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一个假右派的遭遇—— 梁承鑫回忆录片段 》五,梁承鑫在文革中受的迫害


一个假右派的遭遇


 —— 梁承鑫回忆录片段


作者: 吴小秋

五,梁承鑫在文革中受的迫害


因为梁承鑫既是有文化的,又是对党有仇恨(既是右派,自然对党有仇恨)的,所以当然也在被抓的队伍中。


   1968725日在大会会场中。座位两侧窜出四个彪形大汉把梁承鑫扭住,转眼间梁就成了专政对象,被押到台上批斗,大会结束后,押往监区的过程中,刘文春等边打边踢,把梁的眼睛打成血肿,带进监室以后,王洪喜执鞭和棒,叫梁跪下,然后是大打杀威棒,这一次,是梁承鑫人生33年来受到的第一次肉体摧残,梁在日、蒋时代都没挨过一次打,这次可真是大开眼界了。从这一天起,梁承鑫就成了·一八作案分子。


从这一天起,梁被关在了牛棚里,这牛棚设备齐全,有铁丝网,有看守,有训导员,有审讯室,还有行刑人员、各种刑具。监狱中各色人等统统俱全。刚一进来,先是一顿杀威棒,女的也不能幸免,跪在地上拿鞭子打,梁被打的眼充血有半个多月,开始24小时关着,把鞋带、裤带都被收走。不允许和家人见面,换洗贴身衣服也先要检查,交给看守再转交给我们。被关押人员脱下来的脏衣服,看守嫌有味,一般不细检查,拿棍儿挑着交给家属。


一进监狱,就没有自己的名字,改叫“x”“x,开始经常换号,后来人太多,连看守都记不住了,就干脆固定了,梁承鑫被叫作“7的时间最长,直到被放出去。


每天大家要向毛主席请罪,但是,不知请哪条罪,一般是每天八遍,早午晚饭前、饭后六遍,起床、睡觉各一遍,有批斗会另加。加几遍就没准了。请罪的过程是这样的:一个犯人(看守都这么叫)带头说:向伟大领袖毛主席请罪,就像喊一二开始那样整齐,开始背: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是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他们是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


这段念完后,接着是原党委书记,在狱中的一号说:走资派刘凤池是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矿长二号说:三反分子原玉恒也是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就这样排下去轮流背完,都背完大概要十几分钟吧,梁是背右派分子梁承鑫也是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真是悲哀!这是个人的悲哀,也是整个民族的悲哀。中华民族中的知识分子何时曾经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经过几个运动,人的尊严彻底被消灭了!想要活命,就得丢掉尊严,就得不要脸面,就得忍受猪狗般的待遇。否则,为什么那么多有骨气的知识分子在文革中,选择了自绝于人民的道路?因为他们太书生气了,他们太要自己的脸面了。消灭个人尊严是这个民族旷古未有的举措,也是从古至今任何统治者都不敢采用的政治手段。但是,它的恶果也是显而易见的。为什么到现在,什么不要脸的事都有人敢干?可以毫不隐晦地说,多次运动就是这些恶果的肇始,造成现在社会乌七八糟事件的层出不穷,正是那几十年整人运动的报应!而这个灭人尊严的病毒用任何先进的杀毒手段都是杀不掉的,要想从根本上铲除这个病毒,只有格式化


下面是审问梁承鑫的经过:


梁承鑫首先申明:“‘六一八与我没关系!

审官:攻击伟大领袖与你没关系?

梁回答,“618日我不在大栗子,那天在南京,有车船票为证,不在作案现场,

唐永福说:你是两人作案,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做。你老婆贴,你想糊弄谁。

梁回答,我出差走时,吉林日报还没出版那,我怎么能做好,再叫我老婆贴?

