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永远的北大荒 》回家、宽恕
分类: 北大荒, 云南, 镇反



永远的北大荒


--作者:黄湛


IMG-5259.JPG


作者照片



回家


这么多年在东北劳改,我对昆明家中发生的事几乎一无所知,兄弟、妻小日夜思念,不得一见,看见一辆辆列车隆隆驶过,我不敢想有朝一日可以坐上火车回到故乡。这一天来到时,害怕这不是当真。我的几件杂物分别送给常发公社的穷乡亲。终于离开了我那间赵家庄摇摇欲坠的小茅屋,我坐在火车靠窗的位子上,目送远去的田野,农舍。近三十个年头的往事不勘回首,不念再见,只有心酸。


1979年二月回到昆明,亲友一齐到月台上来接。甫下车,最先跑到跟前的是我从未见过的两个小人,一个三岁,一个六岁的小孙孙。我儿子把他俩抱起来,让他们叫爷爷,不由想起贺知章的诗:


少小离家老大还

乡音未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应不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


妻子、儿女、亲友一一相拥后,我问妻子为何大女儿和小儿子不在场,她面有难色,我心知不妙,他们被关起来了。两个孩子被卷到文化大革命中去,像他们的父亲一样被打成反革命去坐牢。


两个孩子关在狱中,一家老小要吃饭,我非得去干活挣钱,不久就在昆明一家建筑公司找了份工。因为父亲,岳父属于高级统战对象的关系,1980年,我被指派为昆明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虽无甚兴趣,还是愿意去挂个头衔,这多少可以改进我的政治待遇,我那时仍然是受宽大处理的劳改释放犯1951年判了我15年劳改,之后又作为内控人员被放逐15年,到80年代,罪名仍背在身上。当了人大代表后,我的工作单位帮我向云南省公安厅递交材料,要求平反,1981929日,我接到短短一纸公文,黄湛曾支持1949年中国的和平解放,取消1951年对他的指控。苦苦等待了三十年,九死一生,受尽磨难,被如此轻易打发。最为痛我心者, 是我的亲人也无辜背了三十年 反革命劳改犯家属罪名,在社会上受尽歧视. 五个子女失去上大学, 甚至中学的机会. 在过去三十年频仍的政治运动中,遭受肃整。 政府只字不提判决的错误和我受的冤枉;不认错,也不提赔偿,没有表示一丝一毫的歉意。


现在,这个释放不足一年的旧时反革命犯人,带上一顶人民代表的帽子。我一共任了两届,1981198319871989。当人民代表并没有任何权力,也无福利,只不过让我不必像劳改犯那样,出了狱仍然是劳改释放犯,抬不起头来,找工作也容易一点。对才放出来的劳改犯来说,在建筑公司的工作也算是一份好差事,但毕竟是合同工,我不可能在退休前储够工龄领退休金。我们两夫妻将来的生活仍没有着落。我也想方设法找个好一点的工作。不用说,平反也罢,不平反也罢,当过劳改犯三十年之久,不受欢迎。


1982年我收到一封信,寄自黑龙江海伦农场,那是我监外服役多年的地方。他们请我回去工作,答应我过去在农场做事的年份可以一起算工龄,将来拿退休金。庞大的农场基础设施大多是我亲手设计的,我像一位老农了解自己的土地一样,熟悉农场。他们知道我的用处,要我回去。说来讽刺之极,回到原来的劳改农场,似乎成了最好的出路。他们答应让我做三年,我提出条件,每年冬天能回昆明探亲。于是,回到故乡三年后,我和妻子一道又打点行装,重返我的放逐之地--黑龙江。


宽恕


回到农场,和许多原来管我的监狱官成了同事。很奇怪,彼此倒没有多少芥蒂,关系也并不紧张,似乎可以融洽相处。有一天我遇见那个1968年诬告我的韩某。他的诬谄害得我被遣送下乡十多年。他向我一再道歉,表示后悔;我能够原谅他,但并不想和他交往。他妻、我妻倒常常结伴来探我们的班,慢慢变成好朋友。我和妻子甚至不时去他家晚饭。宽恕之心,人兼有之。


我回农场不久便撞见钱德福。他属地方班干部,在海伦劳改农场的头几年,在他们一伙的折磨下,我过着非人的日子。现在我们成了平起平坐的同行,他第一次向我伸出手来。他仍本性不改,在办公室内向我摆架子,不过四周无人时,也会表示亲近,说过去的事就算了,要我不必计较。有一晚,我们俩在办公室制图工作到很晚,他突然拉住我的手久久不放,你是我的老师!,他很诚恳地说,我非常钦佩你的人品,你的技术、学识。他一定要请我吃晚饭,于是当晚我与从前的打手美美地共进了一餐。


我也想不到自己在农场会干得那么卖命。这一片冰冷广袤的流放地,我曾咀咒了半辈子,怎么会对它如此关切?我年青时的梦想便是用科学技术令中国强盛。当囚犯的三十年,公民之身任职的如今,我在北大荒所做的,也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吗?


一天,我碰到原劳改农场的党支部书记杨彦,两人都异常高兴。当年他待我不薄,我们一齐合作搞当地基础建设,如今又成为同事,我也不再是犯人之身。两人兴致勃勃,共同为建设黑龙江的农村出力。那时最大的问题是食水供应,当地农民没有自来水,饮水不卫生,常常引起各种疾病。


杨彦招聘了大约二十名高中毕业生,让我负责对他们做三个月的技术培训。这些所谓高中毕业生都是在文革中上的学,只学会批斗老师,不大懂得基本的代数几何。教育落后,人才缺乏是当地最严重的问题,于是乎政府才想到要招募我这样的老反革命去帮助搞建设了。


我们终于建成了蓄水池,解决了威胁农民生存的水污染问题。一天早晨,我在黎明前醒来,窗外一片闪闪星光,上百当地老百姓手持火把、香烛,连夜赶来向我们致谢。此情此景令我感动得两眼湿了。我从来埋怨命运不公,四分之一世纪的生命白白抛撒在这茫茫的荒原上,这一晚的场景令我想到我在这里做的事情,当囚犯也好,做工程师也好,对当地老百姓多少有些用处。也许,我的年华并没有虚度。


(续完)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目录、序言、前言、第一部 “三民主义”--大镣的别名(一):走计不成悔恨终生、雄心泡影、互不干涉、骗人花招、一张废名片、在劫难逃
第一部 “三民主义”--大镣的别名(二):好厉害的杀威棍、“三民主义”532天、一场风波、前后几天的事何必认真
第一部 “三民主义”--大镣的别名(三):交响乐和电话机、死神为什么不招我去、腹膜炎4%的幸存者、充军万里、生离死别、特别床位、重庆见闻
第二部 雪原囚徒--吃的是草,挤出的是血(一):绿眼睛、暴风雪、出路何在?
第二部 雪原囚徒--吃的是草,挤出的是血(二):派系斗争的焦点、送汽风波--陷害未遂之一、六堂会审,计算书救命
第三部 天灾乎?人祸乎?--饥饿变奏曲(一):鼠口争粮、萝卜缨子救命、饿死尸体陈列场、特殊户籍警
第三部 天灾乎?人祸乎?--饥饿变奏曲(二):可怕的大豆、刘毅之死、“特别行动队”
第四部 下放农村十年--怪诞五部曲(一):滴血成冰、高帽子之最
第四部 下放农村十年--怪诞五部曲(二):数次革“职”、自骂无耻和天报应、天旋地转、举步艰难
第五部 亲人挽歌:两岸遗恨、八弟之死、大哥的冤狱
回家、宽恕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