,我说因为何部长来,他喜欢吃,故特地用飞机运来的。他们不解的问何部长也住过昆明?我说他也是留日的士官生,和我父亲是同学好友。1913年他在正义路华丰茶楼,被袁世凯派人暗杀,腰部中弹,还是我父亲背着他,跑到法国医院抢救的。菜上齐了,饭也拿来,史不会用筷子,我们是采用中菜两吃的办法,史一面吃一面说这比米包好吃多了,我问难道你们也没有面吃吗?他说:那知道这种鬼地方速麦面都没有,我们菜有的是,只是没有带来。九点多钟了,他们酒足饭饱,尽欢而散。临别威告诉我:如果无情以方面军,我们有专用钱,告诉我就行了。还说:听说(越南皇帝)也喜欢打网球,我们还可以痛打一场呢!第二天早上八点钟,我就赶去见陇说:三件事:一是他要我代理必须到越北路局当众宣布,以免他们抵御。其二:据说此处材料奇缺,顺化有大量存货,史密斯约我去顺化。顺便到西贡一次只需三天时间问他可否。其三我如果有事见卢,通过何种手续?他答:第一件我是十点的飞机,现在还来得及。第二估计最近几日无事听说,何应钦考虑到,日军一个多联队不肯投降,现逃到西面山地,速回海军方面的人,约一个联队力量不小,拟再派一至二个军,归一方面军指挥。对付残存日军。第三可找曾副官长联系。说完即到越路局召集科级以上人员宣布。九时十五分散会。路局全体人员在大门列队欢送。我陪他到机场车中他说:如有实在困难,可打电报到他昆明家中,他们会立即转达。电报要找曾转拍我区等到飞机起飞才回转国内。


注:据军方事后才得知电讯组何处长九月廿七八日已得到交部密电知中央军队调动情况和目的并要何密切注意卢等的动向具极他密而不宣。直到十月一日晚龙云将情况告知卢,何某有介事的连夜向卢汇报故卢等认为他是中央派驻的密探,又因他们只整钱,置正事予不顾,贪污腐化,故较重要的事才会找到我头上。这是时势所造成。


(五)顺化西贡三日行


(临时当三天高级代表)