我时间讲的非常清楚,但这帮小人蛮不讲理,大骂:你他妈的不老实!”“不给你加加温,你不会交代。他们不审了,叫我回去。


押到监室第一次加温就把梁承鑫打得死去活来,执鞭人是王洪喜、刘宝山、刘风信,指挥部的在旁边,不动手,他们也知道,梁承鑫不在家,也不会作案,就这也得打。随时找机会给他施一次刑,躺两天后,再推出去干活。


随后又审问破坏生产的事(把矿井下岩石错动的地质灾害也加罪到梁身上 )。还有一些其他不相干的事。


关在那里只许看一种书,那就是毛泽东选集1-4卷,阴天下雨不能外出干活,就是学习《毛选》(一般中型以下的批斗会只在晚间进行)。大家集中起来,4-5个人一个组,一个人领着学。他只要说今天学那篇那篇,他的任务就算完了。


一天,犯人们五、六个人集中在12平米的小屋里一起学习,大家都很安静的看书。突然刘风信进来了,他的鼻子很灵敏,简直和狗鼻子不相上下,进门就说站起来,站起来,大家只能听命站了起来,他问谁放屁了?

大家谁也不放啃声,刘又喊了起来谁放的?

他的作威一点也不比他主子差。

 大家还是谁也不言语,刘说你们不吱声是吧?来!


刘转过身吼道你们轮着来,5号你给我打4号五个嘴巴子!” 5号不能不打,只好屈从。

接着刘又喊“4号你给我打3号五个嘴巴。快点!

接着是3号打2号,继续2号打1号,下边就是1号打梁这个7号了,打完梁,梁已经气得无法忍受了,在这种侮辱面前,人的尊严已经被他们无情地才在脚下!

梁没打就先说:刘风信,刘纠察,咋样放屁才不挨打,你告诉一下。

刘说:放屁,要报告!

梁承鑫长这么大,还没有因放屁报告过。

梁说:报告,放屁!”

刘说:你他妈的还知识分子那?说话那么粗鲁。

梁继续问他:怎样报告?

刘指示说:报告小动作。

梁大声说:报告,我有小动作。

刘说:放吧!

这时我急了,大吼道:你他妈怎么(说)放屁,不许别人说放屁。他说梁故意骂他。

梁在刘风信说讲放屁都不配时,已失去理智,反正也这样了,豁出去了,不就是死吗?!还能咋样?!



此时梁大骂刘风信:操你妈的,刘风信,刘斜眼儿。你他妈欺人太甚了,你侮辱人,到了叫人没法忍受的地步。你还要怎么样?不就是死吗,来要死你也别跑,就死一块儿。


梁边说边向他扑去,这时梁被大家拉住,刘也害怕梁拼命的凶相,边跑边骂,你们也有人格?这时梁喊叫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其他看守也过来把刘拉走了。


那天梁真是豁出去了,死也不屈。死也要做人。


晚上,纠察队把梁带到纠察室,又了他一次,只三鞭子,却打了梁一裤子屎,屁和屎一起打出来的,因此,没用报告”“放屁,这次梁躺了十天,就是不起来,你们就打吧!


以后,可能伟大领袖知道了,放了话,打得轻了点。


被打后第三天,梁承鑫老伴儿应该来取要洗的衬衣衬裤衩,梁写了一个条子偷偷放在裤衩的松紧带的空边处,我绝不自杀,如果死在里面,就是他们打死的,将来拿这条子去告状。


在关押近半年中,梁承鑫共受刑17次。执刑人除了看守之外,还有储永年和奈英杰,他们借打别人,出自己的气。转嫁仇恨,尤其储永年。


当时,梁被打得已不能走路,还不准到医院看伤。半年后,梁承鑫被放出后,x片检查,第五节腰椎骨骨裂,左股骨斑点骨损伤,骨髓受损,股骨变形变粗。


文革结束后,新的领导集体吉林省冶金厅花了大量费用给梁承鑫治疗,这30年,做过全麻大手术11次,小的修整还不在其内。26年间,腿部流脓流水从不间断,不能封口,形成骨髓炎窦道,最后无法医治,于2010年截去左肢,成三级伤残,只能靠轮椅走动。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