事情发生日期

一九四五年十月十二日至十五日


回忆日期

一九九三年七月六日翻阅当时日记,但现已无存,第二次重写为一九九六年七月八日


十二日早上我到路局命材料处长带我到分支机构及仓库清点器材,抽查了重要的原材料与库存表上相差不大钢材不到四吨,木材倒是不少水泥,也是很少成袋的尚不足100包,心里有底了。下午赶到司令部找曾副官长感谢他额外的赏赐了不少家乡菜,并请他转达我要和美军负责人到顺化和西贡,他问几天能回来,我说飞机两个多钟头可到西贡。我们三天可回他说:卢汉同意了嘱我们在十七日以前回来参加受降仪式。并嘱要我代表卢转达他对越南皇帝和美军主管的问候。曾看了我好几眼说:既然卢要你代表他转达问候,还是应该穿军装为好。我说:军训虽受过两年,但我没军服。他说了:我借你一套,不一会拿来了,我俩身材差不多,穿上很合身,我穿戴整齐立正向他行了一个军礼。他笑了!说:很好,及格了。他看看胸章告诉换上我的名字。我说:我怕不配当上校?他笑了说:卢汉的代表官小了行吗?晚上联络官送来两封信要我到时转达,十三日早上八点我赶到机场,他们已在候机室了。原来乘的是架小飞机,已停在跑道上。我向他们立正行军礼。他们先是一楞,后来大笑说:这套服装让我们几乎认不出是你了。那是典型的小客机,三排座,设可容六人,没有滑行多远就离地了。史上校告诉驾驶员要他飞低点,沿公路铁路走,遇有被炸的桥,必要时转个圈。那天早上,风光美丽极了,风和日暖,高高的云层左边是大海,在阳光下闪着金光。右面有几十公里的平原,之后有一段丘陵地,再上山岭重叠,后面的主山脉,很少有高峰低谷,真像一道绿色的长墙。一眼看不见边,途中经过两处较大的河流,都是炸塌一孔,公路渡口被炸过了,弹坑密布,大部份都是公铁路并行。几何图案般的路呈白黄色配上两旁绿黄色的田地,清澈的河水,真是一幅绝妙的图画,九点半,远的南方出现一座城市。驾驶员说那就是顺化。南依如带的小河,东临着金光的大海,飞近了也是一座花园城市。驾驶员指下面一片金色屋顶说那就是皇宫。十时,我们走出冷落的机场跑道。美军的一辆吉普车已在迎候。进城但见街道清洁整齐,两旁花园洋楼林立,街上交通行人稀少。我们穿过商业闹市区。在海的一幢楼前停下。正要进门迎面走来两个中国军人看见我,立即,立正敬礼报告说:他们是打前站的一个连驻在不远的原日军营房,听见云南口音,感到十分亲切。多从来很少碰见这样情况,很想前去握手。当着外宾只好摆出一副长官架子,随便还了个礼,就问后援部队何时可到,他答:路上连渡口也走不成工兵营正在抢修,明天可到顺化。我说要加意防范日本人。互敬军礼,我们就走进那临时招待所,我们冲了一回凉,休息了个把钟头,他们喝冰咖啡,我喝瓶汽水,十二点值勤人员把菜饭送来,菜和汤都是颧头打开了拿来的奶油果酱面包(不是米包)也是大罐头装的。他们说都吃怕了,但面包则既鲜又饱餐毕回房。午睡约好下午二时去拜会保大皇帝。那皇宫真是不土不洋。旧的宫殿全是中国古代寺庙型。新的顶是琉璃瓦,三层楼房内部全部法国式。保大迎出宫室,台阶翻译官用美法语(保大留法通晓法语)当保大知道我是中国军方代表。时立即唤来一个老头满口昆明话。我向他说明身份,并拿出卢汉给保大的致敬信,他用越语翻译,我还告诉他说十年前陛下到昆明时我曾陪他打过两次网球,吃过顿饭,他思考一下又再度看看我:哦,想起来了,恕我健忘再次向我握手致歉,我告诉他说,美军他两位也喜欢打网球,想来贵宫里打一回球,可是什么也没有带,他十分高兴说:等休息一会球拍有的是,我命人准备一下,我也很想打。我们一起痛快的打一回吧!云渐多了,阳光转弱,我们说了交通问题,器材人力等他要人去请主管铁路及公路的负责人下午进宫用餐,就陪同我们去打球。场地既标准又漂亮。他虽已卅六七,但威风不减当年,四人中除史较差外,其他上下不大打得十分痛快,到五点。大家累了尽兴而归,冲了凉休息间,越中公铁路负责人来到。保大作了介绍,我们问了交通及器材情况和他们的修复计划,回答:是器材因这里地点适中,日军存有不少钢材,但轰炸及时,几次刚要修好又遭破坏,后来也就没有修了,改于修复计划,因胜利来的突然,并未曾拟定。保大用道地的越南菜饭招待我们。史不会用筷子只好改用刀叉,菜饭与广东口味相似,席间约定次早去看看器材,晚上九点才散席。临别相约再来时,也要痛快地打一次网球。第二天云层很厚,上午各处看了果然很多钢材。钢筋水泥都有,数字大体与所说差别不大。下午,云层遮满天,我们二时许趁机去西贡,途程差不多只是能见度不好,视界模糊。五时许到机场闷热异常。英军派车接到招待所,大士倾盆而下,次日早电话联系好,英军彼得海军少将,西贡驻军指挥官取之不尽时接见我们。雨虽停了,但却有大雾弥漫,吃完早点我们就去溜街,只见巡逻队都是打着红套头的印度兵,偶然也有英国权兵,街上法国人很多,店铺照常开业,但卖食品商店前却排着长队。英军队治安不好,特派两名武装人员保护。十点差五分我们到了司令部。彼得少将在客厅接见,首先史作了介绍,他表示对盟友到来非常欢迎,起初他们认为我不会讲英语,已派好一名翻译官。但他不会说普通话,我想既为卢汉的代表应该说中国话,迫于无奈只好用广东话说明来意,并将卢汉致敬问候信交由翻译官转达意义,我亲手交给少将。他还表致谢并即命人致答谢函件。还说他有空时将亲到河内。为了交流需要主管交通的参谋也在场,据他说他们的器材也不充足,告辞时,他告诉说南太平洋上今年第十几号台风已生成。明天下午,可能在顺化以南登陆,要我最迟要在明天早上离开西贡。我们回去一商量认为早走为妙。于是当天下午,三点就离开西贡,上空浓云密布,东南风很大,能见度低,我们飞出云表,但很不舒服,云上还有云层,阳光不强,飞机起伏,下午六时许,穿下云层,已在河内。附近已偏东约50公里,回到住所已七时半,暴风雨大作,没有吃饭就睡下了。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序言、目录、(一)我怎么会去越南和踏上越北的第一天、(二)提心吊胆住花园
(三)陪同陇体要会见胡志民、(四)云南发生军事政变对滇军的影响、(五)顺化西贡三日行
(六)参加越北受降大会实况、(七)提前修通河内至镇南关的公路日记(一)
(七)提前修通河内至镇南关的公路日记(二)
(八)带领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日记(一)
(八)带领车队到顺化抢运器材日记(二)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一)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二)
(九)兼任工矿监督官经历实录(三)
(十一)二次重修河内至谅山公路铁路桥及路轨(一)
(十一)二次重修河内至谅山公路铁路桥及路轨(二)
(十二)第三次到顺化(本章缺失)
(十三)越南见闻随笔
(十四)法国军要来的前后(本章缺失) (十五)回昆明的前因后果(本章缺失)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